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谋士,楚国大乱英雌生/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骑:黄骠马

说明:黄骠马,此马的白点多位于肚子和两肋处,最主要的是马头上有白毛,形状圆如满月,所以别名“西凉玉顶干草黄”。黄骠马即使喂饱了草料,肋条也显露在外,所以另有别名“透骨龙”。

评点:中上,是难得一遇的宝马良驹。

特点:擅通人性,善短时间来发奋奔跑,然耐力性却不强。

老实说,“黄骠马”亦算得上是一匹值得伯乐一顾的好马了,当然跟“的卢马”啊“呼雷豹”啊“乌云踏雪”、“赤兔”这类极品相比,还是多少要稍逊几个品阶。

只是极品端有极品的高昂价格,恕目前的陈白起还消费不起啊。

因此,应急下陈白起还是选择了一匹“黄骠马”作为坐骑,于通天宝库将“黄骠马”一兑换出来,系统便让她给黄骠马命名,陈白起左右是个取名无能,便直截了当地给它取名作“跑得快”。

要说这名字简直简单到有一种粗暴的意味,其寓意一目了然,便是主人希望它能够跑得快罢了。

有了坐骑,接下来自然便是要愁这“喂养”的话,这“通天塔”出品的黄骠马自然要吃的“草料”比较特殊且难搞,比起线下自己准备的繁琐与多样化,还非系统“通天宝库”兑换的“草料”能够满足的。

这“草料”是有规格的,你想兑一根或者一把是不行的,“草料”按份数算,起步价便是100份,不打折不反现,大剌剌的“草料×100”,而这“草料”单算说起来便宜,可这100份100份地算下来,积分也是消耗得比较恼火。

这“黄骠马”一顿需食3份“草料”,一日三餐计,一日便是九份“草料”,也就是说这100份的“草料”顶多也就能扛个十来天。

不过,如果为了省“草料”的消耗问题,将“黄骠马”寄存于通天塔内,不放出来使用,便不用“喂食”也行,只是这样一来,“黄骠马”便不会与主人产生亲密度,亦不能够升级增加骑乘熟练度了。

“黄骠马”刚“出生”,是以等级为0,除了“骑乘”“喂养”之外的功能,其它的任何辅助技能都未曾开发。

但随着它的等级不断上升,陈白起与它的亲密度增加,便会有其它潜力被挖掘出来,甚至它将自带“包裹”功能,另外,速度、耐力、体力都会有所上升,远远超过现实中的普通黄骠马。

陈白起兑换了“坐骑”后,暂时将它寄存在系统内的“宠物空间”,目前还不方便将它一下子放出来。

当然,系统寄放物品是要收费的,费用不高,陈白起由于刷塔开箱子倒是赚了不少钱,所以将它暂时寄放个几天,倒也负担得起。

这一次刷通天塔,收获不可谓不丰厚,除了陈白起升级,她三营的军士的属性各方面亦大幅度地提升了。

刷塔等同实战演练,很好地培养、磨合、熟练了他们作战方式。

而这次刷塔对战战绩突出优异之人,陈白起则对他们进行了一番公开的奖励。

其中“策士”中的陈济,前期他努力配合众人抵达六层,第七层在其它策士“阵亡”的情况下,他临危不乱,独自承担起整队的部署作战,最终成功引领小队返败为胜,抵达第八层塔。

此处可记一功。

得到嘉奖,陈济似乎很高兴,只是他的高兴不流于面,而是充盈于神。

从一开始瘦弱得显得有些阴郁的陈济,经过这几个月的伙食调理,凹陷瘦骨的面颊已经丰润了许多,先前那苍白泛青的肤色也多少有了血色,显得不再那样地阴沉低靡。

这几个月他就像干涸的海绵入水,拼命地吸收着陈白起给予他的全部知识,因此他的精神亦得到了满足,整个人精力充沛,看起来不再是驼背躬腰的畏缩姿态,而是挺背昂首,显得有几分自强不息的挺拔。

再加上他本身便长得高,这一昂头挺胸,倒有几分扬眉吐气的感觉。

要说这般志得意满的姿态多少令人看不起,这世道文人都讲求个从容自得、以荣辱不惊为标准评判一个人的风度德行,显然像陈济这种落魄便低迷,志气便得瑟的模样,的确遭了不少人白眼。

但陈白起却觉得这样的人,才够真够实在。

陈济他并非生来便得富贵尊贵,相反足足二十年的人生坎坷得足以令人唏嘘,凭自己的本事获得的东西,想高兴高兴、想炫耀炫耀,这无可厚非,待以后他习以为常了,便会变成一个老油条,到时候想从容便从容、想一派风流恣意便风流恣意,又何必眼下硬要作出一副世故的表现,这只会画虎不反类成犬。

