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谋士,你披着狼皮想干嘛/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生……”

面容笼罩着一层黫阴之色的后卿听到从身后传来一道柔清而冷艳的声音,轻睫一掀,踅身,旋眸回视。

只见一名身着胡服短衣、皮靴盘发的高挑女子自后方健步而来,她于树暗之中,虽五官含糊不清,却隐约可辨长着一张美人瓜子脸,双眉修长,肤色较后卿之玉质雪肤,微黑,却仍旧掩不了其姿形秀丽,五官容光照人。

后卿神色难辨,这般直直地盯着她,那一双瑰丽而幽长的双眸似某种能够吸附人灵魂的漆黑深渊。

女子脚步一滞,只觉他的眼神透着某种诡翳而飘忽,不似寻常般清明仰视,她被盯得左右不自在,袖下纤指禁不住一颤,红晕染于靥,覆下密黑长睫掩目,羞懦不敢与其对视。

“先生,你怎么了?”她扯动了一下嘴角,轻声问道。

女子千千万,貌美者更不甚枚举,眼前娅之容貌便可受诸侯君追逐仰慕,然于他而言不过寻常之物,但方才之人却为何仅堪堪一眼,便令他心神动摇至此,莫非……她当真是什么山鬼杂异中所说的精于魅惑世人的山精鬼魅不成?

后卿终于收回了令人局促的视线,他撩袍半蹲于地面,取出怀中的一颗鸡卵大小的夜明珠,凑于树下那一片被浇上鲜血的草丛,翠绿的叶片之上血珠垂垂欲坠,他随手捻了一颗撑于指尖,再含入了唇舌之中,细细品尝,唇染血珠,桃花灼灼。

腥甜之中带着某种难以喻的清香味道,他意犹未尽,将其味道细细咂入味蕾全部含尽之后,再尽数吞入腹中。

娅不敢靠近,只隔着一小段距离,夜色昏暗,她只瞧着某些熟悉的动作,便疑眸探首:“先生……你在食何物?”

“食一美味之物,可惜最终不知何方令其逃脱了……总觉心痒难耐,定然将她整个吞入腹中方可解馋啊。”后卿轻笑,他站了起来,外罩一件墨紫绸衫随风微微颤动,他笑转过头,一对眸子莹然有光,神彩飞扬。……这一双眼瞳仿佛乃以黑宝石雕成,只觉越看越深,眼内隐隐有光彩流转,似水上桃花红欲然。

娅闻言,心底揪痛了一下,倏地攥紧手心,她瞥了一眼只余血迹的树杆,先前受透两箭却安虞逃脱之黑影,她一时亦难辨真伪,却见先生为其费解劳神,却心中不愿,她深吸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丝笑道:“先生一向智谋无双,连魏赵亦可力定乾坤,所念之事,定然皆能够有得尝所愿的……一日。”

后卿但笑不语。

“先生……娅,中箭之物黑影呢,人呢?不对,怪物呢?鬼怪呢?山精呢?算了,不管什么是什么玩意儿了。”

此时,背着一柄几近人高红色斑纹弓箭的一名少年兴奋地冲了过来,他绕过娅撑目四望,却只见先生身前的一棵树干上遗留下一摊血迹,然而,那个于夜间出没的古怪黑影却不见了。

少年透:“咦,怎么只剩下血,虽然太黑我瞧不清射中哪里,可我分明射中的,这血就是证明啊,怎么不见了,难不成真是鬼魅不成?!”

他瞠大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一张可爱古铜色的少年面容像猫一样惊炸了起来。

娅一见透这咋咋呼呼的模样,便不待见,她冷冷地扫向他:“闭嘴,透。这血分明乃是人。”

“是吗?娅你又是如何得知?或许它只是精怪变成的人呢?”透大眼透露失望的脆弱,巴叽着嘴反驳道。

娅闻言,顿时没好气地环臂撇脸,懒得再理他。

而后卿听了透那一番胡搅蛮缠的话,却摩挲了一下光洁的下颌,若有所思:“或许透之言亦无不对……”

毕竟方才分明乃他亲眼所见射中一人,那一身完全不同于当下任何一个国家的性感妖娆服饰,令其仿佛非凡尘中人,她分明有影子,有呼吸,有心跳,甚至有着某种危险而诱惑的迷人气息,她是如此实实在在地存在,然而,却在他探手那一刻,于一瞬抓空,似乎先前的一切旖旎画面,化为乌有……

