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谋士,升级为中级铸造师/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武器:霸王枪

职业:猛将

等级需要:7级

耐久度:100/100

攻击力:40~50

绿色(高阶)装备附加的属性:重击率+4%,力量+5,向敌方扔掷时,对400范围内的一个敌方目标造成物理伤害,此技能造成的物理伤害暴击加成。

武器:千石弓

职业:飞羽

等级需要:7级

耐久度:100/100

攻击力:23~30

绿色(中阶)装备附加的属性:闪避+70,命中+30

这两件武器装备虽色阶(白、绿、蓝等等)同为绿色,但因铸造品阶(上、中、下)的不同,仍导致着同等级武器的基本属性会有着不同的差距。

比如像霸王枪中其中的一项“力量+5”,这项是直接对“人物属性值”的增加,这便全面能将骁将的总攻击力提升一个等阶。

“千石弓”由于品阶一般,因此铸造时陈白起决定先复制出一批暂用着,待以后幸运值攒足了,再重新铸造高品阶的来替代。

这“骁将”与“飞羽”的武器基本批量铸造好之后,接下来,陈白起便开始筹备“策士”的“符文扇”。

关于策士的兵器,其实陈白起曾考虑过许多的款式,而系统可供选择的类型有杖,剑,扇,箫等等,基本上全都是属于取巧而文雅风流之类的,而最后,陈白起决定制造扇类的武器。

绿阶的“符文扇”,“符文扇”是一种暗含暗器、咒术的武器,虽然没有加攻击属性,却有削弱的属性,倒是挺适合脆皮后方的策士。

而扇类武器较其它武器制造稍麻烦特殊一些,它仅用金属、木材、合金是铸造不出来的。

它除了这些,还需要一种特殊材料“五色禽羽”,而“五色禽羽”则尚需去林子里采集,所谓“五色禽羽”,是指采集五种鸟禽类的羽毛,然后炼制成“五色禽羽”。

先前挖矿伐木此等劳力乃“骁将”与“飞羽”,眼下这“五色禽羽”则该论到策士集体“出勤”了。

要说陈白起将这群“策士”培育成一帮五谷不分、四肢不勤那是不可能的,但比起另两支特种兵,却的确显得“软糯可欺”些了。

以体能攀比,完败无疑,所以陈白起从不放松对于他们的体能训练,她不奢望他们变得多么地强壮,但至少有一个相伯先生为前车之鉴,他们至少不能虚弱得跟不上队伍跋涉的进程。

老实说,比起怎样揉虐都不怕摔坏的“骁将”跟“飞羽”,在这一群智多“策士”身上,陈白起明显花费的精力更多,因为她想培养一批上达下传的智囊团,所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三个臭皮匠抵过一个诸葛亮。

当然越聪明的人便越不受控制,特别是当让他眼界开阔后,心亦会野,因此陈白起将他们统统都给绑定了。

没错,除了特定物品被系统绑定只能她用之外,人也是可以强制“绑定”了。

只是这种绑定,是需要精神力的。

她分出一股精神力印在此人身上,便可随时感应到他的心境变化,而系统亦会替她进行监督义务,而因为陈白起的麒麟血脉苏醒35%,因此精神力有了神兽的加持,可以绑定200个亲信。

小李与小泗儿亦在陈白起的智囊团内,因为小李跟小泗儿的名字太不得体了,于是陈白起便征询了他们的意见,重新给他们取了名字,小李现在叫陈济,而小泗儿则叫陈隁,都成式变了陈氏部曲。

而陈济与小陈隁两人目前在她的策士之中的学习倒也是出类拔萃的,一是努力刻苦,二是本身条件跟潜力都还不错。

这次“出勤”,相当于课外活动,陈白起集合一群最近猛啃死书的策士们,来到山林狩猎。

她规定每一个人必须分别采集五种以上禽类的羽毛,必须活取,时限为一个上午,前十名最先达标者则会有特殊奖励,而时限过了仍旧不达标者,则会有相应的惩罚措施。

鸟类,是一种十分灵活而敏感的生物,想捕捉这种生物取其翎羽,着实不太容易。

有人提出为难:吾等读书人,不懂爬树设陷阱,灵不及鸟迅不及禽,要一上午时限便捕获五类羽毛,着实太困难了。

陈白起则笑道:“所以可以寻求帮助,亦可以合作,眼下或许便是考验你们平时的人际关系的时候了。”

虽然采集五色禽羽看起来是一项简单的任务,但这里面却还是有许多学问的。

一来,采集羽毛需要观察力、洞察力、敏捷与灵活力,当然本身一时半刻改变不了的弱项、力不可及的时候,亦需要其它外力相助。

目前的外力有几种选择,同为特种兵的“骁将”与“飞羽”,或者普通士卒。

抓鸟自然是找“飞羽”最为合适,他们有着百步穿杨的技术,抓几只鸟类自然不成问题,可问题是……他们为什么要舍下宝贵的训练时间去陪他们抓鸟完成任务呢。

于是,有人投其所好以物易之,有人心动,应之。

有人以平日撒下的友情动之,有人心动,应之。

有人晓之以理互惠互通说之,有人心动,应之。

总之,众策士花招百出,各显神通,都寻到自己的临时搭档,组合攻略此趟任务。

说明了,这是一次变形的促成队伍之间达成合作互利的契机。

正所谓,人无完人,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这“出勤”的任务是陈白起有意识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短处,再借助别人的长处相补贴。

