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谋士,楚赵攻防战(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姬韫墨眉紧蹙,语重心长道:“娇娘,人虽有天谋,却无力智,这击寇迎敌之事绝非玩笑,尚且需要与长辈们从长计议一番,你——”

这时,姒姜一个冲步猝不及防,勾住了姬韫的脖子,再于其背部用力一推,直接将人丢给了巨,巨俯下庞大身躯,鲸臂一搂,便将姬韫拦腰扛起于肩。

姒姜伸指轻点双唇,眯眸狡黠一笑:“不与他废话浪费时间了,姐夫这人聪明是聪明,就是他啊迂腐的很,行事总一板一眼,咱们去冒险,直接拐了他走便是。”

巨颔首。

陈白起看了一眼挣扎无果,此刻正满头黑线无语的盯着姒姜的姐夫,颇感歉意地朝他咧嘴笑了笑,事有轻急重缓,这会儿估计得委屈他了。

接着,她又看向姒姜跟巨,这两人一向对她的决定都不容置疑,虽说偶尔会有点助助纣为虐,但大多数都挺烫贴的,她心底突然涌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感,她笑粲双眸,道:“嗯!我们走吧!”

虽说这将是她第一次领兵作战,但陈白起却是激动多于担忧,她的人生已不复寻常了,如今这种刺激而精彩亦不失为一种全新体验。

到底,姬韫在少数服从多数人的强硬决策下,默然屈服了。

若是让陈娇娘一人前去伏击赵军,他定然是一万个不放心,再加上一个爱起哄却从不收拾后果的姒姜,一个对陈娇娘唯命是从的巨,这几人要是凑一块儿,他便更操心了。

由于陈父秘密潜藏训练的精锐部队都调去前线赴战,后方只剩下这么一支补给队伍,这支部队纯粹是陈父给陈娇娘混进来找的一群掩护,人数并不多。

是以姬韫撤了易容装束,与这支补给队伍的小队长协商一番,便从中调了一组二十人给他们。

这二十人倒也是从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基本上都比较年轻,身体素质也算是当中比较好的,就是形体高矮不一,胖瘦不等,还有个别身患有残疾。

当然,这也算属正常,若样打样都好,也不会被正规军给刷下来当补给人员了。

当姬韫将这一组人带到陈白起面前时,陈白起娇眸微怔,嘴角一抽一抽地。

“姐、姐夫,就、就只有这些吗?”她顿感无力。

“战后方运作吃紧,能从中调出二十个已算勉强了……”姬韫知悉她的意思,对此,他也爱莫能助。

陈白起力求睁大眼睛,一一看去,为挑选接下来并肩作战的队友而不遗余力。

这其中有白斩鸡文弱类型,有满脸苦愁哀怨类型,有缺胳膊断指类型,有腿脚不便利于行类型,还有……一个头梳童髻少年类型。

俗说得好——世有伯乐,而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可事实上,千里马亦不是你想遇,想遇就能遇。

这都是一群什么少弱病残啊,她分明战意昂然地准备带一群人是去打仗,可一下来就遭遇这么大一个波折,还真打击人啊。

“若不行,亦没办法。”见陈白起俏容缄默,明显对这一支队伍不甚满意,姬韫亦感无奈。

陈白起知道姬韫不愿意她上战场,但他这人做事却实事求事,定然是挑不出别的好样,才定下这一组人,她吁了一口气,道:“罢了,人便这样吧,可武器装备呢?这一个个赤手空拳的,如何杀敌?”

姬韫闻言,却颇有几分看无理取闹的孩子一般看着她,他道:“娇娘,这后勤补给,能每人配备一个锅盖铁铲亦算是不错的了,上头哪还会给他们这种不上战场的人分配贵重的武器。”

陈白起:“……”

他这话说得太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那边儿一直盯瞅着姬韫带回来的这支歪瓜劣枣队伍的姒姜终于闷笑够了,方出来打圆场,他摸了摸下巴,道:“其实吧,他们平日里搬搬扛扛倒也有把子力气,我估计着整体虽有缺憾,不够有威势,这点儿我倒是可以想想办法,令他们看起来像一支正规军,别的不行,这样子多少可以虎虎人,不至于被人笑埋汰,可这武器装备我可变不出来,得你自个儿想法子了。”

陈白起当即射向姒姜,眼眸像浸泡于水中的宝石,一闪一闪的:“你可以将他们变成一支精锐部队?”

