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谋士,你的婚配老大难了/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氏祠堂乃一个三进五开间,大门绘有彩绘门神,其后左右建有两碑亭,立碑碣于其中。

再进是灵仪门,上悬陈氏祖辈提笔的匾额,穿过灵仪门即为宽大的天井,天井当中是甬道,两旁各有庑廊,两庑廊阶前临天井池处均有雕刻精美的石雕栏板。

甬道尽头为露台,登露台便进入第二进大厅,大厅名“善厅”,享堂悬有巨大匾额,此时厅门紧闭。

陈白起上露台,于门扉上敲了三下,低声贴于门缝间唤了一声“父亲”,却久久不得人应。

她透过细长窄隘的门隙,仿佛可见森厅内门窗紧闭不透一丝光线,却因寝殿供奉祖先神位的所在两盏树灯长明熠熠,是以可窥模出一道身影正跪于一蒲团之上。

陈白起信手一推,却发现并未从内反锁,是以很轻松地便推开了门,因着这极静的环境门旮一声‘吱呀”拖长,显得异常刺割耳膜,然厅中跪着的人却没有反应。

她掖着双手缄默地重新阖上门,轻步移至他身旁,恭敬地于香坛旁取香祭拜后,也撩袍与他一同跪下。

两人一同跪着,面朝着同一个方向,静默了一会儿,陈白起似难受地轻唤一声:“父亲。”

陈孛没有作声,寡容呆目像石塑一般,整个人仿佛没了声息。

陈白起眉目清润似那精雕细琢的玉佛,不悲不喜,却圆润自滑:“父亲,岁月荏苒,你说我们从都城丹阳到这平陵县已有多少时日了?”

她舌尖一溜,便起了一个不咸不淡的话题。

自然,陈孛依旧没有回声,不过陈白起似亦不需要他的回答,开始了自问自答。

“应当快四年了吧,阿姆逝世四年,又累过四年。娇娘尤记得在离开丹阳城的那日,天空正飘着雪,街巷都静无人烟,娇娘正捧着一个哑嬷嬷送的红鸡蛋,说是备不齐父亲在路上给粗心忘了给娇娘过生,嬷嬷便提前给娇娘过十岁生辰,她说一个红鸡蛋便代表这一岁红红火火地顺利滚了过去,无病无灾……“

陈白起述说的语气很轻、很柔,像是随着记忆而回到了那个童年蹉跎无知的时候:“我们走的时候,除了一驭夫,一牛车,便只剩我们父女与几箱物件,姨娘们跟姐姐都是不愿意离开地,便都拾叨好打发回娘家躲着不见人,其它人亦不愿意来送我们这一对落魄遭宗家趋撵的父女,想来那时年少不知孤独与白眼为何处,如今回想起来倒识懂个全面了……“

“那时候好像只有十二弟与嫣妹妹不顾二叔二婶的责备,硬是抓着从宗祠道法供奉的破灾娃娃来送我们,一边哭一边将那被香烟熏得黑黑的小布偶娃娃要递给我,我不接,他们便趴在车橼上使劲地嚎,跟吊嗓子似的,眼瞅着我被烦得翻白眼,接受下来,他们才咧开嘴傻呼呼地笑了。两人那张小小的嘴,牙都没长齐,偏生爱跟着大人学喊着:敬神驱鬼,消邪去灾,安安乐乐,敬神驱鬼,消邪去灾,安安乐乐,小姐姐一路平安,小姐姐一定要来信啊……”

“那个时候……我也笑了,但突然又觉得很难过,也觉得很害怕,小孩子估计也不太懂真正害怕是什么,我只是觉得那一刻我好像从此会失去这一对兄弟姐妹,会失去每年生辰都给我煮一颗红鸡蛋的哑嬷嬷,也会失去那个家对阿姆的全部回忆,于是,我便哭着质问父亲——父亲,我们为什么要离开家,别人都不走,为什么偏偏是我们要离去,我们这一趟,到底是要去哪里?”

说到这里,陈白起转过了头,盯注着陈孛,哽咽而苦笑的声音放得十分低、轻:“父亲,你还记得,你当时是怎样对娇娘说的吗?”

