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谋士,后卿禁咒(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氏娇娘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他们并不知道,这陈氏女郎是个什么性子的人,他们却于这短短一夜相处之中,多少了解透彻了。

她所决定的事情,甭管谁阻挠,她歪着正着横着竖着,都会给拧掰回来干下去。

拿先前她独自去应付第一波“陷阱”的事来说,反对的人多吧,这姐夫亲戚忠仆好友都反对来着,这好说歹也没将这人给劝叼回来,反而经她舌灿莲花给嘘得一愣一愣的,事后反应过来却悔不跌地,好几次准备搁浅了计划朝回赶来着。

这女郎是有本事的人,他们都瞧出来了,可本事在哪儿,他们却又瞧得雾里雨里迷沱沱地。

但就这会儿,瞧她一出手,便整出一张槐山岗明细地图,先不提这别开生面跟绘画一般绘地图的本事,光深一思她是怎么搞到这份地图的,便令人有一种寒毛悚立的感受。

人们一般细思恐极,这人与人的等级其实在哪个时代都有着明确分阶,水平相当的勉强可以当个知已好友,水平差距较大的,这也算是良师崇敬,这最后一样,则是完全构不到同一水平的,那便得升华为另一层面的人了。

这们的人于他们而言,除了敬之外,亦有畏。

这陈女郎从一开始他们眼中的陈家堡女郎,变成一个本事不小的陈家堡女郎,而现在则变成了一个令人捉摸不透高深莫测的人。

性别什么的,在强大的人面前,界限会变得十分模糊。

她在一层叠一层地翻新他们的认知与见识,也在一次一次地令他们望尘莫及。

现在,于他们心中,他们于陈氏女郎已完全不是同一层次的人,因此如同盲目崇拜一样,根本没将她当成一般人看待,直接羽化神化了形象,虽知道她准备单个力挑赵军,虽说心中也是忐忑担忧,却总觉得她既然说了,便能行。

是以,并非陈白起所猜测,他们对她完全没有信心。

只是再怎么样,一群大丈夫让一介弱质女流去干这惊心魂魄的事儿,总归得心虚相劝一下,这样一来才能够挺直腰板活下去啊。

姒姜知道陈白起有本事,不管是收服他时所用的所谓主仆契约,还是之前救他所展现出来的诡异巫术,他总觉得她暗藏着许多见不得人的鬼神手段,如今这些个手段不能于人前明言,是以他也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

而巨跟着陈娇娘已三年有余,他是陈娇娘小时在丹阳的一处私人宅院门口给“捡”回来的,说是捡,却也是救了。

那时候的巨都沦落到跟一条狗抢食的地步,或许再耽搁耽搁,便人也就没了。

巨的人生观世界观从此因陈娇娘而存在,无论陈娇娘变成什么样,都是他唯一的主子。

主子无能或者能干,精明或者愚钝对他而言,这些都无所谓,所以别人怀疑陈娇娘变了,他不怀疑。

以前的的陈娇娘跟巨算不得亲近,平时里不出门便将他撵得远远地,好似多看一眼便嫌硌眼得慌,只会有事才让他跟着出力,这也是几月前自越国贩商回来后,两人才算亲近多了。

巨能感受得出来,以往的陈娇娘是拿他当“狗”来使唤,现在的陈娇娘却拿他当“人”来对待,这其中的区别乍一眼瞧不出什么不一样,但巨却喜欢现在这样。

他曾暗地里发誓,哪怕丢了自个的性命也要护全女郎安危。

可问题是……现今的女郎不需要别人保护,总喜欢自个拿定主意去冒险,他即便想丢了性命去保护也行不通啊。

所以,巨一直都在纠结烦恼,这是听主子的话办事,还是以保护主子的安全为首要任务。

最终,他发现他根本就不需要烦恼选择了,因为陈娇娘只给了他一条选择的路。

听话则留,不听话则走。

他自然想留,他脑子拐不了那么多弯,也学不来腹中一套嘴上一套,当听话=留下变成一种唯一等式,他便只能够遵令行事,哪怕这并非他本愿。

他想着,倘若主子真出个什么意外,他只管陪着去了便是,他的命是她的,她不在了他的命也就该还给她了,现今好生生地,便也不好在她跟前徒惹她烦了,她让他听话,他便听话。

于是,这样一来,陈白起很好地解决掉了所有人的意见。

——

商议解决好一切,姒姜便带着“夜枭”小队即刻进行任务,临走前姒姜偷偷地问了陈白起一句:“这主仆契约有没有个什么究竟,比如主人意外身故了,这契约便自动解除了?”

