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谋士,二报小仇戏耍透娅/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陈白起一顿急赤白脸的话,赵军随之而来的好手皆面色木木,心底大惊——本以为这早以荒置蛮夜的槐山岗人烟罕迹,却不料于这片万木葱茏的槐山岗竟暗藏埋伏?

是谁人所为,是不知底悉的势力,还是楚之矩阳沧月之计?

“吴少将,此事依你所见,吾等当如何定决?”一名青年赵将将剑一收,朝陈白起凛声请示。

这八名赵军虎贲狼手乃是胡莱身边的近随,因着胡莱对吴三的一番“器重”,令他前往相助,且他官高一阶,自是等候他的决策以定下一步计划。

陈白起愤愤懑地丧气半晌,最终似以大局为重,收敛起一身戾气脾性,于他们冷静道:“追寇莫追,且不如立即返队上禀——”

咻——此时,一道犀利似流星破日的空气至陈白起耳边嗡一下擦过,那几近产生风刃刮过她脸颊,余下一片麻木的冰冷。

陈白起蓦然窒声,下意识伸手触碰了一下冰凉麻木的脸颊,指尖一触那一片肌肤却觉一阵火辣辣的痛意传来。

她盯着前方钉入树干的箭矢,其余震削减,却尾翎仍旧绷直颤动,可见其力道彪悍霸道。

接着,她侧身朝后撇去,以她的视力加上麒麟瞳的血脉苏醒,哪怕是在伸手不见五官的黑暗之中,亦能够辨别方位形状。

是以,她很清楚地看到一人面容冰冷似覆霜血立于高处,挽弓搭箭,神色残忍而讥讽地盯凝着她的位置,而另一道窈窕高挑之身影则迅猛如猎豹般闪冲入巍巍林子里,且方向恰好是陈白起先前给姬韫等人所指向的位置。

他们来多久了?!陈白起怔了一下。

“是先生的扈从透足下与娅女郎!”原先被突出其来的一支暗箭所惊的众人,一瞅来者何人时,这股气便瞬间消恹,半是惊疑半是安心道。

“他们怎么来了?!”

“对啊,他们瞧着怕去追贼寇了,吾等该当如何?”

他们相视一眼,一时拿不定主意了。

倒是先前将说话权递给陈白起的人,再度发言:“后卿先生之人自是有能力与见识的,但吾等乃赵国之将士,一切皆以赵*令为先,一切自当听吴少将之意。”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陈白起知道是不能就这样撂担子回去了,她暗吸足一口气,瞪着朝娅与透离去的方向,喊道:“去援助他们,追!”

“诺!”众人齐人一喝。

本以为可顺利掩护姐夫他们逃脱掉与赵军狭路相逢的局面,却不料这半路杀出来一对程咬金,陈白起从不怀疑这两人的能力,透耳力眼力超群,娅心细稳重,这两人组合起来十分棘手,她只寄望姐夫等人能够赶紧地寻路脱逃。

系统:透对你愤怒值+20,目前愤怒值60。

陈白起现在哪有心思理会这个透干嘛又对她刷新了愤怒值,她首先让其余八人朝透跟娅离去的方向追去,而自己则于林子外围绕了一个大圈,寻了一处隐秘的位置将脸上“残缺的面谱”取下。

这“残缺的面谱”想取下十分容易,只需心中默念一下,面谱便会自动从脸部脱落,她双手一捧便接着了。

随着“残缺的面谱”的脱落,她那健硕高大的男性身材一下变成了女子的娇弱柔美之姿,她将属于“吴三”的军装脱下收进系统包裹内,再重新换上“黑暗亡灵斗篷”。

陈白起覆下长睫,从林间透出淡淡的萤光映得其睫毛尤其地长,像扑棱翅膀的蝴蝶一般,不能够将一切寄托于希望,她必须出一份力将人彻底引开才行。

她将“黑暗亡灵斗篷”系好,然后打开系统附近地图,附近地图可随意调整大小,一般系统默认100%,她此时将它调整为200%,力求每一条线路每一根树木每一个细小角落都清晰无比,毕竟以她目前的等级跟透跟娅相斗,少一份谨慎的心思都很难取胜。