陈孛一震,像僵硬的木头桩子突然活了过来,他偏过头,正好撞入她的晶莹闪烁的眼睛,张了张嘴,颤抖破泣的声音支离破碎:“我……我们离开,是为了保护家,总有一日,我们、们会堂堂正正地回来。“

陈白起道:“你说……我们离开,是为了保护家,总有一日,我们会堂堂正正地回来。”

一句话,他们几乎是同一时间说了出来。

陈孛像是被她的话捊出了心中全部的沉痛,终于绷不住,呜咽地一声大哭了起来:“娇娘,为父无能啊,不仅因一时懦弱害了自己,亦害了你,害了你阿姆啊……“

她知道他在说什么。

陈白起伸臂将他掩面痛哭的颤抖身躯抱住,他很瘦,哪怕食得好玩得纨绔,但这么多年来,却一点肉都不曾长过,这一把就跟抱一皮包骷髅似的,她心底微揪,轻轻一拍着他的背:“娇娘不恨父亲的,亦从不曾怪过,阿姆也是,否则便不会临死前还叮嘱我说,你啊是你父亲的小棉袄,可得加紧个暖着他,不要让他冷着自个儿了……娇娘一直不曾忘记过的,你说我们离开是为了保护家,我知道你当时说的是那个陈家,可如今父亲,你还初衷不变吗?”

“为父已死心了,以后……以后……我只有娇娘,只有我陈家堡这个家了,但是……但是为父可能什么都给不了娇娘了,连婚事,连你的婚事……”陈父简直泣不成声,声声皆伤断肠了。

陈白起可不想他这样哭得伤了身,便扶起他的肩膀,令他不得不抬头看着她,这样一来,陈父因顾及于自个孩子面前痛哭流涕的模样太寒碜,便收敛了几分,他抽了抽鼻子,眼眶通红,鼻尖酸红,一把年纪瞧着怪可怜的。

“父亲,你看看娇娘,娇娘已经长大了,你不是一直跟我说……”

她顿了一下,故意板起脸,装着粗声音,模范陈父当时的模样,道:“父亲的娇娇儿啊,你赶紧长大吧,再不长大,父亲就老了,到时候怕再不能给你辫发选衣,爹爹还要给你找这世上威武高大的儿郎,到时候父亲哪怕再老,也定然要与他决斗,倘若他连为父都打不过,如何敢来求娶我漂亮的娇娇儿,到时候为父将他打哭了,你可不能心疼,你得一直最稀罕为父……”

陈父听着听着,想到从前他抱着短小短脚的小娇娘哄着亲着的时候,心中的酸痛稍减缓一些,忍不住扑哧一声,却是被她逗得破涕而笑,但笑不过三秒,却又感伤地哭了起来:“娇娇儿,你会一直是为父的娇娇儿吗?”

陈白起表情一滞,心底却因为他这一句,却泛起了千层巨浪。

……只怕早已不是了。

见陈白起久久不说话,陈父一颤,抽噎地惶恐道:“娇娇儿,父、父亲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我……”陈白起哑了一瞬,忙收拾起不自然的神色,温声道:“没有,父亲,你还记得我小时候你常给我唱的那一道歌瑶吗?我还记得呢,我唱给你听吧,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沧浪之水……”

她反复而失神地低婉唱哼着,陈父安静地听着,眼神迷离飘远,逐渐也平静了下来。

如今他什么都没有了,国没有,家没有,他只剩下娇娇儿这一根独苗了,他倏在挺直背脊,红着一双雨打琵琶的杏眸,突然道:“娇娘,你已经决定了吗?”

陈白起歌声停了下来,看着陈父。

果……然其女莫若父啊。

陈白起伸出一根手指揩过他眼角滑落的泪珠,柔声道:“父亲,从他出现那一刻,娇娘便知道,他将是我们唯一的出路。以往,娇娘看着你退一步,他们便欺近一步,如今你已退无可退了,然那禇、陈氏仍旧容不下我等,非要赶尽杀绝,如今连楚国亦舍弃了我们……”

陈白起见他眼底大恸,突然不忍心再说下去了,是以她垂覆下长睫,阴下一片黑影,徐徐道:“唯有他,唯有他而矣啊。”

“为父明白了,为了我的娇娇儿,为父无论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这一次,为父绝不再退了!”陈孛倏地转头抬望向寝殿的列祖列宗牌位,一张艳若桃李的面容徒然狠厉下来。

——

从陈氏祠堂独自摇步而出的陈白起经夏风一吹,夏树暮云,她面容淡淡地,阔袍迎风而猎猎作响,似凌云飘飘欲仙一般,身形轮廓失了实影。

系统:恭喜你完成了“劝说陈孛”任务,获得——经验值10000。(支线“父女情深”(一))

陈白起对于系统的报喜无动于衷,立于一棵樟树下,尺树寸泓,光影婆娑。

这时,智能系统检测到她情绪不稳定,突然道:“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这样做究竟是对或错,我并非陈孛的娇娇儿,真正的陈娇娘一心想返回那繁华的楚京,认祖归宗,陈孛亦然。我这样做,等同将陈孛与丹阳陈氏一族划清了界线,从此势同水火再无修复的可能,我……我担得起这个后果吗?”陈白起呼扇了一下睫毛,苦笑道。

智能系统沉默了一会儿,才道:“陈白起,你想多了,你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陈孛的决定是他自己选择的,或许与你有关,但你却并非主因,在陈孛被趋赶出丹阳本家那一刻,这种结果便早有预兆,这与你何干,况且……丹阳陈氏若胜,你与陈孛必亡,而你与陈孛若胜了,却可以有选择的余地。”

陈白起其实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但不知为何,一想起陈孛那一句“娇娇儿,你会一直是为父的娇娇儿吗?”时,心中便五味杂阵,像什么堵在心口,总想不吐不快。

但经系统君一番话开解,她顿时心中却长长松了一口气。

“谢谢你,系统君。”

智能系统隔了一会儿,才道:“我不叫系统君。”

陈白起突然好奇:“那你叫什么?”

