第三章 月白队伍攻副本(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寡不敌众,难怪要跑。

陈白起自然明白仅凭他们两人应付一头15级精英怪“獠牙野猪”倒还勉强,若是一群汹涌奔腾跑来一大波哞哞吼叫的精英怪群,俗话说得好——乱拳打死老师傅,技精不够靠数凑,若不跑,岂非等着他们只有全军覆没?

孙冢窟副本(一)的地形算不得多复杂,其本上通道线路只有两条,一头如树枝伸展蔓延至铁箱,一头则通向下一个副本(二)。

不过线路虽少,但只是洞穴与岔路口较多,若不识地图光兜圈子亦很费时,而“神秘的黑角寨地图”标示的路线过于简单粗暴,基本上属于瞎子摸象。

因洞窟建筑于百尺地底之下,是以气温恒低,哪怕地面此时是酷暑九月,地下仍旧是寒冬腊月,偶尔一股子阴邪诡异的腥风呼啸而过,足以令人寒冷彻骨。

公子沧月在前择路,凭着过人的直觉与听声辨位多次准确摆脱身后追逐,不过,偶尔亦有判断错误的时候,他准备朝壁窟左翼转行时,陈白起手中稍微用力,于后身喊道:“走这边。”

她查看一下副本(一)的地图,若朝那边走下去则是一个死胡同,直接撞壁,很容易被伺环包抄。

公子沧月身形滞顿一下,迅速调掉了一个方向,带着她朝另一条长直黝黑的隧道冲行。

“等一下!我们从这边拐进去。”

在进入下一个选择题时,陈白起再次提醒,她当机立断反手一牵,带着他从隧道直接蹿入一个边角缝隙皆长满青笞的复式洞穴之中。

公子沧月与她一路奔跑拖怪,待超过“獠牙野猪”狩猎范围时,他等方堪堪减缓了速度,此时他们已来到副本(一)分水岭地段,一处朝副本(一)奖励的“铁箱子”的位置前行,一处则是“火岩金环蛇”与“火岩蝙蝠”的集中巢穴前行。

待到陈白起再次抽空查看地图时,看到代表敌方靠近的红点开始逐渐退去,方松缓一口气来。

当然这种通过系统副本(一)的地图则能够侦察清楚的事情,陈白起了然于胸,然公子沧月内心的情况却与她相左,他如今是满腹的狐疑与翳郁。

“你似乎知道该怎样摆脱它们?”

与周围低温空气相似的阴柔低煴声音于空荡杳遥的黑暗洞窟之中响起,因洞穴的缘故,其声音似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要将她娇弱纤细的身躯紧紧不缚于中,十分强势地不容忽视。

公子沧月倏地拽扯起她一条手臂举起,将其毫无防备的娇躯堵于墙于臂之间,浓烈清辉双眸逼视于她,姿蕴冷月清辉,道不尽的凉意生烟,似要看穿剜透她的内心,等待着她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陈白起略为骨感的背脊贴于嶙峋凹凸不平的石壁之上,因身躯被他一只手臂拽引朝上,进退不得,不得不仰头与其面面相觑。

此个洞穴光线十分幽暗,仅凭隧道燃起的磷光壁火,即便挨得如此之近,亦仅能打量一个人的五官轮廓。

若是其它女子被人突如其来地“壁咚”,若不羞愤怒喊,亦会死命挣扎逃脱,然而陈三此人性格却隐藏着一种痞懒,她微愣之后,便适应着这种“谈话”模式,稍微调整一下姿势令自己能够更舒适一些,方柔唇轻启:“此事陈三亦不愿相瞒,只是说出来比较令人难以相信,实则陈三于偶然会产生一种特殊感应。”

公子沧月眯眸,唇齿间挤出两字:“感应?”

陈白起意识到像这种现代词于他会难以理解,便抿了抿唇,换了一种说法:“类似一种突如其来的预兆。”

“你总是满嘴胡口乱造!”公子沧月倏地一下松开了她,却仍旧居高之上俯盯着她,神色不豫。

连巫祝之预兆她亦能够搬来胡扯,实属胆大妄为!

陈白起将被咯得生痛的背从冷硬的石壁中挪了出来,她苦笑一声:“虽说荒谬,可亦并无其它的解释了,倘若陈三说刚进入此处洞穴,便已知悉其全部地形构造方位,并且还清楚地知道,在这里分布着何种危险与如何规避这种危险,公子是否会信?”

