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谋士,红杏出墙的万不要/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虽顶着一张十三、四岁的嫩皮,然实则灵魂亦顶顶的足岁年华了,还曾混迹过M国这种性开放的国家,像这种被人贴着嘴唇亲了一下,说到底本不该显得多大惊小怪。

但是……但是,陈白起在心中打一咯噔,满嘴发苦,他并不是她以往可以游戏人间的轻浮对象,而是她倾囊一切为之辅助制霸天下的主公啊。

他可以有爱慕心恋之人,可以有成婚联姻的对象,可以有不顾一切悲伤欢喜的人,但那人……都不该亦不能是她。

陈白起暗吸一口气,被嘬贴湿濡的双唇轻轻地颤了一下,像不堪承露的娇嫩花瓣。

公子沧月一双魅长而深邃的瞳仁不见馄饨之色,一直却贪婪而深情地盯着她,像要将她的灵魂给吞噬入内,他的一只不算粗壮却结实力量的手臂勒紧她的纤细腰杆,像折断一般令她拱起上身,再用力一分。

“咔哒!”,这时台阶上突然传来门扉被人推开的声音,陈白起睫毛根根竖起,还来不及反应,公子沧月呼吸一滞,却从一个氤氲朦胧的粉色梦境之中被人遽然震醒,眼底稍余温存旖旎之色,般同受惊一般,猛地一把推开了陈白起。

陈白起踉跄后退两步,方稳住身形,遂略愕地盯着他——

公子沧月此时双唇如涂了朱砂般殷红殷红,见陈白起被亲热后,不见丝毫女子该有的羞涩躲闪,反而一脸直愣愣地瞅着他,他顿时只觉一颗心火热得难受,唇染之红色如大火燎原一般迅速从脖颈染满了整张风华绝代的玉脸,似火云燃烧,在慌不择路之际,他干出了一件十足幼稚而羞愤的事情——直接,伸一掌弧,严严实实地遮住了她那一双晶亮而桃瓣勾人的眼睛。

蠢毙了,这分明是掩耳盗铃!

“别看……”

耳边淡淡的熏风带着一股子令人燥动的热气,陈白起只觉眼前一黑,想伸手将他的手给抻开,偏生因先前一事心中沉澱着,手指像粘成一团的面糊动弹不得,只得面上动一动,一时不知该笑还是该怒。

她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般荤素不忌后,偏还自个儿羞得生气的人,他是气他自己,还是气她呢?

“将军啊,你的伤刚剔了腐肉,虽某以精药调好又给你服了调气和血之物,但半日仍旧勉强,你还需好好地静养一段日子,否则旧伤再次撕裂,岂不是糟蹋了。”

门前,杨柳依依,相伯先生跨门而出,平和的声音随风而送,或许是因为刚睡醒的缘故,平日里揉面团般和善的声音夹生上一种难以言喻的沙哑淡漠。

公子沧月也就只有遇到陈白起的事情方乱了阵脚,其它人于他心上不过一掠而过便能够恢复冷静下来,即便是那宿敌后卿,他亦有办法把持住自己不被其撩动,按部就班,偏这世上突然多了一个叫陈三之人出现在他面前……

一时情不自禁,倒叫人看了笑话。

公子沧月眉睫一掀,面上像冰雪舐舔了一遍,迅速冷清下来,他转眸看向台阶之上,此时相伯先生面容神色因着房檐与树柳吹拂而动阴影而显得莫棱两可,然那优美身姿却似晨曦染出一种透明而飘飘欲仙的感觉。

他放开了陈白起的眼睛,正身朝着相伯先生恭敬付拜一礼,不敢托大:“相伯先生冒夜赶来,此次……月先谢先生救命之恩,日后,月定然会重礼报答。”

“礼不礼的,倒显俗气了,况且此恩,算不得因你而全,切莫上心。”相伯先生得体摇头,当他不“作病”时,那得天独厚的脸庞与气质十足唬得别人只敢作揖儿垂眉顺眼,不敢有丝毫冒犯的。

什么叫“算不得因你而全”,他之恩公子沧月自知非全因他,但这意思倒也不值得他刻意挑摘出来,这是意有所指,亦或是……

公子沧月正欲回声,却见相伯先生突然身形晃摆一下,便一手扶于一柱,突地遮掩咳嗽了起来。

相伯先生因着阔袖掩面以全得体,瞧不清面色,但那袖下的身躯抖动得厉害,也像是一场夜雨袭来,起先是重点,中间急切密砸着,最后咳得紧了,他却拿眼神瞟了于一旁驻目探望的陈白起一眼,便再继续使劲地咳嗽,身似风中落叶,瑟瑟发颤。

因着这一眼,正准备上前关怀的公子沧月脚步一滞,他眼疑古怪地盯着相伯先生,使劲回味几响,只觉胸口处原本疼痛的伤,却转化成胸腔内的窒闷了。

陈白起疾步上阶,一手捥住他的屈肘,一手轻拍其背:“先生,可是昨夜受凉了,怎恁地咳得凶?”

