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谋士,以巫术的名义治疗/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为破釜沉舟?”姒姜不耻下问道。

陈白起乜了他一眼:“《孙子兵法》所言‘焚舟破釜’,其义相似,吾等只有抛却一切退路誓死决战或许可寻一丝生机。”

“此志甚善,然尔等哪怕破釜沉舟,亦不定能拿下后卿啊。”姒姜亦拿眼斜她。

“确然,不过谁说我准备拿下他了?此趟对抗赵军,不以歼灭为起始,只以驱逐为目的。”陈白起拉着他一道寻了一树根坐下,一边替他处理伤口涂上伤药,一边拿出预先兑了水的中型生命药剂递到他手中。

陈白起方才一时于林子里找不到盛物,是以拿的是她从现代一并穿越而来的玻璃杯,这玻璃杯甚是神奇,这也是她后头发现的,它就像从穿越那一刻起被时间定恒了,无论她喝光多少次,只要再次从系统内将它拿出来,杯子里会盛满大半杯子。

这样一来,她估计哪怕是她迷路在沙漠之中,亦永远不怕缺水了,当然之前的药盒亦一样,无论她吃掉多少次,药盒内盛着的药亦总是齐的,她只是稍微有一点遗憾,当初怎么没在手里多拿点鸡腿什么吃的东西,这样一来,岂不是连食物也永远不缺了。

因着如今她的包裹已经满满当当了,根本也带不了一些多余的东西,之前在坞堡中她更是将部分不用的全部腾了出来,给包裹清了几格位置备着。

系统包裹有整理功能,其实同一种类的可以合成一格,比如“破旧的皮甲”数量有着34件,但只需要一格装着就行,这样一来便能够省落许多的空格位置。

“这目的倒也伟大,后卿岂能好相与?”姒姜空着左肩让陈白起治伤,惊诧地伸出另一只手接过玻璃水杯,啧啧称奇:“这盛器何物,水晶?石头?琉璃?瞧着怪稀罕少见。”

陈白起又掏出一个棕叶包着的草栗饼递给他,道:“喝完药后,便食些东西垫垫肚子。”

“巫者都如你这般神奇吗?”突地,姒姜偏头问道。

陈白起眉眼岑静,挑眉视他:“巫?”

姒姜似笑非笑,将草栗饼从杯橼口取下,握在手上随意把玩:“你方才能变成一个男人,不是施展的巫术?另则,你身上我分明仔细搜过,即便怕隔着夹层哪儿能有多厚实,亦不可能藏得下这种东西,这非人力而能够促成之事,难道不该托之巫神之说?”

这他话半是猜测半是试探,陈白起自是清楚,他的心思一向是瞒不住她的。

陈白起替他将伤口处理好后,一抬头,从容颐和一笑:“这巫术只有我懂,快喝了吃了,一会儿我等去跟姐夫与巨汇合才是。”

姒姜见橇不开她的嘴,暗道,来时方长。

便咕噜咕噜地将水一口喝了,末了咂了咂嘴,她说这是药可这味道跟水差不几,怪哉,莫非是豁他的?

他这心头刚怀疑上,便感觉这方才还疼痛的伤口变得痒痒麻麻地,跟虫爬蚂蚁挠拟地,他赶紧将阖合的衣服掀开一看,只见伤处不仅止了血,那指长一截伤口,甚至结痂愈合了。

陈白起见他动作惊疑,心底便暗叫一声糟了,果然看到他一把掀开衣服一脸目瞪口呆盯着伤处时,忍不住抚额喟叹,这都分明兑了水大大减低了药效,为什么效果还是如此强大,显然她还是低估了中药生命药剂的药效,她下遭遇这种尴尬要怎样解释?

可不等她挑撒拣措词,姒姜倒是先一步替她圆了。

“尔当真乃是巫啊。”姒姜似惊似喜地抬头盯着她,这双被刻意弱化美貌的眸子亮晶晶地,用一种全新而崇仰的目光盯着她。

陈白起:“……”

她顿了顿,决定不拆穿他的自以为是了,顺便循循诱善道:“关于我另一层身份的这件事情,不许告诉任何人。”

这巫之身份倒是好用,以后有任何神通乱怪之事便推托于它身上好了。

姒姜听她嘱咐,自当颔首。

陈白起一直知道对于她的命令,姒姜是不会违背亦不能违背的,这无关信任感情之类,而是他们之间由系统主持签定了主仆契约,只要他身上契纹一日不褪,他便永远不会做背叛她的事情。

因此,陈白起在姒姜面前暴露比在任何人面前暴露都要轻松一些,他与别人是不同的,她相信他绝对能够遵守她的秘密。

因着姒姜受的只是一些皮外伤,缺失了点儿血,是以小半瓶子的中型生命药剂便可保其无碍,接着他又将就吃了个草栗饼,腹中有物之后,精神亦相对大振。

系统:草栗饼(普通食物)体力+10

没错,普通食物亦能够补充消耗的体力值,不过其效果是不可连续叠加,需得缓冲一段时间才可再次补充,比如说你食一个草栗饼增加了体力值10,再食一个便不会再增加,但若你等上半个时辰(草栗饼的缓冲时间为半个辰)再食一个,便可再增加体力值10。

