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谋士,我听见你来的声音/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事吾等回去尚需好好地商议一番,明日……明日再行回复。”啬夫支群“支唔”一声与左右咬耳交谈几句,不等孙先生挽留出声,便领着一伙结伴而来的乡绅艾艾告退撤去。

游缴牧品趁孙先生注意力于啬夫支群一伙人时,便与里正缪林暗中交递了一个眼神,呶呶嘴,摇了摇头,亦暂不表明态度,待支群离去,亦于黑夜之中虚掩表情摆手,一同请辞而去。

三老阎叔拄杖正欲张口,却被其两孙捏了一下手臂,他回头,见其孙皱遐示意,便满目疮痍,摇首颓废归去。

而平陵城中田、穆、吉三大二流世家基本以这几人唯马首是瞻,见一遇借兵借力之事一时半会儿商议不出什么良策,情势严峻,打探确定消息后,便亦匆匆随之离去。

孙先生一身青衣随风摆动,默浓长眉压下清眸之上,凝眸沉思于门前,檐角上几盏摇曳的灯笼,忽明忽暗的光线撒向他身,令其清隽修长身影似竹莠笔挺而削瘦,两旁执枪穿甲的士卒目不斜视,安静驻守,不敢声扰于他。

这时,勋翟一身银袍束冠、玉树临风从内绕出,他面冷萧冷地盯着那一群人于夜色中渐离渐远的背影,道:“先生,翟以为,此事有些不对劲。”

孙先生回头:“哦?讲讲。”

“按道理来言,不该如此。其一,翟曾私下听宅院(里户,周边常居人士),据闻这啬夫支群与这三老阎叔于县尹在任时,便早有间隙隔阂,公事一处,另两人儿女不知何故慕恋一块儿,便纠缠着两家的婚事,然三老不允便一直耽搁着不办。翟本以为两人既意见不统一,必有人退,便有人进,然……最后之事,按理不该这般不了了之。”勋翟眯了眯眼,口中古怪之处一直萦绕心头,却苦于无法用言语表达清晰。

“对了,而且这一伙人,翟于后方,多次见其暗中有着眼神与肢体交流,看起来……好像彼此之间有着某种特殊联系,此计翟于军中常用于秘密传递消息所用,绝不会看错,这些人分明抱团于一块儿,偏着表面又装作相互之间并无相干,此为何也?”勋翟看向孙先生。

“确有此感觉。”孙先生点头,他抬眉望向天空:“这平陵县看似崩析散沙,或许只为表面……”

勋翟亦一同望天:“先生,明日攻城之事可有……几分把握?”

“后卿行事歹毒而诡谲,不计手段,此番破城定然是与吾等恶战一场,莫存侥幸……”孙先生摇头长吁一声,又转向勋翟,暗中攥紧手中竹简:“而赵军倘若破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定然是杀吾等主公!”

庞稽一身黑魁胡袍从后方跨出:“不如我等先秘密运送主公出城……”

孙先生伸手阻了他的话,摇头:“此时出城岂非这般容易,鞅如今才明白,这一切皆是那鬼谷后卿早以设下的陷阱,想来,这赵国早已却楚地虎视眈眈,吞楚岂可不拔虎牙,而主公则是楚之利牙所在,他千方百计方有此番计算精准的围城之势,又怎会轻易让主公离去。”他顿了一下,又道:“如今这城中唯城墙力固而稳守,然兵力不足其一,粮草不足其二,戚冉亦赵国一猛将,征战无数,再加上一棘手至极的后卿,破局谈何容易啊。”

孙先生一番时局分析下来,四周烦躁躁的空气一下便静默了下来。

“对了,各方乡绅皆来打探消息,这陈家堡为何偏生没有动静?”庞稽左右扫视了孙先生与勋翟,奇怪道。

通俗而言,这陈家堡其实算得上这平陵县本土最大一股势力头头,虽然短短几年已被陈勃败毁了大半基业,但陈氏乃名流士族,于本地仍旧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别的不说,仅是陈家堡籍上佃户便有数千。

孙先生闻言,心中自有一番心思,他撇向勋翟,迟疑措辞道:“你且连夜去一趟陈家堡传信……言陈三此番因吾等主公而舍生忘死,再表明城中将有大祸,其它的……”

“先生!”勋翟喊一声,打断了他。

孙先生看着他,不明所以。

却见勋翟直视孙先生,拱手致一歉意后,便摇头道:“陈三之决断非吾等能够一言敝之,她可为主公舍自身利益,然陈家堡有其家人、亲属与忠仆,此事不该趁她晕迷之时谈论其它,因她而牵扯进陈家堡……”

说到这里,勋翟徒然动情,挚声灼灼道:“陈三此次为了主公……她是值得吾等的尊敬,是以吾等对待陈家堡亦必当成沧月军一般,堂堂正正地请求相助!”

