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谋士,月白队伍攻副本(四)/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主公的尾随一行为被人抓包,他表现却十分淡定从容。

“陈三,勿一人乱走,莫非忘了先前教训。”

陈白起忆起,他所说的“教训”是指她莽撞提剑单挑精英怪“獠牙野猪”,险些被猪啃一脸的经历。

“此处静音杳遥,巡声可辨,不妨事的,陈三只在周围逛观一番。”陈白起讪讪一笑,她心念着她的副本“采集任务”,暗想着独自好行事。

公子沧月缄默一息,玉颜生辉,眉心一道如绘如描的朱砂冶滟,平静的双眸直直盯来:“陈三,你忘了你提过‘携手’一事?”

陈白起望着他的眼睛,眉毛一挑,那是她于黑洞之中为了刷亲密度“捡手”之时,用来唬他的冠冕堂皇的话,如今他倒是如数还于她身了。

“陈三不敢忘。”

陈三不与嬉皮笑颜,顿整改容色,叠手一揖应道。

罢了,既抛不下他了,接下来……唯有见机行事吧。

见她端正行礼于他,公子沧月虽神色未变,生生受下,然眸色却遽然沉幽。

“三、尺!”

他拂袖负手于背,在与她错身而过之际,冷然吐出这两字,令陈白起呆了一呆。

噫?她哪里得罪了他,好端端地为甚又重提此等划清界限之事?

——

副本(二)的洞窟较副本(一)更简单,当然前提能够攀越过那一重笔直的万丈悬崖,它只是很单纯的一条隧道,相较起副本(一)窟内寒冷瘆骨,这个洞窟则是恒暖似春,行之舒适,路径虽蜿延曲折,洞随路转,路坦而宽敞,偶有一处削断之崖有活水潺潺滚落,似玉带飘荡,断层处跌落成瀑。

岩缝中仙草滋生,摇摇其长,洞中岩景乳石甚是发育,洞内庭廊相连,石笋、石花、石幔玲珑剔透,闪光发亮,有似瑰丽玉雕,有似剔透水晶,七彩斑斓,眩丽夺目。

第一次观赏此等不假修凿的天然奇景,一时陈白起目不接暇竟看入了神,逐渐,陈白起感觉眼花缭乱,隐隐有一种晕目的感觉,但移目却不能够,便被人吸附住神魂,这时一只干燥而冷香的手掌遮挡于她眼前。

陈白起一愣,下意识一抓,四指攀于掌橼处,却滞了一下。

“莫看。”

耳畔响起公子沧月的声音。

陈白起这才醒悟:“这些隧石的光……好似有些古怪。”

“莫看便是。”

可不看在这陌生环境之中该怎样走?陈白起闻言,徒然无奈了。

对了,她有系统副本(二)的地图,反正这地图是投影于她脑中的虚拟影像,即便闭眼也照样能够“看”得见。

陈白起反手攥住他的手掌,将他拉近自己,踮脚从布袋内摸出一块黑色布巾(斗篷撕剩下的)遮住他的双眼,见他并没有拒绝,甚是合作地任她绑好,便解释道:“陈三先前所言非虚,陈三又感应到预兆,公子只管跟着我走吧。”

公子沧月闻言嗤笑一声,于黑暗之中摸中她的手一握:“然,试一试又何妨,不过你只管带路,何以需绑我?”

陈白起挡下他的手,笑言焉焉:“自然是担心公子不放心陈三,不信陈三之言,暗中相窥,倒白耽误陈三一番带路之情。”

公子沧月垂落下袖摆,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我之眼……自入了洞窟后,便……”他声音徒然一哑,整个人震惊了。

他想说什么……

他想说,无法移开视线,当他意识到只剩他与她两人独处的时候,他的视线变得从未有过的狭窄,除了她,便再也不到其它,他一直在看着她。

她清浅而柔软的呼吸……

她纤细盈盈一握的腰肢……

她笑时眼梢如弦月弯起的睫毛……

她纤细而柔腻的指尖……

她温凉而带着少女淡淡熏香的体温……

原来,他一直在看着她啊,甚至在他自己都不曾意识到时候,他白目光便已沦陷在她的身上……

公子沧月终于有所感悟,他心悸闷得慌,痛苦而难堪地紧紧阖上双眸,他倏地抓住陈白起一只手:“你……你……”

“怎么了?”陈白起被他拽得朝前一倾,仰头诧异地问道。

公子沧月黑暗之中虽看不到她的脸,但脑海之中却浮现出她的面容,如此清晰而深刻,就像被刻在他脑中一样。

他心慌了,蓦然松开了她,努力调整了一下紊乱的呼吸,方冷静道:“你当真可行?”

