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谋士,通天塔(四)/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系统:注意,第一层“通天塔”的保护罩已经解除,默认为“挑战”模式。(提示:当英雄血量少于10%时将会被自动移出通天塔,请英雄及时补充血量。)

噫?保护罩的时间到了。

陈白起表情一顿,只觉原本保护着他们所有人的一层透明薄膜哐当一声破碎,这下就像从迷茫的幻象之中幡然醒来,现实一下变得真实得可怕。

那湿冷的空气如凭空袭卷而来侵袭着温暖的皮肤,令人不自觉哆嗦了一下,那原本笼罩于边界的灰色雾体,犹如有了生命的体征,正在一种奇特的方式流动,贴着地面不断地扩展开去,它们在圆橍闻浮过,冰冷瘦脊的地板滑过,灰脏兮兮的雾露渐渐似触碰墙祇封合起来,湿冷腻滞地在水面弥漫,天连着地,地连着天,一下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当所有人意识到不对劲时,尤心生侥幸,原本真空的环境变成了可辨识,有腥冷而湿润的空气,有令人牙酸的异样粗重呼吸声响,那些曾在牛头怪前逗比摆弄的士卒们徒然一僵,因着他们正被一双双硕大而圆鼓的牛头怪凶神恶煞地盯着。

此刻的气氛既压抑又耸动,他们默默地流了一滴汗滑过额际,他们僵硬着手脚,慢吞吞地朝着左边挪了一下位置,想避开被鼓瞪的强大压力,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那群牛头怪如影随行地移动着,他们再哭丧着脸朝右移了一下……它们也朝右瞪去。

……简直没法活下去了,它们好像真的能看得见他们嗳?!

所有人此刻内心是崩溃的——分明之先它们还是幻景,怎么感觉一瞬间它们便变成了一种活泩生危险的品种了呢?!

是错觉……是错觉……一定是错觉吧?!

“快躲开!”陈白起瞳仁一紧,大喊了一声。

像是突然被平地一声雷给惊醒了,所有人面色惶恐地瞪大眼珠子,开始慌不择路地四散开去,这时,那群原本处于二次元的牛头怪一下苏醒于三次元中,它们齐吼吼地朝天哞叫一声,便抡着沉重的板斧朝着逃跑的人群冲杀而去。

“哇啊——“

“怪、怪物活了——“

“快逃——“

这群牛头怪的速度并不算快,顶多如正常人疾步而行的程度,另外它们有一定的认知障碍,常常看似危险凶猛的一计攻击会挥空MISS掉……或许是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亦或者是这群牛头怪的高大凶猛特异造成了一定的威吓力,是以大部分人被唬得面上失了颜色,连基本的反抗都一并忘了,直接弃械投降。

陈白起注视着前方的一片混乱无语黑线——这特么地才五级的怪,都能将这群平均至少十级以上的精锐队伍吓得屁股尿流?

太扯了吧?

陈白起瞥向一旁与她一并盯注于前方的公子沧月,她上前一把扯过他的手臂:“过来。”

她将他安置于后方一根圆柱旁,这根圆柱宽度恰好能够挡住他的身影,这时单虎等人察觉到异样,第一时间便奔赶到了公子沧月身边。

陈白起于公子沧月道:“你眼下实不宜再行动武,接下来的事情便交予我处理,可行?

公子沧月自是见过陈白起动武的,老实说他很好奇外表娇弱的陈三竟懂武艺,但眼下他却更在意另一件事情。

公子沧月目光投注于牛头怪身上,眸露异色道:“它们……不是幻觉吧?”

这话还真不好回答,于是陈白起只能搬弄语言技巧了:“谁知道,不过挡在面前的石头若不搬走总是不会自动消失的。”

见她转身要走,公子沧月下意识扯住她,他眉心拢紧,嘴角似嘲似劝:“陈三,你不是志愿当一名有志谋士,却何以总下武士之力呢?”

陈白起闻言扑哧一笑,她难得与他露出调侃的一面:“俗话说能者多劳,这下公子可知娉陈三为臣,将会是多么划算的一件事情了吧。”

公子沧月听了她这番自捧自擂的话,颇感怒笑不得。

陈白起终究还是去下“武士之力“了,同时她也叫上了巨、姒姜跟姐夫一块儿下。

“这些牛头怪看似强悍,实则不堪一击,只要心中坚定不受阵中幻觉影响,便可无敌,拼全力尽全力斩杀吧。”

巨自是信她,他拔出“鲨绞”朝地面重重一敲,那青石地板顿时龟裂碎开,“鲨绞“片片尖锐寒刃至划出,如同巨鲨无坚不摧的牙齿,他魁伟似塔的身躯炸入牛头怪之中,身似飓风施转收割着颗颗牛头。

