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谋士,英勇抢救契约美仆/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透之言,几近目中无人之态,同为赵国虎贲狼手军营管辖的铜甲兵将,平日里哪怕再无深交亦算是抬头不见低头见,这关系自是比起先生一下人之言,更为维护同营之谊。

听他等口中之言,明知前方定有不可预测的危险,却偏派吴少将一人单独探险,分明居心可测,他们一张张黝黑的脸上布满不豫,正欲张口朝后卿先生求请之时,却见“吴三”伸出一臂相阻。

“能为先生先趋效劳,实吾吴三之幸,诸君且原处候待,吾去去便回。”陈白起双手一叉,朝后卿方向行之一礼后,便义无反顾地越过众人,那一道俊挺修长的身影瞬间便没入漆黑的林子里。

由于她的决策行动太快,简直连犹豫都不曾犹豫一秒,是以所有人都只来得及听完她最后一句话,尚未反应过来,再一抬头,便不见了其踪影。

一钻入密密森森的野林子里,陈白起便蹿进了暗处,于别人眼中深山密林黑夜之中不亚于一座深不可测的迷宫,但于她而言却等同家中的后花院,角角落落都探索得清清楚楚。

她一直暗中打开着系统地图,盯着地图上离她不远的红点,阴佞一笑。

透与娅见陈白起个楞头青竟一句不反驳,便一下冲进了诡谲阴森的林子里,皆讶怔了一下,透摸了摸鼻头,圆溜溜的猫瞳忽闪了几下,似有几分疑惑又似有几分……心虚,但最终却是对其一番不自量力的鲁莽行为表示嗤笑一声。

娅急急转向后卿:“先生。”

后卿目视前方一片随着山脉起伏与一条墨带的幽幽密林,下意识蹙眉,这却是他第一次卸下了往常颐和优雅的神色。

其它人见“吴三”当真一头不管不顾地撞了进去,当即便对出锼主意的透怒目而视,接着一甲士出列,朝后卿叉手道:“先生,吴少将一人前去恐怕不妥,何不令吾等前往相助。”

后卿松缓了眉眼,幽眸深邃,鬓发于夜色中婆娑,他淡淡道:“既然吴少将甘愿请缨,便不可辜负其良苦用心,且于原处等等吧。”

众人只敢瞪透,却不敢忤逆看着就一副怡朗如晴空般好脾气的后卿,于是场面一下陷入一片缄默沉闷。

“先生,我……”透准备予先生解释方才他不过随口支臤的一句,却不料那吴三当真如此听话,却被先生一句“我知道”给打断了。

见先生面容不霁,虽说别人瞧不出什么变化,可他却知道,先生此刻并不愉快。

为什么?先生为什么会不愉快,因为吴三冒险单独入林,还是因为他先前的话?透看不懂,但娅却明白几分。

先生不喜欢有事情脱离了他的掌控,偏生这“吴三”却是个令人感觉棘手之人,他行事怪异言论也颠三倒四,完全是一个不循规则行事之人,说风就是雨,透不过说错一句话,他便如脱缰之野马,一去不返头了。

虽然不知先生为何会对这“吴三”产生怀疑,但她相信先生的判断,况且自从进入这槐山岗后,一切的事情都变得十分诡异莫名,令人揣揣不安。

摸约一刻钟后,众人面色越来越凝重,却也不敢轻举妄动,然而空气却越来越沉重,突地不远处林子里传出一声惨叫,也拖长的余音几近刺破人耳膜,众人面色一变,皆认出乃先前冲入林中探路“吴三”的声音。

赵军再也按耐不住,锵锵拔出铜剑便准备冲杀进林子去,却被后卿给拦下:“情况末明,不可冲动。”

“可……”众人踟蹰,讷讷不知如何言才好。

“啊——”

又是一声贯穿林子的叫声爆出,众人抬头一震,一时神色愣愣,此刻连后卿亦被那惨绝人寰的尖叫给惊怔了一下。

他们都在想,这究竟是遭遇了多大的伤害才能够发出这样悲壮的惨叫声啊!

众军道:“先生,吴少将定是于林中遇上险境,吾等这般迟疑岂非可笑!”

“然也,吾等堂堂丈夫,虽知危矣亦切不可失了气节!”

后卿一听这番迂腐酸言,心底轻笑一声,却知道再阻下去,可变成了他们口中的“失了气节”不是“堂堂丈夫”之人了。

当赵军冲了进林子后,却见林中阴阴翳翳,风动树影沙沙晃动,却不闻其它动静,更不见吴三之惨烈身影。

他们目瞪口呆,一时讷闷惊疑,分散了几批四处查探。

这林子越往内处,便觉少了清新泥土气息,多了一种腥臭古怪之味,且树叶稀疏,多是枯枝干树,怪桠枝长伸展,斑斑条条,一进入那氛围便给人一种不安鬼异邪崇的感觉。

“噫?此乃何处?”

