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谋士,攻城前的不眠之夜/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行巷子一溜串火光蔓延进衙丞院落,院角与墙垣处重兵把守着,亦有巡兵查察,墙外一片阴翳漆黑,而院内却是一片子通亮。

马车一抵达,门宅前一伙急头转圈的人便跃趾、伸着灯笼朝前儿个探看,这一群人皆是沧月公子的亲信门客,相伯先生刚一下车,便被一群陌生将士围截于门前,他们一脸惊诧地将他从头到脚瞧个仔仔细细,生怕是认错人了。

毕竟哪怕他们主公怀着一颗葵藿之心上圣阳湖相请,相伯先生亦是二度拒绝出山,此时出乎他们意料之外,他却简衣披发,以一派随和洒脱之姿(大雾)扎扎实实地来了。

士之古怪倨傲,他们是了解的,学问大,本事大,脾气自然也小不了,且下定决心之事九头牛亦拉不回来,是以他们很好奇亦很惊讶,此趟那陈姑子究竟是凭何能耐将这位眼空四海的相伯先生请到而来。

想到此处,众人目光稍微游移马车内,除了吴阿、单虎下车,再无其它随落。

噫?这听闻独身匹马上东侔请人的陈三呢?他等怔目狐疑。

实则,勋翟抱着“功臣”陈白起在车后步健沉稳而行,尚不及车速之力。

而孙先生早已不耐,阴黑着面容,用力咳了一声,便挥了一把手,将人趋撵开来,一回头,客气又殷勤地将相伯先生迎进病榻前。

相伯先生于夜色中的面容经朦胧火光映照,发丝披散于肩轻狂疏离,然其眉目似远山轻黛镌刻下的一道浅墨,悠远秀逸而令人感觉虚渺不可触摸,其疏离与高山仰之离油然而生。

众人不敢怠慢,亦不敢对其大声喧哗奉承,一时皆讷讷瞟其面部以下其它部分,以示尊敬。

相伯先生内心很忧愁,此忧愁亦一并感染其眉目生肃,他被半请半就势而至于床榻,他随眸一扫,此刻室内窗、门一入,便皆被紧闭,似怕透一丝风气入内,东南西北点满了树型铜灯,簇燃的光芒哪怕黑夜亦将每一个角落照亮。

接着,他垂下眼帘,俯视着此时躺在床榻之上的公子沧月,他呼吸滞缓而沉重,颊颧处泛红,双唇更似涂朱砂般灼目,这种不健康的红却在一点一点地吞噬着他的生命,他此时领口处大大地敞开,露出大片肌理健美而白皙的胸膛肌肤,那上面触目惊心的三道狭长伤口皮开肉绽,中深而前后两端浅出,周围肌肉组织开始发炎肿红,分明已经病入膏肓。

室内里三层外三层杵于床榻旁,他们神色无一不担忧无一不紧张,一时看着主公那痛苦病容,一时看着相伯先生那默不作声沉吟的侧脸。

“先、先生,这吾家主公……伤势如何?”孙先生全身紧绷,嘴角都长燎泡子了,不敢声扰了先生察病,只得小心翼翼地轻声问道。

相伯先生感觉头有点晕眩,他皱紧眉头,脚步晃悠了一下,似受了很大刺激,一见孙先生相问,便抚眼摆袖,声细如蚊:“某、某晕血,人太多,还有感觉呼吸困难……”

孙先生一愣……晕,晕血?这是什么毛病?

他左右环顾,急得抹了一把汗水……这、这可怎么办啊?

他赶紧上前搀扶住他,快被这个“病弱”的相伯先生急哭了:“先生,您要坚持住……”他扭过头,气极败坏地朝着同样一群手足无措的人大声喊道:“尔等且先出去候着,莫一个个跟木桩子似地守在此处,令先生紧张!”

“诺……”其它人一惊,立即拱手作揖,懦懦地退出室内。

相伯先生又弱弱地补了一句:“这光太亮……”

孙先生立即反应,咬一咬牙,朝一旁婢子道:“赶紧熄灭一些灯……”

孙先生待一切都满足相伯先生的要求后,转身正欲询问病情时,却见相伯先生掖手垂睫,羽睫黑如漆,似乎在思考着一件什么重大的事情。

孙先生瞪大眼睛,屏住呼吸,一脸期待又紧张地看着他。

他猜,相伯先生一定在考虑该如何给主上用药。

过了半晌,却见相伯先生啪地一下拍额,因太过用力,不小心将自己给拍晕了,眼冒金星,他摇摇晃晃于原地打了几个圈,便轱辘一下跌坐于席上,然后,他扬声一抹颤颤巍巍的苍白笑容,虚弱歉意道:“方才某想起……这趟下山太急,施救药物却无一带于身,恐怕……”

孙先生伸手去扶的动作一滞,表情几近崩溃。

——什么?!什么叫“这趟下山太急,施救药物却无一带于身,恐怕……”他这话究竟几个意思?!

