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谋士,训练兵种在于精/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父亲大概已经不想再回去了吧。”陈白起道。

陈父袖下的双拳攥紧,目光投注于空气之中,慢慢地沉冷下了脸:“那个陈家,已不再是属于为父的家了,与其回去还不如留在这个满目荒凉的地方。”

“既然已经回不去了,何不扎根于此处?这个地方,也并非如此的面目可憎,不是吗?”陈白起目光一柔,微微一笑。

最终,陈父还是被陈白起“说服”了,当然这“说服”成功很大程度取决于陈父压根儿便不相信陈白起很够治理出什么明堂来,这可并非他当父亲凭虚地捏造,而是确信其事。

虽然这几年他忙着各种“纨绔堕落”,但私底下还是对自家这棵独苗苗极尽关心,他本愿望努力将其打造培育成一名举手投足间尽显贵女风范的平陵县第一名媛。

然,再好的工匠也拿她这么一块朽木没有办法啊,诗曲歌赋、文不就礼不成便算了,他另僻蹊径重金从越国聘来的技师教用心教她琴棋书画,打算培养一样她的情操性情,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这样的她学什么丢什么的本事,却也难得,他便不信,她除了败家还懂什么练兵之能。

陈父心底对其腹诽一会儿,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他立即正儿八经地看着陈白起,道:“好,此事为父答应你,且随你怎样安排,然有一件事情,为父却想让你一定要答应为父。”

说起来都是泪啊,谁家女儿像他家的娇娇儿一样比父亲还强势啊,弄得他连提某种忌讳的事情都只能够小心翼翼靠征询而非直接下命令。

陈白起含笑静待:“父亲请言。”

陈父颔首,然后用一种从未用过的强硬语气道:“你陈三,此生无论任由理由都绝不为任何人之姬妾。”

陈白起无论如何都没有想过陈父竟会说这样一番话。

她静静地看着陈父,有那么一瞬间竟有些被感动了。

陈父见她一直怔愣地看着自己,不言不语,以为她是在迟疑,便略为紧张地立即道:“娇娇儿,你年七岁估计已能记事,你应当知道为父为何这样说?为父乃庶子,亲母慈爱仁善,然,为父此生哪怕再有卓越能力,功成名就,却无法忤逆祖礼认身为姬妾的亲生阿姆为尊,为父年幼时不识亲情,眼看着亲母是如何于内宅之中受尽了欺凌,年长时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单单是一个妾字,便隔断了母与子的关联,只剩主与婢的关系……是以,在为父之亲母最终郁郁而亡时,为父便起誓,绝不会容忍自已的女儿为人姬妾!”

陈白起见陈父说得耳红面赤,眼眶忍含愧疚、哀伤、愤怒等情绪,整个佝偻的背脊因紧绷而轻颤不已,她敛下表情,伸手覆上他搁在桌面攥紧拳头的手背上,轻声道:“父亲,陈三懂,陈三定不会自甘下贱为任何人之姬妾,哪怕他尊贵无双亦好、权势涛天亦好,陈三皆不屑之。”

陈父听了她这番不像随意之说的话才放下心来,他颀慰地看着她,为她能够明白当父亲的一颗心而烫帖不已。

“况且,女儿志不在嫁人为妻,女儿尚有报复未展,眼下谈这个,确为父亲担忧过头了。”陈白起慢悠悠地又补了一句。

嗳?!陈父傻眼了。

她怎么就不想嫁人,这好像也不太对吧。

虽然他不指望让他的娇娇儿嫁给什么皇孙贵族当妾,可也没有打算让自家娇娇儿便这样虚度年华单身一辈子啊。

他刚才那一番话是不是太猛了,将她给纠正过了头啊。

特别是瞧见陈白起那一脸“不贪名利不贪花,每日终朝卧彩霞,我劝世人早醒悟,抛开烦恼炼黄芽”的超凡脱俗的模样,陈父顿感欲哭无泪。

这刚愁完她想嫁人之事,眼下又得愁她不想嫁人之事。

娇娇儿她阿姆啊,娇娇儿是不是被他一介匹夫给养出问题了,为什么她一下便变得这样独行独立、与众不同了呢?

