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谋士,你究竟是要闹那样啊/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阗静着神色,双眸涂漆,她并不在乎其它人的看法,却瞥了一眼公子沧月,见其于孙鞅、勋翟等将领簇拥,仍旧炯冷沉声地盯着下方来者不善的赵军,眉峰紧拢,却并无其它异色,心底方稳了稳。

因着赵军旗幞战擂大军皆铺垫于平陵县武关后方,只率先派遣一支前锋兵临城下,看似在正式进攻前要准备一次双方谈话。

如今戚冉将她独自摘出,便等同令她成为众矢之的,若她此时再畏畏缩缩藏于人后,岂非失了风度于人前。

她决定不再避其锋芒了,大步垮前,流逸似水般衣摆迎风摇曳生姿,她目光凛然无惧,站上墙体垛口(城墙上呈凹凸形的短墙),身形迎风如碑而矗,面容姣好,神态悠闲,似风中孤傲亭立的百合。

戚将军目光一窒,他驭马倒退几步,扯斜彼此之间的距离,以便更能够直视打量清楚她此刻的神态表情。

每再见一次陈三,他皆受刺激一次。他不懂,此稚儿姑子岂敢一次比一次更沉着冷静,岂敢在一次又一次挑衅欺罪于他后,仍旧能够做到无动于衷。

究竟是谁借给她有胆子,令她如此从容、洒脱、无视一切!

难道她就不怕?不惧?不恐惶乎?

要知道,他戚冉背后……可是整个横走森森钢铁般威吓天下的赵*队啊!

别说区区一楚国名不经传的小姑子,哪怕是诸侯楚君面见于他,亦会胆颤三分,面惶嘘嘘!

若是一般的姑子,哪怕是公孙贵女公主,面对大军临城,面对着一群兵戈铁森气热汹汹的杀意之势,怕光听闻便忆吓得腿颤发软,哪会如她这般不退反进,直面迎敌。

除了她的衣袂与她的青丝因风而乱,她笔挺的身姿,她冷清的表情,她幽深乌黑的眼神却无一丝撼动。

她此时淡得如此地洒脱,淡得如此地……令人又爱、又恨!

彼时,戚冉的表情一变再变,眼神极其复杂,那一刻,他仿佛忘记了此趟出兵的真正目的,忘记了此城之中他真正对手乃公子沧月,忘记了城中数千沧月军与身后那数万斗志昂然的赵军,一句破膛而出的咆哮与风声齐吼,似要贯穿众人耳膜般破啸。

“陈三!只要尔立刻交出窝藏之人本将便放你一条生路,否则尔与此城共消亡!”

随着他此声而出,天空的成片乌云随着旷逸残卷的风气飘过,遮住了城楼上一大片阳光,云下站立的陈白起,面色一点一点地阴暗了下来。

陈白起抬眸,密睫似呼吸轻微的蝶翼,她直视着他,隔着天与地的距离,此时她已非初来乍道战国的陈白起了。

她目光清澄如冼,于高处与他对峙相望。

“戚将军,你兴兵而至平陵,当真为陈三而来?”陈白起淡声相询。

戚冉指关节一紧,咬牙冷嗤一声:“尔算什么人物!”

言下之意:非也。

“陈三的确算不得什么人物,然……此城你不妨破一破,看陈三是否如你所言会与此城同销亡!”陈白起笑着抬起下颚,她轻扬起了阔袖,那迎风鼓起的衣袍猎猎令她欲乘风归去般飘渺,她声音清亮如歌,言辞带着一种潇洒扬逸,以一种从末有过的骄傲姿态,向四周宣泄而出!

戚冉闻言,顿时气结,恨不得长出一双翅膀飞上城楼,将这令人恨得牙痒痒的恶妇拽扯下来!

好一个陈三!好一个……

这时,一直沉默融入一片士卒同色的神秘人,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轻笑。

他一笑,瞬间便牵动了所有人的视线,以他为中心的队伍齐齐散去,露出一个缺口,如同朝圣般万众瞩目,他骑马缓缓始出。

“陈三啊,你莫非当真一点不惧?”