陈白起被他质疑眼眸一转,似不经意提起:“陈三立志要当一名谋士,区区小事岂非不行。”

公子沧月一愣,许久方讶道:“你想出士?”

陈白起牵着他的一只手,自己亦闭上眼睛,开始根据脑中的副本(二)地图前行。

“陈三想当谋士啊。”

——而且是想当你的谋士。

“本君从不曾听闻哪有妇人能够出士。”公子沧月只当笑话听了。

然陈白起却认真了,她声音饱含着一种不容人忽视的凛然坚决:“若是公子呢?若有一子,其智可媲丈夫,其忠可胜猛将,虽为区区一妇人身,却有着不亚于大川名士之学识德操,她志存高远气冲霄汉,壮志凌云响彻九,可天扶摇直上气贯长虹,亦可百折不挠扭转乾坤,平步青之是可云同辉日月,然,淡薄名利亦会游刃有余……”

陈白起一谈起她的谋士职业,口中便开始滔滔不绝,恨不得将一腔热情全倾注而出。

公子沧月的神色从一开始的不以为然,到讶异、震惊、最后变成缄默平静,他静静地聆听着她慷慨激昂的述说着心中的愿意,用词大气而用力,仿佛此志早已铭刻入她的骨血之中不可分离。

只是,他心中却想:比起风餐露宿之事、惊险跌宕之事、战斗害怕之事,他宁愿她如一普通妇人,安享于美食华服,安居于太平之室中,每日皆能够笑靥如花,无忧无虑……

“公子,这样一人,你可要?”

公子沧月沉默着。

见他不肯相应,陈白起脚步一顿,深吸一口气,再次问了一遍:“公子,这样一妇人,你可要?”

她就只差没有站在他的面前,撕开他眼上罩着的黑布,让他好好地看着她的眼睛,直说:你——可要下这样的陈三?

公子沧月因她的话一番联想,一向清明的思绪骤然很乱,一半清醒一半挣扎,明知不可为,他却偏生生了犹豫之心。

他想,他该是疯了。

张合着嘴唇几下,他最终轻逸一声:“若当真有此之志之妇人,倒亦可敬可誉。”

到底没有将她一口否绝,听着她叠声相问——“可会要她”之时,他的心竟然会揪然生疼,真的感觉不过一句理所当然的拒绝之言,有着从未有过的沉重。

女子入军,只为“女闾”(官方设办的军妓)。

男女饮食,属于人类生物天性,既不能省略,也无法回避。其实,在战国时期某些国家的军营已经摸索尝试了“营妓”制度,说白了,就是开设一个合法的“军队妓院”。

大抵有比较盛行的“游妓”(歌舞伎队,此乃私人买卖,需收资。)、徙边者罪妻妇(一群因丈夫或父亲获罪而流放到边界上的女人,结果随军随着随着便成了默认的军妓。)

因此,倘若一名无官无位的女子长年待在军中随军,难勉会惹来一番流言蜚语,遭人鄙弃。

当然,若她仅仅是当一名靠脑力食俸禄的门客倒亦罢,平日里给主公出出谋划划策亦可行,但问题是公子沧月这样的人要多少有多少,缺她一人不少多她一人不多,当她的存在变成一种可有可无之时,她那必须完成的“制霸战国”目标,何日才能够有实现的一日?

其实,陈白起非白目,她知悉目前楚国国情,要让她凭着过人智谋上位与众丈夫同朝出士为政,前路可谓是漫漫艰辛,更或者,这只是一个遥远且不可能实现的梦想。

可是,她是一个女人的这个事实已经是不可扭转的一件事实,战国没有整容、变性手术,她如论如何都改变不了自己的性别,是以,哪怕再困难艰幸,她唯有改变这个世道的规矩,方才够扶摇直上,触碰到天际的时候!

