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谋士,求医之路哪怕艰辛/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一路尘扬不绝,马后尘摧马直前,壮丽黄沙平原远望淡云烟,她如疾弹冲出关山,劳蹄便踏上莽莽一马平川的沙漠。

她冷凝着面容,眉尖耸动,脑中不住地回播着她临行前最后那一瞥——公子沧月躺在病榻之上,牡丹灩绝长安的绝美面容遍布枯败之色,色如金纸,哪怕昏迷中仍旧双手紧紧抓住身下的白色铺垫,手背青筋暴起,汗如雨下,原处伤口三条狰狞翻出红肉的伤口,血迹斑斑染浸了床单。

这年代尚没有止痛剂,更没有破伤风针,像这种程度对人体带来的伤害,除了靠有限的药物进行辅助治疗,基本全凭人的意志在强撑……

可人,又能强撑多久呢?

她抿紧双唇——他,为什么偏就这样地倔强!

她就没见过这样傻的人,都伤成了那样,却都不肯向人示弱一声!

陈白起眼眶微红,狠狠地闭上眼,她俯身令上身尽量紧贴马背,便劲攥紧缰线,以减少风的阻力,令马奔跑的速度更快些。

不过像这种高强度奋力奔跑,令初次骑马的陈白起感觉浑身上下就像散架了一下,苦不堪言,体力大量地消耗,双腿在下马时都开始控制不住抽筋,于是她不计代价给自己灌了几瓶体力剂,顺便给马也一并灌了,令其一直保持最佳状态,这样一来人马精神了,一路都持续着最佳的速度。

《庄子?秋水》曾写道:“骐、骥、骅、骝,一日而驰千里。”然而,世人绝对想不知道,有一日,一名叫陈三的女子能够仅凭一匹普通的代马,这样拼命地赶起路来基本也可达到一日千里不成问题。

终于,在暮色降临之前,她赶到了东侔地界,她将马套栓于山脚处,然后一刻不停歇,便一路狂攀上山。

夕阳落霞,湖面如染,圣阳湖一片金红,湖光跃金,湖波淡淡的如同叠锦,对岸远处一两星灯闪烁着,远望微山,只隐约辨出灰色的山影。

一派静谧祥和的景象,却因一人闯入而撞破了平静。

陈白起一身汗水浇衣,上山时不曾从容,衣袖与袍摆被刮破几处,双唇因脱水而皲裂,鬓角湿汗的缕缕秀发粘贴于面颊,似被人追撵的逃犯一般狼狈疲倦。

三、四个时辰的路程硬被她缩短了一半,这其中有多拼命有多辛苦,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得到。

她毋须破阵,直接疾步来到了相伯先生的茅屋篱笆院墙前,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变成什么样了,但她却仍旧秉持着该有的礼数,清了清音,方一揖行礼,于门外喊道:“相伯先生,陈三有事求见。”

这时,院内小童南烛正举着竹耙清理落叶堆,一听陈三的声音在墙外响起,先是难以置信地僵怔住,等过了一会儿又听到她喊“相伯先生,陈三有急事求见”时,方啪嗒一声扔掉竹耙,一脸惊慌地跑了出去。

这鬼姑子怎么来了?!

他本想一脸义正言辞地声斥她“我家先生才不会见你呢,速速滚去”时,但却在一把掀开木门,看到陈白起如今这副优雅尽失的模样,惊呆了一下。

“你……你……”

她、她、她、她……怎地将自己弄成如此狼狈凄惨的模样?

因她此时的仪态尽失的模样与小童记忆中那个常一身风流温婉的鬼姑子的模样相差甚大,一时竟直瞪瞪地看着她,无法反应。

“先生可在?”陈白起一见小童南烛,便上前抓住其一臂,紧声道。

小童南烛这才回过神来,本早已理直气壮准备好的台词,一触及其乌黑清冽的双眸时,一时心虚,想挣开她却又挣不开,遂眼神左右游离,就是不去看陈白起:“呃,先生、先生应该不在吧……”

刚说完,小童便懊恼地地想扇自己一巴掌,什么叫应该不在吧,不在便不在啊。

陈白起眼神如炬,岂能不知小童在与她说谎,她恭谨道了一句“失礼”,便放开他,错身而过。

小童连忙制止:“不、不行,你不能乱闯……”

