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谋士,后卿与陈白起(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此刻已不能再用“残缺的面谱”复制也一张吴三的脸来戴了,估计这张脸已变成一个全城通缉的对象了。

她需得再复制一张新鲜的面容……

在这之前,陈白起觉得她需要先制作一件有一定隐敝性装备伪装,才能够尝试着去靠近第一层防线。

这一层防线有14个赵军蹲守点,这14个蹲守点虽隔着一段距离,但却都有衔接的视角来侦察彼此动向,以避免遭了敌人埋伏而不知,也相等于相互监视着,他们有的窝在树上、趴在坡上、躲在草堆内……隐藏得十分隐蔽性,不过她有作弊器可以将人找出来。

说到野战,她以迷彩服为灵感,设计了一件伪装服,首先她去捡了许多从树上掉落的完整叶子,这其中有枯黄的、有青绿的、有半黄半青的,总之叶子的颜色并不统一,然后再割了许多树胶,将这些收集而来的树叶一片一片地粘合在一块儿,简单地制做了一件叶片“披风”。

系统:恭喜人物灵光一闪,自行学会了生活技能“缝纫”,系统奖励——(道具)替身人偶×2。

【替身人偶】

说明:滴血于“替身人偶”的额心,“替身人偶”则会自动替原身一次,可用于战斗或生命危机时刻代替。(替身人偶乃高级“缝纫”技能道具。)

因为自已手工了一把,却意外得到一件高级道具,陈白起颀喜不已。

不过这件“披风”十分地脆弱易烂,不方便穿着动作,只能够披于身上,是以陈白起披着它只能够跟披一张脆弱的“皮”一样匍匐前行,避免行动间拉扯得太过厉害,导致它全盘崩坏。

这样一来,她倒是可以不动声色缓慢地接近目标,又不会暴露自已。

但却也有弊端,比如她从未进行过匍匐前行的训练,行动间手肘跟膝盖与地面摩擦久了,便刺刺地生痛,况且这平日里没有活动到的肌肉刹时间动起来,不一会儿便酸痛得厉害。

不过好在坚持住了,她趴在一个土垉后,这土垉够宽却不够高,正恰令她一抬头便能够看到前方视野。

前头一棵两人合抱的榕树粗壮的枝桠上蹲靠着一人,虽然有着葱绿的树叶遮挡不见其身影,但树中却凭空标注着“赵军巡逻1”的字样,这大剌剌的几个红字,哪怕想忽略都忽略不了。

陈白起将系统的“显示”一项基本全勾了,这样一来,基本上视野的全部物件都有了标注,这也令她更好地可以在密林之中寻找到敌方目标,不需要时时盯看地图,毕竟地图跟真实环境还存在一种距离差,若直接看标示则更方便了。

她此时身体紧紧地贴于地面,虽然心跳越来越加速,但血液却因冰冷的地气而冷静下来。

若用热成像仪来探人的身体温度图像,不同颜色代表被测物体的不同温度。

比如一个人此刻是恐惧的,他们的胸腔温度会升高,而四肢温度却很低,而如果对方是愤怒的,这是所有情绪中最强烈的一种,上下半身温度会形成鲜明对比,上半身体温明显升高,尤其是头部,是赤红的——俗话说被怒火冲昏了头这句话,正恰如此。

而陈白起若拿热成像仪来探,陈白起此刻全身却是呈幽蓝色,这是一种冷静到几乎没有体温波动。

是的,她不会让任何情绪干预行动,是以她刚服下了系统药盒内的药,这种药中有镇静的效果,哪怕她此刻情绪再高昂激动,也会彻底冷静下来。

盯着树上那人,她极小弧度地蠕动着,没有被人察觉,所幸这些“赵军巡逻队”都是一些普通兵卒,上了战场或许能以一敌十,但却不会像小说中描述中的武林高手那般,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够察觉得到。

在爬到树根底时,她需要够快的速度跟一种好运气,她单手撑地猛地一下从地底蹿起,手脚并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爬上树干,她并没有小泗儿那般常年累月练就的爬树技巧,是以只蹬了一个足够的高度,便探臂拽住“赵军巡逻1”的腿将人给拖掉下去。

怕他的惊叫惹来动静,便一个擒拿手锢住其脖颈,另一只手掩实其嘴,将其面容猛地拉近,双瞳遽然变色,令其陷入她的绝对领域的瞳术之中。

“赵军巡逻1”瞳仁放大,一瞬便失去了意识,脑袋一歪便软倒了下去。

陈白起泠泠地盯着他,若非“残缺的面谱”复制条件之一必须要活人,她也许就不必这样麻烦了。

每次运用麒麟瞳术后,她便头痛得厉害,她知道这是精神力被耗损了,她目前的精神力算不得多强,这样的瞳术顶多用两次便是极限。

将人给放倒之后,她必须趁着另一头趴在山坡“赵军巡逻2”的人察觉到异样前,将人给神不知鬼不觉地替换掉。

“喂~土牛,你在干嘛?”远处,一赵军巡逻2探头,遥遥喊话道。

或许先前的动静他察觉到了,却因为距离辨别不清楚,他隐约看到有一道人影在树后,看身形倒好像是土牛。

注:土牛,赵军巡逻1

“土牛”听到赵军巡逻2的声音,便从树后走了出来,他回喊道:“没事,这不是一直蹲树上给憋得慌,下树来放了放水嘛,哈哈哈……”