孙先生闻言久久怔愣。

而庞稽亦诧然地看着勋翟。

孙先生见他如此,表情尴尬一瞬,继而失笑叹息一声:“你啊,我且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担心陈三久不归去,担心他们着急,方托你传信一趟,至于其它之事再行商议……你想到哪里去了。”

勋翟一听,见孙先生一脸无奈的模样不似作假,顿时闹了个满脸不自在,他忙拱手道:“先生莫怪,翟乃粗人,方才之话言过其实,然则翟想表达的是,陈家堡……”

“不急,不急,勋翟我从小看到你长大,岂非不知你为人,你啊,真诚地将陈三当作知已好友,方为其担心,为其家人着想,你说得对,此事不因借陈三为由与陈家堡开口。”孙先生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并不责怪,只道:“我会另派人上山相请的。”

语讫,便拢手转身入内。

庞稽与勋翟挤弄了一下眼睛,暗中竖起大拇指:“好小子,大义!”说完,便随先生而去。

——

天际微亮,陈白起在一阵阵腰酸背痛地睡来,凭昨日那奔命的架势,几近将这具娇贵躯体给折腾散架了,再加上入睡时那不得体顺畅的姿势,难怪被难为醒来。

她抻了抻腿,转头一看,却惊讶地发现自己不是趴在床头,而是躺在了床上,而相伯先生则被挪在她一臂之远的旁边躺睡着。

他为何亦会睡于床上?!

陈白起一下醒了,此时她蓦然发现,她一只手正紧紧拽住他的一条手臂,而他亦有一只手覆于她手背之上,两人像连体婴一样,手与手黏沾于一起。

她眨了眨眼,下意识松开手时,赶紧指骨关节僵硬生痛,想来定是长时间用力维持着同一个动作,才有这般晨僵的症状。

可,她为什么会一直抓着他不放?

她活动了一下关节,努力回想了一下,突然脑中浮现了一幕。

昨夜两人双双疲惫至极入睡之后,孙先生仔细让人将熟睡的相伯先生搬入厢房,那时,她好像迷迷糊糊间听到相伯先生呻吟挣扎的细蚊声响,便潜意识出手将相伯先生一条手臂紧紧攥住,再将其它人通通给推开,护犊地喊了一声:“不准动他!”

当时,别人什么反应,她当时睡糊涂了,脑子一片懵然,连眼皮都是半嘘半耷拉着的梦魇模样,是以并不清晰,但相伯先生好像挣了别人,便亦睡糊涂了顺势缠抱住了她,然后……然后……

哦,然后就变成现今醒来的这模样了……

陈白起嘴角一抽,大抵知道自己昨夜抽什么疯,只因她曾经承诺于相伯先生,自下山后绝对将他看护周到,不容其片刻闪失,是以他一离身,便心惊担颤,恨不得时时绑于身上以恻安全。

对了,她如今躺这床乃主公的病榻,那原本该睡着的……主公呢?

陈白起心中一紧,快揉了揉软楚酸麻的手脚,便支撑起身子跨过相伯先生,稍微整理一下衣服发髻,便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

此时估计寅时,炎夏日长夜短,天空虽不晴空万碧却亦不阴翳,晴透的浅薄光线透过绿釉翠新的树叶枝桠,撒落院内斑斑点点。

她一开门,便见一头长发披肩的公子沧月,披着一件宽袍敞襟大衣,无束无绑,阴靡的光线洒落他身影,只觉他笔昂而英挺,似矗立于天地之间永不折服的尊贵无字碑,他正站在院阶前,神色漠然而苍白,与一群沧月军将领谈话。

陈白起略感怔忡,昨夜他分明伤得如此之重,不过一夜,他却硬撑着起身去处理政事。

似听到身后传来的声响,讨论声逐渐安静了下来,公子沧月掖袖侧转过身来,眼神斜斜乜来。

陈白起见她已打扰了他们,便温温雅雅施福一礼。

孙先生等人见她如此,亦不如以往平常视之,而是都重视回之一礼,方躬身悄然地离去了,容他两人单独相处。

陈白起讶了一瞬,便恢复了常色,挪步靠近公子沧月。

而他则一直静伫不移,静候着她而来。

不过一日时光,她原本丰润红扑的小脸此时如昨日黄花一般,骨伶儿般凋零憔悴,眼底黑青,另外,她以往行事如优雅行走的格桑花般,行云流水步伐摇曳生风,此时却步履怪异而拘禁,那时而摇晃嘎止的走路方式,意味着她此刻身体处于一种极度难受的状态……

公子沧月眸色转深,想起先前勋翟一副动容与他说的事情,他只觉心中似翻江倒海一般揪痛起来。

他无法形容当他刚听到别人提起陈三如何将相伯先生请来救治他的详细过程,只因当时他的脑袋已懵炸开来。

他心潮腾涌,就像平如镜的湖泊泛起层层的微波,从未有过的一种想法,只觉有此人相伴一路,定然不会再孤寂独行,定将一路花开满地,绿树成荫。

陈白起一路蹒跚地走近他,因他身量过高,须得仰头而视,她不放心地询问道:“你的伤口刚……”

公子沧月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只待她一靠近,像早已织好网等待猎物跌入的猎人,眼底似蓄了一团火焰,那双眼睛火似的烫人。

他突然伸手,在陈白起愕然瞠目时,一把掐往她的下颌朝上抬,接着俯下脸,眉毛斜长入鬓,眼梢动人地向后扬起,射出一种摄人心神的晶莹光彩。

“陈三……”他低声轻语,一声磁性而温柔的轻喃,似要融腻化了人的耳朵。

埃?陈白起似摸不着要领地眨了一下眼睛。

他的脸压得很低,鼻尖相触,彼此呼吸交融,羽毛般的轻触落在她面容,他温热的手指划过她的嘴唇,他眼睛里闪着一种灼灼的摄人光芒……

下一秒,不容她的拒绝,他清雅冷香的气息已悄然贴上她的双唇。

那一刻,他似乎听见了花开的声音……

系统:公子沧月对你好感度+10

系统:公子沧月对你亲密度+10

------题外话------

静今天临事被召唤有事,所以更新晚了一点,请美妞们见谅介个,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