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谋士,套装隐形效果堪虞/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夜,月亮藏了起来,仅剩偶尔几颗星子在云中闪烁,却更显夜幕漆黑。

森林原本碧绿的树叶此刻也是遍布黑点,在黑夜的笼罩下,一时令人分不清是夜还是天。

赵军用黑麻布一层一层地裹着灯笼,凭着些许微弱的光线走在林间,突然之间不知道哪里射出来一个东西,咻——速度划破空气带出一声,当剑客的人自然耳力恁佳,当即条件反射地挡击,却不料根本不是什么暗器,而是一些外脆内嫩的球形物体,一触碰到武器兵刃,“啪哒”一声碎裂,便糊了他满脸的腥味儿。

剑客紧张地伸手一摸脸,满手黏黏地,借着光线凑近一看却是硬壳裹着白黄之物,这才发现竟是一窝子的鸟蛋!

“噗噗噗——”他使劲呸啐了几口:“什么鬼玩意儿!”

“发生回事?”队伍再次停下,有人在前方嚷喊道。

“啪!——”

又有人在拿着灯笼四处探头时,猝不及防的时候遭了殃。

“有埋伏!有埋伏!快戒备——有人在树上!”

这一声不亚于一声响雷于人群中炸开,赵军一时震惊,便立即派好手蹿上树去逮人,却发现这树上空落落地,压根儿就无人偷袭。

当然……这好端端地连二遭三遇到砸鸟蛋的事,绝非偶尔或意外。

这会儿刚歇了一下,却又是一个东西至空中掷了个抛物线来,但这次却无人去挡,任其直接摔落掉地,他们再凑准备了方向一伙四面八方冲杀上去,只见刀剑寒光之下,却只砍掉一堆木头桩子。

“无人?!”

“这……这该不是机关!”

“啊——”

突地,夜森之中爆发出一声破喉而出的惨叫,剑客们一回头,本以为这次投掷的该与以往相同的鸟蛋,却不料那物轱辘圆窝头大,一掉地时受震便嗡嗡声闷耳响起,这时留于原地的众人才惊觉,这哪里什么鸟巢,这该是戳到马蜂窝了!

“哇啊——快、快躲开!”

“嘶——蛰死娘人了呀——”

“快脱衣罩头,莫慌莫乱……”

就在赵军一片抱头鼠蹿之时,黎叟一剑刺穿一人哇哇大叫的喉咙:“缄声!汝等放肆,若再敢扰声尖叫,且看老叟不一一将汝等斩杀于剑下!”

这如虎啸林震的威严声音瞬间镇住众人,众人于一僵后,便忍痛挥舞着嗡嗡不绝于耳的马蜂,却不敢再大声喧哗尖叫了。

“哈哈哈哈——活该,笨钝如猪牛的赵军,呸!”小泗儿突然现身,他朝他们做了一个鬼脸吐了吐舌头,引得众人惊诧怒目挭,便飞快地跑进小林里。

“是楚国小儿,难怪!这些贼把戏定然他使出来的,看吾等不将你小儿斩成渣渣!”

“哎呦喂,快、快追!”

已忍痛受不住的马蜂窝最近的一批人,赶紧趁机追跑了出去。

这时,从别的方向又不断有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发射过来,有干掉的米田共,有稀泥巴……然后跟小泗儿一般又开始有人在跟赵军叫嚣完便跑,这会儿被戏弄个够呛的赵军早已气得头顶冒青烟了,眼一红心一黑,便什么都顾不得,直接抡起剑刀准备冲追上去,将这一群突然冒出来的楚国匪徒杀尽泄愤。

事情来得太突然,也太紧凑密集,在大部队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已被断头断腿地拆散走了好几批人了。

如今赵军队伍中只剩下那几十个高超剑客,他们如雷打不动,面容冷峻而威势,气势不可谓不惊人。

“黎叟尔当何看?”一剑客随手截了一长枝缠叶,一阵风舞龙动,便将嗡嗡裹于他们四周的马蜂尽数斩于枝下,这一手可算达到无剑胜有剑的剑术。

黎叟笑了笑:“不过小儿技俩,何须挂齿?其余之人皆不过废物罢了,只剩吾等亦可行事。”

“黎叟所言极是。”

姒姜独自埋伏于暗处,见那剑客似柔软的枝条摲掉了马蜂威胁,顿时对其武技的高超心中一凉,却又闻黎叟之言却是冷冷一笑,暗道:这赵军之中倒也有头脑之人,不过,区区小聪明却于他眼中半分不够看。

他挪了挪喉节,张嘴时声音便已然变换:“赵军,尔等山野坚子妄图夜中窃我楚之平陵,乃蚩蚩若是邪?尔以为汝等诡计会得逞,且看本君让汝等有来无归、粉身碎骨!”

什么?!黎叟等人闻声,脸色大变,连面对马蜂威胁亦不榍拿将出鞘只用枝摲的众人唰唰地拔出的配剑,严阵以待。

姒姜的拟声已可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公子沧月——”

这声音,不容错辨,乃他们赵军最大敌手沧月公子的!

