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谋士,该如何甄别真与假/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中场面一下变得混乱扰嚷了起来,如同陷入梦魇之中,姬韫、姒姜与巨等人表情慢慢地开始变幻,似惊似愣似疯似怒,他们像是被隔绝于另一个世界的人,地面飘升而起的红色狱焰鬼头张大嘴巴朝他们袭去,他们当即面露惊骇地挥刀相向。

赵军则五官挪位,红着一双眼睛抱头抢地,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声令人毛骨悚然,单虎本贴身保护着公子沧月,但此时眼中却似根本看不到其主公身影一样,他瞪着一双眼睛,眉毛一根根竖起来,脸上暴起了一道道青筋,愤怒地盯一处空气,无声嘶吼着。

而公子沧月倒是神智清明,却无端被阵中红绳铃铛给绑手绑脚捆缚起来,高高吊悬于半空之中,此时正一脸阴鸷恐怖着面容,蹬脚拽臂拼命挣脱着。

眼前的一切一切都变成诡异而扭曲,猩红压抑的色彩,原本该存在的风声与蝉声都消失匿踪,充满血腥的空气不时扩散着刺耳惨叫声像小针扎进骨头里,似生命的最后挣扎。

一瞬间,仿佛整个世界迅速土崩瓦解,结界咒阵于边境渐兴浓雾,如腐烂的尸体上流出来黯黑冰凉的血,蜿蜒覆盖了天与地。

光线渐渐变得剥晰迷离,空气变得潮湿而阴冷,树木和泥土的皮肤开始溃烂一般,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味道。

整个阵法结界内,唯有一人是正常,且能够活动自如的,那便是陈白起。

不对,应当还有一人,便是启动了阵法的后卿。

陈白起眼见这一切,哪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她表情像被拆解了又重新组合在了一起,透着几分扭曲跟古怪:“吾以为……至少目前为止吾已然成功阻止了你,却原来……这一切不过皆为你事先设计好的?”

她的语气像刀片刮过粗砺的石头,每个字都透着一股子尖刺利锐。

后卿神色似幽潭深井,怔静地凝注着陈白起,那目光中有一种出乎意料的诧异,更有一种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难以言喻的惋惜。

他诧异的是,其它人皆陷入阵中不可自拔,她竟能够不受“幻阵”、“迷阵”跟“斗阵”的丝毫影响……

老实说,他生平阅人无数,却是第一次遇到这般……特别而具有风骨之人,所以他感觉十分惋惜,这样的人竟为了沧月军抑或是为了区区一座庸贫的平陵县如此地忠贞牺牲,而无法将其劝降留之已用。

后卿看人一向看其内骨神秀,如哪一种人会经不住红尘诱惑轻易动摇,哪一种人如钢铁般意志坚定,他一眼便可看出。

而正巧,眼前之人,便是那种木人石心,哪怕你惊涛骇浪袭来,他亦统危坐如故,若无所闻。

此人甚善,只惜非他同道中人,不可留之。

“尔很厉害,目前为止吾从未遇见过比尔更难缠的对手,只是尔们太高估吾之的野心,吾本不打算一口食个大胖子,是以此趟不为平陵县攻城,只为杀一人罢了。”

他之话坦然道出一切实情,事已至此,想必亦毋须再隐瞒了,陈白起嘴角不禁溢出一丝意味明的笑意。

是啊,一开始他们都以为赵军这支潜伏部队是趁着前方战事吃紧打算从后方突击,来个里应外合攻陷平陵城的,是以所有的设想都围绕着如何阻止跟冒险剿灭敌军而施展计策。

他们“以为”赵军潜伏部队如此谨密、阵法布置如此宏伟自是为了攻城,实则,他所做的一切,故布疑阵的一切一切皆是为了达成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引公子沧月上勾。

为此,他不在乎有多少人牺牲,有多少人前来阻扰,他不惜一切代价,花费的心思哪怕是牺牲掉赵军的全部精锐部队,亦要将公子沧月引入局中。

他的心计太绸密,也太狠绝了!

陈白起道:“尔如何确定他一定会来?”

“他自然会来的,吾先引起其怀疑,再借前线推波助澜,计有千百,路有八达四通,总有一步会成功吸引他来到此地,虽说任何计划都无法避免出现意外……没错,因尔出现而引发的意外,虽令过程多了许多波折,并因此损失了不少戚冉培育出来的精锐部队,但事情仍旧顺利地达到吾之预期。”后卿看着她,眼中焕发出了不一样的神彩道。

“后卿,吾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死于尔手的!”陈白起抬起眼睑,此刻的眼神冷静得可怕,一字一句道。

后卿没将她的话放进心里,他缓缓勾起嘴角,伸出一手:“尔之胆识与机智无一不超群出众,吾很颀赏你,来吾身边吧,但凡沧月公子能给予尔的,吾皆能给,甚至更多。”

