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谋士,获得极品武器/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平陵县城的人狂欢庆贺了几近一夜,然后一个个都累趴下倒地便睡,是以城门口、街道前、迷离婆娑的树荫下、墙角房檐门椻下……这个城曾经很大,但眼下却变得十分狭窄而拥挤,几乎每一寸地皮跟角落都有人影的占据。

无法想像,上一秒是人声鼎沸,下一秒却变得静谧安宁,夏夜颐和而清爽,似连一向聒噪的蝉虫都不忍搅扰了这一群早已精疲力精的人安眠。

朦胧的夜空,星子闪烁点点,缕缕黑烟飘荡着城墙周围,如龙腾起跃的火把熄灭了不少,只剩城墙上的守卫如钢枪铸成般笔挺杵立,映亮一方漆黑,给这沉寂而因夜静而略显悲凉的城池一方温意。

陈白起虽然知道自己已经很久没有休息了,可她却睡不着,脑子里似一下塞满了很多东西,又好似一下空了,她揉了揉眉心,一下揉狠了只觉眉心的柔嫩皮肤赤赤地痛着,怕是最近疲惫导致擦出了痧。

她刚将相伯先生送回了县衙府邸休憩,一路上归来夜风习习,令她羽睫微眯,神色悠远而迷离。

陈父、姐夫他们先前被拖入欢闹的大集体中一直不得空,后来得知陈白起去送人了,便不敢随意离开怕她回来寻不着人,便一直在原地等着。

可等着等着兴许无聊了,从附近屋檐下找到一些苇蒲或席帘扯下铺于地面,权当床板便席地相依相靠而暂眠,但或许因为太累了,一群人难得畅开了胸怀,聊着聊着便真的睡了过去。

眼下天气大也不怕夜宿露天坝受寒中伤风,陈白起看了他们一张张呼呼大睡的脸一眼后,便独自走上了城楼,守城的人认识她,自然不拦她,任她登城上去。

她站在城墙之上,双手负背凛立仰首,眼神不断地放远放远……只觉远处那一片黑黢黢的大地似至她脚下延伸开去。

夜风吹散了日头的燥热跟湿汗,她早将身上的那一套属于“透”的血衣早已脱下,露出底下的那一件被汗水渍透显得皲皱的深衣。

她的白衣与黑发被夜风吹刮得飘起,她似凌空欲飞,整个身形纤细飘渺得不可思议。

战争过后的夜晚,四处静悄悄的,远处看不到边际,近处又影影巍巍的,总会令人有一种心底毛毛然的错觉,虽然陈白起却不是那种见风捕影之人,但她某一瞬间,的确感觉隐藏潜伏在这一片黑暗之中,似有什么令人在意的东西存在。

她将视线收远及近拉回,夜火中熠熠生灿的杏眸移过不远处的土坡、隙地、陇田、小树林……突地,她移动的眼神一顿,便直愣愣地停留在某一处。

在城廓外的田崁朝西侧有一片小树林,林子里稀稀落落地种着一些杨树,树影重重阴斑憧憧,哪怕偶尔有月辉撒落,那几近与黑夜融为一体的林子的景象亦是所有人都看不清楚的。

的确,在这样的黑夜之中,林子内被掩藏的事物哪怕是陈白起长着一双麒麟瞳也是看不清晰的,但她却看得到了……系统特有的敌方红色标志。

而那红色标志的名称是……后卿。

竟是后卿!

陈白起倏地一下眸起眼睛,身体下意识紧绷着,深更半夜的他独自一人跑到敌方城门口来做什么?

她看不到他,所以她并不知道后卿是什么表情,也无法揣测他此刻究竟是何想法,或者……他是否一直盯注着城墙方向,是否已经注意到她上了城墙。

但这不妨碍她想像,他或许看到她了,并且一脸苦仇深大的注视着她,不过这种喜形于色的性格倒也不像他,或者他此刻正一副我想静静地盯着她,但平静表面下却是各种黑暗的报复手段。

不知为何,明明她什么都看不到,却依旧固执地看着他的方向,她没有惊动任何人,或许她知道,即便叫了人来,也是抓不到他的。

后卿的红色名字一直停留在原处,就这样,一人立于暗处不知为何之人,一人站在城墙上盯着黑暗处,不知所想何物之人,两人静默相对。

系统:后卿对你的好感度+20

陈白起呆了。

等等!她没听错吧,她做了什么,竟……竟刷到了后卿的好感值了?!

这完全不科学!完全违背的自然界的定律!