看地图上姬韫的确按照她指的方向而行,但实则却只前行了一小段路,后面的部分则朝旁边小林子里岔开了,且兵分几路,明显他们在心中对她还是存有一份顾及警惕,不全信亦不全部否决。

而娅与透则进速很快,那两个红点如有神助一般,不断调整着方向,不断地朝着姬韫他们所在的位置靠近。

陈白起根据系统地图指引绕了一段近路准备从中截道,她虽非透与娅两人的对手,不过靠着对周围地形的熟悉跟夜色的遮掩,顺利脱身应当问题不大。

夜晚的森林太过于安静,原本存在的风声,蝉声都彷佛已销声匿迹,透与娅一跳跃于黑黝黝的枝桠,居高眺望,而娅则时不时蹲地伏视,眸动侦察,辨别方位,这两人合作便似天上的飞鹰与地面的野豹,各司其职于天空、地面称霸称王。

透眼力极佳,哪怕夜晚林子里只余一丝光线,亦远远地捕捉到一道一闪而逝的黑影,他当即拔箭拉弓咻咻两箭飞射而去。

“透?”娅仰头蹙眉。

“娅,东南方位,百步。”透道。

娅当即瞄准了方位,冲刺而去,她将拔出腰间缠裹的一物拔出,那物原本柔软似带却在她挥舞几下便倏地生韧变硬,如一条猩红蟒蛇一蛇,便一棵腰粗的榕树绞缠而去,“轰”地一声,树干发出一声痛苦呻吟,便咔咔格格地断裂成两截倒塌在地。

如此霸道惊人之鞭法,分明乃她的武技“白蟒鞭法”。

树一倒下,但树后却没有透所指认的可疑之人,娅美眸转动生冷,一个翻江捣海之连环抽鞭,啪啪啪周围一圈的树干通通被她折断倒下,一时尘烟四处枝叶横飞。

“透,无人!”娅道。

“我再探!”透道。

这时,东南方又有一道黑色身影如夜间脱兔一样奔走而去,透当即收弓忙身追去,而娅蹙了蹙眉,亦缠鞭疾冲跟随。

在前面奋力拔腿奔跑的陈白起见身方追得紧,便于林子里随时找大树当掩护,待人一靠近,便利用“黑暗亡灵斗篷”的特殊隐形功能令让于他们面前生生地“消失”。

如此一来,几番奔波劳碌,便可将这危险的两人引离与姐夫他们相反的位置。

眼看着地图上绿队逐渐撤离可追击的范围后,她便直接甩脱两人,重新装扮上吴三的身份,假意无意间搜索到这片区域,然后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足下。”

陈白起抹了一把满额头的汗(这可不是假装的,这刚才逃命之际又是射箭又是躲鞭的,体力都消耗得差不多了)刚于后方喊了一声,却见透倏地转身,便是一箭射来,她眸光闪一闪,却没有移动,而箭矢于她发顶穿射而过,无伤她分毫。

透放下弓,一张可爱的金童娃娃脸冷冷地注视着她,那一刻,陈白起认为他是真的准备想要杀掉她的,毕竟先前系统提示的60愤怒值可不是白涨的。

因着追丢了黑影,此时的透满心地不爽,因此见着仇人出现,那一刻他险些将他认作是那一道飘忽不定的可恶黑影,所幸最后一丝理智阻止了他干下这等迁怒的举动。

这时那八名赵军虎贲狼手也塔塔地赶到了,透这才收起长弓,而娅则瞥了他一眼,心中明白他的气恼,因着她此刻亦有一种被人愚弄后的感受,如今黑影没捉着,之前的那一批可疑之人估计亦逃之夭夭了,他们这一趟出来一无所获,还遭人戏弄调虎离山,此事若被先生知道,他们便彻底无脸了。

娅如此一打念,面色便阴沉阴沉地,她冷冷地朝陈白起走去:“人且是你发现的,你且说说都察觉到是些什么人?”