陈白起闻言愣了一下,倒没有想到他最后会问这个,想了想,她决定据实已告:“即便这主人不是仆人杀的,若主人挂了,仆人也得跟着一块儿倒霉。”

姒姜闻言,顿时脸色黑了,没一会儿又白了,只是这白中透着铁青。

他盯着她,咬牙切齿道:“陈三,你且必须得活着,哪怕不折手段,即便苟且偷生也得给我活下来,你倘若死了,那可就是一尸两命啊。”

这话陈白起听着怪怪地,但也没错,她一挂,姒姜也活不了,这可不就是一尸两命。

她颔首,表示明白了。

陈白起在与姒姜、巨他们分别后,便独自蹿潜入了后卿所在的树林子里,青光白日,这黑暗亡灵斗篷披着没有了黑夜的隐藏功能,所以她不敢靠营地太近,只能在边围打转。

系统:七股凶杀之气正从地底复苏,大地即将面临一场浩劫,请立即前往乱葬岗坟地破坏后卿“禁咒”之术,接受/拒绝?

陈白起:“查看任务。”

任务名称:破除“禁咒”

任务目标:七股凶杀之气即将被人从地底引出复苏,请破坏后卿于林中布下的七道凶煞竹简,令槐山岗已逝亡灵得到安息,平复平陵县浩劫。

任务奖励:经验值30000,蓝色幸运抽奖卷×1,时间卷轴×1,魅惑面纱×1

“接受。”

因着系统地图的关系,一靠近,陈白起能够清楚地看到敌军的分布,因此她也知道赵军的巡逻线分布,赵军共有四层巡逻线,将后卿所在的位置,牢牢地围成铁桶。

现在,她需要突破四层巡逻线。

陈白起首先进行了第一层巡逻线的突破……

——

翳翳晨风拂过的林子,时不时哗哗枝叶摆动,后卿取出一直随身携带的一册竹简,竹简以十四根颜色不一材质不一的绳绦扣绑着,斑斓的绳绦看起来年代已久,略为褪色黯淡。

后卿令众人退后一段距离,十指灵活而优美,缓慢地解开了竹简的束缚,接着再展开竹简。

竹简约有八十公分长度,以甲骨文为体系,分成五大篇,每一篇内有七张竹片,而这五篇文则是用特制的金沙、树胶,水银,朱砂,土浆等原料纂写而成。

这卷竹简是何人所著,何人所留没有人知道,即便是后卿亦一无所知,这是他于鬼谷先生处所得之一被封印的引凶简。

何谓引凶,便是寻一处极恶极凶极阴之地,以简引出阴地之凶煞之气,令尸骸涌动,令怨海翻腾。

这片槐林曾乃被楚灭中山国负偶顽抗的最后战场,所以这是一处乱葬岗,自然是极阴极凶极恶之地。

他刚一解开14条绦绳便感觉一股邪风呼啸而来,转瞬即逝,后卿并不在意,其它人心中毛毛地,不由得再退后几步,看着后卿先生将竹简编串的线绳给拆开,这样一来竹简便散了开来。

共有35根,他将这35根竹片交于五人,一人七根,然后让他们根据他所指示的位置将竹片埋下。

为何要用金沙、树胶,水银,朱砂,土浆这些来写竹简呢,因为金沙代表金,树胶代表木,水银代表水,珠砂代表火,土浆代表土,这七根竹片中饱含了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以五行之力引发凶煞之力,他准备借此布下禁咒之术。

这五人之中包括了透与娅,透与娅先前遭血蚊欺凌了一番,虽失了血,却胜得年轻体壮,用了些外伤药也就晕眩几下,倒也撑得下去。

此时,他们都对那个假“吴三”恨得牙痒痒地。

没错,他们知道之前那个“吴三”是假的了,因为他们已经找到了真“吴三”,听了真吴三的一番讲述,他们难以置信,竟是一个不知其体貌特征的黑影对他取而代之,安然泰若地混入了他们身边。

这人是谁?

透第一时间想到了那个被他射中的黑暗。

而后卿则想起了那个惊鸿一瞥的山林妖精。

是与不是,无法佐证,只能靠臆猜。

虽然最后仍旧猜不透是何人冒允了“吴三”,但赵军因着“吴三”一事,重新审视了一遍周围人,唯恐再有人冒充混入,并加强外界巡逻,不令任何一人落单,势必公潜伏于暗处伺机的黑暗再无有机可趁。

——

陈白起觉得想突破第一层警戒线并不难,难就难在要如何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呢?

她观察过,巡逻小队有14人,这14人拉锯成一条直线,分布的位置很明确,可以从每一个角度监查到林子里的角角落落,别说一只兔之想进去,连一只苍蝇想进去都很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