那一刻他有一种无论他用尽什么办法都无法再捉到她的感觉,这般无力而荒诞的感觉,曾一度令他以为她当真为精怪所变幻出来的人。

娅一惊:“先生,透之古怪言谈万不可当真啊。”

“噫?先生,你也这般认为啊。”透撮着嘴,顿时笑开了颜。

娅气却闷声不语。

这时,稍后赵军将领伍德、胡莱、莫裘等人领兵前来,这支队伍约上百人,三名领将,一名副将,上百名赵军之中挑选的虎贲狼手。

“先生,黎叟那一支剑客队伍半个时辰前便再无发出任何讯号了。”伍德随时扫视了一下四周,便朝后卿拱手汇报道。

后卿拢了拢袖摆,眉眼慧光流转:“看来应当是出了意外了,另三批呢?”

此事由胡莱负责,他上前道:“另外三批没有任何问题,王太、司定与卜安的队伍按照约定半个时辰便发送一次狼烟讯号,如今看方位又稳驻石林、峡谷等地。”

“黎叟那一批实力尤胜王太、司定、卜字,按理而言不该最先出意外,且先去瞧瞧黎叟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再行定论吧。”后卿面朝涂染血迹的那一棵树,长发披向背心,仅用一根银色丝带轻轻挽住,众人望着他的背影,只觉当世绝艳儿郎皆不比得他此时周身烟霞轻笼,无光而华疑似仙人……

一言定好行程,于是,后卿所率领的虎贲狼手便朝着黎叟所预定的槐树林前行。

话说回来,从后卿眼中消失的陈白起又去了哪里呢?

好吧,她其实一直都在原处,当她将钉在树上的手臂拔出后,血量一下飙射低于20%时,突然她被智能系统给拽进了系统空间。

她恹恹一息地躺在系统空间内,这血量因着系统空间的关系趋于平和,却仍在缓慢地减少着,当她正愁着没有伤药止血,更没有生命药剂补血量的时候,这时系统给出了建议。

系统:“灵芝草×3可炼制一瓶小型生命药剂。”

陈白起雾濛濛的眼眸一亮,对啊,她虽然没有生命药剂,但却有在莫高窟内采集的灵芝草啊,它可以炼制生命药剂,上次她可是足足采了有上百株存在系统包裹内。

她赶紧问系统该如何用灵芝草炼制生命药剂。

系统:“你已达到14级,可开启生活技能,而炼制各种药品则需要点亮‘制药’技能。”

她立即打开“技能”,在技能项中,多了一个生活技能项,里面有种植、制药、烹饪、铸造与缝纫。

陈白起找到生活技能“制药”一项,赶忙用剩余技能点在“制药”上面加了一点。

当即“制药”技能被点亮,表示已可用。

这“制药”的生活技能有着说明,1——4个技能点可以用“制药”技能炼制小型红色生命药剂,5——10个技能点则可以炼制中级红色生命药剂,而11级之后加上特殊配方则可以制作高级紫色生命药剂,这种传奇性的顶级药剂,基本上属于可以立竿见影瞬间复活将死之人。

当然除了炼制生命药剂之外,当她学习了这个“制药”的生活技能,等同她以后得到任何的药方,只需找寻齐药方药物与匹配技能点等级,皆可无师自通制出药品。

1——4乃制药学徒;5——10制药师;11级后便是制药大师……

至于其它的生活技能,她大体查看了一遍,“种植”的生活技能将会影响着以后她种植各种农作物与花草植物的品质与数量,“烹饪”不用说她也知道一定是煮食水平,而“铸造”是建筑与锻造兵器有关,“缝纫”则与制造皮甲护具与装备加精有关。

如今她点亮了“制药”生活技能一级后,她便爬起来,将“灵芝草”全部取了出来,将它放进“制药”功能页面内一个外表十分朴素的黑色药鼎之中。

这个药鼎不大,它中空部位有一个八卦封合器,当感觉有物准备放入时,便会开启,开启后将药草放入,它再度闭合,然后八卦一个三百六十度转动后,再“嗞”一声打开药鼎,鼎内时此冒出一团白雾,一瓶红色的小型生命药剂便炼制成功了。

陈白起虽然躲进系统空间之后便感觉痛意与血量减缓,稍微能够自立行走,但那种缺血过多的虚弱感却趋之不走,于是她一看生命药剂炼制成功,便赶紧取出一口灌了。

接着,便查看起自己的属性资料。

职业:谋士

姓名:陈娇娘(楚)

