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谋士,后卿与陈白起(五)/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即便此刻娅此刻担心先生担心得心急如焚,可先生之命令却不得不听,她知道依先生之傲绝不需假手于其它施救,于是她眼睑深黑的眸中噙着薄泪,狠狠地瞪了一眼陈白起:“倘若先生有任何损失,哪怕娅穷极一生舍弃一切,定亦绝不会饶过尔的!”

语讫,她一扭头,皮帛纱笼裤迎风而乍散如花,咬着牙便朝着后卿所指示的方向疾奔而去。

而陈白起盯视着她离去的高挑背影,神色平静莫测。

“先生如何得知?”陈白起嘴角撇动一下。

后卿后背贴着陈白起的前胸,那平坦而结实的胸膛透着恰到好处的温度,没有伪装不曾穿戴隔层,后卿无法违心地否认这不是一名丈夫,但他心中对她性别的怀疑仍旧不曾打消。

他瞥向离他颈间十分近距离的铜剑,这柄剑可非摆设,观其拿剑姿态平稳而娴态,便知其绝非庸人一辈,一念过后,后卿心底便有了主意,随意地答道:“透一直坚信尔会再次出现,便一直守在最后一道防线附近巡逻,若尔当真出现,定然会在那处与他碰上面,方才会面某观察汝身上不经意沾了一片榆叶,衣袖与鞋底沾擦沾着红泥痕迹,这附近的位置某大体亦视查过一遍,只有西南方向位有几棵高大的榆树,而红泥亦出自此处,想来汝时间定然十分紧迫,必不会将人挪搬得太远,若想掩人耳目,将人藏在树上绑起不失为一个应急的办法。”

“……”陈白起听完这一番话,此刻对后卿的脑袋肃然起敬了。

“汝胁迫于某,可曾想好退路?”后卿不在意她的缄默,抬眸平和而有趣地瞥向她。

“退路自然一早便想好了。”陈白起亦扬起一抹诡异的笑意。

故弄玄虚、装腔作势谁不会,别以为你装作一副万事不求人之态,我便会怯场自省混乱,且看谁比谁更镇静从容。

赵军因忌惮被陈白起劫持的后卿,虽一直缓慢地缩小包围圈,却不敢轻举妄动,双方僵持其间,时间正缓慢地流速而去。

后卿微眯起一双玲珑万千的眼眸,探究地凝视了她一会儿,方道:“汝好像……已经做了些什么?”

系统:恭喜你,凶简“金”已破……

系统:恭喜你,凶简“木”已破……

系统:恭喜你,凶简“水”已破……

系统:恭喜你,凶简“火”已破……

系统:恭喜你,凶简“土”已破……

听到系统接二连三的报备,陈白起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至后卿头顶望向远处,她虽并没有说话,但神色之中却有着一种掩饰不住的好气色,似打了一场胜仗归来般意气风发。

后卿眼芯一跳,崩出些许火花,他微仰起脖颈令挟持的刀刃可多空余部分空隙令他活动,随即从怀中掏出一个扁平折叠机巧的黑色罗经仪,盘中地盘、天盘和七十二龙盘,进二十八宿天星五行,格局繁密而累数遍布,他先以一种复杂的手势摆阵,接着转动盘上磁针,片刻磁针停下,盯着罗经仪盘,他面无表情,唯有一双暗藏乾坤万罗之象的眼眸冷彻透骨。

“你竟破了吾之禁咒。七铘锁魂阵……”

因着后卿突然动作,陈白起一时不明其究竟准备做什么,便挪了几厘刀刃暗暗关注,却不料暗中偷偷进行的事情被他这样轻易地揭穿了……陈白起观其神色不对劲,神受其摄,手中之剑再不敢放松,加注了几分力道,犹豫了片刻,方实诚道:“……没破。”

她不懂破阵,她只是暗中留下记号让完成“引怪任务”的夜枭队友去将埋下的凶简再按葫芦画瓢地给挖出来,临行前她曾交待过细致步骤,每一环她都精心设计得妥当,连路线图都取布绘制成本交给他等,务必达成目的,她以为这样可以破阵,可显然她估算错误了,应该还有某种关键的“点”未勘破。

眼下系统并没有提示她的支线任务完成了,显然他这什么七什么的锁魂阵并没有破除项顶多破坏了。

时将近午,林中的空气渐渐闷热了起来,哪怕林中树荫遮挡了部份炙烤光线,仍熏蒸得众人热汗满颊。

“原来如此,尔一人化身为饵,吸注众军目光,再令其同伴暗中行事,这倒是一个大胆而冒险之策略,不过,尔……如何得知吾之埋凶之阵?”后卿恍然大悟。

陈白起默,总不能说凶阵在系统地图上有明确显示吧。

“如今先生精心设计之凶阵已破,难道此刻仍旧打算与沧月、平陵县拼个鱼死网破?”陈白起不答反问。

“确也,此趟诸事不顺,多次遭遇尔般人物阻碍,估计确非灭平陵县之黄道吉日,可若白来一趟无任何收获,恐吾返赵定与赵军上下心生界隙。”后卿语气低幽而慢磨道。

陈白起越来越看不懂他了,她摸不清他究竟在打什么算盘,便直接道:“所以……”