“你个小崽子别懈怠,赶紧站岗,别再偷懒了。”赵军巡逻2笑骂道。

“嗳。”“土牛”应了一声,突地似想起什么,高喊了一声:“等等——”

那个赵军巡逻2以为有事,便回头望向他,这时,“土牛”面无表情地盯着他,漆黑瞳仁一下变成了金黄兽瞳。

赵军巡逻2神色一呆,木木地看着他。

“记住,土牛一直都在这树上盯梢,四周并没有任何异动。”

“土牛”的声音好似多天边传来一样,那样虚无飘渺,赵军巡逻2两眼放空,愣愣地颔首。

陈白起见人被催眠成功了,神色一松懈下来,只觉整个脑袋痛如针刺,缓了好一会儿才没眼晕虚影。

她将赵军巡逻1放置好,便继续朝第二层赵军防线前进。

这一次,她选择毫无掩藏的方式进入闯入,远远地听到前方树林子里有人在吼,大抵是叫她不准靠近、报暗号之类的喊话。

陈白起匆匆拟定了计划实施,根本就不知道这赵军之间存在着什么样的暗号,是以她只能够装傻,一边装作情况紧急,一边摇手高声呐喊道:“俺叫土牛,是前线的巡逻队,前方有敌军异动,快快让俺过去通知上头……”

有一人出来眺望,却是赵军巡逻队1土牛,心中倒放松下来,他听了他的话犹豫了一下,等到这个“土牛”靠近过来的时候,他不解地嘟囔道:“不是说了让你们有事情发讯号吗?”突地,他反应了过来,面色一变:“不、不对,你……呃——”

陈白起一靠近,便将人给当机立断劈晕了,又赶忙拖到丛林里头,再次复制了一张脸戴上。

这“残缺的面谱”每一次只能记一张脸,上一张则会清零,不如“千面”凭记忆便能够记住每一张脸随意能够变换,也不知道“这残缺的面谱”什么时候才能让她凑齐三张去兑换一张“千面”。

毕竟这样一张一张地复制粘贴,太过麻烦了。

陈白起换上又一张新面容之后(幸好赵军服饰一样,否则还得脱衣换衣),慎重考虑了一下,便搜了这人的身,摸出了两个指长圆竹筒,这竹筒用一根红布塞着头,她拔开后嗅了嗅里面,好似有一股硫磺的怪味道,这竹筒旁边有一根引线,只要点燃后朝天放着,便能够蹿出一簇簇浓烟。

赵军会根据烟的颜色来区别讯号的内容,这一点陈白起在早先混入时,便弄清楚了。

她觉得第三层防线不能够再这样简单粗暴了,否定一定会被拆穿的,所以,她该怎么做呢?

想不露声息的接近第三层防线基本很难,跟第一层与第二层防线不同,因为第三层巡逻队是机动性的,基本一队数人一队十数人地交换替代,其中更有厉害的剑客盯梢,基本结构属于一群怪加一个精英怪的组合,想简单突破不易。

于是,陈白起必须改变策略,她首先将两个竹筒取出一个,这个竹筒上面用黑墨刻着赵国字体——“召令”

她既然去不了,便让他们过来便是,于是她便发射了一支“召令”。

这筒烟很快便蹿升老高,她将劈晕的赵军巡逻15寻了一处有遮挡物的位置摆放好,不一会儿,一支第三巡逻队便匆匆赶到,因着不明情况所以只来了一支队伍。

此时,陈白起一直隐藏在暗处,待他们瞧见一人倒地时,惊忙围拢过来时,她便从遮挡物中蹿出,趁机勒住站在最后方一人的脖子,将其劈晕后扯到树丛后面,此时并没有人察觉少了一人,因为不会有人想得到这世上竟有如此胆大心细之人,竟敢在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做出此等偷天换日之事。

陈白起利用这个空档,复制下第三巡逻队的面容后,便大大方方从后方走了出来,混进了人群当中。

接着,冷眼旁观等他们处理好事情后,又装成若无其事地随着他们一块儿回到第三巡逻队。

这个晕菜之人也被人带了回来,打算等其醒来再询问,这支巡逻小队其中有一名剑客身份崇高,应当是这支巡逻小队的领头,他带着几人前去查探此事,其余的人则回岗位继续巡逻严禁。