“一群山野匹夫,本君不屑之,有本事且跟上来一较高下!”

只见他们耳闻草丛内一片沙沙骚动,接着便是约有十几道的纷沓交接的脚步声远离,他们相互对视一眼,心底雪亮这公子沧月不过才随从十几人,一时心痒耐,为立功而成就伟业功绩之狂妄心态一时占了上风,便脑子一热,跟随其踪迹追撵了上去。

……

说话陈白起先前设下的三波攻略方针,第一波乃由她亲自进行的“设陷阱。”

而“第二波,设埋伏。”则由姒姜领队,自然“第三波,设伏击。”这项工程量最大亦最耗损兵力的则由姬韫跟巨分别带着余下部队,突击藏伏在险道之上,利用各种出奇不意的手段将敌人一一绞杀于末知之中。

——

话说另一头的陈白起,她刚完成支线任务(一)后,便又接下了支线任务(二),与支线任务(一)相似,亦是完成击杀赵军潜伏部队的任务,不过在原人数之上要增加一倍。

她估摸着这个时间,姒姜估计早已按计划好拆散赵军大部队,而姐夫跟巨则暗棍“捧打落水狗”去了,她这边就算想赶去估计也赶不上了,可惜若不是亲自动手,无论是经验值与普通装备武器都得不到,而功勋值更是无。

系统:恭喜你完成了支线任务(二),获得经验值102000,额外击杀赵军39人,共11700经验。

系统:“夜枭”队友牛力不幸身亡。

系统:“夜枭”队友良田不幸身亡。

系统:“夜枭”队友……

陈白起听着系统每隔一段时间便报来“夜枭”小队牺牲的人数,她敛紧眉眼,朝战斗区域赶赴的脚步越来越快。

系统:警告,“夜枭”副队长姒姜进入了“无名森林”【血蚊】巢穴区域。

系统:警告,“夜枭”副队长姒姜进入了“无名森林”【血蚊】巢穴区域。

……

系统用加粗红字拉警报给陈白起报数三次,她愣了一下滞下脚步,当即打开地图,只见属于姒姜的绿色标志一直朝着标志着红色字色“血蚊”危险区域冲跑而去,而其身后则跟着一群密叠的红点,此乃赵军。

陈白起咬紧后牙糟——他这傻子,她先前不是千叮呤万嘱咐那一片区域十分的危险吗?!

他就算痛恨赵人想要歼灭赵军,却需得着拼上自己的性命吗?!

其实陈白起一直都知道,自从听闻赵国准备攻打平陵县之后,他便开始显得心事重重,并令自已的部下潜隐入仆伇当中,不可与他再私下接触,以恐被人识破身份,他对陈家堡有着自责有着惭愧,对赵国却有着夜不能眠的浓烈恨意,他这人虽然平时瞧起来总是笑眯眯地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但她却明白,他并非一个冷漠绝情之人。

与他契约了后,他们之间便有着一种摸不着也讲不明的羁绊,她有时候或许并不需要从他口中取得答案,便能够清楚他的想法。

系统:支线任务(三),副队长姒姜陷入囹圄,请立即前往血蚊巢穴进行救援,接受/拒绝?

接受!

她猛地掀起斗篷,揭下帽檐遮住眉眼,猛地奔力朝着姒姜的方向冲奔过去。

一片万籁寂静的黑夜树林内,只见一道纤细而优雅的身影穿梭林间忽隐忽现,那淡淡的影子,在河床上轻轻地一掠而过,一阵风,将穿透枝哑的朦胧星光,投射到她的影子上,显出了一双金灿似阳般清冽双眸。

她如黑暗之中游走的魅影,星光现她便忽现身影一瞬,星光隐她便彻底隐入了黑暗之中,她奔跑时如夜之精妖于树梢之间跳跃,姿态优雅却驰策猛烈,奔如雷霆。

陈白起一心赶路,全神贯注,是以她并不知道,此刻有几双比黑夜更浓翳的眼睛正炯炯地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其中一人面露急吼吼的见猎心喜,忙取出背后的雕翎箭,端直了燕尾,他箭术高明超群,瞄上精算准了她下一步落点的位置,便搭上虎筋弦,秋月弓圆,桀桀一笑,便箭发如飞电。

林暗草惊风,这时陈白起的第六感惊现,她只觉头皮一阵发麻,还不等她反应,这时她身披的黑暗亡灵斗篷竟一下发出一道足以吞噬掉四周全部能量的黑光。

箭去似流星却半途嘎然落地,那射箭之人本以为定然会一射击中,却不料箭矢于半途之中蓦然失去了力量,伤害彻底抵消了。

他阴阴地咧开了嘴,并不气馁,反而更加兴奋,于是他的第二支箭比第一支箭更为快、准、

狠地射杀而去。

陈白起的黑暗亡灵斗篷的特殊效果“绝对防御”在一次发动效果之后,必须缓冲一个时辰后才能够再度恢复。

是谁!?

