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谋士,你神出鬼没吓死人/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系统:“夜枭”小队忠诚度达到90%,可开启支线任务(一),击杀赵军潜伏部队20人。(注:队长有义备保护“夜枭”小队全队人数(总24人)不可低于10人,否则任务计算失败。)

任务奖励:队长每击杀一名赵军潜伏部队人员,获得经验值5000,功勋值1;副队长每击杀一名赵军潜伏部队人员,队长将获得经验值4000;队友每击杀一名赵军潜伏部队人员,队长获得经验值2000。

竟触发了隐藏的支线任务,这倒是附赠送来了大笔经验值,不过这奖励看来得自已亲自动手得到的才最丰富,并且除了高经验值还额外多赠送了1点功勋值。

这功勋值陈白起很想将其全部积攒起来,并且她认为功勋值应该属于比较难挣又稀少的,是以遇到有就绝对不容放弃,等她升到20级的时候再好看看这“功勋商店”内,有什么好东西可以用来兑换。

大战将即,养足精神十分重要,陈白起将腹稿好的计划任务因地置宜一一地分配了下去,首先她将自个摘出来单独任务,并不与“夜枭”小队一块儿行动。

接下来,她将23人分成二支队伍,分别以姒姜与姬韫为领将,至于任务内容她简直与他们两人讲述了一遍,得到他们的一致赞同后便进行设伏。

至于其它队友,她认为他们暂时不懂她所说的不要紧,只要肯听话与肯干就行,因着小队的忠诚度为90%,所以她并不担心他们会临时反叛或逃跑。

接着,她再独自反复于脑中思索、演练、分晰,精确到每一个步骤都不容有疏忽的地步。

当确信不存在什么严重漏洞后,她才利用太素脉诀开始调整身体机能,以达到最佳状态去应战。

最近她已领悟了当初在筋疲力尽时智能系统的一番提醒,她并不再刻意挑空闲的时间来练,而是将它像呼吸一样融入了日常生活当中,几乎每时每刻不在锻炼,虽然比不得全神贯注修炼来得效果显著,但这样一日一日下来,成效却比专注修炼增长更快,而且这令忙碌中的她亦能够在无形之中增强修为。

——

夜色昏暗的万古密林,夜静阑珊却只剩知了与蛙声吱哇的叫声,一支身着胡服(西戎和东胡的服装,与中原地区宽大博带式的汉族服饰,有较大差异。胡服一般多穿贴身短衣,长裤和革靴,衣身紧窄,活动便利。)的队伍夜不燃夜火一路潜林秘行。

他们脚步十分轻盈,却行走十分凫迅,身上配饰金属刀器无一丝击鸣响声,如夜魅鬼怪一般行踪飘忽闪掠。

今夜,夜幕星月朦胧,林内枝叶茂密更是漆黑,这令他们的惯有的速度减缓了许多,突然,先前的斥候部队传来一阵骚动喧哗,有惊呼声,有摔跌声,还有泥土滚落哗啦声,位于中端位置的披甲剑士一惊,两眼摸黑立即冲了上去,却不料脚下一滑,整个人沿着一条斜坡轱辘不停地一下便滑下。

原来在林间一条平坦湿泥路前竟有一个大坑塌陷了,众人惊慌之间赶紧爬了起来,部分人是幸运的,掉落坑的时候下面早已有人垫底,倒也只是摔了个够呛,但最初一批的斥候却是惨了,坑下许多石头包坎,有不少人踩空直接地摔断了腿,哎呦惨叫一时不绝于耳,难以攀爬起来。

