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谋士,你已经彻底暴露了/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后卿,且不住手!尔当真如此鄙薄,以多欺少,枉顾其堂堂鬼谷之士德操骄傲!”公子沧月怒极而发丝张狂,双眸似雷霆万钧闪扯着银链子,厉叱冷喝。

后卿对他视其若无睹,于他眼中公子沧月此刻已如砧板上鱼肉随时可刀俎,于是他仅紧紧盯着陈白起一人,见她如此爱惜羽毛之人竟为公子沧月落得个周身狼藉,疲于奔命之态,食指与拇指间细细摩挲着,覆下两片荫长的睫毛,薄唇轻启:“尔太过于贪也,两侧不负终将自身受累。”

此话一落,那些原本已被陈白起砍晕倒下之人再度浑浑鄂鄂地爬了起来,他们双目呆滞,面色麻木,机械形地动作着……

陈白起以刀柄再次敲晕一个靠近她身旁的沧月军士卒,双手已控制不住酸弱地垂下,眼皮子极度沉重地耷拉一半,双唇咬出一道道齿痕印子,鼻息呼呼呼似破洞的风箱子一样粗重。

她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凭她眼下的能力想顾全两边不可行,可问题是人都是一种得失心很重的生物,眼看都走到这一步了,若让她就这样轻易放弃掉自己选定的主公,她确也心有不甘。

“可要放弃了?”后卿道。

陈白起道:“后卿,尔不懂,倘若当尔遇上一件不可弃之物时,尔自当明白,轻易可放弃的便也不值得被捍卫了!”

系统:人物愤怒值已积攒达到100%,可施展血脉愤怒一击技能——“麒麟臂”。

陈白起双瞳熠熠生辉,如黑夜星辰般灼亮,她直接弃剑,飞身直接冲杀而去,她的手掌渐渐开始变幻,开始变巨覆盖厚重麟甲,凡人不可觑之,只觉她鹤展的双臂突然覆满的真气庞大而恐怖,她所经之地,地皮翻卷而起,树仰人翻,她疾步似弹朝着后卿方向便冲杀而去。

她双臂似有摧石裂山之能,那朝其挥去的掌势势犹如狂风闪电,带着一种莫名的吸力,任何人置身于前,都仿佛面对着一个巨大的漩涡,将人卷入其中吞噬,休说躲闪,便是硬接恐怕也是不能。

后卿一怔,不禁为之动容,连招红绳叠加相编制造出一堵厚墙相挡,可陈白起手臂犹如无形之锋刃,气流四溢便割掉一切阻碍,她瞠大双瞳,一掌挥隔空倾向后卿,后卿当即“噗——”地一下喷出一口鲜血,抚胸连退部步,方堪堪停下。

陈白起感觉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她的身躯牵制住了,一看正是无孔不入的阴煞之气萦绕于她双腿不断攀附,她身体一滞,因此愤怒一击“麒麟臂”也威力大打折扣,仅重伤了后卿。

被猩红鲜鱼染红了双唇的后卿眸光大作,带着一种诡异而兴奋的目光盯着陈白起,突地朝她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这时,陈白起突然好似意识到什么事情,想都没有想便转身便朝公子沧月跑去。

后卿见她这般迅猛的反应,收敛起笑意,一臂撑于树干冷声道:“太迟了!除非尔当真打算舍身相救了!”

只见,后卿身后的红绳一条条像是有生命会蠕动的触角一样聚集起来,慢慢扭成一团,最后变成一只巨拳,上面缠满了森冷危险的阴煞之气,如同一头愤怒的狮子一般朝着上空的公子沧月冲杀而去。

公子沧月拼尽全力地挣扎,却眼看那一击近在咫尺,突地一道瘦佻的身影竟再次义无反顾地冲上将其挡下。

公子沧月只觉眼前仿佛有一道光,那剧烈的光从前方射来将陈白起的背影虚化得模糊而高大,就好似矗立于苍穹之间的碑柱。

“尔找死么!”后卿微睁眼眸,一脸复杂地望着陈白起。

而公子沧月则煞白了面容,那一刻不知为何总有一种不明的恐惧扼揪着他的心脏,他惊声道:“尔——为何?!”

这该死的麒麟血脉!

跟公子沧月与后卿所设想的伟大节操不同,方才那一刻,其实早已心存自保心理的陈白起,只是虚晃了一下神,不料竟受到了越来越朝万古忠臣发展的麒麟血脉影响,竟想也没想,便第一时间奋身忘死地跑去护主了!

妈蛋!

虽然她的确很想救人,可还没忠心无私到这种地步啊!

随着麒麟血脉的苏醒她的确也变得越来越厉害,但是这种“厉害”却有一个十分致命的弊端,便是这个麒麟血脉会对系统选定的君主产生一定强烈的保护*。

这种“*”,常常会在她某一个不留神的瞬间,控制她的思想跟身体,忘却自我地舍身护主!