光凭现场的脚印数量便对方人数不少,绝非一两人,是以娅一口便说“是些什么人”,而非“是什么人”。

陈白起因着黑色的关系神色太模糊,她偏侧过头,淡淡道:“天太黑了,小将不曾认辨清楚。”因着方才透之一箭,她如今亦有着理由去故作不驯,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瞧着陈白起一脸“非暴力不合作”的抬扛模样,透便气不过:“你——”

娅出声阻止了透:“且都先回去吧,先生他们尚等着吾等的汇报。”

说着,娅便拽扯着透一块儿走,在于陈白起错身之际,娅顿了一下,却道:“吴少将,下一次……透的箭可不一定会再射偏了。”

她未再看陈白起一眼,便带着一脸不情愿的透离开了。

陈白起看到娅与透离去的背影,一张十分普通的青年面容如破冰一般,缓慢地透出一丝诡谲的笑容。

正大光明地出手她可能的确拿他们两人没办法,可论着私下手段,她可不一定会输给他们,这一个二个地还真拿她当软杮子捏来着。

——

一队人匆匆而去又匆匆而回,陈白起见到胡莱、伍德、莫裘等上司,便七情上颜一阵天花乱坠一通扯,但扯得十分“诚恳”,再加上有娅与透确也查到暗处有不知明的人群的佐证,却是听得赵军众人心中产生了一种错误的猜测——这林中潜伏着一支势力不浅的敌人。

后卿首先听了两属下的汇报,心中大抵也有数了,无关起先“吴三”之意是真是假,如今便也只能当真了,他唇畔含笑高深莫测地睨着陈白起扯淡,不插言亦不询问,只待她说完之后,道了一句:“那依副少将所见,敌方确实有备而来,却所为何目的?”

陈白起皱眉想了一下,假模假样地分晰道:“这要说目的,首先怀疑国仇,此地曾为楚地,此民曾是楚民,哪怕被楚陵君割弃掉了,但这肉毕竟还是楚国身上掉的,这民之心哪怕是贼寇亦不愿意变成其它国家的奴隶吧,是以有此报复举动亦属正常。”

此话乍一听有理,但实则深想却处处透着不对劲,人贼寇本就是跟楚国的规矩对抗来着,而且这地被割弃了出去,与他们关系也不大吧,他们只管他们恶霸一方赖以生存便好,哪管是哪个国家掌管来着。

胡莱也只管听着,却不大入脑,实则他也知道这吴三这人虽做事勤勤恳恳,但脑子却无士人那般灵光,有这番分析亦算是出人意表了,甭指望他还能有别的大出息了。

后卿听了,眸光转了转,似盛一汪潋滟池水,荡晕了不少人后,竟出声赞同了,这惹得其它“精明自醒”的人都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连他们都听出问题的话,这名动天下后卿先生竟全盘接受了?!

他这所谓的“赞同”是讽刺还是另有阴谋啊,众人不禁开始各种恶意揣测起来了。

他亦不再继续上一个话题,话头一转,便道:“至此处后,遗留下来的脚印却越发凌乱难辨,若当真山匪贼寇所为,吾等大军行径实目标太大,容易亦遭伏击,不如暂且分开行事。”

所谓分头,则是分了后卿,伍德、胡莱、莫裘的领头,后卿人边人数最少,拢共只有三人,是以伍德、胡莱等人各拨了十人予他,而后卿自当感激接纳,接着,他出乎意料地竟开口要了吴少将与他一队。

所有人顿时都一脸同情地盯着她,目送祝福,而陈白起自知这么一件小事胡莱等人是不打算保她的,于是便默从了。

他这一招将可疑之下放在眼皮子底下监视的行为陈白起甚是理解,可在他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也太考验人了。

陈白起跟在他们身后跟着,一路上默不坑声,完全将自己的存在感淡化掉了。

“先生,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娅凑上前,鼻子耸动了一下,四下嗅了嗅。

透亦巡目四探,诧异道:“声音……前边儿的林子好似无任何活物气息,透竟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后卿一顿。

这时,透转头看向身后低头缄默的陈白起,趾高气昂地喊了一声:“吴三,你且独自入林去探一探。”

陈白起抬头,左右看了一下,这里有这么多人他却非得指派她去探路,这已经不是暗下绊子,分明……已经是公报私报了。

小人!

不过,让她探路也好,她且正等着这么一个好机会送上门来呢,只是希望……他们一会儿不要后悔派了她去探路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