“发生何事?”不远处后方传来一声压仰嗓音的严厉喝斥。

此时,后方的一批精锐剑客亦趋步靠近,这批剑客约有二十几人,每一个人皆身高八尺以上,气势不凡,威风凛凛,先前问话乃其中一人出声。

“尊驾,是坑!好大一片坑洞——”黑漆漆的坑底下有人惨叫呜嘤着抓爬着土坡,朝上嚷声应道。

“莫非是敌袭?”精锐剑客惊喃道。

“此言差矣,倘若是敌袭岂非只挖一个坑等着,这坑该布满刀剑才对,应当是猎人挖了陷阱让吾等误踩了吧。”有人摇头分析道。

“吾赞同黎叟的看法,先生机权干略,吾等令我等行事何其隐秘,况这平陵城正极力应对吾城攻大部队,怕早已焦头烂额,根本无暇顾及后方。”有人十分自大地附和。

“那且令他等赶紧上来,这样摸黑行进看来确也不妥,让他等寻几人摸上庭燎罩着薄纱于前探路,其余继续前行。”那名被称为“黎叟”男子想来在剑客之中资历较高,他一声令下,众人便不敢置喙,纷纷效行。

不一会儿,坑中的人都被打捞了上来,在传报兵数之时,才发现掉坑里的先行斥候竟受重伤十五之多,轻伤亦有八人,这十五人摔胳膊断腿的,定然是不能够跟上大部队此次行程了,于是黎叟便令这十五人暂时留于原处疗伤,而那轻伤的八人则进行看护。

显然这样的安排等同遗弃了这二十几人,毕竟荒效野外既无良医神药,又无良好条件养伤,分分钟会被野兽袭击,但却无人异议,毕竟军中是不留废物跟残疾的,这个道理谁都懂,于是队伍便不再耽搁,继续前行。

在赵军大部队离去之后,那二十三人亦不敢生火趋黑,只随便从怀中掏出点儿普通药草嚼碎了敷在伤处,满嘴骂骂咧咧地周围同伴抱怨:“这狗贼子的楚人,哪里不好挖坑,偏专坑杀害吾等!”

“然也,若有朝一日让吾等重上战场,定然将平陵县这群狗贼子屠杀光了方可一解恨意!”

“呔!且看不一把火烧光了他们的房子、杀光这群楚国匹夫!”

“我——呃!”

昏暗夜色之中,月荫云敝,一道正准备激昂愤懑的声音却嘎然而止。

“咦?刚才是不是有人说话了?”在一片乌漆抹黑之中,这赵军只能够勉强辨别手旁同伴轮廓,而再远一点的同伴却只能够听声辨人。

“好像——呃——噗——”

又是一道声音刚落一半便断掉了,还发出一种喷洒的诡异声响。

赵军斥侯们顿时慌了,满脸惊惶失措,连忙相互搀扶着彼此从地上爬了起来,并背靠着背借此照顾对方后背,以免被人偷袭了。

“冀四——”

“蠑大——”

他们扯着嗓子喊着刚才说话说着说着便断声的两人,他们的声音落在寂静的林子里,空洞而阴森黑暗,却久久得不到一丝回应,一时之间众人心跳如擂,像被什么野魅糊了心智,惊得满脑子的汗水。

“这、这林子好似有古怪啊!”

“是不是有什么大虫,或者……是熊瞎子出没啊?”

“我、我我我我不知道,但就算是大虫、熊瞎子叼人,亦总该哼哼两声吧,这般无声无息便断了声儿,怪渗人得慌。”

“我我们还是……还是点火吧,否则、则……”

“嗳嗳,好。”

这端边儿上的一人身揣着火石,他哆嗦着手拿出火石“哒——哒——”地擦火,刚起一丝火星时,却蓦然看见一道模糊成一团的人影就这样直挺挺地站在他的面前,无声无息,似凭空出现一般离了奇,他瞠大眼睛,如同雷轰电掣一般,彻底呆住了。

下一秒,他下意识准备尖叫,却只觉颈喉处如冰块划过一凉,再一眨眼,人便没了声息。

系统:你成功击杀赵军潜伏部队×1,获得经验值5000,功勋值1。

呯——

一直等着火起的其它人耳朵一震,好像听到了什么重物摔落地面的声音,他们顿时一惊,只觉背脊的寒毛根根竖起,大声朝方前喊道:“嘿,你火点着了没啊,恁地慢手慢脚?”

“对啊,在摸瞎子啊!”