“咳咳,至少看起来像吧……”姒姜见她如此期待,颇有几分受宠若惊。

陈白起沉吟:“看起来像……也行,你稍微给他们拾叨一下,至少这外观的弱气不要给人太强烈,至于武器与装备……我且去想办法。”

陈白起将这支队伍直接交给姒姜先从反观上改变一下,神秘兮兮地离开,也不让巨与姬韫跟来,便拐七绕八找到一间主人家逃荒匆忙不闭门户的院落空进去,接着便开始查看系统“包裹”储存。

目前她包裹内还剩“破损的匕首”×18,因着二十人,是以还差二把,而“破旧的皮甲”倒是挺多的,有54件,还有七件“精良的皮甲”,她将“破损的匕首”全数取出,再又取出“破旧的皮甲”二十件,最后将“精良的皮甲”取出三件,因为这(绿色)“精良的皮甲”有装备条件,是以打算先分给自家人用,。

【精良的皮甲】(绿色)

说明:以特制药水浸泡过的兽皮兽甲制成的护具,装备后物理防御+20,生命力+7

装备条件:武力值90,智力40

【破损的匕首】(损坏度30%)

装备属性:无等级限制,攻击力10—12。

【破旧的皮甲】(损坏度27%)

装备属性:无等级限制,物理防御28——30

这样一来,她也算勉勉强强地给她这一支队伍凑齐了一套基础装备。

搞定完其它人的,她又从系统中将之前完成“渡亡经”任务的“黑暗亡灵斗篷”给取了出来,脱掉一身补给兵卒的衣服,内里穿着一套宽松的深衣,她将胸前绣着一个“卒”的衣服撕成条,然后将拖沓的宽袍阔腿衣服绑成了武士劲装一样,这样行走之间利索而简洁,接着她再将“黑暗亡灵斗篷”系颈上。

这次任务祸福难辨,这件“黑暗亡灵斗篷”可在关键时刻保命。

只可惜帝国文明的“炼器坊”因现实建筑群没有造好,不曾点亮其功能,不然她就可以自己寻找材料量身打造一柄大刀武器了。

想来,如今只有她一个人没有兵器,姒姜这人狡兔三窟,一身保命的家伙物什藏得满身都是,而姬韫有一柄如兰君子剑,而巨也有她之前赠送的一把“鲨绞”。

所以,这一次的“楚赵攻防战”的任务她一定要顺利完成,这样她就能得到系统奖励的一件蓝色兵器了。

她在院子里随便找来了一个破洞的大箩筐(农家用来晒谷栗的),她将从系统内取出的“破损的匕首”×18跟“破旧的皮甲”×20放进去,然后便叫来所有人。

当看到一箩筐堆满了的短兵刃与防护皮甲,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地看着陈白起。

这么短时间,她去哪里找来的这么多军用装备?!

陈白起于他们道:“兵器有限,皮甲人手一套……”

这一群人不等陈白起交待完毕,便两眼冒光地一涌而上,这当兵的谁不稀罕有一套自己的作战装备啊,虽然这些瞧着有一些旧破,可这当兵的一批一批地变换不断,连正规军都指不定穿过新的,他们哪敢奢望,于是只见他们丝毫不灭热情,争先恐后。

“这些……你从哪里找来的?”姒姜惊奇道。

姬韫亦一脸诧异地盯着她。

陈白起面不改色道:“连父亲都秘密养着一支部曲,我私下藏几件兵甲有何稀奇。”

“你们父女还真乃奇人也。”姒姜道。

姬韫却暗道——这娇娘习性倒有几分似这魏国的仓鼠,总爱私下藏着些稀奇古奇的东西。

当所有人都穿戴好……不对,还有二人空着手,无足无措眼巴巴地瞅着陈白起,目露十分深沉的忧伤。

陈白起将“精良的皮甲”一一分给了巨、姒姜跟姐夫,跟普通士卒的皮甲不同,这“精良的皮甲”仅凭外观便甩其一大畴,三人一穿上,顿时挺拔威武了许多。

而那二十个后勤补给士卒经姒姜妙手一改造,弱小的眉目凶残了,残疾的被巧妙掩盖住了,腿脚不便则将身躯整魁梧了,再等他们穿戴好皮甲配上短刃,就整体观察而言,倒不像是一支什么正规军队,反而有几分强盗土匪的即视感。

陈白起默默朝姒姜看去,姒姜尴尬地打哈哈道:“这样看起来威胁性十足啊,哪怕打不赢赵军,也可吓得他等胆怯三分不是。”

