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谋士,月白队伍攻副本(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种机关兽不知疲惫,不晓痛楚,全身上下组织结构不是金属就是坚硬的石木,与铠甲武装了一般,比起一开始副本(一)中的精英怪“獠牙野猪”相比,其抗打击程度更上一个台阶。

彼此双方,一丈高机关兽,陈白起与公子沧月,隔着数十米的浮板对峙着。

眼看着时间正在一点一点地逐渐流失,见陈白起与公子沧月一直不肯撤退,那边BOSS熔岩机关兽王却活动着关节,扬头一抖唆,背脊的毛发齐齐震耸而起,似根根钢针一般,尖芒寒悚。

它先动了动它的两只前爪子,爪子直抠进地底,它朝着陈白起两人张嘴无声咆哮一阵之后,类似警告与威吓,便一个躬曲,虎跃而起。

公子沧月见势不对,立即抱起陈白起转身跳跃退后一块浮板,嘱咐一句勿动,接着拔剑舞动手中大剑魅影翻飞,急疾冲挡上去。

熔岩机关兽王一口铁牙“咔嚓”一声咬空,那金石交击的的声响令人牙酸,而公子沧月则身随剑纷飞,数道道剑气划破其皮甲,拖拉出一条长长的滋滋火花。

但仅凭这样的伤害,这并没有阻碍到BOSS机关兽王的扑杀行动,它数尺粗尾一甩似鞭,残影忽倏一过,便抽向公子沧月旋动的背脊梁上。

公子沧月反身以剑相挡,气喝一声,直冲跃蹬于半空之中,避其锋芒,待落下再欲出手之际,却见这头熔岩机关兽王竟抛下正与它战斗中的他,径进斗气满满,甩脖子撒跑便朝一脸懵然的陈白起杀过去。

陈白起瞪大眼睛——为什么每一次的怪物都冲她来,上一次獠牙野猪的事情也就算了,为什么这一次遇见的“兽”又是这样,她吸怪的仇恨值真有这么高吗?!

被熔岩机关兽王抛在身后的公子沧月亦是十分疑惑古怪,不过没有时间容他多想,他见陈白起疾步朝后退去,而熔岩机关兽王一跃而上步步紧逼,事态紧急,他目光如电巡梭与其兽身,最后盯其股间随着跑动摆动的尾巴,双手握剑,一个使尽全力的砍杀,断其尾。

这条“尾巴”倒是吧嗒一下被砍断掉在地面,不过陈白起发现它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顶多在近身攻击战时少了一条“鞭子”抽人。

这时陈白起听到系统提示:熔岩机关兽王-20生命力。

陈白起瞥向那一条没了活力的“尾巴”,暗忖——果然是一头机关兽,砍掉一条尾巴才不过掉20点生命值,她记得它可是有着2000生命值,这样说来少一截,还剩下生命力1980!

她也不能再坐以待毙,她想起在这之前她好像也发动过麒麟瞳,这个瞳术能够帮助她勘破阵法与机关术的弱点,只是相比起那时候弱小的机关蛇,如今这一头庞然大物,即便她勘破机关术,亦很难轻易接近触碰到他的弱点,这便是一个弊病。

她如今能充当武器的只有那些“破损的匕首”,其攻击力10~20,一刀砍下去,刀断了不说,估计连它的一片皮榍都削不掉,可连这种破匕首都不用,徒手该怎么样跟这种厚皮的怪物搏斗!

另一边,公子沧月在断其一尾后,终于成功利用仇恨值将其引走了,那熔岩机关兽王暂时放弃陈白起这个“香饽饽”,开始与公子沧月进行一番人兽较量。

“攻其头部!”