“喂、喂喂,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啊,刚才好似瞅着点儿火星,怎么一会儿便没了声音呢。”

这次说话的离方才打火石的人较近,他总觉得黑暗中有着什么东西蛰伏着,用着一双黑翳冰冷的眼睛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是、是吗,你、你再喊喊?”

“这就么点儿距离,谁喊不是一样?”

“那去瞧瞧……”

“我、我不去……”

“你狗胆子遭猫叼了去吧,算了,那一块儿去?”

“那、那好。”

有两人离得较的,便结伴脚尖撮着泥土摸索着一步一步前行,却在没走几步不小心踢到一物,险些整个仰头摔倒下去。

“是、是什么啊?”

“我哪儿知道,你摸摸看?”

他们两人半蹲了下来,嘘眯着眼睛朝上一看,瞧模样有手有脚,赫然是一个人。

他们当时便骇了一跳,伸手一摸,尸体尚存余温,显然是刚死不久,却正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人。

“有……”

这时,他们身后一道凉风吹起,那风就像寒刃一样刮过他们的脖颈,令其蹿起一片小疙瘩,他们像被人扼住了嗓间,脸色惨白地回头,刚好从稀密树桠之间透出一丝月色撒下,照落于他们充满恐怖之色的瞳孔之中,只见森翳的空气之中一道身影慢慢挪移过琮。

起先是模糊的一团,慢慢凝结,有着秀丽阴柔的轮廓,面目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此时夜风从林间灌了过来,吹得她两袖鼓胀,有一瞬他们看到他脚不触地,整个人如悬浮飘于地面,刹飞时他们的神智都丧失到九霄云外去了。

虽然瞧不清楚他的面目,但他们感觉到他轻飘飘地看了他们一眼,脑中顿时浮现一张白惨惨的鬼脸,无一丝人气儿却冒着绿渗渗的鬼火,也没说话,却让他们骇得整个魂飞魄散了。

啊——

鬼啊——

他们预备着惨叫一声,却只觉根本快不过那道身影,眨眼间喉节处便咕噜咕噜冒出一串子血水,然后便“噗通”一声倒地,直抻着腿再也叫不出一声了。

系统:你成功击杀赵军潜伏部队×1,获得经验值5000,功勋值1。

陈白起一击得逞,便再次遁入黑暗之中,她冷冷地抬头,此片槐树林树叶茂密,几近遮天敝日,哪怕有一丝光线透出,但很快又会再一次被吞没殆尽。

系统:周围可视度低于20%,黑暗亡灵斗篷特殊隐行效果开启。

这片密林是陈白起亲自挑选的,不过那个坑却不是她找人挖的,那个坑一早便有,她只是找了些枯叶与枝条遮掩了一番,利用一个简单的地形陷阱,坑掉他们打头阵的侦察部队,她找准了这片密林与这种夜色适合她搞伏击的,因为有着黑暗亡灵斗篷的特殊效果存在,再加上这被留下来的二十三个赵军斥候已遭半残,她基本上于黑暗之中无往不利。

陈白起其暗杀技巧也全赖姒姜指导传授的部分诀窍,连武器冰刃都是姒姜匀给她的。

是以没一会儿,便跟收割麦子一样,一茬接一茬地完成了顺利完成了任务。

系统:恭喜你完成了支线任务(一),获得经验值100000,功勋值20,额外经验值赵军斥候300/人,共900经验值,获得“破损的铜剑”×15。

系统:恭喜,人物达到14级。

职业:谋士

姓名:陈娇娘(楚)

等级:14(经验值3710/200800)

种族:人类(麒麟血统开启25%)

属性:生命力113+19(113);武力92+4(92);智力108+4(108);体力107+4(107);魅力50

技能属性点:12

功勋值:23

话说另一头赵军那边,众军依旧继续前行,不过因着上一次的“意外”,这一次倒表现得谨慎小心了许多,当然这样一来,队伍前行的速度便越发拖慢了。

刺刺……

“等等,尔们可耳闻什么声响?”军中剑客耳力甚佳一人,突然滞步扬臂喝令停行后,便奇怪地左右环顾。

“可是林间兽类……”

这时,郁郁的墨色草丛之中传出一声“咕——咕……”

黎叟一听便皱紧眉头,斥道:“是夜间出没的咕咕鸟,别再废话了!我等必须赶在太阳升起地平线之前到达平陵县!”

