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谋士,捣乱打击跟报复/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吴三”吱唔推脱的模样,胡莱大将瞪眼喷着沫子:“废话,不是尔难不成是老子啊,老子才不去呢,一瞧见那几个阴阳怪气的人老子就恼火。”

陈白起抬眸,一双清亮的眸子于胡莱大将那张浓眉大眼的粗旷面庞滴溜了一转,将他此刻不耐、忍耐、厌烦的神态尽收眼底,抿直的嘴角微翘,但下一瞬又泯于无踪。

“将军,可不敢这般大声。”

陈白起假意惶恐地左右环顾,嘘声掩嘴一副为他着想的模样。

她清楚地知道在赵军之中连戚冉这种级别都对后卿礼遇有加,这胡大将也只不过脾气直粗只敢于口头上对下属吐吐晦气,自不敢当面呛声。

一见“吴三”这畏懦怕事、息事宁人的德性,胡莱顿然怒了,他插腰道:“格老子的,他跟他的那两个扈从,岂非一般的不可一世,什么事儿都自我一份,自视甚高得紧,瞧着那一个二个神色巴巴的德性便生烦,他且认为自我高人一等,可老子累世公卿,在老子面前他只不过一介山野之夫羞耻论贵!”

陈白起讷讷颔首,将“吴三”不兴言谈的干嚼语气模范了个十足:“将军自然最为显贵,最显贵,那这水,便让下属亲自去送吧。”

“快去快去,若跟他们跟前受了委屈,老子给你找回场子去!”胡莱蒲扇大掌拍向她的肩膀,一推搡开去。

陈白起闻言自是感激一笑,不过内心却是敷衍,知道他这只不过是一时气话,便提拎着牛肚水囊,面容随意而岑静,随意颠了颠,估计着这一囊水得有几斤重,不知道朝这水里面下毒,会不会直接将他们毒倒。

她系统包裹内有三株毒草,虽说是用来炼“制毒剂”的材料,不过单独拿来榨汁毒液滴入水中,却不知道需要多大的毒剂量才能毒死这一窝祸害呢。

脑子里考虑着种种不怀好意,然面容却不显任何端倪。

与槐树林其它黑漆漆的地方不同,后卿等人所在之处散着着一种柔和而朦胧的光线,瞧着像月华独占一份,鲜洁如霜雪,而这般幽雅而悠悠壁树灯花的夜景,基本全是一颗颗吐澄澄之辉的夜明珠堆彻出来的。

可见这给各诸侯当谋臣确能够挣很有钱啊!

可有钱这般挥霍不顾及,也难怪令别的人又馋又恨,只嚼着牙根吐酸。

陈白起进入后卿三人组的范围,没有贸然进闯而入,她于浅霭淡光的外围止步,一双普通眼型的眸子扫过一眼枕臂靠在树干上、仰头数树片的无聊少年。

先前她于系统内心思烦杂不曾仔细看清楚过他,此时一看,却不得不承认这少年的长相独树一帜,长得十分福态惹人喜爱,圆圆的猫眼眼角挑起,圆润有肉的鼻头,饱满粉红的嘴唇,再加上可喜的雪团般稚嫩的脸蛋儿,简直就像一个送福金童般。

却很难想象长着一张如此雪团稚趣面容的俊俏少年出手竟会如此地毒辣。

职业:飞羽

姓名:透(韩国)

等级:?

种族:人类

属性:?

说明:透,二十一岁,曾为韩国公子,于韩国灭国之日侥幸逃脱终变成流蹿于魏国泥河一带的贼匪头子,如今后卿扈从之一,擅长远程弓射,物理性伤害极大,习得“百步穿杨”武技。

竟是韩人,还曾是公子?这身份倒是大有来头。

陈白起查完他的资料后,又转向另一边的一名娴静阖目养神的女子,她皮肤微黑,五官立体而深邃,看起来颇具英气而冷艳之美,虽此时她双手闲赋,但周身却有着一种蓄势待发的危险。

职业:骁将

姓名:娅(卫国)

等级:?

种族:人类

属性:?

说明:娅,十九岁,东北部乌恒部落族人,后卿扈从之一,擅长鞭法,近身攻击力强悍,手中长鞭有如龙蛇,矫灵异常,习得“白蟒鞭法”。

因着陈白起与两人之间的等级相差较大,是以顶多查看一下名字与个人资料,至于详细的属性等级则不明确。

看来这个叫娅的游牧族人也并不简单。

能收服这样的两人当扈从,且对他毕恭毕敬,打心底里对他崇服膜拜,这后卿的御人本领当真不可小觑啊。

不由得,她最后看向了后卿。

每一次看见他,因着场合不一样,她都会产生不一样的感受。

地面铺了一张十分讲究井川团花织锦的铺垫,光看这铺垫便觉与此山此林此岗不同的奢逸风情,萧萧簌簌,他席地而坐,一头墨绸般飘逸长发披肩,眉目静谧而动人,凝望于林间幽深之某处,此时他没有了那一日与公子沧月与城墙外对峙的咄咄逼人与光芒万丈,此刻他如月华内敛,闲心于山水之间,龙章凤姿,天质自然,更似一位心醉于山水风景深不可测的世外高人一般。