神秘人一开口,戚冉便一震,他眼神变幻几瞬,再看了一眼上空的陈白起,便狠狠勒马掉头。

陈白起垂眸,在眼睛下盖出一个弧形阴影,她本想答一句简单“不惧”,然手心硌入皮肉的【九黎药鼎】却开始发烫了,却不知为何话刚到嘴角,却变成一句:“非也,然……今见故人,云胡不喜。”

——能够再见故人一面,我很高兴。

陈白起收起了方才盛气凌人的态度,眉目如水,浅且柔,朝神秘所在方向远远地盈盈一福。

这一幕,顿时震晃了许多人的视线,连戚冉都急刹勒马,险些从马上跌滚下来,而正因为太诧异,竟没有人想过出声打断。

此话一落,神秘人却莫名地静了下来,他将她的话于唇齿之间默默地重念了一遍“今见故人,云胡不喜”后,顿时心中似拨开了一片阴霾,晴朗许多。

“陈三,额头的伤,可好?”

既为“故人”,神秘人便收起方才作派,似不经意询问道。

陈白起一愣,伸手抚向额际处,指腹间可感其稍为粗糙,只那处已只剩浅浅一道痕迹,平日被发际线遮住,基本无人能够察觉此处的伤口。

眼前的一切变得十分荒唐与诡异,两军对垒,既不开战又不与双方战将放话,却是与一姑子聊上了?

另一边,公子沧月冷颜沉静地阻止了孙鞅等人插话,本他想听听这陈白起与戚冉赵军能牵扯出什么旧帐,却不料这扯出的不是什么旧帐,而是一笔“情帐”!

他倏地攥紧手心,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此人是谁?

陈白起额际上的烫伤,他知道,正因知道,所以他更知道,若非是双方十分靠近的距离,对方要如何得知那道疤痕的存在?

这人,究竟是伤了陈白起,亦或者……是与陈三曾经十分亲近之人?

他冷笑一声,估计是后者吧,一句“今见故人,云胡不喜”便足以道明一切!(大雾)

“陈三,至上次你我匆匆一别,我便一直于午夜梦萦你之歌声,我虽经历遍阅风雅流韵之事,却还不曾于万军之中感受其女子所演绎之华美乐章,不妨你再清唱一首,聊还我一心愿吧。”他声线优美而磁魅含笑的声音,似从天边飘来,不染半分阴霾,似随性而至,随性而发。

陈白起闻言,深深地看着他,眸色一暗,她心底明白这一次相见,他虽表现得和气平淡,却并非不气,只是以他之高傲尚不愿与一小女子计较得失,可虽说不计较,这般被利用愚弄的事却仍旧无法不介怀。

要说,此番让她于两军前,为敌军献喉,本意便是为难。

明知她会为难,明知她不能拒绝……但他却仍旧提出了这个荒谬的提议,不可谓不暗着明着提醒着她:陈三啊,我因你而郁郁不欢,你可得好好地安抚一下我的怒火才是。

“陈三,你该不会真依赵军所言吧!”勋翟终于忍不住脱口而道。

孙鞅虽一直观注着陈白起赵军诨偛,实则心中大喊不妙:“戚冉赵军,为何会突然兴兵侵略平陵县,此趟莫高窟之行实属秘密,为何偏在此刻撞上赵军大军来袭,莫非其一开始便意在主公……”

单虎则须发怒张,气恼道:“尔等赵军何以无故侵我楚国之境?”

戚冉于后方仰头盯视着他们,冷嗤一声后,便哈哈大笑了起来:“楚国之境?这平陵县……怕早已经不属于你们楚国之地了吧,早在月余前,它已经被你们楚陵君从楚境版图上给割弃掉了,如今这片土地应当属于无主之地吧。”

沧月军一众闻言发愣,实在难以消化掉这个突出其来的消息。

平陵县……被楚国彻底地抛弃了?!

“不会有楚国援军!从这一刻开始,这一城便只剩下你们!”戚冉冷冷一笑。

“既使是无主之地,也轮不到你们赵国来抢!”庞稽握紧长茅,厉声道。

“那就各凭本事了!”戚冉身边一将领出来朗声应话。

这边吵吵嚷嚷,眼看战火越擦越烈,一触即发,陈白起眸色翳翳垂落,立于城楼之上,此时一阵狂风吹过,她一头青丝扬扬洒洒,她将公子沧月上马将给她绑的那件披风绦绳解开,任其随风飘荡而去。