“我不需要名字,亦不需要别人叫。”高冷的智能系统丢下这样一句话,便遁去了。

这会儿,掐着点儿来的姬韫背着一片光走来,他面目模糊,声音却十分清润好听:“岳父可好些?”

“这会儿心中大抵还难受着呢,说是想再跪一会儿,不过我想,这道坎他估计快跨过来了。”陈白起勉强一笑。

姬韫突然看着她,终于还是问了出来:“娇娘,有时候我常在疑惑,明明天天都见着的人,偏偏在眨眼的瞬间,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陌生,你说……这是为什么?”

陈白起却不惊讶,她仰天道:“姐夫其实一直知道的吧,我与父亲发生的事情,以前的父亲不是这样的,他敏而好学,是人人称赞的小神童,如今你看他,像吗?”

姬韫看着她,不语。

“而我,小时候啊因为没有了阿姆,常被其它姐妹欺负,其中啊,欺负得最凶的就是一直被外面称赞为丹阳名媛的亲阿姐,她啊一直不喜欢我,常偷偷在我耳边说我阿姆的坏话,可没有人会相信,从那时候起,我便明白一道理,人啊,都是会伪装的,人啊,都是有两面的,只看你愿意用哪一面视人罢了。”

陈白起笑看向姬韫:“以往我宁愿以不堪一面示人,是因为的愤世嫉俗,既为父亲的不公阿姆早丧,亦为亲姐不善姨娘歹毒,说来无人信我,我便开始了自暴自弃……”

姬韫眼眸一动,张嘴欲言,却又听陈白起道:“如今我变了,却只是以另一面示人,姐夫觉得我变化大,却不过是拿我最不堪的一面来对比,实则陈娇娘亦不过一普通女子。“

说着,她将脸凑近他,指着自己五官各处:“你看,这鼻子眼睛嘴巴,可都是原模原样,可没咻一下变成国色天香。”

那余音末了,却有着几分遗憾之色。

姬韫本就被她说得神色意动,又见她耍宝又耍得煞有其事,顿时破颜而笑,那君子蒹葭倚玉树,美好得令人叹息:“罢了,我懂了。岳父之才绝不会就这样一直颓废下去的,而你……终亦不会如过去般一直委屈着自己。”

“咦,还以为姐夫会说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她摇头晃脑噼里啪啦地讲了一通,却完全是在拿话逗他呢。

姬韫失笑:“胡扯,这些话与你毫无牵扯,况且我知你主意大,我何时说服过你,然,我之前说过的绝非虚言,无论如何,我都会护着你的。”

说到最后,他神色已然认真。

“姐夫,我需要的不是你护着我,而是姐夫与我一起的时候感到不勉强、不将就、不牺牲,我心眼儿小,受不了别人因我承担了过重的心思与事后的怨怼,但同时我心亦大,我不需要别人为我无私的付出而不求回报。”陈白起道。

姬韫闻言,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严肃对陈白起道:“那么,他会娶你吗?”

陈白起一时没听明白,于是便奇怪地反问一句:“你说什么?”

然而,姬韫却误会她的意思,顿时怒道:“你如此为他,莫非他不打算给你名份?还是,他只打算拿你当一名姬妾?”

“不……”陈白起一头雾水,忙伸手阻下姬韫的话,然后皱着眉,一点一点理顺:“这个他,莫非是指公子沧月,等等,姐夫,我、我什么时候跟他就变成了这种关系了,我并非因为喜……”

姬韫听得糊涂:“娇娘,莫非……是你不愿嫁他?”

“我怎么会嫁他呢?我与他,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啊。”陈白起好笑道。

姬韫想了想,道:“因为你们之间的身份差距?不,你其实绝非陈氏庶族,娇娘,你乃正宗陈氏嫡女,总有一日你会拿回属于你的地位,到时候……”

“到时候亦不可能!”陈白起一口打断。

嫁人?她的目标是制霸战国,而不是制霸后宫,再说她得到的系统也不是什么宠妃系统,而谋士系统,心怀宏图大志的她,岂能婚配于某君,相夫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