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谋士,及笄现场(三)/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钗之冠框用细竹丝缠编制,通体嵌各色珠宝点翠如意云片,冠前部近顶处饰九条金龙,其下为点翠八凤,后部另有一凤,龙、凤首均朝下,口衔珠滴,整个凤冠龙凤飞舞,珠翠缭绕,尽显奢华雍容之风范。

无疑,这是一件比陈父亲自令工匠商铺打造的那一件及笄冠钗美丽精巧豪华许多,此钗之贵重罕见,估计连皇室贵女公主之笄钗都不及其十分之四五雍容大气,只因此钗——为后钗!

系统:鉴定中……

【凤衔珠钗】

说明:头部装饰,魅力+5

来历:定陵中出土的商朝的帝乙王其夏皇后之凤冠,稀有宝物。

陈白起凭着过人视力,自然窥出此钗的不凡与来历,但经系统鉴定后,方知此物之珍贵与价值。

她徒然攥紧盒盖边橼,湛黑的眸色深深,令人窥探不出什么异样神色。

姒姜自陈白起揭开盒盖后,自然亦将盒内之物尽收眼底,一扫视之,他便敢断定此物绝对来自皇室。

堂庙内被邀前来观礼之宾因先前千秋大师来势汹汹而退避三尺,眼下弄清他的来历之后,懂事之事便心存疑异,有巴结之、有畏惧之、有好奇观望之。

“竟然是千秋大师啊……”

“这千秋大师是谁啊?”

“呔,简直见识浅薄,连千秋大师都不知道,千秋大师可是……”

私底下,众人火热地窃窃讨论着,后来见他拿出一个普通的四方盒子,因一时离得远,却无法一下看出这盒中装的究竟何物,但凭千秋大师之名声送来的及笄礼,到底惹人好奇,便有人假装无意实则探头朝这厢靠拢。

陈父欲从后方走前,却被姬韫拦下,他朝他摇了一下头,示意暂且静观其变。

这盒中之物姬韫亦十分好奇,却自知不可此时贸然带动人潮上前观礼,先前千秋大师的话,他一直在暗中琢磨着意思。

千秋大师乃千机宗师掌门,千机宗门乃燕国境内第一大派,千秋大师门下约有五百馀徒弟,云游诸国,皆乃当朝权贵门下之顶梁剑师,而千机宗除了剑客,宗门之精髓乃铸剑,是以千秋大师之身份自非一般,且他还是一名当代闻名遐迩的铸剑大师,颇受诸候国君礼让崇待。

这样一个有身份有地位之人,竟被人派谴来给一名平陵籍籍无名的小姑子送及笄之礼,实属荒谬,但事实上……这件荒谬之事却正在他眼前上演,但姬韫不在乎这件事情究竟有多荒谬,他只在乎究竟是谁促成这件荒谬之事。

观陈白起神色漠然洞悉,想来是猜到了这幕后送礼之人是谁,但她这无喜无悲之神态,却令他难以分辨对主是敌是友。

陈父只是听过“千秋大师”之名讳,他不明白这样一个身负盛名的大宗师怎会与他的娇娇儿扯上关系,偏还在她及笄这样重大的日子送上礼来。

无视周围人是何感受,而千秋大师侧眯眼成一条缝,福厚的圆肥大脸揣着一丝古怪笑意,便这样漫不经心地打量着陈白起,老实说,他曾经十分好奇蓦然间于众目睽睽之下得到了这么一件稀世珍宝的幼稚姑子,究竟会第一时间做出何等愚昧有趣的反应。

据他所知,这陈家堡虽稍有薄底,却只是拿平民农户来跨比,实则与真正的世家门阀相比,实则寒酸得可怜。

而眼下,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突然天降福祉,获得这样一件耀眼华贵的礼物,更重要的是,这件礼物或许终其一生奋斗攀比都不可能获得,她会怎么做,或者说……她会怎样丑态毕露?

老实说,这件凤钗的确很贵重,并且意义非凡,连千秋大师都诧异那人竟舍得下如此大手笔来讨好一名小家小户出来的姑子。

此乃定陵中出土的商朝的帝乙其夏皇后最珍爱之凤钗,更是周朝宝库内早已遗失多年的珍藏之一。

这样既璀璨夺目又华美珍贵之物,莫说是一名尚不经事的少女见之颀喜若狂,即便是诸候王后亦会喜闻失德,只是……他倒是想看看,若她贸然将其颀然夸耀地捧出盒来展示,又被厅堂中某些有心人士认出,她此后该如何收场。

别之人不说,这“阴阳家”出来的梅玉夫人见多识广,定然能够猜到此物的来历。

千秋大师想了很多,也期待了很多,但实则,在他双眼瞪大静静地看着陈白起时,陈白起也静静地注视许久盒中之物……许久。

看傻了?

看呆了?

千秋大师等啊等,由一开始带着某种幸灾乐祸的坏笑,变成后期略感僵硬的假笑,他见陈白起捧着盒子,袖袍垂落遮挡边缘不容它人窥视,几近失神地驻望,以后她这是贪婪心作遂,整个人看痴了,便桀桀一笑,不介意再加一把火,满足她的虚荣心:“此物小姑子可否满意?这份及笄之礼可谓是收刮天下冠钗亦难胜其右啊,乃当世无双的凤衔珠钗,或许尔眼下尚不知其来历,但它却为一件稀世罕见之物,那人对你……可谓是用心致极。”只是被那样的一个人用“心”,却是祸福相依啊。

眼看着周围人一听,对此盒中之物愈发兴趣大了,陈白起这才有了反应,只是她的反应,与所有人的期待却是背道而驰,只见她在所有人都仰伸着脖子瞪大眼珠子探望过来时,一挥绮丽的袖袍,干净利索地将盒盖重新掩上,她将盒子随手推给托盒的有司保管,踅身朝千秋大师皮笑肉不笑道:“这份礼倒是有心了,还烦请大师替陈三,好好地向那位贵人致谢一二。”

嗳?!怎么能这样?!千秋大师傻呆着眼睛,看了一下陈白起,又看了一下木盒子,再看了一下陈白起……

就这样看上一眼,便没有什么表示地……便盖上了?!