这对于别人而言的确是一件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但于她而言,她自信有着战国系统的辅助,她定然会崛起!

见这个荒谬的话题再继续下去,估计会僵持住,陈白起亦不再出声,而是安静地在前领路。

她没有直接朝副本(三)而去,而是兜了一个圈朝石壁的隙罅里去,在一掬琉璃般的水面上,残蚀的石林,痕迹斑驳,仿如一片被海水淹没吞噬的古城堡废墟。

此处乃“灵芝草”生长的位置,陈白起因将主公的眼睛给蒙上了,便开始大胆放心地做“采集任务”。

主公眼睛看不到,却凭耳觉悉窣声,感觉到她停下来,并蹲于地时,便狐疑问道:“你在做甚?”

“原地休息。”她懒声道。

主公一噎。

只当她因先前无疾而终的话题而郁结于心,方无理取闹,于是他亦不再言语,只是一路安静地陪着她,任她每走一段路,便“原地休息”一次。

“灵芝草”其实是一株似兰草模样植物,不同于兰草的是,它葱尖泛红,一株生长不过二、三片叶,中端细蕊泛黄,陈白起查看其资料。

【灵芝草】说明:药剂材料,用它可配制小型生命药剂。

陈白起一看,顿时喜上眉梢,竟然是制作小型生命药剂的材料啊。

太好了!她定然要多采集一些配备着才行。

陈白起就跟采蘑菇的小女孩一样,看到一茬便蹲下一拔。

系统:采集灵芝草×1

系统:采集灵芝草×1

……

等她将这一片区域的“灵芝草”都拔光后,其数量早已远远超出采集任务目标。

接下来,便是采集“铜矿”,地图上铜矿分布较为集中,石岩剥落暴露的位置上方有一个迷人铁铲的标志,她找到了“铜矿”位置,想着它藏在岩石内,只橇出这么一点儿,这般挖起来,得要多大动静啊,更何况她根本没有挖掘工具,唯一可挖掘的只有主公的配剑。

一想到若她拿主公心爱的大剑去砍、凿、戳、敲,用力挖矿,主公的那一张美人脸该会有多心疼多黑线啊。

陈白起抿了抿嘴角,苦思冥想之际,一只手不小心触及了铜矿,下一秒,便“咻”地一下出现一条计时条,三、二、一……待三秒时间一过,计时条消失,系统便传来消息。

系统:采集铜块×1

陈白起张着嘴巴,暗讶——这样也行?

系统:采集铜块×2

系统:采集铜块×1

……

系统:恭喜你,【孙冢窟洞穴】副本(二)采集“灵芝草”×12,采集“铜矿”×20任务完成,获得奖励经验值8000,钱币10000(亦可兑换同等价值的粮食)。

系统:恭喜,人物达到12级。

终于升到12级了,只可惜没有得到系统奖励。

在副本(二)其实亦是有铁箱子的奖励,陈白起根据地图路线,将一直被她忽略了意见的公子沧月一并带去。

“到了。”等进入摆放着铁箱子的洞窟里,那眩目的光线被隔绝于外,陈白起便松开了他的手,示意可以睁眼了。

这一次亲密度并没有涨,因两人闹别扭,应当没有被计算为亲密互动。

她趁主公解开眼罩时,先一步将铁箱子打开,当即系统便传来消息。

系统:你获得铁箱子×1,立即打开,是/否?

陈白起答:“是。”

系统:你打开铁箱子获得——金属块×50,铁块×100,银块×100

这一次打开铁箱子得到的全是一些金属材料,不过恰好能满足陈白起目前的需求。

公子沧月解开黑布罩后,扫了一眼被打开的铁箱子,见里面放着各种岩块璞玉,他对此兴趣不大。

他取出“神秘的黑角寨地图”,指尖根据黑线划道三分之二时,道:“应该还有一段路便可到‘孙冢窟’尽头了。”

陈白起,道:“嗯,那我们抓紧时间,估计自我们入内已过半日了。”

