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谋士,主公真是伤上加伤/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君威一喝,震叱四方,孙先生、勋翟等人立即掩目退避三尺,拱手揖礼做惶恐状,不敢再噔噔直视。

后卿仰头,此时城楼上空乌云旷逸散去,刺目光线倾泻而下,他一手掩于眉间,举目抬望着公子沧月的位置。

虚虚荫荫的光线从指缝间透射入他面孔,日光炯碎,阴翳爬上他五官尤其优美似画,该满则满,该留则留,仿佛用最名贵最珍稀的水墨熏染,无一不流畅行云流水,无一不精巧雕琢瑰丽华美。

其额上银饰嵌一块水滴红宝石,一头柔软而顺直的青丝披于一身,映衬着阳光呈现一种青蓝色光晕,白马湖平秋日光,紫菱如锦彩鸾翔——当真是鬼谷后卿,举世无双。

他启唇,空逸如阳片一般薄透的声音掠过上空:“至马娑坡一役,久不闻公子沧月征讨八方的消息,还以为你已不再拓跋疆场,安心于一隅当一位悠然公子,如今一见,虎魄雄心,倒也风彩依旧啊。”

陈白起白目光倏地射向后卿:“……”丫的,好毒舌。

若非不是于马娑坡一役被他给灭了威风,马前失蹄,正巧撞入楚陵王野心勃勃欲剥其兵权卸其军职,他岂非变成如今这种只能蜗居矩阳不敢轻举妄动,就算大材小用跑来平陵县莫高窟剿个匪也得暗箱操作,避人耳目?

原以为被后卿一刺,公子沧月定然会勃然大怒,但实则,他反而冷静了下来,他袖底掐紧蜜蜡佛珠,咳,至少表面冷静下来,他面容一笑霎时滟色大甚,眉心诛红,似一瞬便湮灭了光芒。

“后卿,马娑坡一役你离间了我楚军与魏军后援,又伙同奸佞莫敖蛞申假以书信缴吾辎重补给,百般狡诈,机关算尽,亦不过侥幸胜一筹罢了,倘若非最后楚陵王软弱惧以齐魏之势急召吾等返朝,你当真以为本君会怕了你?”

后卿亦笑了,其一笑,美色亦是不遑多让的:“手下败将……何以言勇啊。”

简单几字,字字诛心。

这两位长得再美,犹如仙人下凡,其它人亦是不敢多看的,只因前一刻痴痴然觉得光芒夺目,下一刻等着的便是被其锋芒利刃刺得心惊胆颤,自道君威不可测啊。

一听“败将”二字,其深深的屈辱与过往最沉重的一幕幕压上了公子沧月双肩。

公子沧月倏地冷下面容,狞笑一声:“吾虽败之,却仍旧乃堂堂楚之公子,而你……臣事君,犹子事父,面容虽风光月霁,然其内心却小心戚戚,尤如你这般狡诈阴险之辈,翻脸无情,难怪会事主如换衣,上一年事魏主,下一年便事赵主,此番朝三暮四之辈吾为之不耻,输与你这般无耻之辈,本君备感耻唇,这一次,且看鹿死谁手!”

陈白起目光蓦地微讶地转向公子沧月:“……”呔,主公,亦毒舌也。

瞧这字字阴险、小人、狡诈、不耻用的,完全将后卿游走于各诸侯国君仍游忍有余之政治手段,变成一件事主不忠,如歌姬接客般朝三暮四之低俗之事,这般毁之、谤人,还摆出一副我不屑与你相提并论,她便是不信,这样后卿还能够谈笑风生、无动于衷。

后卿果然收敛起了笑意,他那一双比墨浅一分,比绿深一分,类似某种剔透月光宝石般盛荡着银辉的双眸,看似平和却流淌着某种极幽极深的水色,他呡唇一静,便似生长于深渊峭峭壁惊鸿一瞥的幽冥之花,诡谲、危险又吸引。

然偏偏他一身通透的气质却澄清而暖阳,像某种与生俱来阴暗的伴生物,它被衬托得美好地令人忍不住去靠近、去触摸、去感受……

——再被翻脸无情狠狠地伤害。

所有的美好,就像吸引飞蛾扑火那一刻灿烂夺目的光,是那样被憧憬的美好,然真正等待的却是灰飞湮灭。

这便是后卿的本质。

而看清他本质最清的,在场莫过于公子沧月。

后卿不与他争辨这个话题,他旋展于阳光下略感透明质感的睫毛,嘴角微微翘起,反而不经意提起另一件事情:“听闻你方兴兵剿毁了莫高窟的狄戎盗贼?可寻到什么能够克制某最后设于马娑坡的那一道防线阵法。”

公子沧月倏地一下眯起双眸,神色遽厉,而其一众沧月部众则大惊失色。

这鬼谷后卿常被人誉为“当世鬼谷后卿,九天揽月之世无双”此不仅赞其容貌极佳,亦是称赞其能力。

他当真生得一双“妙耳”,他们莫高窟剿匪之事于大前日,这一来一回不过区区四日时间,城中尚未收到确信,他的信息竟如此灵通?!

