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谋士,通天塔(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公子沧月在醒来后仅懵神了一瞬,便下意识查看怀中之人是否安然无恙,却不料双臂一拢扑了个空,当即他神色泛白,死死地抿紧嘴唇,翻坐了起来左右查看。

这时单虎与他的随扈亦醒来,他们第一时间便赶至他周围保护,单虎手握跨刀,铁衣寒光,他将公子沧月搀扶而起后,便不安地四顾环望:“主公,此处亦非林中,吾等何以于此处?”

公子沧月无心回应他的问题,他因找不到陈三手脚冰冷,面色难看铁青,他一把推开单虎的手臂,步履踉跄地踏前几步,眼睛不停地于逐渐醒来站立的军队中巡视。

“陈三……”他嗓子嘶哑,像快发不出声音一样,估计是先前面嘶喊时伤了嗓子。

“陈三——”

他心急如焚,心念着,悔恨着,担忧着,他想……他是否又在不经意见丢了她呢。

——她到底去了哪里?

她伤得如此之重,又能去哪里?

——

听了姒姜的话,陈白起一怔,与姬韫一块儿转过身去。

只见不远处,公子沧月一双赤红的眼眸牢牢地盯着她,淡青色的眼白上布满血丝,好像很久没有睡觉似的,瞳仁像结冰的潮在雾夜中泛着光,只是那双眼睛火似的烫人,又有磁铁般的吸引力。

陈白起似被他的表情跟眼神震摄住了,半晌没有反应。

姬韫与姒姜等人却觉公子沧月此刻神态十分……古怪,而这种“古怪”令他们心头莫名涌上一种排斥跟不虞。

公子沧月甩下全部随扈,独自快步朝陈白起走来,步履交叠过快,衣摆迎风舞动,鬓角一缕发丝擦过其苍白坚硬的嘴唇,透着几分强势的急迫。

“陈三——”

他唤道。

陈白起眼睛微睁,他的声音……为何变得如此嘶哑?

“陈三——”

他用力再次唤道。

因为用力过猛,嘶哑的声音直接破声,更是粗噶难听,但陈白起却神色一动。

“公子。”

她应道。

像是等不及拉近最后一步距离,公子沧月直接探臂一抓,将陈白起抓过身前,他粗重的喘气声像急落的雨点,他一双眯缝着的眼睛,目光闪闪,锐利有神,正威风凛凛地盯着她,像要把她看个透。

他想问她伤势如何,他想问她何以醒来不唤醒他便自行离去,他想问她为何会变成后卿的随扈“透”……他想问她太多太多的问题,但最后千言万语只化为一声轻唤。

“陈三……”这一次,他再唤她,语气却与先前的急切、紧张截然不同,而是长长一松了一口气,像绷紧的弦终于卸下了全部力道。

周围人皆一脸诧异、眼光闪烁地盯着他们,一时辨不清这两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沧月军中则有不少人识得陈白起,例如单虎,他随着公子沧月一块儿朝这边赶来时,顿时满脸见鬼似地瞪着陈三,似无法理解如此危险的战地,她何以莫名出现于此处。

陈白起只觉被他这一声“陈三”呼唤得耳根子都软绵了三分,想到之前她大变活人的事情,恐怕是吓到他了,她顿感歉意柔和道:“公子,先前陈三不愿意于后卿跟前暴露身份,是以未与公子相认,却不想最后以那种方式被认出了,陈三甚至歉愧……”

公子沧月没有立即开口,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她,半天才转一转,隔了几秒后,他才道:“……尔要说的,只有这些?”

“公子能够安然无恙,当真鸿福齐天,陈三甚幸。”陈三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这种劫后归来,至少也该送上一句祝贺。

“陈三!尔何以……何以次次如此拼命……”因顾及四周人的眼睛,他的话语焉不详,但他想,陈白起懂。

陈白起自然懂,她想着既然都付出这样大的代价了,该寻好处的时机自然不可轻易放过,她道:“陈三的愿望,自始至终只有一个。”

她想当他的谋士。

而公子沧月亦忆起她曾跟他说过,她想留在他的身边,给他当谋臣。

那时候他并没有很认真地考虑过,或者说即便考虑过亦最终否绝了,然如今……他却有了别的决定。

他想将她留在身边,因为他已无法想象下一次当她离开他的视线后,又将会是以何种惊险万分的形象出现,他这一次已被吓得快魂飞魄散了,这种经历他如论如何不想再承受第二次,是以无论是谋臣也是……亦或者是其它的身份也好,他都准备让她陪伴在他的身边,寸步不离。

“好,尔救吾一命,吾便满足尔此愿望。”

他目光柔和而炯灼地巡视着她的五官,回忆起她先前身为“透”却为他不顾一切的一幕幕,心底既痛又酸,一时之间软得似水,他想伸手碰碰她柔软的小脸,他想伸手抱抱她娇小的身躯,他想与她说说只有两人的小话,只可惜,周围存在着如此多人的注意,他最终亦只能强压着冲动,松开了她的手臂,转移话题:“尔之伤……”

“只是一些皮外伤,看着严重却只是失血过多,方才吾已服过上次给公子他过的一样的药,眼下已无大碍了。”陈白起道。

先前给他服过的药……是指她姐夫姬韫给她配置的神奇良医?