有一种人哪怕不动声色,便已天下莫不知其姣也。

陈白起知道他的敏锐,哪怕眼神再小心谨慎,亦不敢将视线放在他身上过久引来怀疑,他这人哪怕静静地呼吸都给人一种沉重的压力,她调整好心态,将自己扮此时演的“吴三”放了出来。

吴三这人谨慎小心,是以做事皆会顾虑三分,她故作迟疑地搓了搓脚底草丛,不敢直视前方,便低下头,将手中水囊恭敬地朝前一递:“先生,饮水。”

老实说,她此时所站位置离着后卿可好长一段距离,再加上她说话时刻意压低怕惊扰了他等清闲,也不知后卿究竟听见没有,总之他姿势与神色一分没变,连眼皮都不曾掀动一下,并没有回应她的话。

反而是透,这一波一波地赵军将领前来,不是寻事便是质问议谈令人烦不胜烦,如今一小副将也敢上前叨叨,他顿感被搅扰的兴致,他几步便跨冲了过来。

由于陈白起低着头,只以感觉脚上投射下一大片阴影,她一抬眸,一张大脸便凑了过来。

透并没有“吴三”高,然而此刻少年方才那雪团般可爱的稚容整个阴翳下来,气势却是半分不因身高而耽误。

“尔谁谁谁啊,谁允许尔等赵军不经汇禀走上前来的?!”

见他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吴三”瞪直了眼,退后一步:“透君莫恼……方才我一时疏忽……再说这并非算得什么直得嚷嚷的大事吧。”

透本来只准备吓唬吓唬他的,却不料“他”竟不知悔改,还敢出声反驳,他满脸乌云斜乜,因气恼而挤歪了眼睛嘴斜佞的嘴角,生生将一张漂亮脸蛋儿扭曲:“小儿,汝找死吗?”

被人这样威胁,本该立即一副畏惧致歉的“吴三”,却像一下子被人激出了骨气,她倏地一下抬起头来,一张面容普通的脸两眼瞪得大大地,脸色涨红似受了屈辱一般,她大声道:“透君当真无礼!吾赵军与先生历来和睦如一家,吾将军与先生亦常常以知已朋友相称,先生为人温和有礼情操高尚,尔却口口声声粗暴无礼,想来你可轻视吾,却不可这般轻视吾军!尔如此,岂非给先生抹污!”

这一番大声斥责的话可算是大义凛然,临死不屈了,直喊得后方黑暗之中的众军耳中一震,眼前一亮,这下他等再也坐不住了,一茬一茬地纷纷站了起来围观,虽说并没有同仇敌忾地声援上前,却也是在后方隐隐围堵成城地形成一种无形地支持。

“尔……尔敢口出歹言!”透听了陈白起一番贬底踩高的话,透白的面庞一阵青一阵红地,他扫视了一眼其后方,猛地厉喝一声,便从箭囊之中取出一箭矢握住七寸,朝着陈白起的脖颈便刺去。

“透!”娅倏地睁开眼,厉声道。

透的箭尖顿滞了一下,他转过头看向娅,瞬间变脸,他猫眼一弯透着几分憨态,笑呵呵像一个金童似的,他瘪嘴道:“吾只是吓吓他而已啦……”

透知道,娅一向不爱管闲事,无论他杀人放火亦罢,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亦罢,除了防碍到先生一事,她才会如此喝停于他,看来刚才这小将的一番话,令娅动摇了,方出言阻止了他。

然而,他停手了,但却不料那个看起来没有什么卵用的小将竟出然发威,“他”迅猛如脱兔般出手,一个力均势敌的过肩摔直接将他给撂倒在地。

透只觉一阵翻江倒海,整个背部便狠狠摔砸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呯声,陈白起这一手没有留情,她哪怕不用修为,仅凭麒麟双臂之力便够他喝上一壶。

透“哎呦”一声,只觉整个背脊椎都快摔断了,他痛得直声呛咳,脸皱得像一个肉包子。

周围人一瞬间都被小将那雷霆般凶狠的手段给怔愣住了。

见所有人的视线都一瞬焦聚在自己身上,“吴三”一下子慌了,“他”赶紧手忙脚忙,歉意道:“吾……吾方才以为透君准备取吾性命,吾只是下意识想保命……吾不知透君竟如此地……失手了,吾方才应当是借估了透君的力气,下手太重了……对、对不起,这水,想来后卿先生亦是不打算要了,那吾还是收回吧……”

她态度十分诚恳,道歉也十分迅速,但偏偏却对伤倒在地上的透视苦无赌,说着说着,竟朝他等拱了拱手,掉头便撤了。

走时,还喃喃地摇头自语道:“后卿先生如此文雅之士却养出如此暴烈仆伇,倒是令人诧异。”

透痛苦地想翻爬过身,像一只翻壳的乌龟一样困难,他用脑袋忿然地撞地,朝着“吴三”的背影咬牙切齿地喊道:“汝……汝给爷等……”