后卿听到城中传闷响塔塔的震动地面的脚步声,知道于谈话间公子沧月等部众早已联络了附近四个城邑士兵,整装待发,集兵于城门之前,残死搏斗。

他眼神轻勾,淡声道:“既然你说想要洗耻,那某便给你一个机会,明日午时某将会攻城,希望到时候你仍旧能够如此满口小人、君子地牢守住这一座城……”他顿了一下,瞥向另一边以其马首是瞻的陈白起,不知不觉嘴瓣含笑,字字珠玑:“与你身旁的那一位……”

后卿语讫,便重新复上斗篷,振臂一挥,宽大的斗篷鼓风而起,衣摆似一片黑色羽翼扬洒飘飞,赵国三军当即鸣金收兵掉转头,朝远处齐声一喝,其声如嗥,远远传去,那蓄势眈眈的步甲部队则退兵返营。

离平陵城廓十公里外,赵军正在安营扎寨,搭建帐蓬的、埋灶造饭的,一片忙碌景象。

后卿与戚冉信步走上一个山坡,透过夕阳眺望着不远处一片贫脊干裂的田地,那里曾有三道干涸的河流于那里交汇,远远看去像一个“之”字,与更远处便是平陵县城墙,那如一条沉睡的卧龙般矗立一片黄土之上,牢牢地守护着城中百姓。

夏日炎热,玉宇清明,苍穹下,一切都显得如此渺小而细微,百米之高的山坡之上,风沙吹袭一阵,直卷得衣袂猎猎直响。

“先生,为何一定要等值明日,今日趁其不备,全力出击方正是杀楚沧月,夺平陵的绝佳时机!”戚冉气尤不平道。

后卿道:“戚将军无忧,我等长徒调兵赶赴平陵县,一路上军马劳顿,这一夜虽缓迟了攻城,亦是为明日攻城做好准备,再则,这平陵城兵不盛马不丰,但它却仍旧能够固守楚国一陲之地,你可知其原由?”

“这平陵城虽为贫瘠之地,但势甚佳,却是被灭中山小国修筑的一面长城,西至泾河,东至蹼阳,唯有平陵城一门而入,然当兵力皆集中于一处,却又高险难攻。”戚冉抓了抓虬须根,皱眉道。

“此为其一,要知道城再固,亦是百年毁于一旦之虞,其二则是这座城内……一直是被楚先王暗中埋下了一枚重要而忠诚的棋子,这一枚‘棋子’长达上百年一直不露山水替楚君驻守保卫着这一片后陲之地,保楚国版图完整,可惜的是啊……先辈之智不传于后人,这枚‘棋子’如这巩固城墙,终有被人毁弃的一日。”后卿真诚叹息一声。

“毁弃?”戚冉眼睛一闪,相询道:“先生是指我等以姒四质子相挟以令楚陵君放人,他不舍藏人,宁愿割弃此地以‘平陵早已非楚境’为借口推脱之事?”

要说这件事情,又是一出后卿耍出的诡诈之计(此人为诡谋派),实则赵国在灭越之时,曾书信一封给楚陵君,要求楚陵君将在楚为质的姒四质子交出,言名越国冒犯了我赵国,已被诛灭,然余党尚存,所存之人自然是成功脱逃的姒三公子。

他们列出种种证据声称姒三公子出逃后,便潜入楚境之平陵县,此子定是早已谋算好与姒四质子于楚境相汇商讨复国伐赵之事。

于强盛赵国而言这本不是什么大事,这被灭弱国一小小质子,再能耐也翻不出什么大浪,问题是姒三潜逃之时,携带了他赵国一件重要机密,这机密一日不讨不追回,赵便一日不安不歇。

此信一看,却令楚陵君再三犹疑了,但派人一查,近日却有不明人士与姒四质子在暗中秘密接头(大雾,姒四身为一国质子哪会没有一点秘密),于是,阴差阳错之间令楚陵君误会确有此事了。

原本交人实则并不难,反正越国已灭,他于楚国再无任何利用价值了,这一亡国质子放在楚国谁还愿意替亡越养着,不是杀便是放(一般杀了),然而,却楚陵君听闻他或许身揣着赵国重大机密,天啊,这可了不得了!