陈白起仰头,纤白似天鹅般优美的颈项扬起,她先发起了一个空灵而低洄婉转的音后,她便开喉一唱,那一声传出,似乎连天空的气流都一瞬间变幻了,四周的风声围于她周身旋转,人、景、物、色,似乎一切都化为她的背景,变成为她而设的天然舞台。

煞时间,万军铮铮铁骨之中,那一抹纤细得不可思议的身影,令神秘人一愣,其它人亦看瞪直了眼。

众人都禁不住缄默,抬头驻望,她伸出一只纤白之手,那五指芊芊,于阳光下白得透明,她似捧住一把阳光,唱道:“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她那歌喉空灵而飘渺,一曲简单韵律却又百转千回的歌曲飘荡于整个城门上空。

无论是赵军还是沧月军都似被带入了一个由陈白起以歌相诉的故事——

寒冬,阴雨霏霏,雪花纷纷,一位解甲退役的征夫在返乡途中踽踽独行。

道路崎岖,又饥又渴;但边关渐远,乡关渐近。此刻,他遥望家乡,抚今追昔,不禁思绪纷繁,百感交集。

艰苦的军旅生活,激烈的战斗场面,无数次的登高望归情景,一幕幕在眼前重现……

“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启居,玁狁之故……”

她一挥手,曼妙身姿扭弯,仰头:“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止……”

她转眸一丝阴靡黯淡:“戎车既驾,四牡业业。岂敢定居?一月三捷,驾彼四牡,四牡骙骙。君子所依,小人所腓……”

此歌的曲调微伤。

“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一曲迷离幻象,重叠忧伤曲调的歌,在一群携战而来的将士面前高唱,虽曲调唯美而动听,却生生将方才战意凛然的军心整个给搅散了。

只因“采薇”是一首戎卒返乡诗,诗歌表现了将征之人的思家忍苦之情,诗中唱出从军将士的艰辛生活和思归的情怀。

在这种时候唱来,它就变成一曲十分能够消磨人意志的曲调。

系统:“声惑”熟练度已满,初始“声惑”升为中级“音惑”。

“音惑”(1/24)

等级:中级

属性:诡系

目标:已身

技能描述:忽起笙歌,夜行百鬼,来自于最神秘深蓝海妖的魅惑歌声,可平复、骚动、蛊惑人类,很大机率提升语言魅力、渲染力。

这是一个不属于众军,却又与他们如此地相似并能够为之产生同鸣感触的场景,他等一时不禁神思恍惚、心思悲痛,凝驻于陈白起身上的眼晴,久久回不过来神。

“陈三啊,卿本以为不过一陈三,舍之如舍一身华服美饰,不足挂惜,然而,再次一会陈三,却仍旧觉得——陈三,果然与众不同。”

突然,一阵大笑了起来……这时,他的声音骤然像变换了一个人似的,从一开始的磁柔爽朗变成如今的空灵而幽邈,就像海神歌声一般永远透着一种虚无飘渺,只留恋于云端之处,令人想抓都抓不住。

陈白起趁“音惑”效果没有消散,便道:“即便如此,君亦非攻城不可?。”

神秘人沉默片刻,扫了一眼已消散了一身雷霆战意的赵军,抿唇轻笑了一下,便将斗篷的帽檐揭开,然后缓缓抬脸,一张于阳光之中,足令人呼吸窒息的面容展现出来。

“好,今日便予陈三你一份人情,明天午时,再攻城。”

这时,孙鞅等人原先闻声只觉熟悉,然而在见其神秘人揭露真容之际却面色大变,刚一扭转过头,便见公子沧月听闻熟悉之声,再见那一张令他刻骨铭心之脸时,整个倏然僵硬,面容滞住,他一掌便拍掌了一块墙角,气极一喝:“后、卿!”

陈白起本摄于神秘人容貌之甚,却下一秒被公子沧月第一次用如此盛怒的声音说话给震醒。

她一愣,这个神秘人……原来就是那个曾经打败了公子沧月的——鬼谷后卿啊?

这……还真是冤家路窄了。

------题外话------

后卿变了声,所以主公没有认出来,后面后卿自动解除伪装,主公认出来了。(今天喝了药,那药有毒,静一吃就睡过去了……呼……呼……呼……)咳咳,睡一天,静好多了,谢谢大伙的关心哈,接下来静会努力多多更新哒。ps:估计睡多了,静的脑袋懵懵的,这一章码得完全凭潜意识,若有错处,静会再行更改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