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谋士,你救人的姿势/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州乃离平陵最大的一个省份,省内驻兵十数万牢固颇得楚君看重,徐州豚阳县平日来往士子贩夫武卒甚多,陈白起携带巨款连夜启程赶至徐州豚阳县,准备张榜招募勇将剑客一道前往滇池。

与平陵贫瘠不同,徐州富饶而繁华,若拿人分三六九等,此处自当人才辈出。

陈白起非独行,不过她只携带巨一名仆伇,两人双双换装改面,因为“残缺的面谱”损坏程度达到100%,她无法再行使用,当然亦非永久性消失,待她升到20级后,可开启功勋商店进行兑换。

因此,目前这个阶段,陈白起便只能够暂时依仗姒姜的易容本事。

陈白起身形削薄娇小,易容成大汉或者剑客类武士显然不行,最切合实际的便是易容成一名富贾游商少年,一来与她真实年龄相仿,二来毋须声音重塑,只需压低女声便可发出雌雄莫辨之嗓音,三来用这种不高不低的身份游走在外可避免引人怀疑。

少年的陈白起,面容硬朗许多,眉线似剑度刻,肤色黯黑些许,鼻梁挺直,唇色略浅,整个一骄纵稚贵的富家嫩少年。

而巨则仍旧充当一名护卫的角色,只是于面容上稍作修整,不那么似外族人的外貌特征。

陈白起目前的身份设定乃滇池跑商的小郎君,因路上遇上凶狠的贼匪与自家商队走散,只剩一名忠仆傍身,因豚阳县至滇池路途遥远,她担心路上再遭遇匪徒猛兽的袭击,便准备于当地招募一批实力强悍的剑客护送至滇池。

将这个身份的设定复述了两遍给巨听,防止他与人搭话中露出马脚,却只见他那一双呆怔的瞳仁一动不动,陈白起辨不通这是懂还是不懂,他一向呆板沉默得像木头。

于是,她干脆直接问道:“巨,可曾听明?”

巨沉默想了半晌,才将头上的假发抓扒了两下,木木地颔首。

哦,看来是懂了,陈白起放下心来。

“女郎,为何要去滇池?”巨平板无波问道。

陈白起瞥了他一眼:“不是要去滇池,而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必须经过滇池。”

她一路行程保密,自不会轻易将最终目的地大剌剌地公布于众。

“为何要经过滇池?”巨一瞬不眨地盯着她,表情虽木讷,但深邃加黑的瞳仁内,有几分探究。

陈白起有些头痛他这一根筋的问话方式,这等同十万个为什么啊。

她拖长口气:“去寻一人……”

见巨又准备问“去寻什么人”时,陈白起干脆举臂相挡:“此事我自有主张,毋须多问。”

见女郎敛下神色,端肃起一张俏俊少年面庞时,巨自当不敢造次,他耷拉下眼皮,抿了抿厚唇,便默默地移开了视线。

陈白起眼角抽了抽,见他那一副失落而沉默的模样,怎么看怎么觉着有些……垂头丧气。

“他之性命关联着吾之性命,不可不管,因此必行这一趟。”不得已,陈白起还是稍微解释了一下。

巨耳根动了动,这才慢腾腾地转过脸,似认真又似小心翼翼地打量了她几眼,见她并无不高兴或不耐烦的神色后,这才恢复了如初的守护缄默模样。

巨并非想打听陈白起究竟想做什么,他只是想知道,她这样做是否值得。

陈白起这一趟出门其实是瞒着家中上下潜逃而出的,没错,她在向陈父与姐夫申请出门一趟时被严厉地拒绝后,便让姒姜替她易容后,便私自离家出走,只是她不料巨一直都守在她门边,走时被发现,无奈只能够将他也一块儿携带出来。

离家之前,她特地留下一封书信,信中的内容大抵交待了一下她此次的行程与目的,虽然不曾明言这一趟她究竟准备要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才罢休,但想来他们亦能够猜得到她是为了谁。

这一趟特地前往滇池,其实是因为她事先交待了姒姜秘密带着三营出发前往滇池,而她单独行动较为妥当与隐秘,到时候再与他等于滇池汇合。

由于沧月公子乃她的候选主公,再加上主线任务与他有关,在系统大抵上能够标识他目前所处的方位,等到了他附近位置,到时候要找他,只需通过系统的区域地图即可。

其实这一趟,或早或晚她都必须走的,只是较先前的稳打稳著,此时多少心中多了几分忧虑,她必须先确认他目前的安危。

与平陵无人管辖不同,在豚阳县贴榜是得跟官郎打交道,她得先于官衙交上了税钱得了批复方可招贴,由于陈白起舍得花大价钱疏通,是以很快便得到了批复,这对官衙而言本身也是一件小事,因此午后,陈白起便正式开始贴榜招募护卫剑客。