这时,被阖上门扉被人从外面推开,一股子燥风气息吹进室内,却见之前那名来给公子沧月就诊过的老军医师,此时提挎着一个箱笼子,一头是汗地匆忙走了进来:“先生要什么,老朽这都有。”

“即便他没有,这一整座平陵城,陈三相信总会寻到先生所需之物。”陈白起由勋翟搀扶着,从老军医师身后,一步一步踱了出来,她应当是梳洗过一遍了,秀发披散尤湿,一身月白色长衣乃儿郎深衣,宽大垂落的袖口银丝滚边,袖口繁细有着淡黄色花纹,如少年般身形姿态闲雅尚,如少女般桃杏之姿的少女瞳仁灵动似水晶珠一样。

“所以,先生。”她扬眉,秀逸眉峰余孤瘦雪霜,她嘴唇畔溢出的微笑加深:“请治人吧。”

乍闻陈白起出声,陈先生蓦然回头,盯着她时简直快要热泪盈眶了,他用着一种急切而灼热地眼神看着她——不行了,他完全搞不定这个长得弱气偏生又老奸巨滑的家伙的啊。陈三,主公的性命接下来就全靠你了!

相伯先生愣了一下,下意识地转开视线,揉眉挤出一声:“你怎么不先休息一下。”

陈白起让勋翟放开自己,便郑重地双手叠起,额触手背,深深一躬而下:“请先生先救治公子。”

相伯先生张了张嘴,眸色一变再变,倏地眯起一条缝,透着一种苦思的神情。

一见到陈白三,就如同孙先生与其它人看到相伯先生一样,他感到十分苦恼却又无奈得紧,拿对付别人那一套来应付她显然行不通,但太过激烈的手段他又不愿意对她施展,于是……委屈自己的结果,便是感觉心、肝、脾、肺、肾都挨着个一一纠结痛成了一团。

相伯先生心塞——自己这算是……遇到克星了吗?

——

到底,相伯先生还是拗不过陈白起,选择救人了,他让老军医师替他准备了各种所需药草物件,又令孙先生等人去烧水、开窗、烧火盆,并准备一套干净的衣服,而他需要安静的环境单独处理公子沧月的伤口,摒退左右之后,仅剩陈白起一人留着掌灯、打下手。

直到后半夜,房中忙碌的身影方停歇下来,相伯先生喊来人打了一盆清水,洗净手上血污后,便“噗通”一声栽头倒地不醒。

“先生!”陈白起一惊,停下替公子沧月包扎的动作,连忙上前查看。

相伯先生被陈白起吵得耳膜生痛,迷迷糊糊地睁眼,嘟囔道:“时间到了……”

陈白起覆耳于他嘴边一听,听他说时间到了,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当即面色一变:“什么时间到了?先生,难道你一下山便会……”

“睡……”他头一偏,便呼吸平畅地睡了过去。

陈白起那来不及兴起的悲痛瞬间便变成一脸傻滞,在确定他是真的睡着的时候,她仍心有余悸地泄愤揪起他的耳朵(轻轻地),无声地切齿吐槽——他是小学生吗?时间一到就必须上床睡觉!

不过……她转头看了一眼床榻上的公子沧月,此时他呼吸基本平稳了,伤口经过处理已大致不会再继续恶化下去,如今人也能够平静地睡下了,不得不言,相伯之医术确有扁鹊之风啊。

看着一左一右都睡下的男人,夜沉声静,她也觉得一直硬撑着的眼皮越来越重,最后实在受不了,便揉了揉痒肿的眼睑,一头趴倒在床边,下一秒便直接睡着了。

话说屋外的人等了又等,听见里面不见任何动静,犹豫了许久,终于做好思想准备,轻手轻脚推门而入,只见室内一片静谧,窗棂旁晚风轻松,叮铃琉璃相撞,夜色弥漫出一种至善至美的轻盈,浅薄的烛光融融撒落,如一张轻渺温柔的轻纱覆上,三张同样苍白疲倦、却紧挨着靠近而陷入沉睡的颜脸。

孙先生与勋翟等人一愣,不知为何此时他们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莽撞的闯入者,唯恐惊扰了这一室安宁,他们暗暗使了一眼神给对方,便垫着脚悄声退门而出,再轻轻阖上了门。

——

城中衙丞居室陈白起呼呼疲倦沉睡,另一边陈家堡秘密收到一封信函,一间无人所知的暗室之中,一人展开布帛信函仔细看完其内容后,难以置信再重阅一遍、一遍、又了遍,当确认信中内容无误后,当即愤怒地左右开弓将其撕破、掷地、踩揉,他痛恨凄声叫道:“楚国!——陈氏!——”

他抡起一拳重重地捶于冰冷厚墙之上,一双赤红的双眸,越睁越大,血丝密布,终于呜咽一声,溢出痛苦绝望的泪水:“忍耻贪生真可羞,忍耻贪生真、可、羞、啊……”