“诺!”

而此时一片葱葱阴暗的草丛中,埋伏匍匐于泥土上的“夜枭”一从捏了一把汗。

“这群赵军好生厉害!”

“对啊,这么丁点爬动的声音都能够听得见,还在姜大人懂得学咕咕叫,要不然准糟。”

“夜枭”小队的人赶紧拍拍受惊的胸口,纷纷小声嘀咕道。

“这……这些人剑术高强,我等打得赢么?”

“打不赢就跑啊,反正地形我们比他们熟悉啊。”

“还没有开始打仗就念着跑,你打算将来当逃兵吗?”姒姜一瞪眼,装出一模雄赳赳气昂昂地愤张模样,一掌拍去说这话的人头上。

此人正是小泗儿。

小泗儿嘿嘿干笑两声,立马转移话题道:“姜大人,女郎那边儿没有问题吗?”

“放心吧,她既然敢这样做,便定然不会有问题,况且她有时候厉害起来简直不能算是一名女子。”姒姜感叹道。

小泗儿黑线:“这话被女郎听到会生气的吧……”

“所以小泗儿你可千万别让她知道,否则不仅你家女郎会生气,你姜大人我也会生气哦……”姒姜勾住他的小脑袋,笑眯眯地交待道。

小泗儿看懂他话中的威胁,考虑着目前强龙不压地头蛇,便连声讨好道:“好、好,小儿、小儿知道啦。”

“小泗儿,这一次我交给你一样任务,利用你的全部智慧与能力,与副队长姒姜一块儿商议将路经槐树林的赵军一伙打散,我不求你们杀掉多少人,只需要你们令他们总体人数被击散拆开。”

陈白起临行前单独召见的一番嘱咐,小泗儿一直谨记在心,他很感激亦很兴奋自己能被陈女郎另眼相待,委以重任,是以他打定了主意,这一次他定然会倾尽所有将陈女郎交待给他的任务圆满完成,还有……这姜大人刚才说了女郎坏话一事,他绝对会威武不屈,一字不漏地全部告诉女郎的!

因着姒姜是他们此次埋伏的小队长,任务详细自然是由他来安排。

“小泗儿,你在树上安置的小机关,已经全部检查过无误了?”

“嗯。”

“人员安排呢,可曾到位?”

“没有问题了,位置我都一一试过,也都手与手教过一遍,不会出错的。”

因着陈白起有意培养小泗儿,是以姒姜对他亦与别人稍微不同,更为看重。

姒姜又对其它人吩咐道:“等一下,你们五人一定要按照女郎事前设定好的方向跑,千万别跑岔了路,知道吗?”

那五名“夜枭”队员重重颔首:“知道了。”

但坚定不过三秒,一想起赵军的勇猛精练与锐利铜剑他们又开始冒冷汗。

“可是,我好、好紧张啊。”

“我、我也是,我好害怕……”

姒姜美眸滴溜溜一转,轻飘飘道:“若你们就这样放弃却是太可惜了,若这事儿你们办得好,女郎或许会将你们招为陈家堡部曲,到时候可以直接进驻陈家堡城防,吃穿不愁,可比这平陵县的正规军更威风。”

这话听着就令人美了,他们于脑中妄想一下,擦擦流口水的嘴角,赶紧收拾起那副懦弱之姿,赶紧拍着胸脯大力保证。

“我不紧张啦,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

“我也是,我定不负女郎期望!”

姒姜一听,顿时哑然失笑。

------题外话------

抱歉昨日断更一事,因着静哥将一岁多点儿的小侄子托付给我照顾两日(他们要出差),却没有想到第一天就给我给养出病来了,一直哭闹不停……呜呜,静都快吓死了,连更新都顾不上了……敬请大伙原谅额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