还不等陈白起彻底弄明白这好感度从何而来,她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的异样声响,便敛下神色侧眸回头,却只见披着一件黑色披风风姿卓然的公子沧月独自上来。

陈白起似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并下意识朝黑暗中的小林子里瞥了一眼。

“陈三,本君要回矩阳了。”

陈白起蓦然看向公子沧月,他并没有看她,而目视上空,似乎觉得今夜的星空特别有研究的价值,不舍得挪开眼,是以并没有察觉到城楼下有一个暗搓搓在偷窥之人。

一听他要走了,陈白起立即道:“那公子先前说允陈三一个愿望之事,可作数?”

公子沧月闻言终于转向她,他低着头,他眼中稳稳有光泽流动,目光在夜色的映衬之下多了几分耐人寻味。

他道:“陈三,本君等你。”

陈白起看着他,并没有回言。

公子沧月将一直缠在他手腕上的那一串蜜蜡佛珠取下,然后牵过她的手,将衣袖抡上,再将佛珠一圈一圈地给她挽上,那尤带他身上余温与气味的佛珠令陈白起手上皮肤起了反应。

“戴着它,权当是你我之间的信物,本君承诺过的事情,绝不食言。”他盯着被他的常身贴身之物缠紧的少女细白手腕,修长而优美的手指控制不住多停留了几秒。

陈白起见他竟将这代表他身份的私人物件留给了她,便知道他并非说法,而是郑重承诺,一时之间,她眸光几瞬变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许久之后,方低低地“嗯”了一声。

系统:注意!后卿的黑化值上升20。

嗳?!

一个没注意,他怎么就突然自行黑化了?!陈白起一脸诡异地瞪向小林子方向,却发现……后卿不知何时,已悄然离去了。

——

翌日,陈父与公子沧月不知暗中商讨了一些什么内容的话题后,便带着陈三等人与部曲返回陈家堡,自此以后,他便一直严加看管着陈白起,不允许她再随意外出。

陈父多少知道一些陈三与公子沧月发生的事情,但他却跟孙先生一样的看法,两人之间的身份悬殊太大,哪怕她不喜欢褚氏,也高攀不上公子沧月这门亲事啊。

当然,所谓高攀是指嫁给公子沧月为妻,当妾却没有这一项挑剔了。

可若让他一直捧在手心里的娇娇儿去给人家当妾,当奴婢,他却宁可一辈子不让她嫁人他供养着,也绝不让她去受这等屈辱与委屈。

是以,思前想后,在得知公子沧月即将离开的消息后,任何事情都由他出面解决,绝不允许她再踏出陈家堡一步,直到公子沧月一行人彻底离开了平陵县范围,他才对她解除了禁足令。

其实陈三早与公子沧月有了约定,这心里吃了秤砣便有了主心骨,这见与不见,倒也算不得太重要,再加上这世道以孝为先,她自然要听父亲的话。

眼下这主公人选她算是彻底定下来了,只差临门一脚便成事了,可接下来她得给自己增加点本钱,在去矩阳自荐谋士为臣这前,得先好好地升级、装备跟赚钱。

目光她的总资产基本为零,无粮无钱,是以钱跟粮她得努力赚起来,以备不是之需,也是立身处世之基础要件之一。

另外,拥有一件属于她的兵器也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她完全守城任务之后,便得到一件蓝阶的兵器,这个蓝阶兵器可供选择,她自然选择了刀类,而刀类又有几种选择。

有朴刀,大环刀、斩马刀、掩月刀……

陈白起考虑到了“狂刀六式”的霸道习性,便选择了“掩月刀”。

这掩月刀也叫“青龙偃月刀”,乃十大名刀之一。

而这个“掩月刀”却十分有来历,乃东汉末年名将关羽所用战刀,为重骑兵大刀类型,当初关羽便用它身经百战,所向披靡。

这种逆转时空从未来穿越过来的罕世兵器,也只有系统办得到了。

得到“掩月刀”后,陈白起便将其细细打量,刀头阔长,形似半弦月,背有歧刃,刀身穿孔垂旄,刀头与柄连接处有龙形吐口,长杆末有鐏。

这把“掩月刀”无论是外型还是手感重量,都令陈白起爱不释手啊,她被禁足的期间,天天都在仄逼的房中拿着它小心地演练着招式。

另外,陈家堡停滞下来的房屋修筑工程又重新启动了,这事如今陈父想阻止也没办法再阻止了,谁叫人家废弃建筑拆都拆了一大半,不修难道直接荒弃掉了?

眼看着大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所谓人多力量大,一众齐心协力这下,陈白起建筑设计图纸上的宏伟规划设施终于完善修建成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