陈白起一手麒麟臂,一手铜剑交叉挡于胸前,后卿施展的“巨拳”威力何其庞大,那力道她估计足以将一汉子槌成稀巴烂的模样,是以两两相撞,气流整个混乱爆裂,那剧烈的风刃吹得她面容肉皮鼓动,发丝从头皮处飞舞飙飞,甚至面上、手上裸露于衣物外的肌肤被划出一条一条的新鲜血痕。

系统:“秋霓”套装损坏程度已达100%,“秋霓”套装失效。

系统:“破损的铜剑”损伤程度已达100%,“破损的铜剑”失效。

系统:“残缺的面谱”损伤程度已达100%。

系统:警告,“残缺的面谱”失效,易容即刻伪装解除。

随着系统的警告一出,陈白起手中铜剑“鏮锵”一声断裂成几截,“秋霓”套装的防御攻效亦丧失,她那一张属于“透”的面容正一点一点地龟裂、破碎、坠落……

只闻疑似玻璃撞破般“呯”地一声,她的伪装面具终于彻底破碎了,接着属于她的真容逐渐开始恢复……首先,那半长于腋下的头发猝然变长及腰,少年纤细却键拔的身躯开始变得柔和而窈窕,身量也开始缩水变得娇小,那侧露的面容开始变幻,光洁秀美的额头,挺翘的鼻梁,温婉稚气的小嘴……本该是一张雪稚金童般可爱的少年,竟变成了一张令所有人都震惊的面容。

随着陈白起慢慢恢复的面容,公子沧月的表情也一直不停地变化,讶异、疑惑、怔愣、震惊……在彻底认出挡在他身前之人是谁后,整个人便呆滞住了。

他嗓子眼像被塞堵住了,眼睛越来越红,像魔障了一般,连呼吸都快忘了。

“不——”

于前方,后卿看到“透”是如何转变成陈三之时,面色遽闪过错愕、震惊,乃至最后失神。

“陈三……他竟会是陈三……”

“噗——”他忍不住心底的冲击终一口血再度喷出,一时之间脑中像画幕一般回忆起先前的种种,突地他仰头大笑了起来,但笑完却觉得心口处又是一阵一阵地痉挛般抽痛,然后他整个表情像被扭曲了一般,阴沉似水。

“陈三!好一个陈三啊!”

因为后卿心神动摇得厉害,“巨拳”对于陈白起的攻击轰然炸散,阵法亦受其干扰变得松动,这时公子沧月拼尽会力愤然暴喝一声便挣脱了身上缠缚的红绳,双臂朝前一探便一把抱住了已恹恹一息的陈白起。

“陈三!陈三!尔如何?!”公子沧月抱着血人一样的陈白起,目赤唇白,整个人状似癫狂般嘶吼道。

系统:恭喜,主线(一)【赵楚攻防战】任务完成,获得经验值50000,粮栗300石,蓝阶兵器(不限职业)×1,另额外获得暗线任务(一)【阻止后卿】暗线任务经验值30000,中瓶生命药剂×2

系统:恭喜,人物达到十五级。

系统:人物已达15级,可开启“通天塔”功能。

系统:“通天塔”功能已开启成功,立即进入通天塔,是/否?

系统:检测到你正与人组队结盟,是否允许你的队友跟盟友一同进入“通天塔”,是/否?

陈白起失血过多,脑子供血不足所以整个人显得混沌,她迷迷糊糊地听到系统的声音,她考虑眼下她唯一一个不畏禁咒的人一旦倒下其它人的情况恐怕会更加危险了,是以她也顾不了那么多,答“是”。

于是,于下一个瞬间,阵中所有人凭空会部消失在后卿眼中。

后卿错愕地僵滞着面容,抚着隐隐作痛的胸口,久久杵立于原地,无法动弹。

很快,娅跟透便一块儿出现。

透亦身受重伤,由娅搀扶着走来,一来发现阵法之中仅剩先生一人之时,他们都表现得十分难以置信,但一看先生那阴沉似水的神色,有些事情已不言而喻,毋须此刻问出口惹人心烦了。

后卿对于人消失在他眼前一事耿耿于怀,于四处搜寻了一下无果,便面无表情地一直盯着他们消失的位置,暗忖——是“障眼法”还是用了什么别的玄法之术?

他根本不相信他们会这样凭空消失。

无论什么样的“障眼法”皆瞒不过他,正当后卿准备启动禁咒之“湮没”时,突然见娅面色一变,她忙对后卿道,有一大批人马正朝着此处赶来。

透立即爬上一棵高树,这阵法有屏蔽的作用,因此他居高望远亦无人察觉,他一溜望过去,认出是沧月军跟平陵县的部曲,这些人于透眼中无惧为患,但当他看到军中四人相抬软轿之中的某人时,却神色凝重严峻起来。

他立即下树,朝后卿禀报道:“先生,是公子沧月的人马朝这边而来……其中有一人,乃相伯先生。”

后卿原本一直无动于衷的表情终于有了波澜。

相伯,竟会是他……

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他不是一直在山中等他的明君吗?

与相伯不同,后卿行事一向喜欢主动出击,而相伯则信守天命,誓必寻一方山清水秀坐等他的明君寻来方会出山为士,这么多年来,他们师兄弟一直不曾联络过,他以为他还一直在等着,却不料竟会同在此山中相遇?

这槐山岗还当真奇怪,什么样的人都能够汇聚到一块儿来。

“先生,依你此刻的状态,恐不宜与相伯先生再碰面……”虽然后卿一直表现得若无其事,但娅与透如何不知先生定然是受了重伤。

与其它人不同,相伯先生与自家先生师承同门,亦懂方术与奇门遁甲阵法,此阵于别人而言犹如生死大关,但却恐怕阻挡不了他多久。

后卿对他们的劝诫仿似充耳不闻,他于原处静杵许久,突然迈步走向前方,然后弯膝半蹲了下来,低下俯视,地面处有一滩血迹,乃是先前陈白起消失前遗留下来的。

他也不知道此刻自己是以何种心态,伸出一指将血哺入口中,舌尖一卷腥甜之味布满味蕾,他慢慢地、像品味某种珍馐美馔一般充满回味、享受。

许久……他缓缓地笑了起来……

那笑,令娅与透看了一怔,一时竟无法用言语去形容,因为那种笑容是他们即便跟随了这么多年亦依然从未见过的。

然后,他们听到先生道:“这味道,还真是熟悉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