娅站直了身子,她见透竟被一个无名小卒给摔惨了,一时面色铁青,刚才那小将出手太快,她根本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透便被摔个四脚朝天了。

“你还嫌不够丢人,赶紧起来!”娅朝透喝道。

而这时,一直无动于衷仿佛云游天外的后卿才终于抬眼了,他先看了一眼痛得满脸冷汗的透,又看向“吴三”脚步越来越快离去的背影,笑声道:“这打完人便走,副少将倒是意外懂得进退之道啊。”

陈白起背脊一僵,下一步却怎么也迈不开了。

现代有句话叫什么来着,打脸一时爽,全家火葬场……呸呸呸,她在乱想些什么。

透见先生出声了,便忙挣扎着龟速地爬了起来,他此时是真正的杀意被激发出来了,拔出箭便准备朝陈白起开射,然,却被后卿一句轻淡漠然的话定在原地。

“透,去将水拿过来。”

透闻言错愕不已,但下一瞬却涨红了脸,分明已是气极攻心。

陈白起却暗松了一口气,幸好遇着后卿是一个聪明的人啊,懂得顾全大局,否则人人跟这少年一样办事儿迟早整得天怒人怨,她转过身,却将后续礼节补全,一脸受宠若惊地将水囊举起,腼腆歉意地笑了笑:“劳烦透君了。”

她竟站在原地不动,让他过去取!这分明乃是侮辱他,透瞪圆了一双猫瞳,气得火冒三丈,恨不得将这“吴三”一口给咬死算了。

陈白起见透冷冷地瞪视着自己,似被吓到了,她不自在道:“吾赵军送水只为相盟之情谊,可非卑躬之能,若透君自持身份不愿向取,可明言,莫故作拖延。”

此话,字字带刀句句带刺,这分明就是在明着开始挑唆两边的关系,当然这赵军与后卿等人关系如果牢固挑也挑不出什么来,可问题是……恰好它就不怎么牢固啊。

从方才知道赵军对这后卿一组人其实有着很大的意见时,她就打算利用这个矛盾来给自己小小地先报一报先前的一箭之仇。

不给他们添添堵,闹闹事儿,她这一趟潜伏算是白来了!

反正这张脸是赵军小将“吴三”的,将他们得罪狠了,到时候想算帐也算不到她头上去。

——

他们这次停歇不过一刻钟,在确认三批讯号没有问题之后,便继续朝槐树林前行,一路上他们找出许多黎叟等人行径的痕迹,特别是到了先前姒姜等人的埋伏之所,他们停下来细细查探一番,看到许多纷乱杂许朝着几个不同方向离去的脚印,此时赵军停滞了行程,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后卿上前查看了一下脚印,苦有所思道:“看来他们是被什么人利用某种小机关激怒后,引散了开去,会使用这种小技俩的手段,这说明对方对黎叟等人存在顾忌,看其树桩后几处脚印反复踩践造成的痕迹,估摸着对方应当是人数较少,约不高于20人。”

陈白起于众将后方听着后卿的分析,整个心惊肉跳的,暗忖——这人神了,字字确凿,跟亲身亲历了一番似的。

“这人被引成几拨,难不成吾等需分开去查探?”胡莱道。

后卿视线放远:“不必了,估计此时除了黎叟的那支队伍,其余皆已无力回天了。”

众人大惊:“对方是何人?莫非是平陵县的沧月军?”

后卿道:“自然不是,不为沧月军此时对前线战局焦头烂额,单单看现场这粗糙、破绽百出的埋伏便知道绝非沧月军的惯用手笔,只是恰好黎叟等人自大妄信,恰好中了别人的圈套,我想,这该是一支……临时的组建的队伍。”

“先生,这支队伍从何而来,是否与沧月军有关?”

“自然是有的,否则如何要与吾等敌对。”后卿慢条斯理地道,他于周围环境巡视一周后,便指向一个方向,道:“黎叟虽狂妄自大,但却也有一定眼力,一开始的劣作把戏他定然看不上眼,但最后他仍旧被引走了,这说明对方定有令其在意的存在,他们是走这边,去看看吧。”

“先生如何知道是这边?”分明有有拨脚步印,他如何确定的方向。

“习武之人足下功夫向来用得深,这边脚印最浅淡,以此为据。”娅不愿意自家先生回答这种无智商的问题,当即冷视其问话之人一眼,代为答之。

问话之人正是陈白起,她被娅瞪了一眼后,十分无辜道:“或许是别人设下的障眼法也不一定啊。”

后卿脚步顿了一下,转头从众将之中将她寻出,那一双极深极幽的眸子含着笑意:“吴副将懂得还太真多,连障眼法都识得。”

一听他喊她吴副将陈白起顿感头皮发麻,总觉得比起喊她“副少将”,这句“吴副将”更饱含深意。

他什么时候将她的姓都打听出来了?这是为以后的打击报复做铺垫吗?陈白起脑中顿时阴谋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