有人感觉走过一棵枯树下,一条软软细长之物划过他的面颊,他怵然伸手一摸,却勾出一条丝长之物,他顺势抬头一看,却见黑暗之中,树枝桠上吊挂着许多黑团。

不只一人发现,陆续许多人都查察到了。

他们疑惑不解:“那是何物?”

后卿由着透与娅一前一后相护,他走上前掏出夜明珠朝上方一探,却见树上挂着一个个透明绿色的茧,每一个约拳头般大小,数量极多,他再移步朝前一看,却不仅这一棵树有此异样,其它的亦是密密麻麻挂了一大堆。

后卿微微眯了眯眸,细碎的锐光于眼角溢出,他再朝地面一探,地上亦有这种绿茧,却是破碎开来的,如瓢一样的破茧壳内,尚余留一些绿色残液,透明薄翼,另有干涸的……

娅亦后卿视之同一样物时,瞳仁一缩——这脱落的皮毛,干涸的躯壳,分明乃一头熊瞎子!

它的死相十分奇特,皮毛分明油亮,但全身却干瘪如涸一般,那大大的两颗眼珠子镶嵌于骷髅眼骨中,怎么瞧怎么触目惊心。

“先生!不妥!”娅喊道。

透一看周围这阴森怪异的环境,心脏打鼓般嗵嗵嗵直跳,亦道:“先生,不可再行!”

其它人渐渐亦发现脚边堆砌着各种死相诡异的动物尸体,哪怕一个个都是见惯血腥的大丈夫,此刻亦面色青青泛白,本来三分可怕的林子一下变成十分可怖,简直就像黑暗之中随时会伸出一双惨白的手将人给拖入地狱一般。

“那,那吴少将……”

“先、先撤退再说吧,吴少将可能已经出了林子。”

这个时候,每个人心底都毛毛地,谁还真能够舍生忘死地去管什么吴少将,再怎么地还是自个儿的命更值当顾惜些。

可惜,就在他们退缩之际,突地一阵“嗡嗡嗡嗡”沉闷得令空气都一并震动的扑翅声响至远而近,它就像一个密可不透的网罩瞬间朝众人头顶落下,众人一时辨别不清何物,只得惊恐地睁大眼睛朝空中看去。

这时后卿将手中夜明珠朝响动最大的方位掷去,那一瞬而明亮的光线令一切真相大白。

来的是一大群飞虫,每一只都有指长,双翅黑黝黝地,但身体却细长墨绿,嘴长如一根长针,红猩锐利,它们此时倾巢出动,像一群不知饱足的蝗虫朝他们飞去。

“此乃何等之物?!”

赵军识得蚊虫,只觉此物与其极为相似,但偏生只只斗大骇人,他们一时慌不择路,只恨爹娘少生了他们两条腿。

有人逃到了树后,有人抱头直冲,有人鼓红了眼拼杀了几只,却被更多的蜇中,痛得哇哇大叫,另有人陷入血蚊群中,一下子被汲尽变成了一具干尸体。

“啊——”这一声声惨叫,可比先前“吴三”之惨叫更凄厉。

这下众人终于明白,先前“吴三”的惨呜从何而来了,可惜为时已晚。

这下全部人都再也兴不起反抗之力,全都成了一个个残兵败将,满脑子只有一个字逃,但这是血蚊的巢穴,想逃谈何容易,他们挥剑乱舞,砍死不少,却这儿肿了起来,那儿肿了起来,而那些血蚊不断于空中胜利地盘旋着,等着拿下方的猎物祭饱今夜的肚子。

无论是透还是娅都使劲浑身解数挥打着血蚊,却都避免不了被汲取了身上的血液,虽说血蚊嘴口无毒,却这吸一下伤害性亦是极大的,况且一口下去,身上便会肿起一包,不一会儿,两个漂亮得体的人,一下就变成了面目全非。

其它人是边跑边叫边逃,也不知道最终逃不逃得过既定的厄运,但后卿三人却不愿意于摸不清地形的密林之中盲目乱跑,况且血蚊被大部队逃跑的赵军吸引走了,剩下的部分娅与透护着后卿,倒也勉强能够应付得过来。

看着身旁的血蚊尸体越来越多且越积越厚,剩下的数量即将消灭之时,却不料又有一大袭来,透与娅面色一变,气喘如牛,体力消耗过大,明显即将支撑不住了。

于一片绝对无光的黑暗之中,陈白起站在一棵矮枯树下,静静地隐身望着前方的后卿。

其实,她并非一定要致他于死地,她本身与他并无私怨恩仇,可惜,他百般毒计去算计主公,算计平陵县与姒姜,于这个立场上来看,他们的敌对关系十分明确,哪怕是各为其主,亦不能善了了。

可惜了……

这时,一直被娅与透护于身后的后卿推开两人,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双手如轻弹琵琶般结了一个印,接着宽袍一挥,一股破风之刃便于他们四周徒然炸开,后卿身边顿时似有一股无形的摧枯拉朽之力散发开来,令四周盘桓的血蚊顿时爆裂而亡。

陈白起瞪目结舌。

系统:警告,敌军后卿使展了奇门遁甲——“诛灭”,是否要拯救无辜的血蚊,接受/拒绝?