“感谢赏识,可惜吾一身不侍二主。”陈白起无视他伸出的橄榄枝,干脆利索地拒绝。

后卿似乎早知这种结果,他收回了手后便笑起来:“尔主?哈哈哈……那吾不妨试试此主是否真值得尔如此忠诚地效忠了。”

后卿这人偶尔脾性会有些阴晴不定,特别是被人拒绝的时候。

他收住笑后,视线移向公子沧月,一挥袖便拆开了阵法中间的隔膜,一直处于被隔离状态的公子沧月余光一瞥,便看到了前方两人了。

后卿似十分有趣地颀赏公子沧月此刻狼狈的模样,他道:“公子沧月,如今楚国如日落西山,尔之皇兄于夺位后便卸磨杀驴,对汝更是丝毫不念手足之情驱逐丹阳楚都,尔当真还要忠心效命于他?”

公子沧月莫名陷入诡阵,一时挣脱不得,却仍保持着冷静心态应对,他对后卿的话嗤之以鼻,冷漠薄透的眸光射出轻蔑之色:“后卿,楚国于本君乃固之根本,汝想让本君弃国保命,尔休想。”

“嗳,早知卿说服不了公子,此番作态倒也是枉作小人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此话倒是至理名言,既然如此,某亦不再多费口舌,只是这一次,公子恐怕不会再有上一次的侥幸了。”后卿拢了拢袖摆,逐渐隐下笑容,继而慢条斯理地问道:“公子可知此地为何处?”

公子沧月缄默不语。

好在后卿亦不需要他回应,他语气徒然放低,像在分享一则秘密一样兴致勃勃:“此处名为乱葬岗,公子且不知此处死了多少被楚人埋葬屠杀的中山魂吧,而如今,冤有头债有主,这些一直不断瞑目安息的怨魂一旦被放出,便会寻着尔身上流淌的罪恶之血,朝尔索命讨债来了。”

公子沧月耳力不错,所以将他的话一字不落地听入了耳中,他虽不信鬼神之说,却也只觉一股子阴凉之气从脚底蹿到头顶。

这时,突然似稠墨般暗红近黑的地面咕咚咕咚冒着粘性气泡,不一会儿便浮出许多幽绿的鬼头,这些鬼头无面无发无眼无身,只剩一个圆辘辘的脑袋,却不似实体一般质感,微微透明,它们张着一张黑森森的大嘴,神色狰狞可怖地朝着公子沧月方向袭去。

公子沧月瞳仁一缩,奋力挣扎却感觉捆在身上的红绳越缚越紧,根本无法躲避或阻止。

这一颗颗鬼头带着一身绿惨惨地阴煞之气,呼呼作响,于空气中飘来荡去,拖动长长的尾巴,围绕着公子沧月四周,就像随时准备将他身上的肉一口一口地撕了下来,血一口一口地啖尽。

“嗬啊——”公子沧月不堪其扰,胸腔处暴发一声气喝冲天,而这时,一道从空中跳跃而下的身影以一招“大杀八方”气势磅礴将四周旋舞故意骚扰逗弄的鬼影斩散,然后身躯昂然挺直,以一剑一人笔直不屈地挡在了公子沧月前方。

公子沧月一震,看着似雾被斩散消失的鬼影痕迹,蓦地低下头,盯着不远处背对着他而立的少年背影,眼底充满疑惑跟怪异。

见假“透”终究还是出手时,后卿分不清楚心底究竟是何想法,他掸了掸衣摆,眼角轻佻蕴染出几分宠溺,他道:“透,先前做戏已达到目的,毋须再伪装了,你且莫忘了,当初尔随某一道出征,想必公子沧月早已见过尔之面貌,眼下细一回忆,哪怕尔做得再多,他亦必不会再信了。”

陈白起闻言怔了一下,但很快便领悟了他究竟在说什么,顿时黑下了脸。

这个颠倒事非黑白之佞臣!

而公子沧月本对“透”挺身相救一事本就存在着某种难解的怀疑,毕竟此人与他非亲非故,此番作态并不符合常情,如今闻后卿之言,只觉先前少年之面容模糊,经他这般一提醒,再加上“透”这个名字多少熟悉,顿时好似便忆起了什么。

当初两军对垒,隔着一距离,那时的透戴着头盔又穿着厚重铠甲,令少年瘦长的身影亦魁梧高大的几分,其面容模糊但隐约可窥其姣好雪白,乍一眼下的确不好认,但他却是记得后卿的确有一随扈亲信唤透,如今前后事情一番联想起来,其面容倒也清晰明朗几分。

所以……此人确乃后卿之随扈“透”?先前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引他等入局,故作姿态?

虽说按道理事情该如此推断,但因着此话是从后卿口中曝光,是以公子沧月总又揣了几分其它怀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