陈白起瞬开麒麟瞳,经过扫描机械内部结构,终于找到一处最明显的弱点,赶紧急声喊道。

公子沧月掠地飞身跃起,悬空凌驾在半空中,衣衫随风飘动,欲刺其面部,眼看一剑没有得手,第二剑便接踵而至,他身姿于半空中状如灵蛇,剑影叠加看不清虚实。

然熔岩机关兽身躯亦甚十当矫健,左移右晃,跃上伏地,它一个翻身向前倒跃,尖锐爪子便擦着公子沧月的胸躺而过,待其落地之时,在公子沧月的胸前已留下三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带起一串细碎的血珠撒了一地。

陈白起见此一震。

公子沧月抿唇闷哼了一声,唇色倏时惨白,但他却来不及查看伤势,点足闪身,矮身俯冲而去,一剑就顺卡其腿膝弯曲的关节处,只听“叮”地一声,火星四溅,他双眸用力,双臂一振,长啸不绝,刀锋因施力过度已弯曲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眼见锋刃在断之际,他脚下猛力一冲,剑身一划,便断其一腿。

其势方急,他将剑身一转,剑尖朝上,一剑至其下鄂刺入其脑袋,熔岩机关兽滞停了一下。

系统:熔岩机关兽王生命值-2000

系统:熔岩机关兽王生命值-3200

见一剑不足以捣毁其硕大脑袋,公子沧月欲拔其剑再行刺入,却感其剑身一处被机关兽王咽喉中机关将锋刃卡住,拔扯不出,亦无法再刺入一分,他略微一僵。

这时连连被暴击的熔岩机关兽王的愤怒值终于达到顶点,它使出了愤怒一击,它瘸着一条腿,朝旁边偏斜一下,整个身子激烈抖动似一条长鞭啪地一下朝地面撞去,其刚烈汹猛的力道如炮弹一样撞得地面似飓风飚射,脆弱的岩面开始龟裂出条条四散的缝隙。

公子沧月因手执其剑抽身不及,被其愤怒一击波及撞至胸腔一阵窒闷,手脚因气血停滞而麻木僵硬,身子一甩,便拖地擦出一条长长的痕迹后,整个人甩跌出了浮板。

“公子!”陈白起惊喊一声,双目瞠大,脑中尚还没有意识,身体已先一步扑冲了上去,尽管如此,她亦只来得及抓住了他的一只手臂。

她双手紧紧地拽着公子沧月坠落悬空于下的身体,而她的身体却被一点一点地带动朝下滑动。

可恶!她的力气根本还不够。

公子沧月眼前密布的黑点终于褪散了许多,视线恢复了,他死劲咽下喉口冲上来的腥甜,转眸望向脚下那一片红嗵嗵的熔岩,他于半空避无可避,眼见着火弧一波一波似口吞噬迫近了,其破空带起灼热的气流撩起他的头发和衣衫猎猎作响。

他又抬起头,看着陈白起已被拖着滑落一半的身体,此刻她满脸汗水,发丝汗湿凌乱地粘于脸颊,额头青筋突起,因额际的发丝被气流撩起,那一块尚未褪去完整的烧伤疤痕因气血涨红发紫,而显得狰狞可怖。

然而,公子沧月却看得入了神,目光触及她额头上的伤,令他想起了在陈家堡第一次见她的场景,那时候她如现在一般狼狈不堪,甚至额头便包着一块白帛,那时候因为不上心,所以从不曾想过这伤是怎么得来的,如此大一片伤痕,受伤时究竟得有多痛……

“陈……”

“别、跟、我、说、放、手……”陈白起满脸的汗水滑落鼻尖,一颗一颗地滴落,她几乎快咬碎了两排银牙方吐出这几字。

不会放手的——

怎么能放!

她所选择的主公、她那不容易刷足的好感、她好不容易获得的亲密度……他们还没有盟约呢!

况且,就算他不是她的主公,面对一个护她救她多次的人,她也不可能这样简单地放手,任着他掉落烈焰熊熊的熔岩之中,最终尸骨无存!

