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谋士,三营齐刷通天塔/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集训了近三个月,终于到了验证成果的时候了,陈白起将新鲜出炉铸造的武器人手一份地分发了下去。

起初843人的候选“骁将”,如今正式上岗留职的只有789人,淘汰54人,而原先354人的候选“飞羽”,正式成员只有350,淘汰4人,而原数为80的候选“策士”,则余下37人,淘汰43人。

其中“策士”的淘汰率最高,“飞羽”则最低,只因陈白起对策士的要求绝非仅仅限于智力拔群,更包括德行情操与心胸等等,因此在考检训练当中,刷掉了不少不合格的人下去。

而“飞羽”营经过基本系统性地训练,能达标者以箭术十环精准者为佳,此技唯熟练与技巧、装备可达,当然以后还会增加其它难度,并且随着难度增长将会产生各种特质的需求,到时候陈白起将会有人员调动跟重新安排。

眼下三营(骁将、飞羽、策士)皆无选出小队长,所以知道这个竞争消息后,众人都暗搓搓地在绞尽,而陈白起有稍微透露一些消息,她打算在这一次考核中表现优异者中选拔。

而这一次的考核,实则便是“通天塔”刷塔任务,在任务过后,再行选拔任命。

目前,除开普通训练营中的军士外,特殊三营的人员全部加起来拢共有1186人。

这么一支规模的队伍,自然不可能一窝蜂进入“通天塔”之中,“通天塔”虽说并无人数上的特别限制,但上一次入塔时塔内的情况陈白起也看到了,这塔内的共和面积是有规格的,这人一多全传送进入,估计全都摩肩接踵挤在一块儿,什么杀招狠招都施展不出来了。

即便是施展出来,也不知道会不会在打怪的同时将自家的小伙伴们也一块儿解决掉了。

因此,经过考虚,陈白起决定将队伍分成八批进入,“通天塔”是可以同时容纳N+1支队伍同时共入,而队伍的比例配置如下——“骁将”18:“飞羽”8:“策士”1。

当然,这样比例配置下来,自然会有剩余下一些队员,而这些队员则根据队伍之间的商议而穿插入内,比如愿意多要两名“骁将”的,则将一名“飞羽”放入其它队伍,若愿意多要一名策士的,则这支队伍没有其它人员的补给。

经过一番商议决定,“骁将”算是队伍中供不应求的,陈白起也看得出来,眼下“策士”这项职业其实并不太受欢迎,原则无二,一听陈白起说他们即将进入综合武力测评阶段,便下意识嫌弃“策士”会拖累他们,毕竟“策士”都只是一群只能躲在后方出出嘴力罢了。

眼下,陈白起并没有反驳或者指责众人的想法,她只要求在战斗中,以保护“策士”为主,简单而言,便是这支队伍将由“策士”为魂,“骁将”为筋骨,“飞羽”为眼,一切调动皆由“策士”决定。

这个决定自然会令许多人暗生不满,但陈白起的命令便是决对,他们谁都不敢发出任何质疑反对的声音,只是默默地执行。

这时,陈白起又道,她可以给“骁将”跟“飞羽”一个机会,前期“策士”将不会插手他们的战斗,但若他们实在坚持不住了,这时“策士”若出声,他们便必须听令行事。

这样一来,“骁将”跟“飞羽”多少气顺了不少,此时他们心底只有一个想法,便是卯足了劲,也绝不让这群眼高于项的“策士”们对他们的战斗指手划脚!

文将与武将,历来都会存在一些不可调和的矛盾,这个问题陈白起不打算糊稀泥,她打算让他们再次明白,武方面文将需要他们的帮助,但策略方面武将亦需要文将的帮助,这便是合作的意义所在。

陈白起特地选了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让众人准备好行头,便带着三营离开了陈家堡,一路步行来到了槐山岗。

槐山岗众人并不陌生,因为陈白起经常带他们来这边扫荡林中野兽。

“通天塔”是陈白起的一个秘密,她自然不可能不做任何的准备便将三营带入这片神秘场地,首先她需要准备一个障眼法,令他们进入塔内而不产生其它怀疑。

等进入槐树林之中,陈白起将他们带到平日的林坝训练场地,这里本来是一片小树林子,但后来被三营军士训练臂力砍树,一棵一棵地砍光后,又推土整理出一片空阔视野的坝地。

这里平日插了陈氏族旗标示,眼下旗帜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四周卫被黑布圈拢住,这些黑布并非纯粹的黑布,布上用金漆描绘着符文字样,其实仔细看,不仅黑布上有,树上亦有,地上亦有,这些符文既像扭曲的蛇形、又似张牙舞爪密密麻麻的虫蚁,看久了会令人感到一种压抑跟悚然。