陈白起猛地一回头,只觉箭风飙射起她的帽檐与飞张的青丝,凭着一股子本能反应她侧移了一下身子,却也只侥幸避开了身体的重要部位,下一秒,剧痛随之而来,席卷了她的周身,只见一支指粗长箭将她的一条臂狠狠地钉进了身后五尺之距的树干之上。

手臂的痛意尚未消褪,背脊猛撞于硬实的树干时,胸口一阵窒闷泛痛,噗——地她喷出一口鲜血。

这时,陈白起面容惨白怔忡,隐约听见身后传来一道虽笑嘻嘻却阴冷的少年声音。

“先生,先前透还以为会是什么林间鬼魅呢,却不过还是会流血受伤的啊……还真是令人感觉失望呢……”

此时,从系统那里传来警报声。

系统:人物受到重创,血量正在不断地下降——90%——80%——70%——血量低于25%……

系统:警告,血量低于20%时,“秋霓套装”的隐形效果将解除,请人物注意。

陈白起不知道暗处究竟隐藏着什么人物,但光凭这一手百叔穿杨的箭术,便绝非她能够力挡的。

“透,你太鲁莽了。”又有一人出声了,他一句淡淡的责备,无什么起伏,却像一首优美而悦耳的夜曲,韵致极佳,动听得很。

陈白起倏地瞳仁一缩——这、这道声音,是后、后卿?!

“先生,你见多识广,可知这是什么怪物啊,为何会在林中时隐时现,好似鬼魅一样?”那道笑嘻嘻略带天真的少年声音再度响起。

“透,不可对先生无礼。”一道如娟娟流水的女声责备道。

“姐,你不也好奇吗?”少年反问一句。

少女一噎,半晌无语。

“先生,不妨去查探一番,方才透一箭已将其制服。”

……

听着前方传来的对话声,陈白起些刻蓦然醒悟,她或许……无意中撞入了赵军真正的潜伏部队里来了!

怎么办?她不能被后卿他们发现,倘若她落在赵军手中,无论是对陈父还是公子沧月都将会是一个很大的钳制。

不行!

不能让他们认出她!

更不能让他们抓住她!

陈白起咬紧惨白的下唇,一只手紧紧握住箭翎之上,深吸一口气,便用劲全身力气将箭拔出,噗噗——箭口的血不断地汩汩流出,几近染满了她半边身子。

快点……再快点……

她痛得全身痉挛,一头泠汗浇湿的额发,呼吸沉重……

系统:人物血量20%,“秋霓套装”的隐形效果将在三秒后解除——3、2……

现在的陈白起痛得脑细胞都减少了,满脑子只剩一个念头不计任何代价赶紧逃走,哪还管得着什么“秋霓套装”会不会暴露的问题。

当箭拔出三分之二时,系统的警告与报时倒计时她全都充耳不闻,她身上在一阵光晕笼罩之后,一身装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一身黑色直罩而下的斗篷怪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霞红轻纱霓彩飞。

她散落肩旁的青丝用血红桔梗花的簪子挽起,斜插入流云似的乌发,令其犹若脆弱而冷艳的桔梗花妖,浑圆的抹胸挤露出大半的白肉团出来,一直延伸至腰际,一条淡紫色的宽腰带裹紧,尽显水蛇腰段,下面似一朵盛放的花蕊瓣瓣至大腿根处散开,露出一双白嫩嫩修长笔直的纤腿。

风起,从胸前处垂下一条蓝色宫绦织绣绸带,一件轻薄透明的霞红外罩,袖长至肘处,似蝶翼两飞。

曾被陈白起暗喻掉节操的“秋霓套装”,此刻因着夜色迷离更衬托得其美态更甚,简直蛊惑人心。

说话另一边,后方一片讨论闲谈之色,而后卿则先轻步慢调地查探来,却不料这时一阵光晕射入他眼中,他微嘘起双眸,再倏地射目一看,只见先前树上那道全身黑漆鬼怪模样的,竟一下子变成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恍若黑暗中丢失了呼吸的苍白蝴蝶妖精少女。

他微微愣住,双目于其上下细细打量,忍不住屏息。

因着一箭将她钉于树上,她此刻面容萎靡垂落,只露出一片皎白而优美的额头,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随意的飘散在腰间,身材纤细,蛮腰赢弱,更显得楚楚动人,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裸露着,就连秀美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发出诱人的邀请,这一身妩媚而妖娆大胆的装束,肌如白雪,勾魂摄魄之余,更令人全天下的儿郎热血贲张。

他微微敛眸,眼底的神色因着压抑而越积越浓,越来越深黯,几步上前,挡于她身前,正准备伸手拨开她垂落的秀发时,只见原先的星光被云层遮住了,原本以为低头晕迷的人竟蓦然抬起头,一双于黑夜之中如子星闪烁璀璨双眸于他眼前一闪而过,下一秒,他只觉手中的柔腻顺滑的触感落空,只余一片淡漠的空气。

一时之间,后卿茫然呆立,只觉自己方才所见所触所闻,如堕梦中。

只在一眨眼间,他的梦境……便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