相伯先生面皮薄,见陈白起凑近忙退一步,怕病气传染给她又担心咳嗽的模样不雅,忙以手掩嘴,使劲摇了摇头,偏生这一摇,摇得狠了,只觉脑袋一下晕眩得冒金星,于是脚步一飘软,便不受控制地倒靠在了她的肩背上。

这时,也顾不得其它了,他拽着陈白起衣角一处,气若游丝般自怜自艾:“白起,我这身体估计快不行了,今儿个一早起,便觉手啊脚啊似不长在身上一般,又酸又痛,还一抽一抽地,过会儿便麻了,刚一落床,这额际突突地涨着痛,一开门时,瞧见外面……又心慌气短,憋闷得紧……”

陈白起原先听得肉跳,但等细细将他的话听完后,却有些哭笑不得:“先生啊,你这不是病,而是昨夜熬夜一宿给累的,估计因起床得急,才头晕目眩,这般静静地站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额滴相伯先生啊,你不是神医么,为甚因这么点儿常识性问题都能吓破胆儿了呢?

相伯先生闻言,似不信,他拿眼扫她:“你呢?白起不累吗?为何起得如此早,又精神得紧?”

娇气又弱鸡的相伯先生无法理解,这世上其实有一种叫作体质血脉天生占优势的人,别人死活睡上一日,也抵不过这种人需睡一个时辰来得精神。

陈白起也觉得相伯先生的体质属于先天太差,再加上常年“卧榻养病”,便是越养越差,恶性循环,到底还是需要给他想想办法调整一下生活规律与作息,否则他先前提及的二十五岁宿命论,倒怕真给灵验了。

“先生别胡思乱想了,你且多加休息,陈三还得赶回陈家堡一趟,一路快马加鞭定然午时之前归来。”因着平陵县即将打仗,东侔亦唯恐遭受战火,是以陈白起不打算即刻将他送返圣阳湖,至少得等环境安全些再说。

相伯先生已猜到她要走,只道:“我与你一道……”

“先生,你晕马。”陈白起小声提醒。

本想拿着眼神揶揄他,但到底不敢造次,这神人虽某些方面有瑕疵,但人有本事,可不敢将人给使劲挤兑急了。

相伯先生这人说面皮薄也薄,可大多数性子又比谁都稳得住,歪理又多,他慢条斯理道:“既然你不得空,那我便自行乘车返东侔吧。”

陈白起黑线,这是指定她不敢了。

主公被人干晾在一旁许久,见两人谈得都快忘了他,按说先前是面热此刻已转为面冷了,他朝陈白起鼻嗤一声,正准备拂袖大步跨前,便觉胸前伤处一阵抽痛,便抚胸闷哼一声,微微佝偻下身躯。

陈白起听见了,倏地回头:“公子,小心伤……”

公子沧月痛得额头冒出一大串汗珠子,他面色惨白,待痛意稍缓时,他瞟了她一眼,眼底怨怼不容忽略,但转瞬又垂下浓密的眼睫:“陈三,你来扶我。”

他朝她冷不丁伸出一手,等着她前来搀扶。

陈白起自然是要去的。

“看来该是伤口扯到了,陈三小人力薄,将军不妨还是喊属下来扶吧。”相伯先生眉宇羽翎柔弱,看似惊慌、关怀备加地看着公子沧月,可身与手却不离陈白起之身。

公子沧月听了此话,面上虽隐忍不作声,权当给他面子,但手却仍旧不肯放落,只杵在空中等着。

陈白起倒是从两人行为举止咂巴出点儿味,她看了一眼周身“毛病”的相伯先生,又斜了一边等着她麻溜过去的公子沧月,突地“扑哧”一声当场笑了起来。

这一笑,完全出乎意料,亦不在所有人期待的范围内。

相伯先生懵懂不解,轻喊了一声:“白……”

公子沧月到底没坚持多久,他见自个满腹冤屈,她却笑得幸灾乐祸,顿时不满地沉声申斥:“你笑什么?”

