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谋士,后卿与赵攻城(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赵军对平陵城展开了各种激烈手段的攻城战。

戚冉亲自在前指挥着赵军,张弓射箭,发射着各种火器,铁锤兵与步甲兵发出总攻,一时重击声、嘶吼声、纷沓的脚步声连绵不绝,而城上的防守战亦拉开,蝗蝗不断的箭、泼撒的石灰水与滚烫的油与巨石就像雨点一样地发射出去,因此扶梯(云梯)而上的赵军与城楼下方的死伤无数。

而城门前,则由后卿亲自督战,他旗令一挥,绕开了主攻范围,企图凿门而入,顽强而面目狰狞可怖的赵军士兵,头上顶着沉重的厚实挡箭牌,冒着上空的箭石火器,带着铁锤等攻城器械,前队倒下,后队又跟了上来,谁也不敢后退。

“立即令火箭手准备发射!”

“投石!”

陵县城楼之上众将领大声忙不迭地下达反击命令,本以为赵军被剥皮一下撕下口子,便会畏惧退缩一下,却不料抗压而上,于是沧月军便开始疲于奔命地应付赵军周而复始,一波接一波的猛烈攻势。

平陵城后方因抢火延误,熊熊火光腾升起了浓烟,滚滚着弥漫了整座城池,那风中猎猎招展的“沧月”纛旗,已被星点火簇烧得残破褴褛,似乎顷刻间就会坠落。

城墙其一片大开辟之地,鼓起柴火煮油,一辆辆板车运石不断,补给后备不绝于城墙,马匹嘶鸣奔走叫喊达令不绝于耳。

“油来!”

“油快浇完了!”

“石来!”

“坏了,投石器被赵军飞石砸破了几架!”

“躲箭!”

城楼之下虽然尸骸遍野,但城楼之上亦是死尸伏地,血流不止,却此时两军都杀红眼了,根本无人向前清理,浓浓的血腥味与汗气味相互夹杂着,还有一股焦臭味道充斥在空气中,刺鼻难闻。

如今攻城与守城变成了一场持久战,谁能够坚持到最后,谁便能够胜出。

一开始登城的赵军刚一攀上城墙,即刻被数名沧月兵蜂拥上前持刃当场斩杀,但因一时不慎,又被赵军后方弓手射杀,随着时间的推移,赵军虽损失惨重,但沧月军的防守亦相对缺了不少空位。

是以,坚固的稳定局势渐渐产生了变化,攀爬上城墙的赵军是越来越多,云梯倒了一架又扶一架,铁沟拽于墙体蹬跳,飞箭如蝗,沧月军本就因为兵马不足,如今缺一个便少一个,很快战局变成由几名攀杀上来的赵军对战一个沧月军,寡难敌众。

由于沧月军人手的调配分散,上有抵御奋杀,下要坚定驻兵,顾此失彼,从云梯累累爬上的赵军变成一大串屎壳虫杀不尽,所有将领都分散各处浴血愤杀,勋翟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铁枪尖所指,若火星喷焰,遍体杀意吞吐,直刺串几人推送下城墙,但长时间高密度的战斗令他汗水满面,体力耗尽,他一枪推送朗声道:“格老子,滚下去!”

凄厉的嘶喊,疯狂的杀戮,炽热的烽火,使两军士兵两眼发红,口中铁腥生苦,欲加地愤怒与暴燥,忘乎所意,战意越聚越狠而战势也越来激烈。

公子沧月抿紧双唇,呼吸粗重似喘,一双精煁而寒芒的双眸睁开,他紧紧按压着阑袍的大剑,指尖几番攥紧,早已按奈不住,亦准备不顾伤势冲赴城楼杀敌,却被孙先生牢牢地牵制住。

“主公!不可!赵军本就拿你为首狙杀,你且一出现,岂非称他们的心意!”孙鞅嗓子都吼沙哑了。

公子沧月僵直杵立于原地,他看向孙鞅,一双染着火光的双瞳似妖魔般充满了煞意:“孙先生,这一仗,你言吾等可有胜算?”

孙先生心头一恸,大声应道:“主公切勿灰心,定然会有转机的!”

