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谋士,后卿禁咒(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瞧了瞧系统时间,眼下正值5点19分晨曦分晓,离守城任务完成已过去将近16个小时,还剩下八个小时左右。

八个小时若搁在平日里,也就夜晚闭眼睡去再早起的功夫,如今却是度日如年,度秒如日啊。

“姒姜,我心有不安。”陈白起抚向心口处,那处左心房噗通直跳,如乱了节奏的擂鼓似的。

她记得相伯先生曾跟她无意中提过一句,虽说他与后卿皆授学于鬼谷先生,但学有所长,术有所精,后卿专精奇门遁甲之术中,尤其擅长禁咒类,方术精妙,无人能左。

“禁咒”两字一听,即便懵懂不解,却也知道其有着不容于世的威力。

或许别人一时瞧不出后卿在摆什么明堂,她因着第六感能预测到,他定然是在施展“禁咒”类之术。

所谓“禁”,古义,从示,喻供桌,表鬼神;从林,森林是神鬼活动之地,人不可随意进入,禁词,一向与鬼神能扯到边儿,而“咒”本是某些宗教或巫术中的密语,加上禁字一词,却变成意味深长,百转千回了。

她只知其一不解其二,人于世常因不懂而妄测,因不懂而心揣不安。

她之不安,由于此处。

姒姜斜过眼梢,见陈白起双手垂落,掩袖紧握,眸色暮霭,像笼罩着某种不祥的阴翳,他倒是第一次见她露出这样凝重深沉的表情,她一向爱用温婉之笑而瓦解人心,无论遭遇险境抑或是困迫,她从来都是从容而优雅。

心下一跳,像被某种细刺蛰了一下,他不由得正了正色,接下来的话他辗转几番深觉不易透露太多外人知,便令周边其它人散去监察不远处林间赵军敌情,原地只留下忠仆巨一人,他们三人便围拢成一团进行密谋了起来。

“陈三,你不放心,不如让我且去探一探究竟。”姒姜见不惯她像个小老头儿似地愁眉苦眼,便伸出一根扮相粗糙的手指,指尖轻轻地点了点她凝重的眉心,笑眸弯弯似月,这一笑,虽无原貌美色惑人,却亦感温和怡人,透着几分亲腻安慰。

他精擅暗杀之道,隐潜身法的技巧亦算炉火纯青,这么多人之中派他前去刺探敌情,倒也相得益彰。

陈白起被点得一愣,不痛,只感觉痒痒地,眉心那块儿肌肤凉了凉,待他移开手指后,她便抚了抚眉心,承他的情,她心情亦宽慰许多。

不过,她有她的考虑,若按平常这样的安排自是没错,但如今……赵军三方布局大成,黎叟亦与后卿等人汇合,看样子赵军已经准备开始行动,姒姜不懂阵术,去了估计也无济于事,瞧不出明堂来,只徒增危险,这事儿还得由她来才行。

她道:“太危险了,先前我伪装一事估计已经被人拆穿了,如今赵军戒备森严,外围皆有探子巡视,你想探也探不出什么。”

“那该如何?”姒姜自知这些事情,方才之言不过为了宽她的心,让她别独自责担太多,要说这主仆契约有时候还真欺负人,这“主人”心情一糟,这“仆人”便不由自主地想令其开怀,连阻都阻止不了啊。

巨学不来姒姜的那种温情“讨好”方式,他瞪着眼睛,眼神木木直直地,一开口便杀气四射:“女郎,放火。”

放火?这是打算将他们一把火烧死啰?

陈白起闻言,朝巨笑了一下:“不妥,先前赵军放火之处枯树干枝易着火,但眼时他们所在位置却干爽空阔,只怕火还没有点起来,便被人发现了。”

巨先前说“放火”时眼睛内盛放的光,因着陈白起的解释而黯了下去,然后低下头,好似没给陈白起出到主意略感失落。

陈白起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膀子,让他别在意。

“想来姐夫临走前的话也对,我们的力量毕竟有限,且不如等姐夫搬来援军,吾等再行进行突击,反正我们先一步将赵军的行踪摸清,来一个出其不意定然制胜。”姒姜看了陈白起二眼,拐着法子想劝她别太冲动。

援军?

等等,突然陈白起面色微怔:“姒姜,吾等行踪是否早已暴露?”

姒姜挑眉,昨夜他被黎叟等人追杀了大半晌,可不就暴露了吗?这事有何惊奇,需得特地摘出来讲一遍?

“可是……赵军却无任何反应然否,依旧按兵不动然否,甚至没有派出一支小队搜林然否?”

三句“然否”,问得姒姜脑袋一懵,顷刻间好似想通了什么,又似很多东西想不通。

不对劲,现在想来,大大地不对劲。

明知林中的埋伏,明明中了埋伏,为何赵军仿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依旧该做甚么干甚么?

是根本无惧,还是……

姒姜脑子转动得快,像是一下被人打通了任督二脉,他眼中遽闪着种种光彩:“赵军确也异常,他们无惧,对,与其说无惧,不如说,他们转暗为明,将一切光明正大地等着……”

陈白起盯着地图良久,才失笑一声,道:“中计了……”

“中了何计?”姒姜再聪慧,亦跟不上后卿那种鬼才的脑回路啊,是以虽然瞧见了明摆的结果,却搞不懂过程如何。

而陈白起这一路多次与后卿接触,与赵军接触,再加上脑中融汇了古今各种战略部署内容,脑回路到底还是靠得上边儿。

“后卿此趟共派了四批潜伏部队,这四批显然是用来引敌诱敌之用,你想,既然是潜伏引渡,必能简则简,何须细化到如此地步,想来吾们先前想得太复杂了,以为这四批人意在作为特殊用义,实则应当不过是用来干扰罢了,这是一步稳中之棋,即使我们没有人发现赵军潜入,后卿亦会想办法令我们于不经意间察觉,他的目的很明确了……他想将人引过来,为什么引人过来,只为一网打尽。”

姒姜听得迷沱沱地,有懂的部分有迷糊的部分:“什么意思?”