“他……也该来了吧。”

他?他是谁?谁……该来了?陈白起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时,林子里传来一声异动,似纷沓不止的脚步声,亦有幡旗迎风猎猎与沉闷皮甲铁器撞击的声响,陈白起蓦然掉头,只见如风驰电掣般一队装备精良的铜铠金鳞开光的队伍蜂拥围堵了过来。

集结于四周的赵军一惊,一转过头便与这支突出其来的军队拼杀了起来,刀光剑影、侵掠如火,这其中陈白起看到姐夫姬韫、巨、姒姜、小泗儿、齐他们皆在,这一趟祸水东引十分成功,在极少数牺牲的情况下达到了剿灭赵军敌后部队的目的,然而陈白起以为的“顺利”,却原来其中还饱含了救援部队的及时赶赴与加入。

看到姐夫如此迅速去而复还,陈白起略感诧异,这其中的缘故她并不清楚,但想来消灭敌赵并将埋凶之地挖出来亦有他们的一份功劳。

虽其中计划生变,却是一件好事,陈白起心中自然喜悦。

系统:系统默认沧月军加入“夜枭”小队。

系统:你的队友成功击杀普通赵军一名,你获得经验值2000。

系统:你的“夜枭”队友成功击杀普通赵军一名,队长获得经验值2500。

……

沧月?陈白起于混乱的人群中来回梭望,视线蓦地定睛于某一个人身上,久久收不回目光。

陈白起微微睁大眼睛,张嘴哑声无语。

公子……公子沧月,竟是他亲自来了?!

与陈白起的呆怔相比,后卿却是一眼便相中了公子沧月,他难得如此奔放地仰首大笑了起来:“某早便预料到了,他若知某于此,必然会不辞幸苦赶来。”

陈白起回过神来,听了后卿的话,心生怪异之感。

他这话什么意思?

公子沧月带着单虎单刀独会,他暂时并未出手,隔着一段距离眺望,彼此之间的面目皆有些模糊,他首先阴晴难辨地盯注了后卿一眼,随后又将眼神移向陈白起瞥了一眼,却微微蹙眉,很快地又转开了视线,左右环顾,似在寻找着什么人。

被人轻飘飘一眼过去的陈白起眉角一抽,心道,她如今这副模样,估计他是认不得她了。

不知道为何时,虽然目前情况大好,赵军溃兵难挡,但陈白起心中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具体不妙在哪里她也说不上来,或许是因为后卿的神色太过于镇定,亦或者是他刚才的那一番话令她不得不多留一个心眼儿。

姬韫跟巨他们一边英勇作战亦一边四处张望寻找,明显这一个二个地都没有将陈白起认出,一来彼此之间距离隔得有些远,二来她变化实在太大,姬韫等人混乱之中根本无暇分辨。

但有一人却对她留了心,这人自然是姒姜,他穿着一身精良皮甲,扮相普通地混在沧月军中,不时拿怀疑的眼神盯着她看,似在怀疑又似在确认,陈白起暗中跟他使了一个眼神,让他暂时不要暴露她身份,姒姜收到她的暗示,当即便明白,微不可见地颔首,然后不再行惹人怀疑之举动,专心投入战斗之中。

赵军潜伏部队不过一百余人,然沧月军此次却带行了二百余人,是以胜负很快便有了结果,除了几名赵军将领尤在垂死挣扎,其余不是被捕便是被杀。

姬韫带队在前,在赵军伏首之际,他连问几人皆问不到陈娇娘的行踪,一时心急如焚,见前方后卿之所在,便愤然而前,却不料看到他竟被一容貌如金童般可爱的少年拿手劫持着。

他一愣,一时怔怔地盯着那少年,心中转念万千,最终压下念头,朝后卿道:“后卿,尔等赵军潜伏部队已被制伏,尔愿降服否?”

后卿看向姬韫,似迷茫了片刻,方忆起一事,笑道:“上一次好似与汝见过,对了,尔乃与陈三谱曲弹奏之人。尔于此,却不知陈三安然何处?”

姬韫见他竟还记得自己,却全因陈娇娘之故,一时辨不清心底什么滋味,他回视着后卿,面容上并无什么表情,只道:“娇娘之事与卿何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