而林坝中央位置,唯独完整干净的位置上,站着一个人,此人身材修长而纤瘦,他长发及跟,无扎无束,只是那柔亮而垂落的青丝发尾编织着赤红发结,他身穿着一身赤布袴褶,神秘而古老的服装,他手持枯木黎杖,杖上弦月上串着许多叮叮当当的铜环还有紫红两色结绳。

此人那一身怪异而奇特的装扮,一下便吸引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此人乃姒姜,他如今的面容乃本貌,只是经过粉妆艳抹而变得十分妖异深邃,许多识得他本来面目的人,乍看之下,都难以辨认得出来。

更何况这三营军士从不识得姒姜真面目,姒姜每次代陈白起训练他们时,都易容成一名中年普通相貌的男子,他们称他为“陈叔”。

而此时姒姜扮演的是一名被陈白起重金邀请远到而来的巫祝,他懂得布施幻阵之法,这阵法真中带假,假中带真,幻阵之中将出现一座神秘莫测的危险高塔,高塔内每一层都将有劫难与怪物,他们所有人都必须全力以赴闯塔成功,才能够获得胜利。

这塔究竟有多高无人知道,这塔究竟有多少层楼,亦没有人知道,但是测试的结果明显是以哪一队闯的塔层最高为赢,而赢的那一支队伍将会获得除了金钱外,还有另一件特殊物品奖励。

这对所有人而言,都是一个诱惑。

老实说,众人渐渐被姒姜的出场、环境、与这一番神神叨叨的话给感染,他们四处张望,既期待又紧张接下来,众人将面临着什么。

姒姜让众人站好了,然后他摇动着手中黎杖,涂抹大艳紫色的嘴唇一张一阖:“……ㄐㄐㄐㄐㄘрннпдво……”

他念了一串艰涩难懂的话后,黎杖猛地一跺地,吓得众人瞠直了眼珠子后,便仰头大喊:“雾来……塔来……平陵的勇士们……接下来,迎接尔等的便是……无尽的考验……”

只一瞬间,所有人感觉眼前的确如雾临般笼罩,四周光线一下黯淡了起来,让他们来不及恐惶的是,场景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一下便变了。

就在三营军士为远古巫祝之术震惊之时,谁也没有看到,姒姜其实也是一副惊异的模样,只是他表情掩饰得快,无人察觉得到罢了。

他为引路人,自然不会参与刷塔任务,于是他只将陈白起让他交待的刷塔规则说完后,便消失在塔中。

塔中的众人一开始是心慌无措的,毕竟谁都不曾经历过这种神通怪乱之事,但是当他们听到陈白起的声音在塔内响起时,众人一震,神色一下就变了。

“塔内环境虽为幻阵,但受伤亦是会痛会死,且不可掉以轻心。”

“毋须彷徨多念,考核正式开始,不想死——便战!”

“战!”

“战!”

或许是被陈白起鞭策惯了,众人一听她的声音便不自觉变得硬气了起来,他们已不顾得其它想法,瞳孔内从此刻开始,便只承载着一件事情——战!

于是,这七小队便开始了暗无天日的刷塔任务。

“通天塔”可容纳这么多支队伍同时入内,等同镜像原理,他们处于同一个环境内,却又不是在同一个场景,因此七支小队是独立进行的。

陈白起乃“通天塔”持有者,但并非所有者,所以要让这七支小队进入“通天塔”,前提是她必须与他们全体组队,并亲自进入“通天塔”内,否则他们是进不去的。

于是,她进入塔内后,便一直尾随在队伍后方观察,顺便捡捡钥匙混混经验。

七支队伍都是同一批次同一教练训练出来的,自然其身上也有着许多共通性,例如七支队伍一开始都是选择让力量大的肉盾“骁将”在前冲锋厮杀,“飞羽”则在其后观望,“策士”更是二眼不望窗外事。

于是靠着“骁将”的勇猛他们连闯三关,从一层抵达至三层皆顺利通过,然而到了第四层时“骁将”的体力则消耗得厉害,威力大不如先前,这时则需要“飞羽”的加入,替骁将“引怪”暂避风头。

小队勉强在突破第四层后,到了第五层则彻底开始扛不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