陈白起因要扮演一名初出茅庐的富家儿郎,自然在钱财上十分豁达,她开出的价格十分厚道,自然引来许多流连于城中准备接任务的剑客的侧目,很快贴榜附近经过一番暗中角逐,最终一队衣甲威风的剑客拿到了榜帖。

这队剑客乃当地有名的“青面剑客”,所谓青面乃称赞之意,这批剑客共有十五人,领队者乃一名俊郎肤黑的青年,他叫莫谦,在这一年谷米一斛值五十多万钱,以至于“人吃人”的现世,他能够得到这样一份殷实又轻松的差事,那自然是将陈白起这位钱多人傻的少爷看作是一名活祖宗。

莫谦拿了榜贴便去坊间找陈白起,他笑容灿烂却又谦卑地与陈白起商谈一番,敲定好彼此都接纳的条件后之,双方又签定了一份官衙协议,这事便算定下来了。

陈白起的要求是明日再上路,让他明日太阳升起时来这坊间客栈找她。

莫谦自然颀然应肯。

而陈白起则趁这段时间带着巨于城中四处逛游大肆购物,她需采买各种缝纫的材料,比如针线啊、布料啊、皮革啊等等。

目前她铸造三营军士身上的装备还缺不少材料,她便抽空余时间四处采购补齐。

另外,她也在商铺内采买了许多药品材料,准备炼制一些日常需得着的药丸备着。

而这一夜的时间她基本不眠不休地拿来炼药了,目前她的药方不多,项多就能够炼制一些外用的金创药、内服的血瓶等。

翌日清晨,“青面客剑”一众早早便来到坊间,比陈白起约定的时候更早,仿佛生怕陈白起会反悔雇佣他们一样,在迎出陈白起与巨后,一行人租凭了马车便出发离城。

这“青面客剑”莫谦倒是一个走南闯北之人,一路上陈白起向他打听了不少当今之事,当然对于国家之事他懂得不多,但江湖之事却如数家珍,如墨家之事、阴阳家之事等等。

出了豚阳县,便是一大片背脊嶙峋的山岳,这片山岳后方连接着一大片碧波昊海的林子,路陷而颠簸甚是难行,再之后便是一望无际的荒野,再前行数十里,便可看到一座城廓墙体延伸。

此城便是威名赫赫的矩阳城,亦是曾经沧月公子被流放的驻地,只是眼下却已被楚陵君强制收回,并派下了重兵把守,并满城四下搜捕着沧月公子的余党一众,城中人人自危,悚如奄奄。

陈白起自知她目前身份敏感,于是到城却绕城而行。

半月后,陈白起一行终于抵达了滇池,这一路上倒是平顺,但不料刚一到滇池城外,却意外遭遇到一场小规模战伇当中去了。

系统:滇池警戒,前方正发生战乱,立即撤退/继续前行?

陈白起令队伍于路旁停下,并抓了从城中怆惶逃跑出来的人询问。

原来滇池州牧封登被人举报与沧月公子有私,因此楚陵君派兵诸杀封登三族,眼下整个滇池城变成了一所修罗战场,眼下封登与其军队被重兵围困于城门,勉强杀出一条血路让其子封翊出城求援救兵。

眼下,封登被重兵包围自不可脱困,然其子封翊却浴血红眼,拼着一身刻骨血仇杀出重围,准备破城而出,陈白起于城外考虑了一下,决定救下此人。

她首先将车队掩入林子里藏后,让众人原地待命,她却独自埋伏于要道,待封翊策马奔腾过去之后,又静候了一会儿,只见其身后紧追着一支弓箭兵朝前方射杀。

她身手利落地挥舞大刀砍断其马腿,再将其全部斩杀于刀下,此时封翊停下了马,并策马返头。

见了陈白起,他十分惊异,在看到她手中大刀,与满地血骸时,他难以置信。

“可是小郎救了在下?”他道。

“此地不宜久留,且随某来。”

陈白起将他带到林中,看了看系统地图上搜寻的人马,总能够巧妙地躲开,最终发现人散后,方停下来。

“足下可是封登州牧的四子封翊?”陈白起面容温和道。

封翊抱拳:“在下正是封翊,方才多谢小郎相助,然在下有要事在身须立即出发,请恩公告知在下名讳住址,来日定当来报。”

陈白起按下他的拳头,笑道:“勿急,或许某还能够帮得上忙。”

封翊诧异:“恩公可是重阳军派来的救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