公子沧月目光游离其身,见她尤穿着“透”那一身血衣,上面血迹斑斑,但大多数都呈褐色了,显然干涸许久,但不似新鲜伤口沾染上的,当然她身上亦有新鲜血液沾染上的,只是外露的伤口全都不见了……他犹疑不信,却也不好当众查看她身上的伤势,不过见她此刻行走自如,面色与正常人无异,既讶又心下安定了。

无论如何,她伤势并无大碍,他亦可放下心来。

“此乃何处?”公子沧月终于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公子沧月这个问题,其实也是所有人此时此刻脑中存在的一个疑惑。

“呃,这应当仍是……后卿之阵法当中吧。”陈白起面不露异色,她揉捏着下鄂,做出沉思的状态,如是道。

公子沧月表情滞了一下。

“可与先前之阵……”迥然不同。

陈白起亦是满脸“疑惑”:“我亦不清楚,先前受伤晕迷之后,不料一醒来便于此处。”

这时,“夜枭”小队的人全部清醒,他们全部都集合在陈白起周围,因为许多人根本不知道先前曾遭后卿埋伏一事,是以姒姜根据陈白起的原话再跟他们解释了一遍,众人这才恍然大悟事情前后。

因着姒姜讲话时没有顾及左右,因此原本亦是盲头苍蝇的沧月军亦知悉的详情。

因为姒姜这一番讲话的润色,便衬得陈白起的一番“推测”信服度更高了。

于是,众人亦接受了他们被困于“阵中”的这一番说法。

“啊——怪物——有怪物——”

突地,人群之中有人惨烈地惊叫了一声,引起了周围众人的注目。

当即,公子沧月带着沧月军,而陈白起则带着她的“夜枭”小队成员立即朝发出声音的位置赶了过去。

一看,只见一沧月兵卒摔倒于地,他一面惊慌失措地蹬腿后退,一面哆嗦着一根手指指着一处,嘴里哇哇地尖叫着:“怪物、怪物、牛,人——”

公子沧月扫视了他一眼,便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前方圆柱阴影的角落内竟站着一群牛头怪,这群牛头怪身高八尺,虽长着一颗牛头,却有着肌肉结实的人身,他们举着银白板斧,双蹄着地,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吓人。

倘若眼前出现一头这样的怪物,也就是令人惊吓一跳,可倘若出现这么一大群,那可谓是灾难了。

公子沧月看见亦是一愣。

“这是……”

陈白起探过头,眸光一闪,暗自自责方才怎么忘了塔内有守层的怪,她脑子一转,便有了一个主意:“这世上估计不会存在着这种怪物吧,莫不是……莫不是后卿以阵法整出来吓人的幻象?”

既然科学解释不了,也只能拿这种捏造的幻境来误导他们了。

这时,姒姜亦看到了一群在旮瘩内徘徊的怪物,嘴角一抽,终于多少明白陈白起先前跟他通气的原因了。

姒姜附和道:“想必如此,以阵中催化幻象,想来这后卿是打算利用吾等恐惧心理令吾等不战自败。”

后卿表示躺着中了一枪。

“这是幻象,却为何如此真实?”有人提出质疑。

“不真实,如何唬人。”姒姜斜了那人一眼。

那人讪讪一笑“……”好像也挺有道理的。

“它们好像……看不到吾等。”有人又发现了情况,一惊一乍地呼道。

“当真?”

“你们且看,我走过其身旁亦无事啊。”有胆子贼大的,蹑蹑着脚步小心走入牛头怪边界,然后惊喜地挥手叫喊道:“果然是幻境罢了。”

陈白起满头黑线:还有十七分钟塔内的保护罩便会自行解除,到时候此人还能够笑得如此“天真”吗?

“倘若此乃后卿布下的幻阵,那估计吾等毋须等多久,便可脱阵而出。”公子沧月突然道。

陈白起闻言微讶,十分不解地看着他。

这时,单虎便替主公答了话,他仰着粗旷的下巴道:“主公早就防着那狡诈的后卿小儿耍各种阴险手段,是以吾等早派了羽林精兵队伍于后方等候,若吾等末曾按照约定时间发出讯号,后方的羽林精锐便会自动带上相伯先生前来支援。”

原来他还留有后招啊,看来吃一堑长一智这话说得真没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