这个时候,一大片黑影笼罩在陈白起与公子沧月身上,阴暗而危险的气息不期而来,原来熔岩机关兽王已然站在她身后,那一双冰冷毫无感情的黑石眼珠映着火光,闪着一种无机质的光,它虽一身被公子沧月破坏得厉害,却仍旧能够瘸着一条腿行动。

公子沧月面色一变,他看着陈白起那一双通红充血的眼睛,想喊她立即松手躲开,但他知道,她是绝对不会听他的话选择放手的。

一时之间他的心又酸又痛,百味杂陈,他嘶哑着声音,一字一句道:“陈三,我知你本事大,且藏着许多秘密,若你能够侥幸活下去,一定要出去告诉孙先生,即便我楚沧月不在了,他亦一定要完成我曾许下的宏愿!”

“你且记住——”

“放手——”

他厉喝一声,便用力将下垂的左边身子提起,他左手正握着一柄长剑,猛地朝自己的右手臂狠狠砍去。

陈白起见此,瞳孔一窒,瞳仁深处越来越红。

系统:你此时的情绪波动过于激烈,引发麒麟血脉苏醒,麒麟血脉上升……16%……17%……18%……25%,麒麟血脉达到25%……

系统:你体内的麒麟血脉已唤醒25%,身躯正在进行洗髓伐骨强化……

如前一次麒麟血脉苏醒相同,每一次的洗髓伐骨都是一次令人痛彻心扉的过程,她感觉身体像被火焰包裹住,双眼徒然扭曲痛苦地闭上,这一刻在陈白起周身出现了奇异的变化,仿佛有一丝丝的金色气流从她的身体里窜出,旋即陈白起双眼陡然睁开,其瞳仁紧缩成金色的一线。

系统:“宿主躯体、灵魂扫描。”

系统:“扫描完成,身躯强化25%已达成,麒麟臂开启。”

陈白起感觉双臂骤然犹如神助,猛地一使力,已将公子沧月的身躯轻松扯起劈晕后,安置于一旁,她反身一拳,拳风刮破空气卷起层层气流,直接卡拉一声刺入熔岩机关兽王那一只眼瞳眶内,将其庞大的身躯整个撞飞,可见力量的强大。

她跳跃而起,那轻盈娇小的身躯整个跪趴其背脊之上,长发散乱垂落,背脊高高佝偻拔起,一只纤白细嫩的小手将其熔岩机关兽王的脑袋紧紧按压于地面,一寸一寸地使力,这时它坚硬刀石不可破的脑袋亦一寸一寸地碎裂,木轴断裂、肱肌石碎、铁铸躯干弯曲……

陈白起双瞳徒然暴射出一股金色的残酷光芒,一双纤纤玉手逐渐虚化成一只遮天敝日的巨形爪子,将她整个人衬得如米粒大小,高高举起,再狠狠拍下,将熔岩机关兽王其整个坚实的身躯碾碎成了渣。

系统:熔岩机关兽王生命值-999999

系统:你使出麒麟臂愤怒一击——泰山压顶,击杀BOSS熔岩机关兽×1,获得经验值20000,合金属×20。

陈白起尤觉不懑,冷冷地挥出一掌风,直接将已经变成一团破铁烂木的机兽关残骸清扇进熔岩底下之后,接着,方转身去查看公子沧月的情况。

随着敌人被剿灭掉,她内心的愤怒方稍减平息下来,而那一只垂落虚幻的麒麟手臂也逐渐消失。

来到公子沧月身边,她半蹲下来,打开他的系统属性资料一查看,发现其生命值已濒临危险,她没多想,便从系统包裹内取出一瓶小型生命药剂,小心地喂进了他的嘴里。

所幸他多少还有一些意识,一瓶并没多少浪费,基本都如数被他吞入了腹中。

陈白起跪坐于地,将他的头枕于自己的膝盖处,看着灌了两瓶后生命力已经恢复到了正常数值的公子沧月,便静等他慢慢醒过来。

并没有过多久,公子沧月皮睑一动,悠悠转醒过来,当他一睁眼,视线便朦胧看到陈白起那一张冷然麻木的面容,一瞬间他恍惚看到她头顶出现了一头威严、气势头长金角的巨兽。

但这种错觉随着视线清晰,便转瞬消失了,他看到陈白起见他醒来,慢慢地那一张沉寂的面容上有了生动表情,她一双柔美的杏眸微微泛红,嘴角挂起轻松而颀然的笑容。

“醒了?”