陈白起满头黑线,知道系统又抽风了——她脑抽了才会去接受这种任务!

陈白起最后再看了一眼后卿,知道凭他的能力必不会死在这片林子里后,便不再逗留,猛地扎进林子里朝着姒姜的位置赶去。

说话另一头,姒姜被身后一大批气势汹汹的剑客追击得早已筋疲力尽,汗流浃背,虽然使用暗杀手法跟对地形的敏锐观察解决掉一些剑客,可因此暴露了自已。

他甩开剑客一段距离后,便双手垂落靠着一颗树干仰面喘气,此时他面上的妆容被汗水浸透,因着慌忙逃命,因此没怎么顾惜妆容,是以整张脸都快被汗水浇成个鬼了。

他抚额苦笑道:“死前竟是这副模样,怕是等到陈三他们来收尸的时,恐也难以认不出来了吧。”

正当他感叹之际,一声暴喝于身后呼起:“公子沧月?!阿呸,吾先前自当奇怪堂堂一国公子岂会只逃跑,却原是何方宵小如此胆大愚弄吾等,赶紧地出来!”

他虽非公子沧月,却也是公子姒姜,这群没眼力劲儿的,姒姜不满地乜了后方一眼。

黎叟正领着一群绸衣剑客,于四处大肆搜捕。

姒姜鼻息放浅,舌尖抵于鄂下,取出五根细针夹于指尖之中,他会的其中一项暗杀技能是“埋穴”,靠着这一招他成功杀掉许多比他厉害的剑客,只是对方如今有了警觉,便不好得手了。

感觉脚步声越来越靠近,姒姜阖上眼,细数着心跳声,三……二……一!知道已然是无路可退了,他闪身于树后而出,趁着众人不注意,身形灵活连射五针,黑暗中传出闷哼倒地的声响,他再晃出一匕首于一人背后跃冲偷袭而去,却不料那人反应极快,被其反手一稍挡下,他冷沉下面容,不急不躁再次撑其肩膀翻跃而过,再于其正面虚刺一刀,那人匆忙档挡,却不料姒姜收臂一抵,于手肘处一片刀片将其割喉。

这时,背后一道凌厉杀气挥来,姒姜回头一看,却是面脸煞气的黎叟,他的剑法可谓是赵国贵族剑客中数一数二的,姒姜自知不可力敌,便缩身准备立刻撤退,可惜这黎叟寻他身影多时,如今目标既然暴露,再想从他眼皮子底下逃跑却是妄想。

黎叟哗哗几剑刺去,剑风几近残影化实,剑剑犀利异常,如一座泰山一般沉重的压力袭上姒姜周身,姒姜身形亦快,却单薄有余沉稳不足,是以被剑锋所压快不过其剑,堪中一剑,伤在肩胛,他咬牙将剑头使劲拽着一把扯开,借此一瞬,立即遁身再次潜入林中。

他再次逃走,便知道自己已坚持不了多久了,这次失算了,这批赵国剑客远比他所想的更难对付……

黎叟见那贼人竟再逃从他手中宛走,心中恨极,便也不顾打一声招呼,直接抛下其它人,独自跃步追去,他的眼力何其歹毒,姒姜受刺一路遗留着一串血迹,他寻着血气很快便追了上来,当他看见前方树后躲藏着撒下一条影子时,嘴角冷邪一笑。

这下,看你往哪里逃!

想着,便是一剑破风猛然刺去,本以为此次定然得手,却不料,于下一秒剑刺之人却突然消失不见了,他一剑刺空,因力道过猛还踉跄了一下。

黎叟回头左右环顾,顿时大惊失色。

姒姜知道黎叟已追了上来,他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再逃了,引得他一人前来后,便以死相拼一次,正当他做好思想觉悟时,却猝不及防黑暗之中一道力量猛地从旁袭来,将毫无防备的他拽扯了过去,他一惊,下意识地反抗,却被拢进了一大片衣袍当中,衣袍内有着一种淡淡的馨香味道,令他感觉十分地熟悉。

“噤声!”

头顶低声传来一声警告,只一道陌生的年青男子的声音,他虽刻意放长呼吸却仍旧气息微喘,很明显他方才是一路急跑了一段路程后突然停下,还不曾回过气来。

只见这名陌生年青男子利用一片衣袍罩住姒姜身影,缓步后移,而分明近在眼前的黎叟却没有任何反应,并且还是在四处找寻,张狂大吼:“霄小,尔在何处?!”

系统:恭喜,你已成功解救下“夜枭”副队长姒姜,任务奖励——小型体力剂×5,解毒剂×1,传送卷轴×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