陈白起无言以对。

这时,她又将视线移到因抢不到兵器而垂头丧气的两人看去。

一个是一个稚弱少年,大约有十三、四岁,个头并不高,那模样也算不上多好看,只因那一脸像从来没有洗干净似的灰扑扑,一身衣服边角跟膝盖处打着密脚的补丁,不过却洗得挺干净的,想来定是有父母在家操持着。

另一个则是一个成年男子,身材中等,模样普通,唯一显著的特点却很瘦,手脚青筋直现,两颧深深地突起,唯有一双眼神贼亮贼亮地。

一瞧这一瘦一弱的两人形象,她想,她知道为什么抢不赢了。

陈白起只有十八把匕首,就算她想匀也匀不出多余的,是以她一开始就打算淘汰掉两个最弱的,因此才会将兵器跟皮甲放在一块儿让他们自行分配,相当于弱肉强食的一种竞争。

那个少年十分敏感,只陈白起缄默地盯视着他们,不言不语,或许猜出陈白起想说什么,他赶紧冲出来,急声道:“贵人,小、小的想要留下来,小的不用兵器也能杀敌的,求你将小的留下来吧!”

其实每次士卒上战场,无论生死都能得到一笔补贴,这是军队的常规,这些穷人家的孩子常年间挨饿受冻,吃一顿饱饭就跟过年一样惊喜,所以来当兵的基本上都十分渴求能够出战,不求挣得什么功勋,只想混一点补贴帮助家里。

可惜这次他因为年龄小被上面刷了下来,对此他一直伤心难过着,如今好不容易有一次机会可以表现,他真的很想再努力一次。

陈白起仍旧不语,她一双闪烁着精明智慧的眼眸打量着他,是那样敏锐而细致,充满了无形的压力,令少年禁不住背脊爬上一片小颗粒。

“小、小……的会爬树,爬很高都行,小的还会挖地道,还、还有……小的还能做陷阱,无论贵人吩咐小的干什么,小的都能干……”少年绞尽脑汗地想自己究竟有什么用处,就跟面对雇主推销物品一样将自个儿也推销出去。

陈白起静静地听着,就在少年再也挤不出什么自身优点的时候,她开口了:“你懂什么陷阱?”

少年听到贵人说话,顿时面露喜色,立即想回话,但一辨别她问的内容时,表情一滞,眼神游移,略感不好意地低下头,讷讷道:“就、就是些……抓斑鸠、田鼠、小动物的陷阱……”

扑哧……周围人一听他的话,顿时都喷笑了起来。

本以为是多了不起的本领,却只是小孩子的把戏而已。

少年一听周围人的笑声,顿时双拳攥紧,涨红了脸。

白起却亦笑了一下,但她却不是在取笑,她倒是觉着这种生活小技能运用得当,也算大有用处,于是她道:“这特长倒也不错,那便暂且留着吧。”

一听她这话,周围人便再也不敢嘲笑了,而少年则惊喜地朝陈白起连声道谢。

见少年被成功“录取”了,这时,那个的瘦弱男子也站了出来,他依葫芦画瓢,闷声道:“……我、我吃得少。”

这算什么优势?

显然,陈白起不满意,她道:“我并不介意有能耐的人吃得多。”

瘦弱男子闻言低下头,半晌不语。

陈白起道:“若你有一项才能可打动我,亦能留下,反之则离去。”

瘦弱男子一震,他倏地抬起头,眉眼间挣扎了一会儿,才弱弱道:“我、我会窃物盗什,神不知,鬼不觉……”

想来他不准备说的,可实在想不出折了,方暴其短技。

陈白起一怔,倒没有想过他竟说他会偷东西?

周围人一听,顿时一个个对他怒目而视,鄙夷不屑之情流于表面,先前表过这支补给队伍是孙孛给陈白起混入军中打掩护才产生的,由于都属于临时聘雇,彼此间并不熟悉。

像这种窃贼一般为人们所不耻,却不想会有这样一个杂碎混进了军营当中。

姬韫蹙眉,亦不苟同其行为。

姒姜这人荤素不忌,倒没有多大反应。

巨……依旧双目发呆中。

陈白起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你为什么要说出来?”