先前他意识本已模糊,再加上一切发生得太快,他根本什么都没有意识到便一头栽入黑暗之中。

“发……生什么事了?”公子沧月蹙眉道。

陈白起垂下睫毛:“已经没事了,那头机关兽因为缺一条腿,方才我拉起你躲开时,它便自己失足一头摔进熔岩里去了。”

公子沧月脑袋枕在她软绵绵的腿上感觉十分不自在,便费力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陈白起赶紧搭把手将他扶好。

“你先前……可有给我喂了什么?”

“是药,一种能够救命的药,幸好这次出门有带。”陈白起露出一道飘渺的笑容。

“那你喝了吗?”他下意识问完后,又道:“先前……最后那头机关兽可曾伤到你?”

陈白起闻言一震,接着低下了头:“对不起……”

公子沧月看了她一会儿,方启唇道:“为何?”

陈白起的声音充满歉意:“因为我私心想与公子单独相处,便出了一个坏主意撇下其它人随行,可是我这样做,却险些害了你。”

公子沧月沉默地听她说完,便没有再看她了,他视线转向远处:“你认为谁这般相求我便会应?你且记住,无论我下的任何决定,皆为我愿意而矣,并非是其它人的缘故。”

陈白起抬起了头:“果然啊……”

公子沧月转过头:“果然?”

“果然像公子这样的主公,陈三是万不敢相弃。”陈白起偏头微微一笑,便伸手握住了他的。

公子沧月一僵,望于交叠相握之手,虽维持着面无表情,然耳尖却已开始悄然发烫泛红。

系统:系统,公子沧月对你亲密度+5

——

因为“体力药剂”与“生命药剂”的缘故,公子沧月的身体恢复得很快,虽然外伤无法仔细包扎上药,但基本上已经能够独立行走了。

他抱着陈白起一起通过最后浮板,达到了对岸。

对岸是一截悬空的浮台,浮台之上有二阶石梯,石梯以石柱廊相环,其顶部平台摆放着一个金灿灿的大宝箱,而宝箱旁边则摆放着一副石棺。

石棺内葬着谁已毋庸置疑,陈白起与公子沧月只打开了“大宝箱”。

系统:获得金箱子×1,是否立即打开,是/否?

陈白起:“是。”

系统:恭喜你获得“孙氏孤本”×1

系统:恭喜,你完成了(四)【寻找孙氏孤本】的任务,获得经验值80000;

系统:恭喜,人物达到13级。

陈白起查看起自己的属性资料。

职业:谋士

姓名:陈娇娘(楚)

等级:13(经验值23210/100400)

种族:人类(麒麟血统开启25%)

属性:生命力112+19(112);武力91+4(91);智力107+4(107);体力106+4(106);魅力50

技能属性点:11

另一边,见公子沧月在金箱子内翻找半天也没有找到他要找的东西,陈白起掩嘴一笑。

这要论抢宝物的速度还真没有人能够快得过系统呢。

她只需要这本“孙氏孤本”完成主线任务,如今任务完成了,她便双手奉上。

“公子,是不是在找这个?”

公子沧月扭头一看,微讶地盯着她手中之物。

“你何处找到的?”

陈白起自豪道:“为了博取公子的好感谋一职位,陈三亦是很拼命的。”

公子沧月闻言呆了一下,下一秒,却突地扑哧笑了起来。

“你的拼命,可完全用错地方了。”他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

他勾起的眉梢唇角都在笑,棱角分明的轮廓显得极其柔和,那笑容里面有着宠溺的味道,平和地把她完全包围。

这样的公子沧月,当真是美如盛放的桃花摇曳绯烟,一片妍丽至荼蘼的红,绽若不世之妖娆,完全已达到祸国殃民的地步了!

陈白起看愣了神。

------题外话------

静已经自暴自弃了,以后就这个时间段更新了吧,静感冒了一直流鼻涕,码一上午加一下午也码不出多少字,静估计在感冒好前都没有办法在中午更新啦o(╥﹏╥)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