陈白起倏地回头,双瞳黑白分明,眼底冷幽幽的冰雪水光,不染半分人气。

小童被唬得一哆嗦,似哭似傻,被她一计眼神给钉在原处,无法动弹。

陈白起径直挤身冲入了草堂,左右环顾一圈,却不见相伯先生的身影,眼睫飞快一转,便信步进入了内室,她似听到内里有声响,刚一掀开苇帘,但见内里烟雾淼淼,一室的烟熏香气,一半身*美男正浸于一木桶之中,散发沐浴,隔雾望去,似水墨画中那随意挥洒的一笔惊艳的风骨神秀。

听到动静,相伯转头一看,似为是小童南烛,却不料那身影窈窕而纤细,却是仅见过一面,却令其印象深刻的陈三时,相伯微讶,一双经水汽浸透的双眸似被误闯入仙境的驯鹿般纯净,怔怔地,呆呆地,似根本没有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

而陈白起哪会想到这么早相伯先生就在洗澡了,见自己莽撞一冲,竟撞破一男子洗澡,她脸部禁不住燥热了一下,便垂下头,连声致歉赶紧退出室外。

她背靠着苇帘,抚额冷静一会儿,便暗吁一口气,微哑着干涩的嗓音道:“相伯先生,陈三有紧要之事相求,请一定……相见一面。”

只听室里“哗啦”一声出水的声音,接着是一阵窸窣穿衣的声音,很快相伯先生湿着发掀帘而出,这时他显然已穿戴整齐地出来。

他一出来便令人眼前一亮,一身洗尽铅华呈素姿,依旧容颜争辉,肤似水一般清透柔和,细致乌黑的长发,温辘披于双肩之上,显现一种别样风采,略显柔美脆弱。

他身散发着一股淡淡温暖的杜衡气息,身如玉树,外襟未束紧松逸散开,上身纯白的里衣袒露一半,微微有些湿,薄薄的水气透过衬衣渗出来,那玉白的脸上显出了一种病态的苍白,却又无时不流露出仙雅淡泊的气质。

他那一双澄清而明亮的眼睛,一触及陈白起时,流露出一种柔和的关切之情,脸上有着迷人的笑,令人备感亲切,他面颊虽有些羞涩的晕红,但神色仍旧坦然,笑得温和。

“上次一见至今却如流水逝去,却不想陈三如期而至,想来能令陈三变色之事,倒亦少见,我们坐下再谈。”

陈白起看着他,深深行之一礼。

他引她返回草堂就入席就坐,这时小童赶来,几次张嘴欲言,却被相伯先生眼神止制,他不忿又憋屈地瞪了陈白起一眼,便去厨房酙茶了。

刚一落坐,陈白起便双掌叠地,额触掌背,一礼求之:“相伯先生,请随陈三下山一趟吧。”

相伯先生一愣,虽然心中早有猜想,却不料她会这样直接提出来。

他沉默了一会儿,清咳几声后,便抚胸似突然发病一般:“我……”

陈白起抬头,面色平静:“先生此病莫非叫一下山,便心绞痛症么?”

相伯先生“病痛”暂缓,他长睫扇动几下,似愧似讶道:“陈三……如何得知?”

陈白起面容倏地一黑:“先、生!此事十万火急!”她言下之意,请切勿再开玩笑了!

相伯先生被她识破,心中无奈,他视线躲闪:“这、这恐怕不行……相伯之躯……早已残破不堪……恐……”

他愁苦叹喟一声,似长限遗憾一般。

陈三早知这能够成为名士的人哪有这样简单,看似单纯,其实不过假象,但她也是此刻才知道,这人究竟有多滑,就像一条水中泥鳅,看似轻巧好抓,实则触之滑不溜手。

“一次,陈三只求先生这一次。”陈白起认真道。

相伯先生摇头,仍旧十分为难:“陈三啊……”

“陈三自知此事失礼,所谓君子相交淡如水,陈三确有无奈,不求其它,只求先生下山救治一人,其生命垂危,他一死,可关乎楚国社稷,他一活,可拯救一城百姓,他之命关乎着成千上百条命,此人,不该在此而死,不该在此而折。”陈白起伏跪的身姿笔直而线条优美,她昂头,声恳而力切,灼灼双目直视着相伯。

相伯先生揉了揉额际,犹豫片刻,却不再左右而言它,亦同样直面回视她,他面露苦笑:“陈三啊……这恐怕不行。”

陈白起袖摆下的双掌倏地攥紧,她面上心平气和地问道:“原因呢?先生如此坚持一定有原因吧。”

相伯先生掩唇清咳一声,清辉流淌的双眸垂下翳翳阴影,继而摇头。

陈白起再道:“陈三非强人所难,陈三猜测先生如此坚持不肯下山,定然有其理由,倘若此次下山一事,若关于先生生死,若关于先生大义,无论将产生任何一样过错或者代价,陈三起誓,愿一同替先生承担!”