当然,别的食物亦有同等功效,不过具体体力值跟时效不详,需得逐个摸索一遍才清楚。

因此,食物补充体力只能作为平日,到底还是没有“体力剂”作用发挥得大,只可惜陈白起也只剩那么几瓶,她认为还是留着待关键的时候用。

另外,恢复体力的方法还有很多,比如休息睡觉,基本上体息上一刻钟,体力值+1,以此类推,但睡一觉以八个小时计算的话则能够恢复40体力值。

陈白起查看了一下,她的体力值只剩60基础数值,可惜她没有多余时间慢慢休息,见姒姜伤势好转,她便带着姒姜利用系统地图,很快便找寻到姐夫他们的踪迹,便朝那方去。

姬韫等人一路上小心谨慎,一路返回有惊无险,每一个人此时都备感疲倦劳累,却仍打起精神往回赶,这姒姜跟陈娇娘都没有按照约定与他们汇合,他们自是放心不下,考虑再三觉得再危险亦是要回来一趟的。

可不料他们于林子里寻觅大半夜没找着人,这被找之人却自动找了上来。

姬韫听着前方有人喊他,声音十分熟悉,因着林子漆黑不易察觉远处景物,便几步迎了上去,扬声道:“可是娇娘,你没事吧?”

陈白起带着姒姜亦快步走近,待看到姬韫带领的一群人匆匆而来时,陈白起应声:“姐夫,娇娘甚好。”

巨亦连忙几步走了过来,他浑身肌肉因情绪激动而绷紧,沙哑着嗓子低低地喊了一声“女郎”。

“你们没事吧?”陈白起仰头朝巨笑了一下。

巨用力点头,眼睛一瞬不眨地便胶在了她身上,好似生怕一眨眼,人便消失了。

姬韫见陈娇娘跟姒姜都归队了,方长长吁了一口气:“吾等尚好,只是先前遇到一赵国将领,他……”

陈白起截断了姬韫的话,道:“其实那人便是我,我掳了一名赵军副将,便让姒姜替我易容成他的模样混进了赵军内,本意欲探听赵军具体动向跟目的,却不料行军途中察觉到你们的行踪,怕你们被赵军的人发现,我便独自脱离队伍,先行一步朝你们预警,而当时由于还有别的赵军在附近,娇娘不敢吐露出真相,只能用那种方式传递消息。”

什么?!姬韫与其它人都吃惊地看着她。

“那人是你?”姬韫面色一紧。

“是我。”陈白起再次承认。

巨于旁边掏出一物,却是一个布兜,他盯着布兜,道:“巨亦觉得是女郎。”

姬韫蹙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陈白起道:“大伙都疲惫不堪了,我等先找个地方坐下来,再慢慢商议吧。”

姬韫颔首。

于是陈白起便将事情从头到尾交待了一遍,直听到夜枭小队众人诧异连连,直呼惊险万分啊。

此时此刻他们都由衷地佩服眼前女子,凭借着区区柔弱纤细的女身,竟干出那铁骨铮铮堪比男子更了不得的事情来,简直是帼国不让须眉啊!

“这赵军来势汹汹,光凭吾等之力恐怕难以阻挡,女郎可有主意?”李道。

他们如今因陈白起一番不畏艰险作为被激励得热血沸腾,只觉男儿不如女儿勇敢十分羞耻,是以统统忘记了与赵军的实力悬殊与害怕,以陈白起马首是瞻地进行作战会议研讨。

“主意是有,不过什么样的策略都需要养足精神与体力方可达成,此时离天亮已不足一个时辰,你们且伤的处理伤口,再食些东西,再闭目休息半个时辰,到时候我会告诉你们我的决定。”陈白起望了望天气道。

此话却也有道理,众人虽心急,却也明白这种疲惫饥饿的状态下做事容易出差错,便忍耐着,随便沾着水嚼食了一些干谷饼子,便靠在树下开始闭目休息。

另一头,大伙散落休息后,姬韫便单独找了陈娇娘。

“娇娘,你可是受伤了?”姬韫盯着她的面容,声音略微哑沉,想来一夜奋战他亦是累了。

陈白起想起了林中那一箭,当初忍痛拔箭的痛意仿佛随着这一句话而逐渐苏醒过来,她这一生,不对,是这前半生生于和平活于安稳,却是从不曾受过这样重的一次伤势,哪怕是穿越刚刚醒来时,虽着感觉头晕脑涨着实难受,却不曾像今夜受伤这般伤过痛过。

不过,这话却不能说与他听,是以她收起恍神的模样,转瞬笑盈双眸,摇头道:“不曾啊。”

“娇娘,你的脸色很差,你知道吗?”姬韫虽说神色清润无波,但语气却难掩担忧之色。

他总是心细,或许是心思摆放在她身上的太多,是以总会关注到别人注意不到的地方。

陈白起愣了一下,她并不知道自己脸色很差,但她知道她的确挺累的,这一夜过得太惊险刺激,险象丛生,她笑了笑,难掩苍白之色,她朝前一步,将脑袋轻轻地抵于姬韫胸前,就这般不近不远地靠着他,多少令她能够安心放松一刻。

“会好的,等将赵军驱逐出平陵县境,我便会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