当即多疑且野心勃勃的楚陵君认为终于有一把柄拿捏一直欺负他的赵国,顿时召集了众大夫上朝,一番商议下来,有人认为此乃赵之诡计,要说诡计嘛,人家只要一区区姒四质子,给便给罢,反正楚亦不畲肉,是以诡计恐怕算不上吧,可那要说此事当真,这赵国本与楚有间隙,为何愿授楚之短,此不也怪哉?

在一番商讨后,最终还是楚陵君一掌拍案——决定不交。

这是自然,楚陵君一向视赵国为眼中钉肉中刺,但凡有一丝机会,亦想扳倒它,是以仇恨心盛盖过理智,便有此决定。

然而,这仇恨心再大,他也不得不遵守这世道的规矩,强者为大,这赵国明知人在你这里,你硬拖着不交的话又恐怕又会得罪赵国,这一得罪可不得了,赵国正缺一借口发兵呢,于是这又牵扯出另一件事情。

信上言明一句,关于楚境平陵县临越,两国互通互交之事顺理成章,这姒四因姒三被怀疑,你这楚国亦因包庇姒四而被怀疑上了呀。

于是楚陵君思前想后,最后经相国陈坚一怂恿,便决定剑走偏锋,干脆狠心地割掉平陵县出楚境,这一县片域老实说并不衔接于楚境版图,当时楚吞并中山国时,这里便有这么一旮瘩位置存在。

当初楚国上上上辈的楚武王乃一名军事人才,据他一分析这处位置于楚国可为盾可为据守之地,放着不管被敌人从后方突破,很容易便一路无阻杀到楚境,是以楚武王便赶紧派上一支心腹队伍长年驻守于此处。

然而百年转折,如今的楚陵王好大喜功,且自满得意,他觉得如今楚国国固家稳,亦不再需要这道防围线盾牌了,于是不多想,便命人取出楚国地图划出一条线,直接割掉。

这样一来,这楚境与越境之间便相隔甚远,便不再是所谓的“私相授受”,关于什么姒三公子潜入平陵县之类的事情,与他楚国无关。

这般掩耳盗铃之事,其实其它诸侯国亦做了不少,各国为了利益、生存亦是很拼的,可像楚陵王这般异想天开的……却甚少,然而这极品奇葩借口,赵国却接受了。

不仅接受了,还让他于周边邻国发出申明涵,让他言明此城早已不归属楚境了。

此时楚陵王便郁闷加生疑了,他还以为赵国会发怒,会气得直跳脚(所以说,他其实是故意的!拿一城去气人,也只有如此财大气粗的楚陵王才干得出来),然而赵国再来信时看起来却很高兴,于是这不高兴跟气得直跳脚之事,便由他给承包下来了。

然而事已至此,也是赶鸭子上架,不得不从了,于是,此事平陵县被“抛弃”的原委便是这样来的。

后卿望向被余晖辉成血红一片的天空,笑道:“先断其尾冀,令其首尾不相呼应,再斩龙首,岂非容易得多……”

楚陵王啊,你一心想要公子沧月死,认为其存在会毁你江山夺你王位,不惜借赵国之东风,于平陵县舍一城毁一人,可你却不知,公子沧月一死,你楚国之地,方如山中无虎驻守,迟早被狼豹撕碎瓜分。

戚冉非谋士,常言道“不谋万事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这说明,谋者脑中其曲曲弯弯足以绕地球几圈了,戚冉虽不蠢,却没有这么长的脑回路,是以亦没想到这样深。

他只好奇:“这枚‘棋子’为何人?”

后卿抚鼻想了想,又略感有趣,便破颜一笑:“某本只是稍微猜测了一下此人,后又被其荒诞行为所推翻,然二次得见这陈三……此姑子当真不凡,本欲让她一曲失了军心,却不料她倒是一曲便散了我军雄心,哈哈哈哈……如此一来,我倒对先前猜测又信了十有*了啊……”

见先生提其棋子一直以“此人”相称,对其名讳却避而不谈,他了然此事不会告知于他,便转向下一个问题,道:“先生当真事无矩细策无遗算,不知先生是如何得知这公子沧月一定会来平陵县城?”

谈起一此,后卿顿时略感惆怅啊:“为了令公子沧月从矩阳而出,卿不惜自编弱点令赤足者(乞丐)遍布矩阳坊市,以卿对其了解他定然会彻查一番,某再以莫高窟贼匪歹毒时常扰民劫掠为诱饵相钩,以其性子,定然会来此一趟……为了令其前往平陵县一趟,卿倒是毁了一隐藏多时的‘后备粮仓’啊。”

戚冉闻言心中大惊,后卿之智他已不需惊讶,他惊讶的是……他竟豢养一支无恶不作的狄戎贼匪来储粮?!