这可不是随意猜测,系统有着计时器呢。

公子沧月颔首。

接下来,因为不用副本“采集任务”继续兜圈子,他们很快便穿越副本(二)到达副本(三),刚一到达副本(三),一片火光红色映入眼中,一股热风扑面而来,如火舌舐一般令人感到难受。

原来副本(三)是建筑于一片火海熔岩之上,一条长长的火海连绵映天,将黑黝的山洞罩亮耀眼,在这幽霞火光赤天之上,石柱簇立着许多间隔浮跳踏板,经此途方可以通过火焰之海。

“刚攀过悬崖,再淌火海……这孙氏后人乃何等人物,方能够于佛窟洞穴之下怎下找出这样一个……”陈白起一额黑线,考虑了一下该用什么词形容,最后只能道:“万恶险地啊。”

“祈山、危山周围游牧族常传唱的一句歌谣,戈壁沙子咬脚,只因地底吐焰,如今看来亦并非胡诌,一路行来这青冢窟所有险境皆摆于明处,明显不愿伤人,只为挡人阻人,孙氏亦所谓费尽了心思。”公子沧月倒有另一番见解。

“这样说来,可确定这上面并无陷阱?”她嘘眯起双眸,盯注于下方数十丈。

公子沧月挥袖一掸,将一撮飘向陈白起发丝的灰榍扫开,蹙眉道:“你且站在此处莫动,我上去试一试。”

陈白起不懂轻功,她打开副本(三)地图,见并无其它路径可通过到对岸,唯有此路。

于是她也歇了心,抬眸专注于公子沧月轻鹞翩绖游走的身影。

公子沧月首先选择从右边的浮石踏板跳落,石板约有五尺之宽,一人而立绰绰有余。

他举目望去,想要淌过这一片怒海火焰,看来得辗转不少浮板移动,渡过第一个浮板后再往前走了一段,见石岩浮板牢固并无陷阱,便重新跳回岸上。

“走吧。”

他二话不说,抄起陈白起拦腰一抱,便身轻如燕纵身一跃踏上一块浮板。

“……”陈白起被主公难得如此利索热情主动的举动给震住了。

系统:“公主抱”达成,公子沧月对你亲密度+5

他朝着原路继续前行,踏上一块新的浮板后,便考虑朝左上,此时的浮板就像音阶符号一般,忽上忽下,上一秒浮板时直接俯跃而下,下一秒又继续跳跃踏上前方的一块浮板,接著右转进去,然后又是左转……

如此地周而复始,忽上忽下,忽左忽右,高低不平,其实这样十分消耗体力,特别是当他还抱着一人。

眼看着才行进一小半段路程,公子沧月却已气喘吁吁,他回头一看,如今退亦难,进亦难。

若是别的事情摆在眼前或许陈白起还搞不定,但像这种大量消耗体力的活,她表示她还有几瓶体力剂没有用,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她道:“劳逸结合,且先歇一下。”

她从他身上滑下,然后从布袋内摸索水囊,实则偷偷地将从系统内取出的体力剂倒入水中,她摇晃了一下,递到他面前:“饮些水吧。”

此处正当火焰中心,一身滚烫难耐,方才一路疾奔时,他便流了很多汗,确也口渴干涸,亦不推辞,取过大大地灌了一口,一入喉滑入,顿觉腹间似有一股力量冲入,于丹田蕴养一转后,转瞬间游走于全身酸软骨骼肌腱,好似周身力气都一并返回来了。

“这是什么水?”公子沧月怔愣。

陈白起笑道:“这水只是陈家堡的普通井水,不过这水中陈三加了一味药水,陈三体虚病多,此药乃陈三姐夫无意中寻到的一株百年紫参熬制而成,据姐夫说能够补津液令人消除疲惫,便让陈三时常备于身上。”

听完她的解释,公子沧月将水还予她,道:“确有神效,继续走吧。”

他再次抱起陈白起,致力于跳跃浮板事业上,只当他一疲惫之际,陈白起就给他灌体力剂,如此一来,眼看即将顺利到达对岸时,突然,系统“叮”一声提示音响起——

系统:“白月队伍”触发BOSS级任务,击杀熔岩机关兽王×1,接受/拒绝?

陈白起一听触发BOSS级别的任务,整个人呆了一下!