“我、我曾经干过个,但、但是我不想再干这种事了,我……我从小被人收养便是做这个的,不是我选的,我、我要选,我想要堂堂正正地做人,所以,我才偷跑出来当兵,可是他们看我又瘦力气又小,我……”他说着说着便红了眼眶,低头饮泣。

“好,我不妨给你一次机会。”陈白起倒也不歧视这改过自新的人,她于地面寻找一下,然后随手捡了一颗普通小石子掖进斗篷内的腰带之中,这过程她坦然示之,然后对他道:“一会儿我便会站在这里,你将凭你的本事将我腰上这块石子取出来,却不让我有警觉性,若我了防备阻挡,则不算你成功,可明也?”

此话一落,周围人哗声大作,皆嚷嚷道——这……这怎么可能做得到?!不过,他们也没有人兴这打报不平之事,皆如看热闹的目光盯注着瘦弱男子的反应。

人家这偷窃之事皆为见不得光,暗中行事,像她这般早有防备心思,目光炯炯地盯着,这瘦弱男子该怎么偷呢?

关于这一点,连姬韫、姒姜等人都来了兴趣。

那个瘦弱男子擦了擦眼泪,偏头考虑了一下,接着点头:“诺。”

他看了看周围,原本好端端一正常人,却突然蹲在地上旺旺地学狗吠叫,嗳?众人瞧着怪异,全神贯注。

这时,他又像抢骨头一个四处打圈,手脚并用,这滑稽逗笑之模样,周围人一愣,皆哄堂大笑。

这不算完,谁知他张嘴左咬右咬咬不着东西,便两眼冒着绿光,猛地一下冲进了人群,却是见人就咬,众人这下可笑不出来了,反而吓了一大跳,以为他疯了,便哗然四散,这时人群拥挤,一旁的陈白起瞅见心生疑窦,便准备后撤时,却感一道风从身旁掠过,她一怔。

下意识准备低头查看斗篷下的石子是否安在,但刚掀一角,却见那瘦弱男子已然取下石子捧于掌心,低眉顺眼地靠近,拱手递还于她。

陈白起愕然怔愣,刚才她确也没有什么感觉,甚至为防止他靠近,哪怕他在装疯卖傻,她亦一直心生戒备,却不想还是被他得手。

“你……怎么做到的?”她哑然失笑一声,将石子取过一看,却不料此时瘦弱男子朝前一挪,竟与她错身而过了。

这时,陈白起心觉有异,捏紧手中石子一看,才发现这石子分明作假了,再一查看腰间,这一颗真正的石子早已被刚才他鱼目混珠之时给取走了。

“小儿无礼,请、请贵人责罚!”瘦弱男子见陈白起久久不语,一时心生恐惶,怕方才欺骗耍诈之事惹恼了她,顿时伏地不起,叠声请罪。

却不想,陈白起几步上前,拍向其臂将人搀起,忍不住赞道:“好!好一招混淆视听!”

瘦弱男子没读过书,听不懂陈白起说什么,他茫然胆怯地抬起头来,顺着她搀扶的力道起身。

“你我收下了。”她笑道。

而其它人亦被他的这一波三折的表演成功窃取石子所折服,都忍不住拍手叫好。

姒姜对姬韫小声道:“这小人有小人的用处,你可别上前给陈三添堵了。”

姬韫不为所动,淡淡道:“且再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姒姜知他这人道德性强,也不苛求他一下接受一个有道德瑕疵前科的人,他笑着摇了摇头,便上前组织队伍。

“好了,大伙且准备一下,准备出发了!”

在出发之前,陈白起好奇地问了一下那个叫李的瘦弱男子,他说他是因为被人在李子树下捡到的,无名无姓,便叫李,她问他既有这等本事,一开始干嘛不使出来,这样的话便可以轻松得到一套兵甲了。

他说,他虽然干过行窃盗取之事,但绝不会对同伴用上这种手段。

陈白起一听,顿时对他另眼相待了。

一个在利益当前仍旧能够坚守着原则不为所动,这种秉性可远比他使出的本领更令人感到叹服。

姬韫于旁边一听他说这话,眉目缓松,倒是对他的固有偏见减少了许多。

临离城前,陈白起回头望了一眼城墙方向,只见一队队举着火把的兵将满城巡弋,到处都是叱喝连声的士兵,城墙外火石交加,声嘶力竭,火光硝烟映透弥漫了半边天空,这场战争就好似一个无底的深渊,正一步一步地吞噬着所有人的生命。

她那双在浓密的睫毛下面显得锐利的目光阴沉下来,她会阻挡下赵军进行的阴谋,令这一场楚赵战争划上一个句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