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谋士,所以你选择救哪一方/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立直起身子漠然缄默地盯着后卿,俨然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了,他不过随便动动嘴皮子,却能够离间她与公子沧月之间本不存在的信任,恶意地催化他们之间的隙罅。

“后卿……”陈白起轻唤起名讳,引得其正色注意时,手中铜剑缓缓举起,以一种无畏捍卫之姿莅临,无论神色抑或语气皆似风清云淡便飘渺淡然:“吾不管他信亦罢不信亦罢,吾既毅然决然挺立于此,便只为护他,助他,于此,再别无它求。”

是以,她并不在乎被他误解或怀疑。

听到一番大义凛然且无私奉献的话,莫名后卿牙一酸,感觉到心中不太舒坦,嘴里古怪咀嚼着她的神情跟话语,渐渐眼底的温度霜降了下来。

“是吗?”

后卿抬了抬眉,笑意无一线温度,他突地出手,手结阵印,只见其脚底一股邪煞之色冲天而起,吹得其衣袂发丝飘荡飞舞,这时地面像煮沸的开水一样冒出许多阴森凄厉尖叫的鬼影,这些鬼影无实质身躯,只是一抹支离破碎的影子,面容空洞有眼无珠,影子扭曲而拔长,叫嚣着残忍凶意朝着公子沧月咆哮冲去。

这还真是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的节奏。

陈白起知道凭她手中一柄普通的铜剑根本无法应付这阵中阴煞之气幻变的鬼影。

这阵法她虽然能够进出自如,可却不擅破阵之术,她一人逃跑了也无济于事。

她曾考虑过用剑砍断这缚绑着公子沧月身上的红绳,然而这红绳她先前感受过,非金石之力能够简单挣断,这个时候她莫名地开始怀念起傲娇小童与相伯先生,若他们亦一道入阵了,定然有法子门道解决。

现在,陈白起十分怨念万能的系统竟没有发明或奖励她一个通讯器,这样一来,她就可以远程咨询一下解决之道了。

不过,她虽不懂破阵之法,却也并非对眼前禁咒阵术毫无所知,其一这些所谓的“鬼头”“鬼影”其实都并非真正的鬼魂,别看方才后卿在那里妖言惑众吓唬人,实则这只是阵中之煞气幻化迷惑了人眼而成。

后卿千挑万拣的布阵之地可绝非食素的,此地乃槐山岗中阴煞之气是为浓重的位置,而这些阴煞之气久聚成灾,以阵法掏井等同取之不尽,这般与其硬扛下去,哪怕她耗光了精力,估计也救不了谁。

另则,她虽不懂破阵之法,却知道这阵法皆以后卿之意志催动,他为坐镇之人,他亡此……阵必摧。

“尔想杀吾?”后卿留意到陈白起突生杀意的双眸,不知为何方才不舒坦的心情此刻竟更是直接跌入谷底,他笑灿若化,眉眼幻化近妖般道:“尔其实有很多机会杀某的,为何却一直迟迟不肯动手,为何一直在犹疑?如今尔连最后一丝生机都被剥夺了,再生杀意,为时已晚矣。”

陈白起收回了眼底的杀意,转开眼,坦然道:“若非必要,吾并不想杀汝。”

嘴上的话她说得漂亮,实则她心底的话却未道尽,凭他这般狡诈智妖,如今的她也不一定能够杀得了他。

“哈哈哈哈哈……”后卿闻言,徒然大笑了起来,那悦耳娓娓动听的笑声却似一道催命符,令得鬼影猖厥疯狂了起来。

这时那些鬼影围绕着他们四周盘旋舞转,越来越多,也转得越来越快,逐渐便像一道黑色飓风一样将公子沧月跟陈白起两人包裹了起来,陈白起面色凝重,抵剑挡于胸前后退了几步。

这时一道鬼影从飓风中冲出来,本是朝着上方公子沧月而去,却被陈白起余光扫到跃起便是一剑斩破,陈白起剑中蕴含了麒麟血脉的天地正色,因此才有此等威力,而黑色飓风之中越来越多的鬼影冲了出来,它们张大嘴尖叫着,威喝着,狰狞着……

变得巨头的脑袋一口便咬住了陈白起的肩,陈白起微蹙了蹙眉,只觉半边肩膀似被冻住一样使不出劲来,便反剑劈去,却又有一头一口咬在了她腿上、手上、腕上,她动了动,但整个人像被钉住了一样,越想挣扎却越感动力,渐渐地,她就像被层层黑稠皮带包裹住了,眼鼻嘴都淹没其中了……

系统:“狂刀六式”熟炼度已达到50%

系统:警告,“秋霓”套装损坏程度严重,请尽快进行修理维护。

系统:警告,“破损的铜剑”损坏程度70%

系统:警告,人物血量降低于50%,请及时补充血量……

看着下方奋力战斗的“透”,公子沧月面色苍白而冰冷,或许他一开始对他是怀疑的,但眼下却已是一片震惊。

他分不清此刻心底涌动的复杂情绪为何,只是看着他渐渐被鬼影撕咬、啃扯、最后几近覆没之际,他终没忍住朝下喊了一声:“本君不需要尔多事,速速逃去!”