等级:14(经验值3710/200800)

种族:人类(麒麟血统开启25%)

属性:生命力47+19(113);武力92+4(92);智力108+4(108);体力99+4(107);魅力50

技能属性点:11——刀剑系+1,身法系+1,制药+1

功勋值:23

她的属性资料好像每一次随着升级都会变得更为详细,这次技能属性点上,多了一列刀剑系+1,身法系+1,制药+1。

而一瓶小型生命药剂只涨三十点生命值,并且只是暂时保命而已,看着血量涨了,又在―1,―2,―1,―2地减少,她估摸着她先前定然被箭气震伤了肺腑,在利用太脉素诀自查手臂的筋脉时,也发现伤得厉害,估计光用小型生命药剂使劲灌怕是不济事了。

陈白起看着剩余11点的技能属性点,咬了咬牙,干脆将“制药”的生活技能再加个四点,令其变成五点,成为了一个制药师。

这样一来,她就能够炼制中型生命药剂了。

不过,中型生命药剂需要的“灵芝草”的数量可比小型生命药剂多几倍,需要10株,陈白起数了数她一共有123株“灵芝草”,方才用了三株炼制小型生命药剂,眼下剩下的120株则还可以制造12瓶中型生命药剂。

当她升级为制药师后,先前的简朴药鼎有了变化,与先前的黑铁鼎炉相比它升级为了玄铁鼎炉,且周身有了一种线条流畅优美的纹路,形状更为似药者专用的一樽药鼎。

其炼制过程并无不同,当第一瓶中型生命药剂炼制好了,她赶紧拿出一瓶给喝了,这中型生命药剂的效果可比小型生命药剂好多了,两瓶灌下去基本除了生命属性值满了,连身上的伤也给治得七七八八。

因着灌了两瓶,如今她还剩下10瓶的中型生命药剂,而采集的“灵芝草”已全部消耗完了。

由于系统空间的时间与外面随着她等级的提高而变成了14:1,也就是说她在系统空间里面待上14个小时,外面其实才过1个小时而已,所以她并不会太着急。

由于血量恢复,她一身的“秋霓套装”又重新隐形了,她只要一想到这一身衣服曾经暴露在后卿眼中,她便下定了决心,一定会找机会将它换掉。

她猜测,当时她逃脱得快,他定然没有看清楚她的容冒。

她撩起斗篷,看着手臂上一个铜钱大小的伤口已经结痂了,她不愿意让这个伤口留着,省得以后被后卿抓住把柄,便拿出“九黎药鼎”用手指掏出里面还剩一大半的药膏涂上祛疤。

涂好药后,然后她便撑着下巴盘腿坐在系统的石浮板之上,冥思静想。

这鬼谷后卿当真厉害,连怕能击败公子沧月,她曾以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被公子沧月与陈父联同击溃,定会动摇信心,不可能将接下来的局势布置得如此周全,却不料,他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甚至比她想象得还要足智多谋。

刚才他于别人所说的话她在系统空间内都听得一清二楚,原来他一共是安排了四拨赵军的先发部队,而他则亲自带着一队人于后方全盘操纵监督。

她并不清楚这四拨人究竟打算如何布置,但她却明白,若按照他的布局完成,平陵县与公子沧月危矣。

怎么办?她该怎么样才能够阻止呢?

如今她手中只有这么一点儿人手,况且姒姜还处于危境之中,她要怎么做才能够救下姒姜,救下自己,救下公子沧月,救下整个平陵县呢?

一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的……

她一时想不出什么更好的主意,便将她系统包裹内或许有用的东西全都给翻腾了出来。

破旧的皮甲×34,破损的铜剑×15,精良的皮甲×4,残缺的面谱×1,毒草×3,催眠喇叭,高级神农种植秘籍×1,(可炼绿阶以上品级)大剑炼器图纸×1,武器合成秘籍×1……

接着她又查看起目前的“技能”,她已开启有“盟友阵”,“*阵”……还学习了“狂刀六式”,声惑也升级成“音惑”了,还有生活技能……

一样一样地清算下来,她好像根本无什么能够拿得出手的底牌。

唯有一样,倒是现今可以利用的……“残缺的面谱”。

陈白起拿起那一张白色的面具,近看它,呈现一种诡异的苍白感,她拿着它比了比脸,微眯起纤长的睫毛,查看了一下这“残缺的面谱”的资料。

【残缺的面谱】(1/3)

