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谋士,冒险生计救小部队/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下意识询探一下后卿的眼晴,正巧他亦直直地等着她撞入,一时一双白得如水银,黑得如丸黑珍珠的透澈洞悉墨眸与一双外型虽普通却有着不种风骨韵莠其中的眼瞳相对。

后卿倏地微眯了一下眼眸,心中怪异丛生,然风霁月朗的神色未变,却对“吴三”多了几分不一样的关注探究心思。

陈白起下意识是想避开,在某一瞬间她察觉出来他的眼神具有了与以往不同的侵略性,心想他定是在某处有了怀疑,她猜测定是先前恶整透少年之事太过出格方惹得他惦记了恨。

不过她并非只懂得逃避之人,之后要进行的计划少不得与他斡旋交道,现下便虚肠子了,则嫌太早。

况且,她本不是“吴三”,自当不得“吴三”事事吞气忍声之事,如那般挑刺或眼中含沙视你之人,无论你多么小心谨慎,也是动辄得咎,她且照看着眼下吧。

“全仗胡将军平时教诲有道,才捡了个话头,眼下胡乱一卖弄,倒让先生取笑了。”陈白起掩下眼底的精明,稍作尴尬地挠了挠脑袋,却于暗中朝胡莱使了个“求帮衬”的眼神。

说来她与这后卿一行“灶病”一事可皆经他而起,是以如这般半卖半送的人情他可就不将就了。

胡莱虽瞅着五大三粗糙汉子模样,但实则那颗心细着呢,他也早看出来这吴小子送水一趟是将这先生等人得罪狠了,这先生没事总爱拿捏着她,而那摔惨了的透君总觑着无人时一脸毒辣地盯着她,几近将她盯着个筛子似的伺机报复之事,而这娅女郎对其亦神烦不爱。

嗳!说来也怪哉,他以为就他自个儿脾气大,心想暂时赵国还需依着这后卿这漂亮脑瓜子谋楚来着,便暂时忍忍他们那周身怪毛病,不去燎那撮阴阳怪气的火头,省得戚将军知道了不好交待,于是他便派这时常于军中和稀泥的吴小子去。

嘿,却不想阴着阴着,平时瞧着多省事儿一人,他这气性儿爆发起来还挺大啊,这三言二话不对头便直接将人给摔了。

臭小子,叫你送水你偏去搓火,净知道给老子惹祸!

“这小子满嘴的毛都没有长齐哪敢得先生青眼,快快快,赶紧一边儿去待着。”胡莱插浑上前,啪啪几巴掌落于陈白起手臂,将人给故意拍远后,方掉过头跟后卿打哈哈道:“先生莫听这小子打岔,吾等还是立即进发,切莫耽搁了正事儿。”

后卿见胡莱出来打圆场,笑了一下,这才没继续追问。

陈白起因着得罪了后卿三人组,为了不继续触霉头,便越走越慢越缩越后,慢慢地身影便游离于中端位置靠后,她这种鬼鬼祟祟的小动作落入很多人眼中,但却没有遭到什么怪异的揣测,毕竟她先前干的那些个缺脑子的事儿大伙都知道,虽说他们亦藏着掖着使劲暗爽,但明面儿上却得好生端着。

隔得远了些便感觉周身压力顿时松络了不少,陈白起便偷偷地打开了系统地图,她一直在担心着姒姜目前的情况,一看地图属于姒姜的绿点位置一会儿左一会儿右,跟飘移似地令人捉摸不着头脑。

陈白起起存疑他是否被追得慌不择路,但随着他身后追击的红点人数逐渐渐少时,她便知道他定是使了手段在跟追兵打消耗仗,自然也是在拖延着时间等待救援。

所幸这姒姜是个靠谱的队友,虽说这次莽撞冲动了一些,却到底并非愚笨得只懂得与敌人共归于尽两败俱伤。

可惜这个时代没有通讯设备,否则她便可以远程替他谋定路线摆脱追击了。

不过好在姒姜脑子够灵活多变,一时半会儿怕是也不会被逮着,怕只怕……他这一头胡乱撞进了“血蚊巢穴”,那时候只怕才叫伸手莫及了。

另一面,因为离得血蚊巢穴近了,她已经可以查看“血蚊”的相关资料。

名称:血蚊

等级:5——10级

属性:防御力13,攻击力17——23

怪物资料:一种具有刺吸式口器的飞虫,以吸食血液为生,常年盘桓于沼泽、溪沟、死潭与潮湿密林之中,吸食血液时不懂节制,若超量则会直接爆体而亡,此时将会对周围目标造成额外伤害值。