相伯先生怔忡地看着她:“陈三……”

陈白起水光双睫掀起一道清丽优美的弧度,她双眸漆黑一片,似全部灵魂都浇注其中,焕发着一种比黑夜更深沉的吸引力:“所以……请先生务必出手相助。”

突然,她倾身朝前,一下抱住了相伯先生的盈盈柳枝般纤弱的腰身,相伯先生似触电一般挺直的腰杆,长睫颤动不已,他嘴角抽搐,面红耳赤,赶紧摆手道:“不行,这不行……”

色诱也不行啊……

但下一秒,他却被人拦腰给整个抱了起来,头脚朝下,他惊慌地瞠大眼珠子,直溜溜地盯着陈白起。

陈白起瞥了他一眼,沉声道:“得罪了。”

然后,她抱起他便朝外冲去,正面撞上路经奉茶而来的小童时,亦步不停歇。

“喂!喂!你……你要将我先生怎么样……喂!快住手……”

小童茶一摔,立即撒丫子追了上去。

可他人小腿短,哪里追得上陈白起的速度,所以没有一会儿便被遥遥地抛到身后。

陈白起将人给掳上山,牵出拴好的马,便将人朝马背上一抛,飞快地奔跑了起来。

小童在后面直追了好几里都追不上,只能抹泪大骂:“陈三,你这个鬼姑子,快将我先生还给我……呜呜……”

“先生不能下山的,他发过誓的……呜呜……”

“先生啊,我的先生怎么办啊……”

哭得快晕倒的小童突然忆起一件事情,令他哭声骤然停滞下来。

等等,先生之前让他提的那三个问题,她好像基本都能答上了,虽然最后一个问题,她答为其仆人上山求医,他为先生不值觉得并不满意,可指不定先生会感觉满意啊。

小童抹了抹泪,瘪着嘴思索——这样一来……她成为先生预定的……先生跟她下山好像也可以……不过……

不过……突然小童崩溃大哭了起来……呜呜……不要啊……这样一来……他好像感觉前途更无亮了啊……

——

关于这一切,陈白起都不知道,他将弱鸡的相伯先生掳上马后,觉得这样将他横跨硌于马背上颠簸奔跑会很不舒服,于是便将他调换了一个方向,面朝上,背朝下,从∩变成U。

扔上马前,担心他会掉了,可扔上马后,又不知道怎么弄得他才会舒服一些。

“相伯先生……”陈白起喊了一声。

见其没有反应,陈白起低头一看,赶紧将他提了起来,却见他睫如颤抖蝶翼,双唇抿得死紧,面色惨白。

陈白起心底一震,连忙吁一声勒马。

“相伯先生……你没事吧?”她担心道。

相伯先生眼睛嘘出一条缝隙,痛苦道:“某晕……晕马……”

晕马?陈白起一愣,她怎么没听过还有人会晕这个的!

不过一想到他那个武力值1的事,陈白起眉毛一抽,霎时好像对于他,再弱的事情都能够接受了。

不过这样晕下去,恐怕到了,也救不了人啊。

他本来体力值就低于平均水平值,可不能这样白白消耗掉了啊,目前她身上只剩最后一支体力剂了,这一路没有它,她估计没办法于子时前到达平陵城。

再说就算这一瓶给他也不顶事,她考虑了一下,目前已离开东侔地界,离平陵城还有几百公里,她干脆弃马,将相伯先生从马上驮于背上。

相伯先生感觉自己被陈白起驮在背上,那纤骨窄肩的柔弱身躯竟背一个大男人,他顿时大惊失色,羞窘交加。

“这……这不妥……”他挣扎着要下来。

“先生莫慌,只当陈三为驭下便是,陈三鲁莽掳了先生出门,必定会对你负责,不容你有任何闪失。”陈白起托住他的双腿,便跑了起来。

相伯先生挣扎不得,沉默半晌,方溢出一声:“你何苦……”