她以为那里面装的是块石头啊,这么轻易就给打发了?!

千秋大师完全被陈白起这不按牌理出牌的行为给弄愣住了,他垮下一张白胖的脸,眉毛皱起,下意识问道:“你知道他是谁?”

陈白起没什么笑意地笑了一下,然后慢条斯理道:“他都提示得如此明显了,陈三如何能不知道呢。”

千秋大师闻言,深深地看了陈白起一眼,只觉这小姑子倒是挺会卖故玄虚的,半分不像刚刚及笄的幼嫩姑子,他摸了摸凸起的肚子,呵呵道:“嗳,看来小可这盘又输了,他便说尔定然知道这送礼之人是谁,可如小姑子所言,尔与小可素未平生,尔又是如何知道这礼是何人托于小可的?”

陈白起杏眸似水动漾了一下,瞥向千秋大师腰间:“大师腰上那个银壶想必是他刚送的吧。”

系银宗之红色绳带尚是崭新,又见千秋大师偶尔摆动腰杆说话时,总不自觉将其拨弄一旁,便知他定然刚套上腰间,不太习惯有一物垂吊撞挡,方用手拨开。

千秋大师倏下垂下视线:“难道是它……”

“被他这样明目张胆地设计,倒好过是在人不自不觉地中了他的计来得好。”陈白起微微一笑。

这一句话,既是说给他听的,却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千秋大师闻言猛地沉阴下脸,那一刻倒似从一名佛变成一个魔,他似要将腰间的银壶狠狠扯下,但转瞬动作一滞,却又是笑得一脸和乐。

陈白起叹息,他连这样一名武力超群的大宗师掌门都能够玩弄于鼓掌之中,看来这世上果然智商决定一切啊。

“小姑子此话甚是有理!眼下这份礼既然已送到了,那小可便先生告辞了,只是临行前,小可倒是有一句话要送给小姑子……这世上越是美丽诱惑的东西便越是毒辣,眼睛放敞亮点,且不可被一时的外表迷惑啊。”千秋大师意有所指地瞥了一眼,被有司姒姜捧着的那个盒子。

哼!到底不甘心被人涮了一次,千秋大师决定也给那个使一个离间的绊子,他认定了这两人之间定有什么感情纠葛,那人让他送礼讨这小姑子欢心,他偏要将这份礼变成一个嚼之无味弃之可惜之物。

陈白起听了这话,便知他这是给她特意提醒,虽不知这其中有几分真诚跟故意,但她却也愿意承他这份情,于是,她缓下了表情,徐徐地朝他绽放了一抹温婉大方的笑容,并福之一礼。

陈白起身着一身纹样以极细的金丝掐编,凤羽及尾翼呈镂空状,层层叠叠,颇显厚重的正服,服饰整体纹饰繁复,但整个造型单纯,掐制工艺精湛,整体表现了一种绚烂归于平淡的美。

她眸落辰光,淡淡柔和的和煦晨光撒落,完全柔和了她整个面部轮廓,秀色掩古今。

有一种人,本身的容貌或许不能够叫人一眼惊艳,但却有一种一看再看,百看不厌,回味无穷之韵味。

千秋大师怔愣了一下,好似有些明白了,为何那人会给这样一个平凡普通的姑子送来这样一副堪称无双的凤钗了。

“陈三,小可问汝,当日槐山岗中,可是汝将那人击得溃败而退?”千秋大师突然认真地传声问道。

这一声,他用了密音传耳,除了陈白起,无人能够听到。

陈白起眉眼一顿,一时不解其意,仅含笑不语,但这番自若淡然的神色却明坦了一切。

千秋大师突地仰笑而起:“好、好!解气、实在解气啊!本以为这般谬言荒诞的传言不可信,但瞧他这番作态,再加上这一支凤钗的赌注,倒又令小可信上几分了……”

想来那人自栩胸藏韬略,腹隐机谋,却被这样一个小姑子突然冒出毁掉了一切,导致最终功败垂成,只怕对她是又爱又恨,于是百般无奈之下,只能这般痴缠到底,且看到底最后究竟是谁降服了谁,还是谁葬送了谁。

被脑中那浮想翩翩的虐恋情深逗得开怀大笑的千秋大师摇身一跃,身已远渡几丈,随着豪迈又舒爽的笑声,已翩然远去觅踪迹。

果然高手,这似仙飞飖的流逸身法,简直令人诧目结舌。

千秋大师这一闹一走,倒是随心所欲,却留下一众不知该作如何反应的宾众。

这时,赞礼被姬韫扫了一眼,顿时醒起了自身职责,立即略为尴尬地站了出来,准备再喊一嗓子礼成,却不料,门口处一大片阴影斜射投入进来,脚步纷沓接踵,门外似传来仆伇惊喜交加的传报声,还交杂着什么吆喝说话商量的声音。

众人朝门口处一看,却见一队英姿勃发的军队立于庙堂门口,他们面无表情,却敛尽一身冷煞铁血之气,身躯笔直如同一棵棵笔直的乔木般挺立驻守着,只有一人登堂入室,只见来者容姿俊郎晴明,身长八尺,他穿着一身银色战袍,头戴冠玉,神清气爽,步伐大步如流星踏至。

嗳!?怎么又来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