陈白起一看,嘴角一抽,这本身吸血也就够歹毒的,这吸过头了竟然还会自行血爆,它也太不给自个儿的小命留一点余地了吧。

这血蚊出没一网一网地,而具有一定防御性,可比捅到一窝马蜂难对付多了,不过她若穿上黑暗亡灵斗篷倒多少可以规避一些风险,这黑暗忘灵斗篷防御力属于全方围,除了抵挡致命一击之外,一兜头兜脸一藏,基本寻摸不着人影。

接着,她又查看了一下姐夫与巨那边的情况,这一路上她随时关注着系统通知,直到他们“夜枭”小队的人数已经没有再减少,这就说明他们那边的战斗基本结束了。

然后她再查看地图,发现属于他们的绿点正在移动,一开始隔着一段距离她还有几分侥幸,等距离拉近了,绿队与红队逐渐靠近,她才终于确定他们正朝她这厢赶来。

她估计是姐夫跟巨他们担心她,一完事了便领着“夜枭”小队全体跑来接应她。

问题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赵军潜伏部队的真实情况,也不知道这其中有一支乃鬼谷后卿亲自带领的精锐队伍。

不好……这万一撞上……

陈白起双睫轻颤,盯着地图上的移动中的绿点,眸色逐渐加深,她该怎么做才能够让他们错开,或者说……她该怎么做,才能示警姐夫他们呢?

她该怎么做呢?

最后思前想后,她决定比起暴露自己目前的身份,陈白起倒宁愿豁出去,顶着后卿他们的怀疑,也要先救下姐夫他们。

衡定好权宜后,陈白起深吸一口气,于心中默念三、二、一……

“吠!何人藏在树后?!”

她突然朝黑暗之中的某处惊诧叱喝一声,拔出兵器便冲出队伍追击开去,前头行进的赵军于一片静默之中潜伏,突然这暴喝一声,只觉耳膜一惊,连忙停下转头。

胡莱一回头,只来得及看到“吴三”英勇赴义的黑影一闪而过,便急吼吼地冲进了漆黑的林间,他“唉唉”地叫唤了几声,便瞪眼咬牙啐了一口啖,赶紧招手派上身边几个好手赶紧去追人。

而后卿闻声之际,却沉凝下眉目,他朝娅看了一眼,她蹙眉回想了一下,摇了摇头,他又转向透,透眦哒了一下白牙,比了个手势,顿时他心底一片雪亮。

于是,他状似无意地与胡莱问道:“这吴副将倒是敏锐异常,某之下属都不曾察觉有人潜伏于黑暗之中,他却第一时间发现了,倒是个可造人才,且不知这吴副将以何籍历参与此次战役,之前倒是甚少见到他过。”

胡莱一听,眉眼猛地一跳:“他这无名小卒平日里就跟着一群泥腿子于操场训练,你瞧他这人嘴皮子拙,闷声几棍也打不出一个屁来,但干事却是扎事啊,希望先生瞧在老身的面子上,别介个先前之事才好啊。”

胡莱一听这后卿拐着弯来打听吴三之事,顿时脑子便跑偏了,心想这都打算起打听人家的家里事儿来了,该不会是打算先摸清家底,瞧着是个好欺负的,便一得功便回去跟赵王请令给吴三来个抄家灭口之罪吧。

