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谋士,你人品大爆发了/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根据“战国文明”的要求,陈白起需逐步兴建各类基础建筑,代表首脑存在的“坞堡主楼”,它的存在可以管理和领导佃户、部曲,并发展经济、建设、军事等。

“民房”则采用集体式复合两层楼幢,占地面积基广,因此基地以坚固的石头垒筑,目的为设防与布置简单的攻击手段,“民房”修建于“城防”附近,而“民房”附近她专门空落了一幢建筑为“酒馆”。

“酒馆”可招募英雄,亦或替她选拔优秀人才,并且随着酒馆等级的提升,她便可以穿越时空招募出传说中的历史英雄。

另外,“城防”方面的防御性她也做了相应的调整,“兵营”“靶场”“铸器坊”等基础建筑也都已兴造起了,而“伐木场”跟“采石场”则不适合建筑在坞堡内,这两项陈白起设置在堡外。

在房屋建筑搭架砌土时,陈白起亦没有闲着,她因为开启了“生活技能”,随时可以接一些生活任务,种植的、采药的、烹饪的、缝纫的、制药的……例如她偶尔会遇见姐夫恰巧忧愁地需要一味药草救治受伤的工匠,于是她便领了任务跑到附近林子里替姐夫采一味药草,升升“采药”的生活鉴定技能。

完成任务后,大多数“采药”任务都会奖励一些特殊药草给她,然后她便利用这些药草来“制药”。

炼完几瓶“体力药剂”后,熟练度高上一级了,便可提升制药品质,接着她又恰好碰上肚子饿得恹下脑袋的巨,于是接了“填饱忠仆”的任务,便去小厨房收集食材继续磨练她的“烹饪”技巧。

先从最简单的水煮蛋学习,慢慢地再开发其它的菜谱,说话要将一个水煮蛋煮得花样百出,亦是十分考验她的脑力的。

由于“铸器坊”建造成功,哪怕眼下铸器坊内四面徒壁什么像样的设施都没有,但她的“铸器坊”功能键仍旧自动点亮,这便说明她可以随意“铸器”“精炼”了。

她首先不忙着“铸器”先,而是先将她的“青龙偃月刀”给精炼了。

【青龙偃月刀】

属性:力量+100、暴击30、防御力70

等级要求:15级

说明:云长造青龙偃月刀,又名‘冷艳锯’,重八十二斤。

陈白起用了“小型炼化石”来精炼,这种“小型精化石”没有“精炼石”好,而“精炼石”可以在通天塔中通过积分兑换,“小型精化石”只可以精练至+5品质,且成功率只有50%,所以她包裹内的12块“小型精化石”毫无意外都被她完光了,才将青龙偃月刀精炼至+3。

精炼至+3的【青龙偃月刀】隐隐流动着一种摄人心魄的瑰丽青光,此时它的属性大抵已有变化。【青龙偃月刀】

属性:力量+108、暴击40、防御力90。

加精特殊属性:增加生命值上限1300点、增加基础命中率140点、增加经脉攻内力2%输出。

等级要求:15级

说明:云长造青龙偃月刀,又名‘冷艳锯’,重八十二斤。

这加精所增涨的属性惊滟了陈白起的眼睛,刚才精炼的时候一直加精加精,没太留意“小型精化石”的消耗,眼下她太觉得太浪费了,在精炼至+3后,剩下的便该留着下次再撞运气,而不是一鼓脑全耗完了。

虽然她仍旧没有习惯足称有八十二斤负重的大刀,可哪怕她拼命地练习臂力最终变成一枚女猿人,她也绝对不会放弃这把青龙偃月刀的!

她立即将“青龙偃月刀”给装备上,嵌入武器空格,因为“青龙偃月刀”乃双手武器,是以两个武器空格一下便满了,接着她便再次查看她的总战斗力,只见总战斗力一下从140变成了270,一柄蓝阶品质的“青龙偃月刀”竟一下将她的战斗力提升了130,涨了接近一半!