此少年分明乃后卿之随扈,为何会如此不顾性命危险一而再,再而三地如此帮他?

这是阴谋,或者另有所图……

一个人究竟所图何事,才会舍得以命相博,至死不渝,公子沧月想不通,亦想不明!

后卿远远地看着被阴煞之气包裹成一团黑气的“透”,眼底一片荒芜冷然,空空如也,似什么都不曾想,又似想了太多太多以致于里面究竟有些什么,谁人也无法探清楚。

听着系统一阵一阵地刷屏,此时的陈白起眼前基本上一抹黑,周身又痛又冷,那些鬼影相当于煞气,如今煞气缠身她难以挣脱,所幸还有“秋霓”套装给她抵挡一会儿,可眼下套装损坏得厉害估计也快撑不住了,倘若等“秋霓”套装整个坏掉,她还没有挣脱开去,那么阴煞之气便会一股脑直接侵袭她体内,等待她的唯一结果便是暴体而亡!

不能放弃……

陈白起双唇泛白,一身冻得瑟瑟发颤,但额头却是布满的汗水。

她不能放弃……

公子沧月、姐夫跟巨他们都还在这个凶危的阵中,她怎么能就这样轻易放弃!

系统:系统检测到人物情绪波动过于激烈,因此激动了麒麟血脉苏醒,麒麟血脉苏酸醒26%……27%……28%……30%!

“啊——”陈白起感觉随着血脉苏醒一股异样的能量从体内爆发出来,她挡不住一股热血仰天一啸,体内不断运速的太素脉诀像脱轨的火车冲击着四周的煞气屏障,一下一股金光带着灼热之气便破解了危机。

此时,陈白起感觉浑身似要沸腾了一样,她都怀疑自己脑袋是不是都冒烟了,那一只瞎眼灼热得厉害,估计快要变成麒麟瞳了,还有麒麟双臂也越来越热,血脉不断冲刷着她的血肉之躯,她觉得她快要失去理智了。

一切显得如此突然而震惊,如此浓重的阴煞之气竟被一下便被净化了,感觉到陈白起身上涌上一股不对劲的气息,这股气息与阵法有着完全相反的属性,就像光与暗一样,对立而危险,后卿沉下眼,面无表情地盯注着陈白起全身,道:“看来,还是太小看尔了。”

后卿此时亦不再招鬼影煞气,他突然笑道:“方才那个陈三姐夫好似认出了尔却一直刻意阴瞒,想来尔的身份定然有顾及与避讳之处才对,眼下,这些人当中定然有许多尔在乎之人吧,不知……接下来,当尔在乎之人要杀尔拼命庇护之人,尔又决定去救谁呢?”

他一招手,流逸着诡谲纹线的袖袍飞舞翩绖,这时,幻阵中被蛊惑疯狂尖叫的沧月军与夜枭小队的众人一下便安静了下来,但这种安静并没有让陈白起安心,因为下一秒,他们像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操探,脑袋僵硬地齐齐朝她这方看来。

他们的眼神空洞而泛红,盯着她跟公子沧月就像盯着锁定好的猎物一样,带着贪婪的杀意,一涌而上便包围住了他们。

陈白起以为他们或许会对她立刻展开进攻,但很快她却发现他们的目标根本不是她,他们只扫了她一眼便放过,然后直愣愣地盯着她身后之人,那一双双仇恨泛红眼神,简直令人发寒。

“决定好了吗?想救他们,便杀了公子沧月,或想救公子沧月,那便……杀了他们吧。”后卿看热闹不嫌场面大的声音轻飘飘地传来。

陈白起没想到后卿竟用这一招来逼她,前面是她的战友与队友,其中更有她的亲友在其中,而后方则是她耗尽了心血选定出来的主公……他给出的难题令陈白起倏地铁青了面容,透过一颗颗憧憧黑色脑袋看向不远处独立似青莲的后卿,只见他亦定定地看着她,似在等她求饶也或者是在等着看她是如何垂死挣扎。

再等一等,会有转机的,一定会有转机的!

陈白起冷冷地瞥开了视线,她看着前方一群已经失去了理智的众人,手中铜剑握紧了几分。

会有办法的,她一定会想出办法的。

接下来,便是一场混战开始了,每一个人都苦仇深大地想杀了公子沧月,陈白起一旦出手阻止,他们便会不分敌我进行厮杀,她不愿杀他们,所以一出手不是直接敲晕抛掷一旁便是防御抵挡。

但是,随着后卿跟逗猫一样一批一批地将人放入战场之中,陈白起哪怕是铁打的,也越来越力不从心,明显快支撑不下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