公子沧月一怔,瞥开视线,仅露出风骨神秀的侧脸线条,他似讥似讽道:“越扯越荒谬,你当本君真会信此等乱神之语?”

陈白起抚过滑落于颊边的发丝,颇感无奈地笑了笑。

她岂非不知道即便她说实话,他亦不会相信的。

“此境随处暗藏锋险,此事等以后出去再行详谈吧,无论如何,陈三只想以自身的微薄能力相助公子,此事绝非谎言,陈三只愿你一定不要怀疑这一点。”陈白起声音不带半丝烟火之气,苦口婆心相劝。

公子沧月深深地盯注于她的眼睛,眸似幽幽雪谷之涧,流淌着令人难以言喻的静水深流,不知他在想些什么,他微扯动了一下嘴角,似有话准备说,却又因为某种原因缄默下来,不再言语。

陈白起眸色一暗,她抿唇低笑——她其实知道他想说什么,对于一个浑身上下都是疑团谎言示人之人,要令别人信任,谈何容易。

不过,她并不气馁,即便她是这样的一个人,她亦会一步一步蛰伏着,隐忍着,蚕食着他的防备与警戒,令他变成越来越信任她。

因为陈白起不得不进行的隐藏,两人一番谈话后,他们之间的气氛可谓直接跌到冰点。

等洞穴外面的危机解除,面对再一次选择路线时,公子沧月已经恢复了平静,他神色冷淡,悠长掀起的睫羽直视前方:“哪一边?”

陈白起稍作考虑一下,便指向——左边。

左边是她要完成副本任务的怪物巢穴地区,当然亦是进入副本(二)的唯一路径。

然,当她选择后,公子沧月一言不发,直接抓起她的一只手,朝完全相反的方向走去。

陈白起对他的行为心中雪亮,她仰头看着他玉白侧脸,那眉心诛红,似樱花尤在树梢杳然绽放,如妍丽到荼蘼的红,红与白形成鲜明对比,似如远山堆雪,极尽神秘与魅惑。

以往与他见面总是伴随着一群人在周围,像这样两人独处还是第一次。

所以,她从没有发现过,原来当他不是“公子沧月”,而是作为一个叫楚沧月郎君时,他是如此真实地存在。

他身量很高,比她早出一个头,身材属于修长精瘦,看似清隽文弱,实则十分矫健有力,他的手肤白细腻,这是贵族常年养尊处忧的典型表现,但他指腹粗砺,特别食指与拇指间的厚茧,在与她捡手时总能明显感觉得到,这是他长年使剑所留下的痕迹……

当她渐渐意识到这是一个陌生却又不全然陌生的男人时,她这才开始懊恼自己先前孟浪近以狂蜂浪蝶的行为有多不妥。

其实女性真正意识一个男人的存在亦是要分对象的,比如对自已家中的父兄,潜意识之中会认为他们是亲人,绝非当成一个纯然的男人相待。

还有一种则是像“公子沧月”,陈白起的确不曾真正意识到什么,因为他们之间的差距何止千万里,她只将他当作一个“主公”的存在,而非一名“男人”。

不过,即便知道她有所隐瞒,亦没有降好感度的话,是不是表示……他其实并没有因为这些而否决了她的一切?

一路上两人心思迥异,仿佛踽踽独行。

因为选择了与陈白起所指相反的路线,最终,他们还是不可避免地走入了一个死胡同。

不过,死胡同内也并非毫无收获,这个“死胡同”内有一个两穴洞窟,在这两穴并排的洞窟内他们找到两个铁箱子。

洞穴上有标志,洞穴一,洞穴二。

陈白起看到洞穴二内的铁箱子上写着“铁箱子”三个字,而洞穴一内的铁箱子则无系统名称,属于一个普通铁箱子。

由于两人正在闹矛盾,所以亦不商谈讨论,一人一个,默契地一左一右挑一个洞穴开铁箱子,洞穴一内那个普通铁箱子则由公子沧月进入,而系统上打着“铁箱子”的洞穴二则由陈白起先一步抢下。

首先公子沧月打开的那个铁箱子里面并非空箱,甚至里面装满了物什,有石板刻的古代军队操练、出征、征伐、攻守等作战图像,还有一些关于越氏兵器装备的宝贵形象资料,另外还有一些碗、杯、钵、瓶、盘等器皿。

公子沧月撩抛,单膝蹲于铁箱子前,一手撑箱盖,一手一一翻阅着,明显他对铁箱之物有着浓厚的兴趣。

而洞穴二内,陈白起也打开了一个铁箱子。

系统:你获得铁箱子×1,立即打开,是/否?