此人当真是……不折手段得可怕啊!戚冉眼中不经意掠过一丝忌惮与闪烁。

后卿瞥了他一眼,那如暖阳令人如沐春风的柔和一笑,却令戚冉看到死亡的阴影,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已经被他看透了全部心思,他当即躲避其视线,赶紧扯出一话题:“然此时城中兵力方不过三千,我等数万岂可惧之?”

后卿却摇头,颇有几分无奈地盯视他,道:“戚将军,这城中可远不止三军啊,你忘了啊……这城中可居住着上万的百姓啊,总之此城之中不确定的事情尚太多,明日且先敲山震虎。况且破卵何需用牛刃,等明日我等补给辎重车到齐了,再以铜捶兵与战车运载青铜盾围堵死平陵县城门,即便他们有能力可阻得一时破阵,城中无粮无食,不出几日亦可断其生路。”

戚冉眉眼一动,深感其言之有理,便颔首:“一切便依先生所言。”

的确,有一个名曰“棋子”的隐患存在,又加上有公子沧月一千沧月军将在此,这事的确不易过急。

这边商磋谈妥,而另一边,甫一下城楼,尚来不及返程衙丞居所,公子沧月突脚步一踉跄,便地喷出一口鲜血。

周围人顿时一惊,赶紧慌忙上前扶持。

“主公——”

“主上——”

公子沧月胸前此时早已晕染出一片血色,他经勋翟搀住一臂,便直接晕厥了过去。

孙鞅面色惨白,颤声慌忙四望,厉声道:“赶紧召集军医师!”

陈白起在混乱起始便被挤出圈子,她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只能够凭着内里对话猜测一二。

勋翟背起公子沧月快步送进衙丞居所,刚安置好,便见庞稽拖着一白须少发的干瘦军医师气喘吁吁赶来。

他们将主公扶上榻,将其衣物解开一看,见其胸膛处三条深深的爪痕,其皮开肉绽,白红交杂,其伤口处早已因早热天气腐烂发炎,沁着血水,边际红赤一片,一时触目惊心。

想来,这一路疾冲快赶,早地路上便绷开了伤口。

老军医师颤着两条快跑断了的腿,探目上前一看,便皱眉摇头(那时候的医疗水平可没有把脉,检查问医,只凭一医者的经验用药,以药敝之,是以生病伤寒的死亡率都十分高,更不遑受伤重症了)。

“得先刮其腐肉(不提消毒,没消毒水),再以伤药包扎,不过这样一来,公子必定会高烧晕迷数日……至于后续,则看公子的命数了,嗳——”

这长叹一声,其见多无奈,多沉痛,多——没确定性。

孙鞅变脸,下意识反驳:“不行,战事在即……”

“主公之伤,你当究竟该如何处置?!说出个章程来!”吴阿揪起老医师的衣襟,急迫于色逼视道。

“什么叫命数!你且医得不医得!”单虎亦满目痛色,怒吼道。

“莫吵了!”孙鞅看着公子沧月失了血色的面容,一时亦急白了脸,大声喝道:“军医师,你只道,此伤你有几分把握?”

军医师被一大群凶神恶煞的瞪视着,忍不住心底发慌,面皮颤抖,哆哆嗦嗦道:“吾……医术不佳,不敢托大……”

此言一出,众人皆如脑袋上响了一个炸雷,久久回不过神来。

此时房中已大空,只剩公子沧月一众心腹部将,终于陈白起得以靠近察视,这一眼,她瞳仁一缩,面容僵硬,沉默了神色。

这伤分明是当即被副本(三)熔岩机关兽王,她眸色沉黯下来,突然出声道:“伤……陈三来想办法的,望诸君且等一等。”

室内空气一片死寂,只因军医师一句话而陷入绝境,室内的空气再度活了过来,却因为陈白起一句。

实则,陈白起生命药剂已然用完了,它虽然能够瞬间令人恢复气血,但小型的生命药剂却不能够瞬间恢复人体表面外伤,若外伤不好,仍旧会持续掉血,而中型生命药剂会药效更好,能够令伤口很大程度愈合,但这种大面积的伤势依旧无法瞬间治好。

思前想后,想救他,现下唯有找一位医术高明的巫医前来了!

而那一位毫无疑问则是——相伯先生。

孙鞅最先反应过来:“陈三,你打算去找相伯先生?”

陈白起双唇抿紧,不作回应,只是朝众人郑重行之一礼。

“请容陈三一些时间,今夜必定赶回。”

无视众人怔愣错愕神态。

她说完,便利落转身就走,那飞洒而起的宽逸曳撒,令其纤骨似钢揉般,令人折服坚韧。

她脚步如飞,于院中随意挑选一马便翻身跨上,其优雅的身姿与利落乘骑之态,简直令后面追出来的勋翟与吴阿等人满脸震惊,一时都忘了追出来所谓何事。

只满心不信——此姑子竟有这如高超之骑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