陈白起清丽脆生的笑声不停,笑得眉眼生花,她再看了一眼公子沧月,亦看了一眼下山后仍旧好端端地站在那里的相伯先生,只觉胸口好似某种沉重枷锁解除掉了,笑意满满从胸腔处溢出来了。

“总觉得,能够这样一睁眼醒来,便看到你们可以这样精神安好地与我说话,陈三便觉得很是开怀。”

她的话是那样地质朴、那样地真诚与幸庆,是以令相伯先生与公子沧月都傻呆了一下,方反应过来。

接着,似受她的感染,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皆忍不住与她一同笑了。

他们不知(或者假装不知)在院拱门外,勋翟、孙先生等人并未离开,而是偷偷摸摸守候一旁,见此亦捂嘴地笑了。

“嘿呀!好可惜!主公好不容易才亲,偏生被这相伯先生给搅和了!”单虎挠着脑袋。

“不知道为何,翟每次见陈三与主公在一块儿,便会觉得真好。”勋翟笑着拍了一下单虎的脑袋。

孙先生抚须一笑,亦随之附和感叹道:“是啊,主公……嗳,一直被重担压于身上,确也好久不曾这样畅快地大笑过了,这次倒多亏了陈三啊。”

“可惜好好的两人准备互衷情肠一下,偏生又多了一个……”吴阿撇嘴,不满地瞪着那个相伯先生。

“对了,孙先生。这相伯先生不是曾言与这鬼谷后卿乃师兄弟,此次攻城之事,何不邀请相伯先生出手?”勋翟激动道。

孙先生闻言却沉吟片刻,话虽这样说,但是……抬眸看向庭中三人。

“与求医一事不同,哪里这次陈三与我等再苦相求,他既未择主公为主,则绝对不会为吾等出山的,此乃士之名节,不可谓不守之。不过,他亦不能出手,先前我曾详细查过一些关于鬼谷子这一门派的相关记载书籍,据闻每一任的鬼谷子一生只会收两名徒儿,这两徒因材施教一起学习一起生活,然而自出师一刻起,便再无兄弟情宜只剩地位之争,只因唯有一方胜者才能出任新一任的鬼谷子。”

“我想,若让那鬼谷后卿知道相伯先生隐居于城中之事,估计事态会变得更加难以收拾了。”

勋翟沉下神色:“原来如此。”

吴阿诧舌:“这鬼谷派的规矩还真是奇怪又残忍啊。”

——

趁着天色尚早,陈白起便与马牧房借了一匹好马,不予任何人相送,独自赶回了陈家堡一趟。此番戚冉与后卿攻城,别人或许不清楚,她却知道,这其中定然也有姒姜与那一份鲁班机械图、还有对她之怒的缘故。

快马一个时辰左右便可抵达陈家堡,这时陈家堡内外并没有劳作建筑,陈白起一下马,便发现堡外临时搭着许多窝棚与草房,看数量想必住着许多人。

塔楼早已兴建好了,上面驻着人,这人乃坞堡家生子,他远远瞧着陈白起牵着一马沿着山径而来,便赶紧吩咐仆伇开门,而草棚茅屋内居住着的临时雇工听到声响,皆赤膀睡意腥松地探头探脑。

他们大多数都不识得陈白起长什么模样,但见清早一女郎牵一骏马而来,只觉好奇跟惊讶。

一仆伇远远迎上,赶紧递上抹巾替她掸了掸一身灰,清理一番后,便一阵嘘寒问暖,殷勤得紧,其余的人则奔走相告,通知下去。

陈白起始终含笑怡然,她瞩目四望观察,此时堡内已被翻作大新,处处透着陌生却又熟悉的感觉,在被迎进中堂时,但见巨扛着一根巨木,急冲冲地赶来,他一看到陈白起便呆怔住了,连肩上扛着的圆木咕噜一下砸在地上滚远都不知道,只惊得仆伇一阵鸡飞狗跳。

见巨一直傻傻地盯着她不说话,好像不认识她一样,陈白起抿唇一笑。

知道他这个性子是越激动便越缄默,她不等他来了,主动走上前拍了拍他黑黝的手臂,仰头讶道:“巨,几日不见你好像又长高了啊。”

巨像被陈白起解穴一样,整个呆样终于动了,他使劲点头,咧开一嘴白牙,朝着她憨憨一笑。

“女郎,你回来啦。”