就这样,陈白起很顺利地来到第三防线,只是虽然混了进来,却遇到一个问题,她该么脱离这支队伍而不被人察觉到任何问题。

另外还有她准备突破的第四道防线,这道防线的巡逻队员乃是黎叟等剑术高明的剑客组成,这群人眼观四方耳听八方,想突破他们的防卫线,确也很难。

眼看着“禁咒”引凶即将要完成了,她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慢慢磨蹭了。

陈白起想了想,决定先装病混过去再说。

她突地捂喉尖叫着倒地,然后蜷缩着身子像一只被煮熟的虾,面容起先涨得通红却一下又变得黑青,然后使劲在地面打滚喊叫,四周人一瞧都惊诧不已,有人忙扶起她,紧声道:“你怎么了?”

“莫非中毒了?”边儿上有人猜测道。

“瞧着像是犯病了……”

“天啊,这人都翻白眼珠子了,是否快不行啦……”

也有人怒斥道:“好端端地,将人搁一边儿疯去,切勿耽误了军情,快!”

陈白起的突然“发病”并没有得到太多人的同情,这年代人命被无限贬值,有用者人人抢之人,无用者人人弃之,像她这种看起来十分不妙的人,很快便被人随便挪到一个偏僻的位置放着,见她仍旧直抽抽地打摆子,无一丝好转,有经验的人都认为他这是犯了癫病,在这种地方怕也是治不了了,于是众人便哀声叹声地离去了。

待人走后,陈白起便停止了“犯病”,倏地一下睁开了双眸,盯着不远处的最后一道防线了。

她背靠着树干,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衣袖,感受起边缘位置凹凸起伏的纹路。

第四层防线光靠耍计估计行不通了,因着一来这十几个剑客对彼此十分地熟悉,且个个身手不凡,一个不小心暴露了自我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另外凭她的身手跑去偷袭估计各逞的机率很玄。

陈白起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泥土,只剩最后一道防线了,她干脆也不想着什么突破了,如今已进行到这一步,距离后卿的位置十分接近,也不需要再步步为营地前行了,她直接搅乱一池春水,让一切都彻底地乱起来,她再浑水摸鱼。

于是,将身上的全部通讯竹筒都靠近第四防线的位置点燃,而且摆置的方位不同,一会儿这边,一会儿那边,然后再躲藏于暗处观察。

她这次点燃的竹筒是“紧急”,这烟冲得比较大,颜色乃黄褐色,与先前的白烟不同,十分打眼。

自然陈白起这一招捣乱效果十分显著,无论第四防线四的巡逻队还是第三、第二的巡逻队都察觉到了情况有变,迅速赶往了过来查探。

见众人被讯号所惑,陈白起则趁机朝后卿的位置赶去。

却不料,第四防线并没有将所有人都引开,她转眼间便遭遇了一个面目萧冷的剑客。

这个剑客的样貌十分普通,身着一件绸衣,八字眉配一双王八小眼,瞧着不出众,不过却长得十分高大。

这个时代的剑客一般都比普通人生得高大,因为使剑需要足够匹配的力量,如瘦小的人从体格而言天生便是吃亏,是以,有的剑客收徒会优先选择体格强健的。

如同有高人收徒会收什么骨骼精奇的,其实目的一样,只有强壮的人力量才会相应大,当然也有人比较特殊天生便比一般人力气大,但这种人世上又能有几个,在剑客短短几十年便是一生之中,又能遇到几个这样的特殊例子,是以学剑之人普遍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便是不收瘦弱矮小之人为徒。

“尔是什么人?!”剑客见其一身赵军打扮,一时辨别不清敌友,只得声色俱厉地先行询问。

陈白起查看完其详细资料后,笑眸流转异彩,盯着他双眸,启唇道:“敌人。”

她迅速拔出一柄铜剑,送了上去,她的麒麟臂力量足够,举剑亦是相当轻松自如,若换以往这一双小胳膊可举不起来。

这一次算得上是陈白起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与人打斗较量。

这剑法与刀法使出来到底是不一样的,特别是拿剑当刀使,这使出来的威力却是大打折扣了。

她拿剑当刀砍,一连串密集的刀锋布成一道密织的刀网,朝着剑客面目斩去,剑客起先灵动地躲避,但后面却越打越觉得十分不对劲,越打越心惊。

锃锃的剑影在空中画了道圆融的弧线,本该为刺,却中途变成了劈,这番变化令剑客错手不及,忙反手抵挡,却见她闪电般再次穿掠回刀阵之前,倏然在前,倏然在后,轨迹鬼神莫测,他根本无法捕捉她这怪异的招式,一时剑客不由得慌乱了阵脚。

这都是些什么古怪剑招,为何完全不遵循剑之挂、挑、勾、刺、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