陈白起答:“是。”

“咻”地一下,打开的铁箱子内闪出一道光芒直接射入陈白起眉心之中,下一秒,铁箱内所得的物品全部收纳于系统“包裹”之中。

系统:你打开铁箱子获得——“高级神农种植秘籍”×1,(可炼绿阶以上品级)大剑炼器图纸×1,武器合成秘籍×1

陈白起一查看,这箱子内的奖励物品竟是三本秘籍。

【高级神农种植秘籍】

说明:神农氏为五氏出现以来的最后一位神祇,亦是上古三皇之一,以功绩显赫,以火德称氏,故为炎帝,尊号神农,并被后世尊为中国农业之神。

高级神农种植秘籍为一次性消耗学习技能书,目标学习成功后将获得高极神农加持种植技术,可调整季节作物适应,并感知种植下农作物的部分意念。

学习条件:智力110+

这……这……这简直是天赐神技啊!陈白起在看完“高级神农种植秘籍”后,整个都不行了,有了它,陈父跟姐夫他们再也不用担心会饿肚子了,因为像她这种毫无农业知识水平之人,学习之后亦能够短期内变成一个高级神农种田手了!

在遍地普遍闹饥荒的战国时代种粮食,再也没有比这条途径更能迅速地发家致富包(包养)主公了!

不过,陈白起激动亢奋的情绪并没有维持多久,便被“学习条件”这一道门槛给绊住,摔了一个大跟头。

呔!硬件她是有了,可惜目前软件的条件还达不到,她智力全部加起来不过105,若走寻常路的话起码要升五级才能达到110,这种得了宝物却不能够拿来用的心情,还令人急得跺脚槌胸啊!

罢了,再看看另外两本秘籍。

【大剑炼器纸】

说明:铸剑鼻祖“欧治子”流传下来的一份大剑图纸,当集齐造剑所需材料后,于“铸器坊”内即可铸成一柄蓝阶以上品级的剑类武器。

铸剑材料:金属块×100(包裹金属块×10),合金块×10,火山灰×100

学习条件:无

【合成秘籍】

说明:学习后,可于“铸器坊”可将低级材料合成为高一级的材料。

学习条件:无

陈白起看到这两本技能书学习条件都是“无”时,这才多少高兴起来。

陈白起道:“学习大剑炼器纸。”

系统:你确认要学习“大剑炼器纸”秘籍?

陈白起:是

系统:天赋异秉,灵光一闪,“大剑造图纸”你已成功学习。

陈白起道:“学习合成秘籍。”

系统:你确认要学习“合成”秘籍?

陈白起:是

系统:天赋异秉,灵光一闪,“合成”秘籍你已成功学习。

系统:天道酬勤,你短期内连续学习四本秘籍(武技“狂刀六式”、高级骑术秘籍,大剑造图纸,合成秘籍),奖励——金属块×50(炼器材料),铜块×70(炼器材料),黑暗元素石×10(材料),女神祝福×1。

陈白起见这一次奖励的物品基本上都属于炼器材料,唯有那个“女神祝福”不知道有什么用处,她查看起它的资料。

【女神祝福】

说明:多少铸器师打造一件高级武器(绿阶以上——紫阶以下)都寄望出炉时能够达到完美级别,然成功率乃上天注定,唯有获得“女神的祝福”加持,铸器则不会存在失败。

获得途径:系统奖励(5%)、绿阶以上抽奖幸运轮盘(20%)、功勋值兑换(100%)

注:一次性消耗品。

陈白起微讶,这样说来,如果她在打造高级品阶武器时,用上这个女神的祝福岂不是百分之百能达到完美级别!

