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谋士,你终于长大及笄/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队列(布阵法)、格斗(徒手及持械)及摔跤、弓箭(包括弩)、举重耍石锁、马术、还有投掷标枪……这些基本上都是古代训练士兵的常见课目类型。

但陈白起却不打算训练这些课目,因为她非君王非臣候,眼下既无驻地亦无官身,是以并不适合拥有一支庞大的军队,而她并非要训练出一支常见的士兵,而是迫切地需要一支能够达人所不能的精兵,精而强干、拥有特立独行的猛将特种兵。

关于练兵,体能与力量是基础,关于他们每日的训练课目无分种类的便是负重长跑,骁将候选起步为负重15公斤、飞羽力量较次则负重9公斤,策士基本力弱则为5分斤,普通部曲则自行选择负重的重量,有志气的则根据已身选择对应的重量,偷懒耍滑的则能混则混,关于这一项,陈白起并无明确规定,只是她限时所有人必须于一柱香(约半个小时)内跑完六公里。

这六公里的路程陈白起并非一成不变的普通山路,而是林道、沙路、山坡等多样多变的复杂地形。

老实说,陈白起的身体素质虽然已经经过血脉锻造有了一定的改善,但底子太差且缺乏耐性,于是她不顾陈父跟姐夫等人的反对,也会每日坚持不懈地跟着他们一块儿负重奔跑。

巨铁面无私,则最适合负责监督众人训练跟计时,每日通过者负重长跑便可进行下一轮训练,倘若不通过者,则需继续加强此轮锻炼,至直通过为止。

这样的负重长跑只是一日训练前的准备运动,接下来便是进行全方位*的磨练,她先让他们击打装有豆子的沙袋,每次至少二百下,等到他们渐渐适应这种强度后,便换成装有铁屑的沙袋,照样每次至少二百下,这铁沙袋可比豆子沙袋打着痛多了,所幸他们的拳头都磨出了厚茧,然后等铁沙袋也适应之后,便是身体全方位进行击打,手、肘、拳、膝、脚各个击打部位拆开、反复、汇总练习。

*的磨练之后,基本上人的体能已大面积消耗,便进入午膳时间,关于午饭陈白起毫不吝啬地采用高能量的肉类跟饱腹感十足的干粮,保证一日训练能够拥有充足的能量供应,午膳过后,自然是午休的时间,这里会给他们有一个时辰的自由活动时间,待午体过后,下午便会迎过负重跳跃、仰卧起坐、俯卧撑……

这种完全将人磨掉一层皮的训练方式一开始的确令所有人都叫苦连天,后悔不已,甚至有人一日都不曾坚持下来,便当了逃兵。

陈白起得到消息后,便将此人的合同画押很干脆地划掉,然后按照合同上不履行义务“逃兵”的惩罚条件处置后,她便召集了所有人于操场,只说了一句话:“吃得苦上苦,方为人上人,这句话,尔们回去好好地想一想,若想通了便留下,若想不通则不必通报任何人,且速离去。”

经过一番“威慑”与“劝诫”,原本耐不住苦动摇的众人,终于还是坚决地留了下来。

而这句“吃得苦上苦,方为人上人”自此便被这批士兵视为接下来“魔鬼训练”坚持下去的全部动力。

陈白起知道头一日这样强密度的训练下来,肯定有人会在第二日身体吃不消导致耽误训练课目,便是她便上了圣阳湖找小童下山帮忙,小童十分抵触陈白起,本来是极度不乐意的,却又听她说她在训练士兵,而且训练士兵的方式前向未闻,甚至奇特,一时便来了兴致,而相伯先生本便为了陈白起破例下了一次山,这会儿也为她新兴的训兵方式引了兴趣,便也不拘着,召了小童便也一块儿下了山,去了陈家堡。

相伯先生要去陈家堡实则陈白起内心多少……有几分无奈的。

虽则,相伯先生的医术自然要比小童高明许多,可他惯来体弱多病尚需要人随时关怀照顾,自然是不会替她的士卒去看病的。

依他的话而言,他医术如此高明乃是因为他常年顽疾缠身,须得学着点好将就自己,可并非要当一名济世救人的医师。

带着这么一个随时会“发病”又多愁善良的相伯先生返堡,陈白起根本无暇看顾他,只是将他交给姐夫好生妥善照看着,千万别出什么事故意外。

若说小童先前听了陈白起简单介绍的几项训练项目时,只是新奇兴趣,但当他亲自看到士卒们是怎样经历一场汗与血的洗礼后,却颇为震惊跟心寒,他抖着双唇,用一种“魔鬼”的眼神怯怕又愤懑地瞪着她。

她这哪里是在训练士兵,这完全是在跟人玩儿命啊!