而姒姜身如鬼魅忽闪忽现,他一个蹬步残影消失,已立于半空,他张开双臂呈X交叉挥手,只见十指缝中夹满了小飞刀,咻咻地如冰坠射去,便将一牛头怪身上的各处要害刺穿,当场毙命。

而姬韫的剑法则如书法一般酣畅浑厚,剑下雄健洒脱,他剑下从无死人,因此最后一刀的了断则变成了姒姜。

而陈白起亦深吸一口气,将太素脉诀提速到极致,她从地面随便捡起一柄不知道慌乱中谁丢下的铜剑,亦一跃冲进了牛头怪群中,挥剑如汗,酣畅淋漓地进行了一场无声厮杀。

她施展的刀法与她的外表有着迥然相反的特性,暴烈、凶狠、充满着大杀四方的狂戾霸气。

因着这三人搅动得空气震荡撕裂成另一种极端的风气,“夜枭”小队因挨得近却是第一批被激励的,小泗儿啊啊地尖叫着便拿着破损的匕首双腿一跧便跳上一牛头怪的脖子上挂着,然后朝其脑袋最脆弱的部位使劲一戳,而李亦不甘弱示,他这人没有什么力气却胜在速身法够快,他想了一个主意一直兜转转直绕得牛头怪给绕晕了,再让力量足够的猎户趁机补上一剑……

原本逃跑的沧月军终于意识到自己无意间闹了多么大的一个笑话,他们停滞下脚步扭转过脑袋,脸色僵硬着、尴尬着、恼羞成怒着,然后像是为了掩饰先前那一幕操蛋逃蹿画面,他们终于涨红着脸,一个个昂首挺胸气势焕发地纷纷冲上去也大开杀戒。

很快地,第一层的牛头怪便被众人合力击杀倒地。

系统:恭喜,通天塔一层通关成功,击杀牛头怪84头,共获得经验值400450,铜色宝箱×1。

陈白起收剑于背,环顾倒了一地的牛头怪尸体,顿时惊喜不已,这一层的怪不过五级,杀起来顺手轻便,她本以为只是用来练手,却不料第一层便有这么多的经验值啊。

系统:第一层扫荡完毕,即将进入通天塔第二层,挑战/放弃?

陈白起想都没想,直接答道:“挑战。”

接着,场景一换,他们便一下来到了通天塔第二层,这次四周的环境与第一层一模一样,只是眼前出现的怪物却跟先前有了区别。

陈白起当即查看起资料。

姓名:受诅咒的犀牛怪。

等级:9级

说明:通天塔二层的守塔怪物,其犀牛角受了诅咒的缘故,愤怒一击时会喷出有毒液体,中毒需服用解毒剂,请英雄密切小心。

第二层的怪一下便飙升到九级了啊,她看这“受诅咒的犀牛怪”数量约是第一层“牛头怪”的一半左右,他们这么些人对上应当问题不大。

因此根本还没有从换场景的震憾中回复过来的众人,一下便又被一群怪物包围了。

这下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继续杀呗。

于是,陈白起二话没有说,继续领着大伙热情持续不褪地刷怪涨经验。

系统:恭喜,通天塔第二层通关成功,击杀”受诅咒的犀牛怪”44头,共获得经验值500450,铜色宝箱×1

接着,尝到了甜头的陈白起准备继续攻陷通天塔第三层,然而第三层的怪却是10级的了,虽然陈白起目前比它们高出几级,但她的攻击力却十分弱鸡,即便加上队伍盟友阵法的辅助勉强能够攻下,但这样大力度耗尽体力实属不明智,于是只暂时放弃。

她眼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陈白起不继续刷怪,而是决定出塔了。

于是于第三层系统询问时,她选择了“放弃”。

系统:是否立即出塔?出塔后再进塔内,冷却时间需等三日,请英雄慎重考虑。

陈白起不需要考虑了,直接答:是。

紧接着,所有人眼前的光景一变,竟回到了林子里面。

他们茫然而吃惊地四处巡望,而林中已失去了后卿赵军等人的踪迹,只剩一片狼藉的痕迹的存在,而禁咒的阵法也消失于无踪,只见不远处似有人在,听到这边的动静,不一会儿,便有一支队伍赶了过来。

他们一看到人群当中的公子沧月时,顿感惊喜交加,忙喊道:“主公!”

来者是勋翟。

另一边,一台软轿内相伯先生病恹恹地躺着,看到陈白起时,他笑了:“你果然活着啊……”

陈白起见他跟她说话,当即虚虚行了一礼。

“此番多得相伯先生出手相助。”

“我这病怏子能病得你甚么。”他摇头叹息道。

“后卿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