她如今的右臂十分有力,背着他在身并不算吃力,只是眼看着已然入夜,广垠的黄土之上一片漆黑,只余光顶星光闪烁,她心头不禁开始着急。

隐约听到远处山坡阵阵狼嗥,相伯先生脑袋朝陈白起耳畔靠了靠:“陈三,这、这夜里估计会有野兽……”

陈白起道:“先生莫怕,陈三应该能够打得过野兽。”

这么厉害啊……

相伯先生一听,稍微放松了一些,可抬眸朝前一看,广袤的大地一片黑暗,一种末知的恐惧油然而生,似乎将要前行的路被黑暗无限延长,再无到达的可能。

相伯先生又凑于她耳畔道:“陈三啊,这夜间路不明显,恐易迷路……”

陈三道:“先生莫怕,陈三早已将路线熟记于心。”

这么可靠啊……

相伯先生一听,又安心了不少,只是双臂仍旧紧紧搂于陈白起脖子。

“陈三啊,你当真要让某与你下山治人?”他放轻的声调,似夜间的萤火虫一般,柔亮而温暖。

陈白起脚步不停:“先生是要与陈三说代价吗?”

“嗳……”他叹了一声,白衣素带之中,宽袍大袖,一头青丝随性飞扬,却不再言语。

陈白起却继续道:“无论是什么,陈三都会陪着先生一起,是以……先生莫怕。”

相伯先生一怔,终于愁容微霁,匹秀无双的眼睛弯了一下,眉黛春山,只觉从末有过的一种温暖萦绕心头。

“陈三啊,可有名?”他温声道。

陈白起想了想,道:“尚末取,不过陈三会叫——白起。”

相伯先生好奇:“白起,白起……此名何解?”

“战神。”

噗——相伯先生埋于她颈间,声似清泉汀咚,低低浅浅地笑了起来。

陈白起抖了抖他的身躯,皱眉一瞬,感觉被轻视了。

“先生小看人?”

“非也,只是这战神早已被人夺下,莫非白起打算取而代之?”相伯先生忍笑而道。

好久没有被人喊“白起”了,一时陈白起竟觉得这个名字十分久违了,一转眼,原来她已来到战国将近三月有余,想想,时间当真过得很快啊。

这三个月,比以往过的三年还要刺激惊险,以致于她的“病”也仅只犯过一次。

“战神是谁?”陈白起偏头。

相伯先生道:“齐国公子紫皇。”

“齐国啊……”陈白起若有所思。

这齐国可比赵国更强大,自然跟楚国更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紫皇乃四公子之一,他作战勇敢,常为先驱,善用谋略,料敌决胜,治军严明,而为人亦相当谦让,常礼贤下士,有着”战神将军“的美名。”相伯先生道。

陈白起道:“公子沧月亦是四公子之一吧。”

“公子沧月确也是四公之一,被称为‘战鬼’,其谋略过人,曾平定楚国无主大乱,并且十九岁就当上了令尹,不过却被魏赵离间了楚陵王间的关系,被传功高盖主,导致薄落西阳……”

“不对,他不是薄落西阳,而是积薄而厚发!”陈白起断声道。

相伯先生侧目,心中雪亮:“你要救之人……是他?”

陈白起已经累得说不出话来,仅“嗯”了一声。

她感觉腿又开始抽筋了,这样负重奔跑体力消耗得太厉害,陈白起感觉胸口心脏处越压越紧,四周空气仿佛都开始变得稀薄,周围原来空旷的环境都变得仄窄起来,使朝朝她挤压过来。

“你没事吧……”

见她喘气声过大,而汗湿夹背,相伯先生担心地问道。

“没事……”陈白起摇了摇头,却洒下一大片汗水。

相伯先生蹙眉,用起袖子细心替她擦了擦额头:“还是让某下来吧,你会撑不住的。”

陈白起目视前方,毅然拒绝:“没事、事的,快、快到了……”

相伯先生叹息一声,沉默了下来。

就在陈白起双腿打绞,心脏负荷过重眼前发黑之际,突然听到脑中传来系统的声音:“你可以试着一边跑一边修炼太素脉诀。”