陈白起笑着颔首:“嗯。”

这时从中堂侧廊远远地,姬韫与姒姜亦一道赶了过来,听仆人传报她独自一人回来了,两人连忙放下手头上的全部工作,一前一后,却几乎是同时到达。

姬韫:“娇娘——”

姒姜:“陈三——”

陈白起转头,看到他们来了亦是十分高兴:“姐夫,姜,这几日辛苦你们了,我刚才看过了,一切都井然有序,不过几日功夫便有这种效率,可见你们有多用心。”

姬韫刚才赶得有些急了,气还堵在胸口处,暂不得说话,便摇头含笑。

他仔细打量她一番,瘦了,亦黑了,模样离走时也憔悴了许多,不过精神好了,此时换了一身月白少衣袍装,整个人也像焕发着一种与以往不同的光彩,倒叫人更加耐看了。

“陈三,我、我听说赵军来了,这是不是真的?!”姒姜却不在乎这个,他紧紧地盯着陈白起的眼睛,神色严肃。

自从听闻这个消息后,他一夜辗转末睡,总想着这一次他怕是连累惨陈白起与陈家堡了,若赵军真为他而来,估计哪怕再十个他将自己陪给陈白起也弥补不了。

果然他不该贪一时安逸与平稳,早就该离去的!

如今的平陵县因为赵国犯兵之故,已被楚陵王从楚境中给一笔剔除了,若一朝城破则相当于国亡啊。

“且先入内再说吧,人多口杂。”姬韫左右一顾,提醒道。

陈白起暂不与姒姜先搭话,她见他们都一涌而出来接她,却不见一向视她如珠如宝的陈父赶来,于是问姬韫:“父亲呢?”

姬韫一滞,眼神略微闪烁,久久不语。

其它人一时亦不好回话。

“他在哪里?”陈白起蹙眉,追问道。

姬韫知道这事瞒不住,只得无奈地告诉她:“自从知道平陵县被楚国割据后,他便一直将自己反锁在陈氏祠堂内,谁也不见,谁也不理。”

陈白起将马缰递给巨,道:“我先去看看他。”临走前,她看向姒姜,严厉地警告了一句:“你别逃,这事还有圜转的余地,我既说了收容于你并签了契约,便绝不会食言而肥,你且信我一次。”

姒姜一直低靡而委顿的面容傻怔了一下,接着莫名眼眶一红:“陈三,你煞有其事说这么一番话还真感动到我了,我估摸着光当你的下人你还是亏了些,干脆我一并连你房里人都当了吧。”

所谓“房里人”,只有男人才有这一说,女人哪需要什么房里人。

“你长得这么美,我才不要,万一哪一天你红杏出墙了,我才真亏。”陈白起顿时失笑。

姒姜一双风情万种的双眸瞪圆,似难以置信地指着自己鼻尖,喷道:“我这么美你都不要,你还真傻。再说我安守本份的紧,出墙是你们娘儿们才干的事,我才不会呢。”

“这可说不准,你啊心思多得很,我果然还是喜欢模样老实本份的,你阿则免了,爱祸害谁便祸害谁去。”陈白起嫌弃地朝他摆摆手,便拎着衣袍朝祠堂快步走了。

姒姜见陈白起不要他,顿时愤愤不懑地朝旁边姬韫发作:“姐夫,陈三恁地无眼光,你说我这花容月貌入赘陈家一事怎么样,如你一般?”

姬韫闻言,亦不知是不是被入赘一词刺激到了,面皮一僵,斜乜了他一眼,道:“入赘凭你还不够资格,若拿人的容貌来分三六九等,你这种烟视媚行的,实乃下下等。还有,我不是你姐夫!”

言罢,十分干净利落地走了。

姒姜完全傻眼了。

他这种,才捞得个下下等?!太埋汰人了吧?

这平时看起来温温吞吞的好好先生,这冷不楞丁地毒舌一回,简直是不得了了。

眼下,见人都逐渐走光了,只剩下牵着马的巨与被埋汰得脸色不豫的姒姜,他抬起一双水色魅眸瞄了一下巨,巨亦高大个地俯视着他,只是那一对黑瞅瞅的招子不太友善就对了。

“傻大个,你别瞪我,再瞪你也比不得我好看,这陈三啊,绝对喜欢我比你多得多。”姒姜十分厚颜无耻地朝他眨了一下眼睛,便一跑了之。

巨自然不会去追他,他将马绑好后,便嗅着陈白起离去的方向,一路追撵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