如时下大多数士人一般,明明干不来名士之事,偏要装名士之风头,事到临到了,一一个倒是洋相百出,惹尽了笔阀的嘲笑诛杀。

给陈济他的奖励,是陈白起闯塔开宝箱时所得的一面护心镜。

这面“护心镜”乃绿阶的防御道具,看似一面普通的铜心护心镜,却有着特殊的机关设置,它能够吸附铁器,还能抵有效抵挡暗器与流针,并键时刻,它能够三次喷射出千根毒针。

这面护心镜本身防御力便极强,即便是后卿身边的神箭手透的一击,它亦能够挡下。

很显然,听闻此“护心镜”的全部功效之后,所有人的眼睛都红了。

如此好的宝贝,就这样与他们错身而过了。

不过,谁叫他们没人家的本事呢,所以也只能私底下羡慕嫉妒了。

而“骁将”营中获得奖励的乃一名叫白岱的青年,他原本乃湛江少府尉丞之四子,后来因闯祸惹了官司,便离家数年最终流落于平陵,他从小酷爱习武,为人正直好打不平,有着一手家传本领,是以在骁将营中一向表现突异。

这一次,陈白起从“统帅”中观察到,他的输出攻击力乃所有人中最大的,每一次战斗他都一马当先冲在前,当之无愧为一名大杀八方的猛将。

陈白起奖励给他一套“渡鸦”铠甲,这一套“渡鸦”铠甲与以往的铠甲不同,它一共有头盔、上装、肩甲、护腕、手套、下装六部分组成,此铠甲乃黑玄铁铸造,全套上身不显臃肿,反而贴身似一层黑亮的外衣一般轻松、灵巧,足叫人眼睛一亮,啧啧称奇,恨不得上前触摸感受。

“飞羽”营受到嘉奖的则是一名稚幼少年,他叫苍,他面容十分稚气,白净木讷,有一双黑洞洞的大眼,但他长得很高,比一般成年男子都高,整个人瞧着瘦高瘦高的,四肢修长,然他唇色呈现这种不自然的紫色,陈白起看过他的资料,他从小心脏便较其它人弱些,因此体质常常处于营中勉强及格范围。

但他箭术奇准,且动态视力极佳,常常能够捕捉别人难以察觉的要害部位,一击击中,这一次刷塔,他多次对怪物一箭命喉,其力道、精准度、预测能力,都较其它人优秀许多。

陈白起给他的奖励乃一个四方盒子,盒子很小,只有巴掌大小,苍当众打开了盒子,盒子内装着一枚双色丹丸。

陈白起告诉他,这盒子内装的是“洗髓丹”,这“洗髓丹”对他目前身体的缺陷有着脱胎换骨的药效。

其实“洗髓丹”的药效陈白起自己是感受不到的,因为她的血脉特殊,每一次血脉苏醒便与洗髓伐骨差不多,所以这丹药她根本用不上,便拿来当奖励物品。

除了奖励他们三人,其它努力的三营军士当然亦会有相应的金钱奖励,这样一来,基本算得上是皆大欢喜。

至此,刷塔基本上以后便成为他们的例行培训的实战任务之一。

眼看将近十一月,楚国却发生了一件全国轰动的大事——楚国的战鬼将军沧月公子起兵造反了!

陈白起乍闻这个消息之前,正准备整装行囊前往丹阳与沧月公子汇合的,但听闻了这个消息后,却久久沉吟,她知道……丹阳目前局势大变,她已不能够再贸然行动了。

由于平陵消息弊塞,她便托人前去益州打探消息,据闻沧月公子十月底矩阳大部队到了郦阳淮水,他集合朝中后将军北堂木、商南、荆紫关、漫川关州牧,偃师、登丰、长葛、陈留刺史,与多方太守、官史同时起兵征讨楚陵帝,这些人都拥兵数万,共推沧月公子为大将军。

沧月公子的大部队与楚陵帝派谴的部将奋勇将军徐勇遭遇,双方激战,沧月公子失利,伤亡较大,并且在激战中被流箭射中,坐骑也受了伤,他的部下将自己的战马让给了沧月公子,沧月公子才得以连夜逃离险境。

眼下,各方传来消息,沧月公子一直下落不明,而沧月军与各方势力由沧月公子麾下第一谋士孙先生主持大局。

从沧月公子与楚陵帝反目成仇的那一刻,楚国便彻底地乱了。

陈白起得知沧月公子下落不明之际,立即于平陵周围各县募集义军,不顾其父、姐夫的反对,毅然连夜启程赶往了徐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