陈白起立即查看【熔岩机关兽王】的相关资料——

名称:熔岩机关兽王

等级:25

属性:体力值无限,防御力249,攻击力120—90

怪物资料:“孙冢窟洞穴”副本(三)的BOSS。

与其同时,突然一声巨吼,浮板对面猛然扑跳跃来一只似虎似豹的怪物,它张着利牙,竖着尾巴,体魄十足雄伟庞大,一般虎豹完全不能相比,脸上长着白色的长须,颈肩披着金色的鬣毛,当真凶猛彪悍威风凛凛,一副“王者”的雄姿。

系统:已进入BOSS关战,请立即击杀熔岩机关兽王。

陈白起嘴一抽,这表示接不接受,都得要战斗的意思了?!

远看似一头猛兽,实则当它跳跃靠近之际,陈白起才发现,它并非真兽。

它一身以木、石、金属等物构成,躯干以木,关节以金属,石为肱肌,另以革、皮、胶、漆为肤。虽筋骨、支节、皮毛、齿发,皆假物也,而无不精细如实物一般令人诧异。

这……这等机械兽,竟可被制造得如此惟妙惟肖!

“此乃墨家机关?”陈白起目瞪口呆,第一次选择仰望古时人类的究极机械智慧。

《列子?汤问》内有一则故事讲一名技艺十分高超的工匠名叫偃师,他自愿奉献所制之物献于周穆王,周穆王惊视之“趋步俯仰,信人也。巧夫!领其颅,则歌合律;捧其手,则舞应节。千变万化,惟意所适。王以为实人也”这一段的描述,她以往只当夸大其实的虚言,如今一看,才知道这世上的机关术所谓能之极也啊。

公子沧月蹙眉凝视半晌,否然:“非也!”

陈白起讶道:“非也?”

他道:“此乃公输家的机关术。”

“何也?”陈白起偏转过头相询。

“墨家一直是非攻机关术,他等以非攻兼爱为宗旨,反对战争,捍卫和平,其机关术一直秉承以器械代替人力,造福于世,而公输家则为应战派,其一向为诸侯国服务,其战争类器械亦是天下闻名。”

陈白起这下听懂了,这墨家的机关术相当专门制造便利的生活用具,而公输一族则*造杀伤性武器,一个热爱和平,一个酷爱战争。

如此说来,这般挟带火焰气势跑来的BOSS型机关兽,确也像是公输家才能够制造出的机关术。

不过……光凭这一点,亦无法十足确认,不是吗?

或者,墨家亦有剑走偏锋之人呢?

“另外,公输家的机关术皆会于自家制作的机械身上纹上家族姓氏。”公子沧月又补充了一句。

听他这么一说,陈白起将视线拔长,于前方BOSS机关兽身上仔细辩认,最终在其耳尖,看到扭扭曲曲“公、输”两字,顿时便信足了他的话。

“不说孙氏请的是墨家吗?”陈白起道。

公子沧月凝眸沉吟:“如今墨家早已分裂为两派,之前墨家叛徒之事你应已听说,其名为公输雅,乃应战派,他隐名埋姓以木雅之名加入墨家学其机关术要领,其对鲁氏先祖公输班之机械术十分感兴趣,加之又学习了墨家机关术,便大肆兴起建造机关术,其乃天才之中的天才,连墨家巨子都曾赞誉其,吾晚生几年,实不如雅之能矣。”

“这么说来,这些东西,是应战派公输雅制造出来的?”

公子沧月摇头:“这孙冢窟挖掘少说亦有五十余年,公输雅如今亦不过青年,岂能是他,应该是孙氏请的别的公输氏制造的。”

原来这公输雅这般年轻!想到他仅凭独人之力单挑墨家三千,陈白起顿觉自己仅得一份机械图便巍巍缩缩,实属该好好跟人家学习学习。

不过,当混世魔王亦需要资本,所以她暂时……还是好好筹备资本吧。

“它怎么突然停下了,不会攻击人吗?”陈白起疑惑眺目,不远处那头猛进的机关兽王突然蹲于前方,一头金毛鬓须随着火光摇曳。

公子沧月道:“它应当以守为攻,若我等想抵达最后孙氏墓穴,必然会与其发生冲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