噫?是许久不曾召唤过她的系统智能君,老实说,好久没有听到他这冷冰冰的机械声音了。

“嗯,我试试。”她气喘如牛地应下。

她默默根据太素脉诀修炼法则运气一周,慢慢地,一股力量开始游走于疲倦而酸软的部分,渐渐她感觉沉重如铅的双腿终于轻缓了一些,她呼吸也较为正常了。

于是,她便孜孜不倦地开始一遍又一遍地复习太素脉诀,以求她能够在到达平陵城才倒下。

相伯先生隐约感觉陈白起哪里有些不同了,方才还脚步发软,东倒西歪地跑着,但很快却又振作了起来,她做了什么?

终于,长路迢迢的尽头,星火映照之下,其平陵城巍峨城楼轮廓隐约可见,眼看着马上就要到了!

陈白起深吸一口气,脚步加快,在城门口处,她仿佛看到人影绰绰,火光簇簇,一靠近,才发现原来是孙鞅、勋翟等人举着火把一直等候徘徊于城门前,当他们听到动静,举起火把朝前探时,但见陈白起背着一人徒步奔跑而来时,所有人都震惊了。

她此时的模样与离去时完全判若两人,一头柔顺青丝凌乱不堪,干净衣饰变成脏乱破损,面容苍白而疲倦,睫毛汗湿沾黏一团,嘴唇皲裂……那狼狈不堪的模样,令在场铁骨铮铮的爷们看了,眼眶都红了一圈。

他们无论如何想不到,她真的将人给请来了,而是比他们所有人预期的时间早了那么多。

更难以置信的是,她竟是将人给背了来!

一看到孙先生他们,陈白起顿时心底一放松,便膝盖一软,险些背着人一块儿扑倒,勋翟一惊,疾身冲跃上前搀扶住了她的双臂。

“陈三,你没事吧?”他大声喊道。

“快、快带相伯先生去……”她体力不支,语不成句地交待着。

“先生!”勋翟急红了眼,扭头朝后喊道。

孙鞅与单虎赶紧跑了来,他们一块儿将相伯先生搀扶下来,一面担忧又感激地看着陈白起,而勋翟则一把抱起了陈白起,朝众人吼道:“走!”

他们牵来一辆马车,让相伯先生先上车,接着孙先生跟单虎亦上车,而勋翟却抱着陈白起走在车侧,他低下头,一面心疼一面愤其不争地骂道:“你为甚要背人呢,马呢?你走时不是牵走了一匹马吗?!”

陈白起虚弱地扯了扯嘴角,没好气道:“他晕马……”

一句话,便道尽了一切酸辣苦楚啊。

勋翟顿时狠瞪马车,咬牙气骂道:“这相伯先生当真是纸糊的么,连马也晕!”他又看了一眼抱起来很轻,蜷缩成小小一团的陈白起,既感动又心酸,低声道:“陈三,这一趟……辛苦你了。”

他简直不敢想象,她是怎么将时间缩短到这种程度,还凭一小小纤弱的身躯背着人一路跑回来的。

这一路,她究竟是怎么样撑下来的啊!

他很想摸摸她耷拉着的小脑袋鼓励一下,可是却又不敢,怕主公知道了,会削他的皮。

勋翟吸了吸发酸的鼻子,郑重道:“主公如果知道陈三这样拼命为他,他一定……一定会醒过来的。”

听到他这话,陈白起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还记得之前在莫高窟的副本(三)内她说:为了博取公子的好感谋一职位,陈三亦是很拼命的。

当时他却笑着说:你的拼命,可完全用错地方了。

而这一次,如果他知道了,会不会也是这样对她说呢。

陈三抿唇轻轻地笑了一声,便将双眸一闭。

勋翟一看,惊道:“陈三!”

“没死呢,别喊那么大声……”她沙哑着声音嘀咕抱怨一声,却仍旧闭着眼睛:“我只是好累,想休息一下……”

“哦,那好。”勋翟哦哦了两声,然后尤不放心地叮嘱道:“你如果太累,也别一下睡太熟,等一会儿先饮些水才行。”

“不……我还不能睡……”她皱着眉,缓缓睁开眼,双眸布满了红血丝,显然为了撑着意识清醒,费了很大力气。

------题外话------

这章未修,先上传,静有事得先出去一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