当然,也有策士是自身具备独行的资格,他们有本事自己抓,便不需要再靠别人,比如小泗儿陈隁这种丛林好手,也比如小李陈济这种身手敏捷类型的。

这两人完全可以凭借自已的本事去捕抓鸟禽采集羽毛,这当然这也不是说别人请人来帮忙便不好,总归各有各的优势。

要说,这群策士之中有一名智力榜上排得较为中上的青年叫五月,据闻他出生时是在五月一个大圆月,其父便应景地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五月。

老实说,一般最后成功名就的人,到后来都会改名字,其原因皆为曾有一个很土很挫的乳名。

五月见陈家女郎竟肯替小李跟小泗儿这两个流民取名字,心底大为嫉妒。

其实,小泗儿一家的确为流民,并无本地户籍,而陈济却不是,但他不属于良民范围也就是了,原本这两人的身份与家世只有陈白起一人知道。

只是小泗儿毕竟年岁少些,机灵虽机灵,却到底单纯了些,遇上谋上老奸巨滑的人,一个不注意便被有人心掏出了底子,并顺带连累了无辜沉默的陈济。

陈济这人平时略为阴沉,不爱与众人搭腔凑热闹,所幸小泗儿与他倒算是有些革命情义,总会跟着他前前后后帮着他圆场子,避免得罪其它人,渐渐地两人便关系密切了起来,并住在了同一宿舍里。

这五月因知道这两人跟陈女郎有些关系,便一直私下嫉恨这两人,总在暗中使绊子,每半月考察之时,他总会集合一伙人,与他们两人争比一高底,打赌论来输赢。

要说这五月本身是一个读书好手,只惜在家底子差了些,又加上摊上这么一个天灾*的年月,他一直向往更繁荣的地界发展,却一直苦于没有盘缠没有路子,是于盘桓于平陵郁郁自艾。

好不容易得到这么一个机会可以混出头,再不济也可以混到月俸,却不料一直有这么两个卑贱之人在前挡路,且得陈女郎看中,这让一直心高气傲的他,如何能够心平气和地接受。

这次“出勤”,他偷偷地跟在两人身后,见两人合作无间,一人设伏一人捕猎,很快便凑齐了十份禽羽,心底更是恼恨有加,要说他这人平日里自持腹中有物,目高于顶,自然不肯放下架子求助于人,是以并没有人相帮,所以他哪怕找到了鸟禽也不顶事,所以他便暗生一毒计。

他让平日里与他玩得“好”的普通士卒故意捣乱,拖住陈济与陈隁两人,然后他再趁两人一个不注意,偷偷地将两人的成果据为已有,让这两人在时限内任务不达标,这样一来,他既达标了,又狠狠地教训了两人一顿。

这件事情在密林私下进行,他自认为安排得天衣无逢,但实则这些小动作在陈白起眼中,其实就跟小孩子在课堂上小哈欠、看小人收一样,一目了然。

“姐夫,你觉得这个五月,如何?”陈白起与姬韫立于后方。

陈白起早就在系统地图上标志了这些策士的位置,所以在她看到别人都各自进行任务时,偏生这五月却选择偷偷跟踪在陈济与陈隁(陈济与陈隁两人合作组队经过报告后获得允许的行径)身后时,便起了疑,她叫上“教官”姬韫一块儿去探个究竟。

“此事可大可小,以人品而论,此人阴险狡诈,为人所不耻,但以结果而论,他获得了他想要的。”姬韫就事论理,但眼底神色很明显是瞧不上五月的小人行径。

“姐夫,人若不聪明,可以让他听话,可人若太自作聪明,则会自取灭亡。”陈白起笑得漫不经心道。

“此事我知道该如何处置了。”姬韫道。

而这一次任务,她要的恰好不是结果,而是……过程。

对此事姬韫对五月做出的惩罚,便是将五月直接逐出了“策士”营,成为一名普通的军士。

这惩罚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姬韫到底还是给了他一次机会,毕竟普通军士如果通过考查与挑战,又可以重新返回“策士”营。

自从这件惩罚事件过后,策士营内便鲜少人敢在背后随意耍花招了,因为他们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随时在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目前而言,“骁将”的忠诚度为85,飞羽的忠诚度为78,策士的忠诚度为60。

从这一组数据上来分析,脑子越好使的人花花肠子越多,也难怪陈白起需要将他们通通“绑定”了。

在羽毛数量采集够了,陈白起便开始炼制起“五色禽羽”。

有了“五色禽羽”后,陈白起便开始给策士们铸造兵器了,这一次铸造“符文扇”成功后,查看品阶中等,陈白起不死心,再重新铸造一次,仍然是中阶,看了看“五色禽羽”与其余材料剩余的数量,她决定最后再铸造一次,这次终于变成了品阶上等了。

而成品的“符文扇”十分漂亮衬手,羽扇以柄居中,两边用羽对称,三十羽色彩鲜艳斑斓以金属丝穿翎管编排成形,呈鸡心型,扇柄用的桃心木为柄,柄尾丝缕坠流苏,见猎心喜,见材料有多,陈白起干脆多铸造一把自留备用。

“符文扇”乃系统初始名称,可以修改,陈白起观其扇形五彩斑斓似凤鸾摆尾,便决定改成“青鸾扇”。

武器:青鸾扇

职业:谋士、策士

等级:7级

耐久度:100/100

攻击力:4~9

绿色(高阶)装备附加的属性:书画+1,智力+7,至敌虚弱+12%,敏捷+9,生命+4

由于陈白起的勤奋铸造,她也终于从初级铸造师毕业,变成了中级铸造师了,而中级铸造师则有机率铸造出蓝阶低下品质的武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