不过摔了他的扈从一下,这先生之心也太黑了吧。

后卿一听这话,便知从这胡莱口中再难掏出什么正常话了,老实说,他一直觉着这吴副将身上有一种违和感,总令他感觉在意。

说话另一头,陈白起卯足了够地奔跑,为了摆脱身后的“帮手”,她基本不走寻常路,专挑崎岖之路,所幸有地图指引才没有给跑偏。

感觉身后跟来的人越来越远,她根据地图上的指示终于准确无误地冲到了姬韫等人的位置,因着她先前奔跑的劲头太猛,便一下扎进了他们的视野范围,所有人都诧目惊怔地盯着她。

不过因为隔着一段距离,再加上树影婆娑,她跟他们都瞧不清楚彼此的神色表情,只能凭身影判断高矮胖瘦。

在前头的姬韫与巨不需要瞧个仔细,陈白起便能一眼认出他们,毕竟彼此之间太熟悉了,不过他们估计认不出她了。

这模样身材跟声音都大变样,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她没有时间与他们相认了,因着她也跟他们解释不清楚这番身份变化。

是以,她只得以另一种身份,朝他们示警地喊上一声:“大胆贼人,还不赶紧停下束手就擒,吾等受后卿先生之命,分了四批潜伏部队进驻平陵县城郊,尔等区区山林贼匪,胆敢放肆造孽!”

老实说,姬韫一开始见一个猛地从林里冲出来,的确吓了一跳,所有人都祭出的武器准备战斗,但那人却出乎意料地不见任何进攻姿态,甚至他在见到他们并无意外,像早就预料到他们会出现在这里,接着莫名其妙地喊了这么一句话,委实令人感觉……十分诡异。

他正欲开口说话,却又听她道:“后卿先生足智多谋,此番亲率部队进林,虽眼下吾一人前往,但稍后百人部队即刻便到。”

后卿来了?!

姬韫一愣,反复咀嚼他方才之话,只觉心惊肉跳。

倘若他的话全部都是真的,那他们之前所做之事,岂非打草惊蛇了?姒姜跟娇娘呢,可是遭遇了危险?

“听着,西、北、东皆有吾等埋伏之人,而南边的一支部队恰早前却失了踪迹,可是尔等所为?”她又道。

姬韫奇怪地盯视着前方之人,虽然他口口声声地威胁,却每一句话都在透露赵军的消息,仿佛是在跟他们……示警?

见他们仍旧没有动静,陈白起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脚步声,该是赵军部队来了,显然姬韫他们也听到了,此时陈白起大声喊道:“贼人,莫跑!”

她朝他们指着一个方向,又大喊一声:“莫跑!”

而姬韫却听出,她在叫他们——快跑!

他虽不知道此人是敌是友,但目前好似没有多余的选择了,犹豫了一下,便朝身后的人挥了挥手,朝她所指的方向撤走。

临走前,姬韫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目送他们离开的人影,那道人影无声地朝他点了点头,他一愣,亦回之,方走。

而巨却莫名地站在原地,怔怔地盯着陈白起的身影未动。

陈白起见巨这木头竟然不走,一时也猜透不他的想法,眼见这脚步声越来越近,她无法只得赶紧从身上(系统)给他抛了一个物件,然后跟他比了一个手势。

——撤!

巨伸手拽接住,却甚是柔软一物,一摊开,却是一个被揉捏成一团自制的布袋,当即一震,他认得这是他家女郎亲自缝制的。

巨抬头看了前方之人一眼,模糊的身影他并不熟悉,甚至从来不曾见过,但他却有女郎的随身之物……略微踟蹰一下,巨便也跟着部队撤退了。

陈白起等他一走,方大大地松吁一口气。

这时胡莱派来相助的人也赶了上来,因着陈白起走偏路,一路上耽误他们不少时间,此时他们基本头发也乱了,甲衣也不整了,整个人气喘吁吁地跑近了,插腰累惨地喊道:“副、副少将,人、可疑之人,可逮着否?”

陈白起一听回过头去,却是一脸地气愤:“这群人想来是山林绿匪,对地形十分熟悉,吾方才一路追赶却仍旧被他们跑了!可恶,他等定然是害了黎叟部队的那群人,专程排来打探吾等消息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