眼下她的攻击力总输出堪比一名冲锋勇猛的战士了,这令陈白起既激动又莫名有几分矫情的疑虑,她好像是准备当谋士的吧,以智谋来辗压群臣诸侯,为何此时却有一种越来越偏向靠武力来征服世界的感觉?

但无论如何,能够获得守护自身跟家人的强大力量,她还是由衷地感到高兴满足的。

将自己的兵器“精炼”好了后,她便将“大剑炼器图纸”拿出来准备铸器,铸器的材料她一早便收集好了,她选择“铸器”后,便将“大剑炼器图纸”放进“铸器”凹槽内,再根据提示将“铸器”所需要的材料一一放入,等全部都准备妥当后,她微顿了一下,正在思索。

这张“大纸炼器图纸”品质为中等,因此铸成绿阶兵器的成功率为100%,而爆人品铸成蓝阶兵器的成功率却只有60%。

眼下想混上中等偏上品阶的兵器,基本属于拼运气的时候到了,陈白起想这是她第一次“铸器”,估计系统多多少少都会给她一点运气加成吧。

于是,她抿紧双唇作了决定,选择了“确定”。

这时,画面突地一下爆发了一阵耀眼夺目的蓝光,然后在一片祥和的云意雾绕,白鹤亮翅祥瑞氛围之中,慢慢至鼎炉之中竖立起一件兵器,只闻“叮”一声,系统撒着小红花提示铸器成功。

系统:恭喜,你人品大爆发,(蓝阶)大剑铸造成功,请为它命名。陈白起自系统内取出那一柄长剑,这柄长剑湛蓝色呈半透明状,给人一种寒如冰雪且吹毛可断的锋利感,此剑全长三尺八寸,剑身满布菱形暗纹,其刃部不是平直的,背骨清晰成线锋,其最宽虚约在距剑把半尺许处,然后呈弧线内收,至剑锋再次外凸然后内收聚成尖。

陈白起盯它的剑身,犹如看着一剑稀罕的宝贝一样,呼吸一点一点地放慢,双眼放光,她全神贯注地盯着它的每一分变化“……见两龙各长数丈,蟠萦有文章,光彩照水,波浪惊沸……”她脑中好像一下便自动浮现出一个名字,便脱口而出:“蟠龙剑。”

系统:“蟠龙剑”命名成功。

【蟠龙剑】

属性:防御200、力量70、格档30、暴击20

特殊属性——身法技能+2

需要等级:30

说明:传闻中的王者之剑,有天龙之气庇佑。

好强大的防、防、防御啊!果真乃天龙之气庇佑的剑啊。

这剑如此地充满王者之气且功能性又强,的确适合常年征战生命的公子沧月。

下次见面,便将它送给他当见面礼,定会刷足好感度的。

这好感度其实就是一个玄妙的感觉,隔得时间久了,难勉不会往下掉,所以见面就送礼,好感自然来。

将“蟠龙剑”观摩颀赏够了,陈白起才将它收了进了系统包裹内,虽然蟠龙剑亦不懂,但她到底还是更喜欢自家的“青龙偃月刀”,她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便出了门。

一出门,她便自然而然地打开了系统地图,这个时候她发现她突然间有了职位,乃陈家堡管事。

这个“管事”只是一个笼统而广泛的职称,乃陈父经上一次被陈白起因调不到人便带着20个补给军胆大妄为地跑到敌军堆里给吓的,这次便假公济私给她放权后所得,其职责大抵能够调动如今陈家堡上下80%的兵力,包括名面上的跟暗处的,亦可以管理堡内政治、行政事务,调配各种资料与人事。

这下,属于她的权力一下便有了明确的指示。

以往她只是一个受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娇小姐,吃喝用度不愁亦不管,但眼下她却可以变成陈家堡权力中心的二把手了,这其中的差别,估计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得到。