这样一趟训练下来,是个人第二日都肯定爬不起来的啊,他估计明天所有人全身的骨头估计都跟拆了重砌一样,痛苦不堪言。

陈白起被小童那一双水泽光亮的大眼指责地瞪着,她甚是无辜地回视:这不就是因为担心他们明天爬不起来耽误训练,这才找你来的嘛。

感觉上当受骗的小童虽然很想对着陈白起大发雷霆……但是他不敢。

于是,他只能含泪憋屈地准备了一些活血化淤的药草配好,因为是陈白起千叮咛万嘱咐的事,小童不敢敷衍,还特地去请教了一趟相伯先生药方的配搭,最后方熬煮成汤,让所有的士兵临睡前喝下,这样一来,至少能保障第二日他们不会因为肌肉酸痛抽筋而痛死。

小童这尽心尽力配制的草药效果自然是不俗的,虽然第二日部分人仍旧感受不适,但大部分人都能够坚持继续第二日的课程训练。

在训练了七天为一个周期的课目后,大部份人都咬牙坚持下来并适应了这种高强度的训练方式,然后他们发现七日后与七日前的他们,简直判若两人,精、气、神、体各方面而言,都有了质的转变。

就在他们以为接下来会继续前七天的课目时,却不料在第八天,陈白起开始了分批分队分组,对相应的兵种候选又有了新任务指标项目。

首先,她让那只剩下五十几名的“策士”候选基础体能训练减半,然后跟着李学习如何观察、潜伏、窃听、捕俘、审俘等多种获取情报的手段,另外她则亲自授课教他们使用密码通信联络跟其它战事课程。

这部分课程的内容陈白起与这54名“策士”签定了生死契约,绝不允许以任何形式泄露机密。

李身为一名自成一派的神偷,许多手段皆为策士、斥候与佃作必备且通用的,于是陈白起干脆让他当一回临时教官,教导这一群“策士”如何利用一些其它手段来获得战争的胜利。

当然,这群“策士”大多数都懂得一些文化,自然一开始是不服李一个盗贼的,可李为了在陈白起面前好好地表现一番,自然全力以赴,用他毕生学来过强的“专业知识”将这群只懂读死书的愚昩份子给一一“击败”了。

而“骁将”候选的基础体能训练不变,甚至在第八日还加重关于力量的训练,比如睡前攀山等。

而“飞羽”候选基础训练亦不变,却加注了臂力与精神力的训练。

陈白起特地挑了20公斤、30公斤、40公斤左右的石头绑在粗糙制作的简易弓箭上,让他们天天保持着平臂举弓射箭的标准姿势,然后曝晒于太阳底下二个时辰,且身形必须保持如一岿然不动的状态,二个时辰后,再完成投掷躲避。

而普通士兵陈白起让他们选择,加入哪一个特别兵种一块儿训练,一旦选择了加入,便不容退缩与后悔。

于是这样下来,又是七日悄然,于是还有一日,便是第一阶段最终决赛与定下正选的时候,陈白起通过统率的数据,颀然地发现基本上“骁将”跟“飞羽”候选经过一番艰苦的训练力量、敏捷全部都能够达标了。

而“策士”则相对不太理想,他们的智力涨长缓慢,学识面不够广泛为一方面,另一方面自然是时间太短了,智力跟其它方面不同,先天占有一大部分优势,后天虽然能够通于学习知识或者年岁增加阅历各方面增长一部分,但很明显这种增长的趋势是缓慢而漫长的。

看来陈白起想将他们培养成高智商的智囊团这个想法是不理智的,于是陈白起便将他们交给了姬韫,接下来便让他们学习一下这个世界该知道或该了解的知识了,他们这53人虽然智力多少优于常人,但见识太少了,坐井观天,这也难怪,毕竟他们只是一群生活在最贫困家庭的孩子。

陈白起让姬韫不用教他们什么诗词歌赋四书五经之类的科教书,而是教他们山川游历、列队兵书、人文世俗等杂异。

若说这事交给别人或许还值得斟酌一下,毕竟这世上如此博学多闻之人简直凤毛麟角,但姬韫偏就是这个凤毛麟角,他腹中之学识连陈白起都估算不到。

于是,她只是试探性一提,却不料姬韫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

……姐夫真不愧是一本人形百科全书啊。

于是,第一堂课开课时,陈白起也去旁听了,这一听,便根本停不下来了,听姐夫讲故事,简直娓娓动听,扣人心弦啊。

随着第一阶段的半月考核临近,另一件陈家堡大事也随之将至,这厢陈白起为了练兵一事基本上忙得脚不沾地,而整个陈家堡上下里外却亦忙得热火朝天。

因为,陈白起的及笄仪式便定于三日之后。

为了陈白起的及笄一事,陈父早早便跑了一趟遐江请当地最有名望的巫祝给陈白起的生辰八字卜算一卦,敲定及笄仪式的日期时辰。

敲定好后,他便带着请帖将平陵有头有脸的人都邀请来参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