——

关于将整个平陵县,不,眼下平陵县已不再属楚境分辖范围,便可直称为平陵征服之事,陈白起尚不着急,她目前还是决定先解决“兵营”训兵一事,加强军事力量,拥有一支属于陈家堡私人调动冲锋杀击的陈家军。

这支军队陈白起不打算动用平陵县其它暗部手中的兵力,一来并非亲随部队容易反水,二来她一口也吞不完,召徕了谁的兵都是一桩子矛盾事,所以只要父亲手中所掌控的那一支兵力。

这支兵共有二千,这二千兵力尚未达到陈白起心目中理想的数字,还需再加注一千进行第一批试练兵营集训。

既然人数不够,无法,她只有私下贴榜招兵。

在这乱世之中招兵买马其实并不算太难,只要你有权有势有钱,既然不大张棋鼓地招兵,自然而然亦会有一大批人来自动投诚加入。

而眼下平陵县正值动荡时期,想招一批人进陈家堡来,基本上供不应求。

陈白起的榜帖一发布,第二日一大早便有着一波年轻力壮的汉子汹涌奔上山而来求职,这其中还有不少的熟人,皆是先前给陈家堡修筑房屋的劳力,他们知道陈家堡待遇历来好,眼下瞧着招部曲便赶紧丢下手头全部的活赶了过来。

这次招兵气势浩大,人数众多,足足海选了三天,在这一批又一批的人群当中,陈白起通过系统精挑细选了一批属性值偏高的、跟信誉度良好的人给留下,剩下的则全部趋赶下山。

本来她只打算预留一千人,最终瞧着一些苗子确也不错,又多留了一百多号人备着。

但凡应榜而来的人一旦被选中留下,陈白起便会让他们签署一份基本保障合同,这份合同的内容类似现代的劳工合同,合同内容明确了双方权利和义务的协议,这份合同内容乃陈白起亲自撰写,她让姒姜当众读完后,便让巨搬来一大捆竹简,同意的便让他们亲自于上面签字。

受条件所限,当然竹简合同并非人手一份,或一式两份,而是一份内容众人一块儿签字,因为基本上没有人懂得拿笔写字,所以基本上都画押盖手印凑合了。

这只是一个仪式。

本来这份古代的劳动合同要于法律上生效,还需得上交给府衙经过机关政府认证方可生效,但眼下平陵的国家政府单位早就注销了,所以这份合同的意义便在于,它是单独跟陈白起个人签定的,但别以为它属于个人的便没有了约束力,它们仍旧生效,生效的约束力由国家变成了系统。

因为一下子签下了三千多份招兵合同,陈白起的职位之下,又多了一项“统率”。

在签好合同后,为了检验一下士兵的能力,陈白起便于野外进行了为期三天的魔鬼训练。

系统:请训练一支人数100+骁将,(提示:“骁将”达成条件——武力值需达到80+),接受/拒绝?

系统:请训练一支人数100+飞羽,(提示:“飞羽”达到条件——武力值50+,敏捷70+),接受/拒绝?

系统:请训练一支人数100+策士,(提示“策士”达成条件——智力60+),接受/拒绝?

陈白起:“接受。”

这三天训练的时间,她主要是通过一些野外拓展训练激发他们的潜力跟观察。

三天后,陈白起最终有了定准,看着“统率”详细列表中的3112名队伍,她将其中力量值潜力60+的人选挑出来,共有843人,全是一些高大威猛孔武有力的汉子,然后再挑出耐力跟体力好且敏捷度60+的,共354人,又着重挑了一些智力上佳都超过50的80人,剩余1835人则属于各种属性一般的兵种。

她将这选特别挑选出来的1277人因材施教,她一共设了三个兵种,分别为骁将、飞羽跟策士。

骁将就是近战武将,适合带盾兵、骑兵、枪兵之类的兵种,像骁将这种纯肉的自然需要力量值高才扛得下。

飞羽就是远程弓手,适合带弓兵之类的兵种。

策士则相当于整个小队的控制统筹,智力高是必须的。

是以,属于力量强的843人则为候选“骁将”,敏捷高的354人则为候选“飞羽”,智力上佳的80人则为“策士”。

为什么是后候选呢,因为他们还没有达到兵种所需要的基本数据,所以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训练,最后观察结果。

这三个类型的兵种若选为正选后,则会有正选该有的待遇,正选的待遇十分丰厚,不禁有正选配备的武器跟装备一套,更有丰厚的俸禄。

而这1878则为普通士卒,但亦会跟着一块儿训练,若他们刻苦便有机会挑战这些候选的兵种,若胜出的话,则可取而代之。

因此,所有人都眼睛发绿地盯着正选的位置。

她准备共定下三个阶段训练,第一阶段为期半个月,而半个月后则会测试,通过的人则会正式正为兵种正选,反之则淘汰。

反正陈白起有了心理准备,她要的兵在于精,而不在于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