陈白起亦不细讲,与他分析的话她没有证据亦没有想过去寻找证据,大部分是她猜测跟分析得来,这就跟警察办案找犯人要讲求真凭实据,而犯罪心理学家找犯人则多凭平日积累的学识跟多年办案经验,她如今的说法便与后者几近相同。

“解释已来不及了,我们不能再等姐夫的援军了,昨夜我们利用各种手段算是也阻扰了一下赵军的行动,现下他们估计准备要反击了,姒姜,巨,你们去将大伙召集过来,我有事情要交待。”

看陈白起严肃认真起来,姒姜跟巨自不敢耽误,立即将“夜枭”部队剩余众人召集过来。

众人围了一个圈,方便谈话跟观察表情跟神。

陈白起首先道:“接下来我交等之事十分地重要,你们需一一记下,并好生记着,秋长,他识字懂文,若遇到不懂不明之言,且私下记着,稍后再祥问于他。”

她朝秋长望了一眼,秋长显然惊诧陈白起竟知道他的底细跟名字,一时心底惊疑之中又带着几分飘飘然的颀喜,他茫然地点了点头,却有些不敢与周围灼灼盯着他的人眼神相触。

他一士人,虽说寒门,却也是与普通兵蛋子不同,他先前因读书人的傲气被同营的兵卒教训奚落了一番后,以后便甚少标榜自个身份跟卖弄学识,这世上虽有尊重读书人的,却也更多是没有嫉妒落井下石的小人。

见大伙都聚精会神地看着她,等着她接下来要说的话,她沉了沉眸,终下定了决心。

本不愿意这样做的,因为着实太过危险,但一旦等后卿成功,大伙都得死,与其这样还不如拼上一拼。

虽然她之前才答应了姬韫原地等待援军不力敌,但如今情势严峻有变,让她静观其变,她根本做不到。

最终,她决定将槐林岗地图一事公布于众,当然她不会提系统地图,也没有解释这地图从何而得,而是让他们认真地听,她拿了一块尖石在地图将几大板块的地图画出。

这次她绘的地图较之前警告他们注意的地图相比较,更详细更明朗,基本路线条条分明,地界分布样样清晰。

她一边绘制地图,一边让他们牢牢地记住一些要点,如哪一部分有危险,哪一部分分布着毒草猛兽,哪一部分安全平坦,哪一部分狭仄无路,每一个地方都令他们记入脑中不可遗忘。

众人脑中被刻入这样一副完整详细的地图,顿时只觉整个诺大广垠的槐树岗都变成尽在眼前,触手可及了。

陈白起计划着,目前“夜枭”人数少,势单力薄没错,但这一片森林却不简单,它不仅有着天然的屏障令人望而却步,更隐藏着十分厉害的守护兽群,它们与人类天生为敌,是以与他们有害,同样与赵军亦为害。

所谓敌人的敌人便可成为盟友,她知道这群兽类不讲人情,便打算借力使力,利用兽群贻害赵军,如今他们强就强在,知道了敌人的踪迹与兽群的分布。

对于她所讲的话,老实说一般都会又惊又疑,难以置信,毕竟这跟亲自游历一番的即视感太强,但这不可能,堂堂一陈家堡女郎,何以会跑去这样危险的地方一一探索,这根本不合理。

但他们也相信她不会骗他们,毕竟这个危机存亡的时刻,谁会有闲心去编造这样无聊而费尽心思的谎言。

陈白起在分配引怪任务时,首先让攻击力强的去,这自然落在猎户岣跟巨的身上,他们将怪的仇恨值吸引过来后,便接手夸几,让夸胖子的飞毛腿发挥作用,没错就跟打网游一样,将吸足了仇恨值的怪故意引到敌人群中,这个时候一般怪物就会无差别地进行攻击,这时巨他们再利用得利地形,趁乱逃跑。

这个一本万利的剿敌方法说起来很简单,实则也十分地危险,毕竟引怪这一项高危工作十分讲求技巧,要做到引怪而不致被怪先一步灭掉,这很难办到,所以引怪一事需得临场应变,周详再周祥。

不过,陈白起替他们铺阵了一条带有金手指的路,他们走起来多少平坦了许多,不至于毫无胜算。

她需要他们替她解决掉后卿分散的援手触角,亦就是分布槐树林内其它三批的军队,这三批既为干扰作为,亦是一种应援,她想砍其贼首,需先斩其四肢。

兵分两路,安排好他们的任务后,陈白起却不与他们一道行动,而她要做的事情虽然没有对他们讲,但每一个人都知道她准备去做什么。

一时之间,众人皆一脸沉重且认为她注定牺牲的悲壮目光盯着她。

陈白起只觉好笑,他们对她也太没有信心了吧,她既能够潜伏进赵军队伍一次,便亦够再进一次,无论如何,她有系统做后盾保障,定不会这样容易便挂掉的。

他们想劝,却也知劝不动,目前情形大家都知道,赵军来者不善,其作为越瞧越令人心惊胆颤,若当真等不及援军前来便让赵军阴谋得逞,那整个平陵县的人都得跟着一块儿倒霉遭祸。

所以这是将人架在尖刀子上火烤,逼得人不得不硬着头皮扛下这一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