……他终究……还是被他最重视、最信任的人抛弃了……

——

平陵县内外城邑四城一同被深夜封锁,赵军兵临城下此消息于城县各乡不胫而走,整个城池之中居民皆惶惶不可终日,夜深而不眠。

因公子沧月重伤晕迷,因此明日对抗赵军上万人马攻城之事,便暂由孙先生主事。

孙先生亦是满腹愁绪,目前沧月军不过三千兵力,平陵城中主要干道与通信渠道皆被赵军堵截,想要与外通信求援基本无力施展。

思来想去,目前首要之事是必须与城中各方势力联和起来一块儿抗敌,于是,他早早派人分成几路,挨家挨巷敲罗打鼓地对目前情势喊话,势必将整个城中有志之士调动起来。

县尹与县丞早已离城,而县中只剩掌一乡之教化的三老阎叔,掌一乡狱讼和税收的啬夫支群,掌乡中捕盗的游徼牧品,里正缪林,地方世家,贵族分支、士庶族与部分乡绅商人,这些人多多少少手中皆有人手可抽。

因着孙先生此番宣而告之,将事态严峻皆付之传播开去,是以当地部分势力冒夜找上门来。

三老阎叔带着二孙四仆伇支着火把匆步而至,孙先生听闻消息,不带随从军士,独自一人早早便出门相迎。

阎叔苍老的面容沟沟壑壑,他努力睁大一双被眼皮耷拉遮掩的浑浊眼睛,一把抓住孙先生手臂,急声问道:“这、这究竟怎么一回事?这、这赵军何以会突然攻入平陵县啊!”

他手持着一根拄杖,边说边咄咄敲着地板,因力道过猛,险些摔倒仰后,所幸身后有两位孙儿搀扶着。

“阎叔莫急,事已至此还是好好地想想对策吧,关于此事,先前孙某已挨家挨户告之详情,想来诸位前来亦该有定断了。”孙先生沉重叹息道。

阎叔禁不住摇头,痛哭流涕:“作孽啊,老了老了却被自已的国家抛弃,我这一把老骨头还活着作甚啊……何不早早闭眼,便不会临死亦要落得个埋骨它乡的凄凉之境啊……”

时下人们都信奉鬼神,因此生固然可贵,死之后事亦会是一件重大之事,他们讲求入土为安。

孙先生亦默然一瞬。

这时,里正缪林亦携一众仆伇前来,一见孙先生便行揖问好,左右环顾不见公子沧月,便对公子沧月城前喷血之事信之*,他顿时心慌气短,急声道:“不知道公子与孙先生此来有多少兵马?”

“三千。”孙先生据实以告,再反问一句:“不知眼下城中有多少人马?”

随后赶来的啬夫支群朝孙先生拱了拱手,又与其余诸位拱了拱手,方道:“县丞与县尹走时曾带走了一千多兵力,如今四邑调令与城卫恐亦只有一千兵马。”

一千啊……

这还真是一个令人失望的数字啊。

“吾等虽兵力弱劣于赵军,然我平陵县高墙厚壁绵延何止千里,以逸待劳,且不怕他再凶横!”游缴牧品与一众乡绅同来,他一听赵军之事,便义愤填膺,怒不可遏。

孙先生朝他等一一点头示礼后,心道——他自然不需以战养战,拼命攻城,只需围困尔等个把月,城中粮绝食短,却可不费吹烟之力完成攻城之举,岂非更以逸待劳?

当然,这种大实话可不敢此刻拿来挤兑,孙先生朝诸位一一拱手,道:“此次攸关一县危机,是以还需诸位做个准备,拿出一个章程来,吾等一起朝一处使劲方可躲过此一劫啊。”

啬夫支群听了牧品与孙先生的话,捋须摇头:“区区四千兵力,何以抵挡这赵军数万狼虎之师,据闻此次领军之人乃戚冉,此人之名在场恐怕无人不知吧,面对如此强悍之举,私以为不如开城门,不作无谓反抗,反正城中早已空的空,绝的绝的……”他嗤笑一声:“只怕他等笑着入,却会败兴而归吧。”

“荒唐!吾等若当真敞开城门迎接敌军,岂非舍家弃国之举,你当戚冉如燕国之徒,破城皆为劫获物资,呵,你太小瞧他之野心了,他定然是准备将此县彻底摧毁,以灭我楚国之威风,此乃它日赵国灭楚之征途第一步!”阎叔听了支群的丧气话,顿时亦不哭了,直接吹胡子瞪眼。

其它人见两人争辨不休,偶尔插几句想法,但大多数都持保留态度。

孙先生知悉他们各有各的算盘,但他仍旧想劝一句:“别的不说,若此城一破,诸位不用说,楚不认,皆将沦为赵国之战犯流民,尔等岂可甘心于此!”

众人一听这话,亦想起了楚陵君一笔之下,已将平陵县彻底划出楚境,如今他们算什么?其它县郡分派而来人员尚还好,基本上家族氏姓与户籍仍旧存在,但平陵县本地世家却脸色一变,心中顿时愤愤不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