只惜乎,“女神祝福”只有一块啊,以后若有机会获得,一定得多多地攒积下来。

目前她只获得一份“大剑炼器图纸”,她的武技与兵器对不上号,所以打算等以后再获得一份大刀类的炼器图纸,她便替自己炼一件完美程度的高阶大刀类兵器,再给巨、姒姜还有姐夫姬韫他们一人量身打造一件兵器,哦,还有主公、勋翟他们亦可赠送一件。

这样算起来,她起码得好好攒下五份最基础数量的女神祝福与炼器图纸才行。

不过,鉴于目前图纸只有一份,是大剑类制造,她用不上,巨惯用双手类重型巨兵亦不适合,姒姜乃刺客,姐夫文骚长剑亦不适合,勋翟则是用枪,如此说来,眼下只剩下主公一人适合这件兵器了。

其实之前在杀獠牙野猪时,她亦嫌弃过战国青铜铁剑不够锋利,如今有机会,等她凑足了炼器材料后,便利用这份大剑炼器图纸先给他打一件绝世宝剑。

系统曾说过——鲜花赠美人,宝剑赠英雄。

主公身为美人的时候她已经献了一车的鲜花,但身为英雄三番二次救下她的他,却还缺少一柄与他相媲美的绝世宝剑。

“你这边找到了什么?”

公子沧月从洞穴一走进了洞穴二,见陈白起站着不动,双眸出神地盯着打开的铁箱子,便顺势一看。

这个铁箱子如今已变成了一个普通的箱子,内里大小可抱膝蹲重一成年人,里面摆垒着文书类竹简与少量刻本。

“书……”陈白起眼眸一动,回过神后,便朝铁箱子内一看,慢半拍道:“哦,是书。”

“查看过是些什么吗?”公子沧月站于她身侧,俯身顺手捡起一份竹简。

陈白起知他恼她,便默默地退开三尺,蹲于另一边查阅。

公子沧月余光瞥了她一下,没说什么,又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

这箱子内装的全部文书,内容主要是佛经,此外还有道经、儒家经典、小说、诗赋、史籍、地籍、历本、信札、状牒(公文)等,其中不少是前人的孤本和绝本。

“这些……〖申子〗〖五蠹〗〖内外储〗〖法经〗,有韩非子,亦有李先圣等人的古籍珍本啊。”陈白起一本垒叠一本翻阅,一边惊喜满目琳琅的古册一边赞道。

公子沧月读文的目光顿了一下,转眸凝注于其头顶,他目光越发深沉——这其中许多书册连他都不曾听闻过,她却能够如数家珍……

公子沧月唰一下收起竹简,道:“耽误太久了,这些典籍等以后我寻人送遣至你住处,继续走吧。”

见他大方相赠这一箱子古籍,陈白起亦不推辞,仅抬眸粲然一笑:“谢谢。”

公子沧月见其当真欢喜,那张冷硬漠然的面容亦松缓柔和些许。

两人这次并无异议开始朝左边洞窟隧道而行。

陈白起察言观色,见公子沧月因于铁箱子内找到不少好书正龙心大悦之际,便有一下没一下与他搭话:“这洞窟内竟珍藏着这么些道家跟儒家典学,陈三本以为佛道不相契,说来也奇怪,还有这僧侣佛窟地底下,竟豢养这般猛禽野兽。”

公子沧月道:“这地道并非僧侣所挖,这地下洞窟本该称为‘孙冢窟’,乃孙诳后人所建造的一处地下墓穴分支,此处据闻一切皆乃孙氏重金相请墨家匠师打造挖掘打通。”

一听“墨家”两字,陈白起想起姒姜跟地一份“鲁班机械图”总有一种没由来的心虚。

“哦,原来如此……这墨家机关术天下闻名嘛。”陈白起眼神飘移,仅不冷不热地赞了一句。

公子沧月不察有异,继续道:“墨家的机关术确为厉害,不过孙氏后人所请非筑建陷阱机关,而是一处隐匿非常之所用来储藏先辈物件,是以此虽隐密,却并无大型杀伤性机关设备,并无太大危险。”

难怪他会如此爽快单独与她一块儿下来。

不过……陈白起想起先前遭遇的一大波獠牙野猪,心想这世上再自信的事情亦会有意外吧。

先前那一群獠牙野猪,想必当初不是拿来这种用途,但经过这么长岁月变迁进化,它们早已变异成一种见人就咬杀的血腥猛兽了。

陈白起道:“……对了,这墨家听起来好生厉害,据闻早年间墨家出了一叛徒,导致墨家不少重要机关图纸泄漏流失去诸国各地,如今可曾一一寻回?”

公子沧月见她对墨家十分感兴趣,甚至超过对这洞窟来历的好奇,心中多少起了几分古怪之意,然而上不显,答道:“十有*。”

“那、那有没有它国有意私藏为已用不肯归还?”陈白起再道。

公子沧月严肃地看了她一眼:“自然有,且不少,但墨家是一个纪律严密的团体,墨家剑术天下第一,这绝非夸夸而谈,三千墨家动一发而牵全身,甚至连诸候亦不敢与之正面交锋,若被他们盯上,定如附骨之蛆。”

陈白起闻言干笑一声:“这、这倒有几分得不偿失……”

连名动天下的四公子之一的公子沧月都用如此严厉的字词评价墨家,她还真的该好好考虑一下,该怎么处理那份已经完成研习的鲁班机械图了!