公子沧月扯动一下嘴角,似想笑却没笑出来。

此时,他心底竟生出一种幸庆,陈三已回了陈家堡中,这样一来,她或许有机会逃脱这一劫难……

“泼油,点火!”

城墙上洒落的滚油嗤嗤地作响,但凡沾染上的人无不凄惨嚎叫,从空中坠落,接着,他们从空中投掷下火把,“轰”一下泛青褐色的墙壁火燃连城一片,沿着云楼上一路烧下,“喀哒”梯断一下倒塌下去,砸倒了下面一排冲锋的赵军,待城墙上的威胁稍肃清后,却又听到城楼下方传来许多惊恐的叫声:“遭了,城门快被撞开了!”

“快来人啊!挡不住了!”

有人探头一看,原来赵军根本以攻城墙为幌子,其实人则暗渡陈仓早已于墙体脚积累数百于城门口,正全力破门而入。

城墙之火逐渐熄灭,沧月军根本腾不出人手去技援了……公子沧月心头一震,因着情绪过于激动,原先包扎好的胸口处浮现一片殷红色,孙先生因太震惊于城门将破之言,瞠大眼睛,久久难以吐出一字。

好端端地,城门何以会破?

这时,庞稽“蹬蹬”地冲上来,发毛焦卷,一张赤红面目乌漆抹黑,他双目沉痛地泛红:“主公,这后卿好生狡猾,他运油桶令人于城门口缝处倒入滑油,再猛烈撞门,导致城门抵口的将士摔滑不稳,根本哪以承力!”

油?孙先生紧声道:“有想疏通之法吗?”

庞稽道:“来不及了,赵军撞门之人数远远超于吾等,吾恐若赵军久攻不入,便会放火烧城门!”

孙先生抹了一把额上的汗,紧声道:“估计还有多久城破?”

“……一刻钟最多!”庞稽不敢看公子沧月,只得将脸撇向一边。

“主公,看来这城门定然守不住了,等一下吾等大开城门,全军奋力一拼,将你送出城去!”孙先生掉过头,严峻声厉道。

公子沧月冷冷一晒:“吾绝不逃!”

“主公切勿意气用事!此番赵兵势如破竹,好在鞅事先策好一条后路于你,待你返回矩阳,兵力充裕准备妥当,何愁不日不报这一城之仇啊!”孙先生苦口婆心道。

“糟了!城楼上火势渐小,敌军又冲上来了!”

庞稽一抹泪,恨声道:“好狠的心啊,这后卿行兵如棋子,竟不惜以众将之命相博,论狠,这世人怕鲜少人比得这鬼谷后卿!”

此话有理,城墙下一批接一批的赵兵不顾生死强硬攻城,本可慢慢来之,毕竟平陵城中局势早已注定,可这后卿偏生玩起了短时间争胜负的拉锯战,不惜拿赵军人命来消耗他等事先准备的防城之势,只待油没了,箭没了,石头没有,士兵亦没有了……此时,沧月军尚余血性战意,却无力可施,无力可阻,这时他再长驱直入,不可谓不将人心玩弄于鼓掌之中,定让这沧月军尝试一下这刮骨剜心之绝望之痛。

公子沧月盯注于城楼下方,天色阴霾雾烟阴霾,濛濛之下敌声嘶吼不绝于耳,不一会儿云梯再次搭列一排城墙之下。

“不到最后一刻……本君绝不放弃!打开城门,本君领头先冲杀过去,尔等则紧闭城门,趁此清理门前的油污!”