说明:未发动面谱效果时,只是一张普通的白色面具,当发动面谱效果时,它可以复制模拟出另一张它人的面容戴在脸上。

施展效果条件:首先将它戴到你要复制模拟的人的脸上,停留三秒时间,便可利“残缺的面谱”复制出一张一模一样的脸戴上。(残缺的面谱共有三张,当集齐三张“残缺的面谱”,便可转换成一张极品道具“千面”)

——

朝着槐树林进发的后卿一行人与赵军几近泾渭分明,前行三人各自把玩取着星辉之萤的夜明珠,一路奢华而闲逸地前行,透与娅在有一下没一下地绊嘴,最前方的后卿神色暮暮,神闲雅姿,不知道其究竟在想些什么。

而赵军于后方摸黑前行,因着怕暴露位置他等自不敢轻易点火,他们可没有夜明珠这种只照足下之地的照明工具,是以只能苦哈哈地摸黑前行。

“停歇一会儿,注意四方信号。”娅朝后方喊了一声。

他们每隔半个时辰便会原地休歇,等待另外四拨先前部队发来的信号,确认无误才继续行程,关于这一点如此谨慎行事,说明后卿这人虽自信却不狂妄自大,凡事亦讲究个稳准狠。

一群人找了个平坦干爽的树底下稍作休息,赵军一行人将领先后找了后卿说了一会儿话,商议了一下行程跟安排,便派了几个人巡逻,其中一名副将则负责收探信号。

等着等着,他估计一时水急,便探了探天空,找了一枝叶稀疏的位置,直接以一树相挡一边解开了裤子,刚准备嘘嘘之时,突感背后有异样,他蓦然一转头,但见一个黑影逐渐从一团模糊变成一道身影,他顿时吓得三魂不见了二魄,下一秒,只觉眼前一黑,便“呯”地一声晕倒在地。

陈白起掀开黑暗亡灵斗篷的帽檐,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地上之上,她没有杀人只是敲晕了他,因为“残缺的面谱”需在活人的脸上复制才行,她将他拖到树后面绑了起来,并塞住了口,将面具戴其他脸上等待三秒复制后,再重新戴回自己的脸上。

因为第一次使用,不勉有一些忐忑,刚戴上面具时,她感觉原本质硬的面具竟然像冰淇淋遇上太阳融化了一般,软软腻腻地贴上她五官,有一种麻麻酥酥好似蚂蚁在爬的感觉,后期还有一点疼痛感,慢慢地她感觉自己的五官有了变化了,而她的身材由一个妙曼女身变成一具坚硬高壮的男身。

虽然悉数感受好像花了很长时间,实则不过三秒,当她感觉面谱已经融合了脸部,便第一时间进行摸胸确认,一摸到那硬邦邦的胸膛时,她便清楚自己变成了一个匹夫。

这“残缺的面谱”虽能够让她改头换面,却不能将她的衣服都一并换了,是以她还得将那名副将身上的衣服全部剥下来,给自己换上。

然后将“黑暗的亡灵斗篷”放进系统包裹内,可惜她没有带镜子不知道这“残缺的面谱”究竟将她改造得是否没有破绽。

当她正在揉捏面部时,这时外林间有人不耐烦地喊了一声:“吴三,你撒马尿好了没有?信号确认没有?吾等准备出发了。”

陈白起立即整了整嗓子,学习男子的说话方式,扯开嗓子应道:“来勒,这不正在提裤子呢吗,信号已确认好了。”

副将的名字叫吴三,他的基本资料陈白起已经利用系统查看过了,感觉个人资料挺单纯的,属于官二代,平日里在军中勤勤恳恳,话不多却任劳任怨地,相熟的人并不多,是以她觉得模范起他倒并不算太难。

她假意提了提裤带,回到营地,顿时感觉四周赵军一双双犀利招子于她周身上下扫视了一遍,若许是第一次使用“残缺的面谱”伪装,她顿感浑身不自在,就怕被人看出破绽,像这种独自一人身陷满是敌军当中的感觉,不亚于一只披着狼皮的肥羊来到狼群之中,必须时时刻刻都保持着全身警惕戒备才行。

“喂,吴三,快去,将这水送去给先生。”大将胡莱一看到陈三便招手喊道,待她走近,便一把将水囊递进她手中,不耐烦地撵着她赶紧去。

“我……去送水?”陈白起低下头,看着手中握着的水囊,神色莫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