陈白起准备将“兵营”正式筹备起来派上用途,目前陈氏部曲的兵种太过单一化,并且因为训练体系的单薄导致军中强弱两极化,且完全缺乏整体意识,要说带兵打仗之事她是纸上谈兵,或许更不上瞬息万变的战事,可训练士卒却不需要什么作战实体经验,它只需要一套集合古今内外智慧心血被总结且试验后所得的训兵体系。另则她打算完成一套训兵体系后,再集训一次,再亲自挑选一批队伍,打造一支属于她个人的精锐私人部队,等将这支部队训练好了之后,便投入刷塔事业当中去。

当然,起动“兵营”一事事关重大,是以这事儿她一个人说了不算,需请示一趟陈父的允恳。

要说陈父本心花怒放最近一直忙得神龙见头不见尾的陈白起能一大早过来陪他用早膳,然而这种好心情却用完早膳后,她一本正经地给他便讲了一大通他听得头炸金花的军事理论后便荡然无存了。

陈父别的没听明白,但她的目的却猜到了,只是他料不到她竟有此等野心,养一个任性跋扈的娇儿,陈父觉得自己好歹还算有点家产,她闯的祸事他多少还能弥补得了,但养了这么一个宏图大志准备捅破天的女儿,他顿感压力甚大啊。

这是分分钟从家事闹到国事层面的问题啊。

他们两人坐于客厅主位上,一左一右,一人神色端正而从容,一人坐立不安又唉声叹气。

“娇娇儿啊,先前为父便弄不明白,你这又是造兵营又是造铸器坊的,你究竟是打算要做什么啊?”陈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苦口婆心地问道。

千万别告诉他,她准备练好了兵揭杆起义造反啊,他年纪大了,可经不住这般吓唬。

陈白起觉得这个问题她方才已经很明确地表示过了,陈父这话再问一遍纯属浪费时间,她不答反问:“父亲,如今平陵县已算是一块无主之地了,然否?”

陈父一听这话,脑子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当即目瞪口呆朝她摆手:“不、不行……”

……她该不会认为因为是无主之地便可随意分配了吧?!

“何以不行?”陈白起固执地盯着他的眼睛,那如同琉璃般透彻幽眯的眸子,像是一把锋利的钢刀闪烁着令人心颤的光芒:“如今这平陵县城民众数万,若无人主事,等待的唯一结果便是为了活下去选择离乡别井,令这座城变成一座废弃之死城,这其中有人尚归处,只是前路茫茫不知生死,但更多的人却无处可归,如……吾等。与其令当初拼死守护的城池,最终变成一座无人愿留的弃城,何不将其占为已有,再用自己手上的全部力量将它救活?”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实际操作却有很大的困难啊。

陈父:“但……”

“对了,父亲,还有半月……便是我及笄之日,想必陈氏本家已经派了队伍上路了吧。”陈白起话锋一转,问道。

陈父面色一僵,缄默地端起茶盅灌了两口水后,方吞吞吐吐道:“或许不会来了吧……”“怎么会不来呢?父亲应当明白,这次赵军拿挟平陵县或我等父女不动一兵一卒甘心赴死,或许他们一个满意后自然不会劳师动众地千里迢迢跑来这穷乡僻壤动手,但吾等不仅活着,并且还露出对他等有威胁的锋利爪牙,这样一来,只会令他们对我们父女更加除之而后快。”

陈父听了她的话后,心底一阵一阵地难受,他歉意而自责地看着陈白起:“娇娘,一切都是为父无能,方导致如今这种局面……”

“父亲大概已经不想再回去了吧。”陈白起道。

陈父袖下的双拳攥紧,目光投注于空气之中,慢慢地沉冷下了脸:“那个陈家,已不再是属于为父的家了,与其回去还不如留在这个满目荒凉的地方。”

“既然已经回不去了,何不扎根于此处?这个地方,也并非如此的面目可憎,不是吗?”陈白起目光一柔,微微一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