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谋士,及笄现场(四)/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一抬眸,细碎银光伴随着清辉铁甲摩擦撞击的冷芒之声,全部随着一人健步生风的到来,而一块儿送至她视线瞳孔之内。

她早预料到了今日她的及笄礼会出状况,一来本该于早几日到达陈家堡的陈氏本家族人迟迟未到,这令陈父与她都察觉到某种不安定的氛围,但及笄仪式至关重要便亦按期举行,她以为陈氏本家准备暗施手段,却不料还会有其它变故。

“陈三,所幸吾日夜兼程,终于赶在汝及笄当日将主公恭贺之礼送到了!”少年洪亮而清峻的嗓音传彻大堂,所有人听了都不禁精神一震。

这少年朗一身军用戎铠,毕身辉寒铁血之气,即使不认其身份,亦可猜测定为权贵之军职人物。

士文人一向对兵将有一种本能的敬畏,是以皆屏息缩肩,即便想维持文人不惧生死之从容气度,但本能的怯瑟却难以完全摒除。

他们不懂,这陈氏三姑子究竟是什么人,为何接二连三地引来各种令人忌惮又畏惧的人物前来。

与别人那种搞不清楚状况,担惊受怕猜疑不定的紧张情绪不同,陈白起在看到少年将军风尘扑扑一身掩难疲惫之气,但望之她时却充满诚挚而发亮的目光时,她那才被人搅乱仪式的阴郁心情亦晴朗了几分。

“勋少将军?”陈白起略微挑高尾音。

陈父与姬韫相继上前,他们认出勋翟后,方才那提起来的心脏终于平静了下来,来的是熟人且有几分故交,自然不会是来捣乱搅局的。

勋翟先于陈父与姬韫告罪一番,他抬手作揖落落大方,这令陈父与姬韫皆大惊失色,直呼客气客气,勋翟将自己放在与陈三平辈位置,对陈父与姬韫自然行的是长辈之礼,这如何能够令陈父与姬韫平静接授。

他们尤记得公子沧月第一次来陈家堡时的场景,当时少年将军骏马英姿,气势刚健似骄阳,剑眉下一双璀璨如寒星的双眸注视,显得如此地矜贵且不可一世,似不将任何人放进眼里,那种刻入骨髓的生杀予夺足以令人胆寒。

如今,亦是同一个人,但他待他们却平和而礼遇,收起了一身桀骜不驯与骄冷之骨。

这一切的变化,陈父与姬韫明白,皆是因为陈娇娘之故。

两人怔怔一眼,心中感慨万分。

勋翟又与庙堂内宾客平淡致歉一周,这次纯属给陈家面子,否则这帮子人哪值得他侧目一方。

庙堂中人大多为当地知名望族,然这种小地的清贵世族或者九等以下士人或许全部加一块儿都及不上人家勋翟这种顶级门阀世家出来的一根手指头重要。

这群人虽心中猜测万分,但见能够让陈父如此礼待有加之人,必不是寻常之人,再加上他一身军人独有的特质,他们猜测定是来历非浅。

他们哪敢受他歉意,赶紧还礼避开。

勋翟一向高傲惯了,自然不将他不在意的人的心思跟反应放在心底,他只想跟陈白起一人说话而矣。

他先是将陈白起从头到脚上下打量一番,今日的陈白起尤其漂亮成熟,或许是终于及笄成人了,她这一身大袖长袍瑰丽而华美的礼服,加上梳髻钗冠,又施以薄薄粉黛妩媚,端是佳人绝世而独立。

虽然少年面目清峻似岩不苟言笑,但那眼神有着明亮之光,似高兴,却又似透露着……遗憾。

“陈三,今日是汝及笄,然主公却来不了,汝切勿怪他。”勋翟锁紧皱头,略感歉意道。

主公?此人主公是谁?

众宾客顿时八卦深深地盯着陈白起与勋翟,之前托千秋大师送礼之人尚是一个谜,眼下又有一个来不及赶至及笄现场便派来前来致歉的,怎么看,怎么有一种……此姑子不简的感觉啊。

他的歉意来到莫名其妙,陈白起听了一字半解,她眼尾略勾,眼波流转,似因见到他特地来这一趟而蕴悦色:“你能来便好了。公子乃贵人日理万机,陈三及笄之时不过乃自中操持之小事,自是不敢劳公子他亲驾。”

勋翟见她见到自己而感到高兴一事,心中略微感动,但又听到她提到主公时这般不咸不淡的话,心底又有了几分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心塞,时下一般少女只要及笄便意味着要商议寻建婚嫁之事,因着陈白起先前与禇氏退了婚,眼下并无对象,本来他家主公已经安排好了行程来这一趟的,却不料临出发前却遇到紧急要事,这才无法亲自前来。

虽然主公不说,但他也知道,主公定然对这一趟有了十分重要的安排跟打算,他懂主公十分看重陈三的,保不齐这一次前来陈家堡,是为了让两家定下姻亲婚盟之事,眼下一切打了水漂,他来之前曾设想过,若见到他却不见主公,陈白起会不会失落难过,但却从未想过她会这样一副“他来与不来我皆怡然自得”的模样来迎接他。

……跟主公得知来不了时,那长久平静缄默得令人心酸的神色相比,她会不会太没心没肺了一点?!