“万万不可!主公你的伤势非同小可,且让吾等请将!”众将大变颜色,纷纷极力劝阻。

“军令如山,尔等让开——”

正当公子沧月一力主张出兵之时,出人意料的是,此时城楼下方却传来啪啪啪奔跑的脚步声,远远传来吆喝鼓劲的“嘿呀,冲”的声音,其声如晴天雷震,似要掀掉这城楼盖般令人耳鸣眼鼓。

发生了什么事情?!众人惊疑。

只见城门口,沧月军驻扎后方,火烧云密布彤彤尽头的青石板,竟如蜂窝般一下涌出许多人。

这些人每一个都有着主张不待招呼,便分散一支布衣队伍,瞧着约有几千人,有捧盆的,有抓笤耙的,有取湿被的,分散于城中四处灭火救援,而另一支身穿皮甲之人朝着城门口急奔赴而来。

城楼之上的公子沧月听了传报,纷纷诧异错愕不已下楼,他们朝远处定睛一看,噫?却见人头攒动的队伍之中,奔于队伍领头的几人身形甚为眼熟。

公子沧月让士卒将防戒撤除,就近一看,却不料领头者竟是所有人想都不曾想到过的一个。

“他……”

孙先生诧目结舌:“陈孛?!”

没错,领头者乃陈家堡的陈孛,其后跟着啬夫支群、三老阎叔其双孙、游徼牧品、里正缪林等人皆伙同地方世家势力的一众部曲赶来,累累总总的人山人海,估计人数绝对不少,并且看其穿甲配兵,完全不似零散征兵,倒像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公子沧月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快步赶前上去,孙先生“哎呀”一声,忙搀住他,一并赶上前。

“支群令三千城卫兵前来,请公子沧月检阅!”

“三老三子(四)阎舟(阎竫)领二千长枪兵马前来,请公子沧月检阅!”

“牧品领三千二百名刀将前来,请公子沧月检阅!”

等他们拱手单膝跪拜后,最后一人从军中步了出来,正是陈孛,他此时已换了一身穿山软甲铠,长敝垂坠衔有铜钉,头戴青铜盔,其冰冷金属质感硬化了其细眉杏眼的弱气,他朝公子沧月拱手,倒半分不似先前嘤嘤娇哭的怕生模样,此时万军之前,神态自若卓尔不群道:“陈家堡率五千精兵,一千青铜刀兵,一千皮甲轻骑,愿在助且沧月军、将军一臂之力。”

公子沧月看着陈孛,眸底几瞬变幻:“为、为何……”

“此事以后再议吧,将军,此将吾平陵与你等一同御赵!”陈孛杏眸淬着寒铁之光,扬声而道。

身后众兵皆一道声援应和。

公子沧月眉眼一动,将目光转投于其它人身上,余光不经意扫到一名普通皮甲少年兵卒于队伍当中,顿时瞳仁一窒,久久怔愣——只见那道眉目美好温婉似月,含笑人中,却如明珠暗投者,却正是先前赶回了陈家堡的陈三。

她隔着一段距离,隔着不少的士兵,远远地望着他,清眸似青空明朗,扬唇一笑,她朝他比着口型,一字一句道:“陈三,虽只是单枪匹马而来,却亦愿与将军并肩作战。”

公子沧月没想到会再相遇她,更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这种场合上与她相见,霎时间心抽搐了一下,望着她,先是惊讶,接着是惚恍怵然,最后只觉空荡荡的心一腔柔情不知从何而起,已泛滥溢满了整个胸腔,他心潮翻涌,嘴已先于脑中反应,无声地朝她唤了一声柔肠百转:“陈三……”

急忙奔来查看究竟怎么回事的吴阿一把取下汗血津津的头盔,使劲地盯着那援军,整个人跟傻子似的,连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先生!他们不是……不是不来,呔,这怎么都来了?!”

孙先生这时回过神来,却是眼眶泛红,鼻头泛酸,喃喃道:“竟是陈家堡……”

“陈家堡?”吴阿看向孙先生,不明所以。

孙先生却回过神来,将事情头尾一连串联系上,顿时激动地抚掌笑道:“嘿,是陈三!定然是她!唯有是她!她当真乃主公之福星啊,有她在,好像所有的难事总能够迎刃而解啊。”

------题外话------

静这两天帮亲戚找工作,每天早出晚归,忙得耽误了码字回留言,明儿个估计就能恢复正常时间更新了,爱你们思密哒。(另,战争戏超不好写的,静打算从简而来,相问一下,大伙爱看详细滴呢,还是从简滴呢?不爱看的话,咱们便走简略版,当然简略版一定能够将剧情说清楚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