她可没有一个国家给墨家齑粉啊!

越朝内走,便越觉得阴凉瘆骨,空气之种似乎潜在着某种令人感觉不安的因子蠢蠢欲动,因此陈白起与公子沧月不再交谈,再是将心思着重放在观察留意四周。

咝咝……

“什么声音?”公子沧月转头探去,他听到一些细微摩擦的悉窣声。

陈白起立即打开副本(一)的地图,只见幽阴的光线之中,洞窟的岩壁之上,黑暗的石缝隙之中,还有从地面蹿出,相继十几个小红点冒出正缓慢接近他们周身。

陈白起立即退后一步,抬头一望,只见她先前所站的位置头顶上,正悬空着一条约十寸长的蛇正咝咝吐着蛇信,它通体腥红,约指粗,背脊上金色条纹似波浪起伏游走于它全身,其尾巴尖尖,脑袋圆扁。

公子沧月亦看到了,他将鞘中大剑磁一声取出递给陈白起:“剑你拿着,退后一些。”

陈白起却是摇头拒绝,她从袖(系统)中又取了一把“破损的匕首”,无视公子沧月看到她取出匕首那眼熟的动作略微怔愣的面容,清声道:“陈三虽比不得公子,却也懂一些粗浅武艺,方才那巨型野兽我无能为力,但这种程度的,请一定让陈三帮忙。”

她语讫,便立即查看起【火岩金环蛇】的相关资料——

名称:火岩金环蛇

等级:5

属性:防御力15,攻击力20—30

怪物资料:“孙冢窟洞穴”副本(一)中最弱的怪物,攻击力一般,无毒蛇类,属于群居动物。

陈白起看完“火岩金环蛇”的资料后心底有数,如此脆皮的怪,用破损的匕首就能够轻易杀死,这难道是系统专程送来给她升级用的吗?

不等公子沧月回应,陈白起握紧了手中匕首,为确保谨慎她于脑中再重播一遍狂刀六式,直至眼中已蓄有凌利杀意,方疾冲上前,一刀刺入一条“火岩金环蛇”蠕动的身躯之中。

杀蛇七寸,她瞄准其弱点,一击击中。

系统:你成功击杀火岩金环蛇×1,获得经验值×30,火山灰×1

这种经验值对于目前需要大量数据经验升级的她而言太少,所以这种怪拿来刷经验值无异是浪费时间,原本她只打算只杀掉八条完成副本任务就算了,但当她看到“杀火岩金环蛇”可以获得炼器的材料——“火山灰”时,便决定还是继续杀怪攒材料,顺便练练狂刀六式的熟练度。

因为完成一份大剑炼器图纸,需要火山灰100份,难不成她要在这里等着杀足一百条?

系统:你的队友公子沧月击杀火岩金环蛇×2,获得经验值×40,火山灰×2。

陈白起掉转头,看着公子沧月一剑斩断两条蛇身,当即抿唇一笑,暗忖——有主公帮忙,估计一百杀很快就能够杀完的!

于是,接下来,但凡来多少“火岩金环蛇”,陈白起便杀多少,逮到一条杀一条,不多时火岩金环蛇的数量逐渐减少,要知道这可是现实世界,这些蛇尸体是不会自动刷新消失的,所以很快陈白起周围便掉满了一地的蛇尸,所幸蛇尸并不会流很多血,否则还会变成血汪一片。

“够了,通道可以容我等过了。”公子沧月眉毛一抽,上前阻止了她大肆屠蛇的举动。

陈白起因一门心思杀蛇,倒没有注意那么多,她查看了一下系统,副本八条“火岩金环蛇”的任务已经击杀完成了,可火山灰才收集74份,还差了26份。

另外,她的“狂刀六式”熟练度从0涨到12%。

她又查看了一下副本地图,这前面有一条小肠路径是抵达副本(二)的位置,而小肠路径的岩穴之中则是火岩蝙蝠的巢穴。

考虑一下,还是先完成副本任务再进行火山灰的收集,不然她再继续这下杀下去,主公指不定以为她受什么严重刺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