但勋翟转念一想,或许陈三这是强忍着情绪也不一定……眼下,先将主公交待的要事先办好再说。

“主公之事稍后再与你细谈,陈三……”勋翟转身,朝后一招手,这时,堂中鱼贯入内十几名环佩叮当的妙龄少女,她们统一服饰与装束,一看便知是某府邸之女婢之流,且都是千中挑一的素手美人,她们每一个都袅袅之姿行之,手捧着盖布托盘,然后齐齐立站定于陈白起跟前,纷纷行礼。

礼后,再统一揭开盖布,只见每一托盘上都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金银珠宝,金器装饰,有隆种场合佩戴的,有宜家宜室佩戴的,有精巧小意的,有奢华名贵的,质地有珊瑚玛瑙的,亦有珍珠黄金的……

那十几个罗列开来的托盘之上摆阵的珠光宝气,简直能够闪瞎一室之人的眼睛。

陈白起亦被公子沧月这土豪的一笔给整懵了。

这还不算完,或许觉得礼还不够重,喜还不够沉,继美女送来装饰后,便是十几个高大健壮士卒汉子搬来十几口能装下一人的大箱子,他们将箱子摆整齐在陈白起面前,行礼后,又逐一将箱子盖打开,只见里面装着是全色系、全款式、包揽了春、夏、秋、冬的绫罗绸锻华衣美服。

足足十几口大箱子装的衣服啊!她这是要穿到何年何月才能够穿得完啊?!

陈白起便不懂了,公子沧月这究竟是送礼还是下聘啊,有这样成堆批发地将礼往人家家中送的吗?

“陈三,都些全部都是主公买来送给汝的。”勋翟见她发愣地盯着这些礼物,以为她很喜欢,没瞧着四周女子们那一双双羡慕又灼热的目光吗?他见时机对了,便赶紧替主公美言几句好刷好感。

陈白起扯动嘴角笑了一下:“这……是他亲自挑的?”

勋翟呆了一下,这……这不该是立即感恩戴德地感谢吗?怎么突然神来一笔?

想也知道这种女郎用的物品主公堂堂一七尺儿郎怎好意思流连徘徊,更勿论亲自采卖了?连这种小事都需得亲力亲为,那还要那些管事仆伇有何用?

但勋翟算是看懂了,陈三并不惊喜,亦算不得喜欢。

既然礼物不喜欢,那么接下来这件事情,他猜,定会让她辗颜而喜的。

“陈三,主公还有一句话,让翟亲口带给你,并且,一字不落。”勋翟正色道。

陈白起看了他一眼,思及公子沧月的身份,他的话便相当于官家发言,普通老百姓自该躬礼聆听,陈父等人亦准备随之行礼,但勋翟却立即阻下她行礼,并朝她摇头道:“这话,只乃寻常之私事,不必当成军令。”

陈白起闻言,这才后退一步,敛容静望着他。

带话?是关于她当谋士之一事出现了变故?

勋翟见陈白起这样专注而认真地盯着他看,一时不禁为接下来要说的话而感到几分羞赧跟紧张,虽然这话并不是他要说的,可要是却要从他嘴里一字一句地吐出来,当然亦会感到几分别扭跟尴尬。

所以说,主公他为何一定要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此等羞耻之事来啊!

只是主公给他下的乃军令如山,可推搪不得,硬着头皮亦要传送给陈三才行,于是,他憋住一口气,努力还原主公当时的语气跟神色,道:“陈三,本君且问汝一事,及笄后汝可愿暂推婚事待留闺阁一载,汝若愿等本君这一载,本君定还汝未来一个……繁华一世的锦绣年华。”

陈白起先起是因为担心她职位有变动一事而仔细听的,但后来却越听越有些听得模糊跟失神了……她觉得这段话好似哪里偏了轨道,失了焦点,因此她瞳仁微紧,面目滞僵。

陈父则茫然地“哐当”一下,跌坐于主位之上,久久无法缓过神来。

姬韫下颌绷紧,复杂而隐忍地注视着陈白起显得飘忽的侧脸。

这……已经几近算是表代了公子沧月一的腔爱慕之情了,被这样一个人当众许下一年之承诺,她先前虽说只是误会,但眼下……她又会如何选择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