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谋士,变成商贩寻主公/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其它的国家予地理上楚国稍有些区别,陈白起曾了解过历记,知道楚国乃周朝镇守南方各民族的重要防线,周惠王曾经告诉楚子,镇抚你们南方夷越的动乱,不要侵犯华夏,于是楚国向南方扩地到方圆千里。

因此,楚人被华夏人看成蛮夷,被蛮夷看成华夏,楚人虽乐于以华夏自居,但在与周王室闹别扭的时侯也不惜以蛮夷自处。

所以,楚国于华夏便是这样一个左右不是的尴尬存在。

楚国境内蛮夷群居甚多,但在楚国,或者是其它诸国对其它民族并没有壁垒严森的界限,只有利益的冲突,其中疢蝼便是楚境南方一爪蛙之地,地域虽小,却汇聚了许多少数民众。

而楚地由于位处江汉及汉淮之间,北方的华夏语、西方的藏缅语、南方的苗瑶语和东南的壮侗语都在楚地接触和交流,所形成的楚语自然是吸收了多种语言成分而词汇丰富多采、音声别具一格的语言,此乃楚国官话,而地方语言因此亦包罗万象。

陈白起总算知道为什么在古代想游历一方会如此地困难,仅是在语言上要下的功夫便能伤透了人的脑筋。

到了疢蝼,此处秋燥而寒冷的空气与环境令陈白起稍感不适,陈白起越行越偏僻,从铺石路走到灰扑扑的稀泥路上,从山林平原到峡谷石涧,当地的行人与她一身装束大相径庭,于是她便寻了一个官亭栈,与附近农民猎户换了两套疢蝼林胡的胡装。

一套是原始兽衣,一套是窄袖短袄胡服。

款式与质地她就不用太奢侈了,只是保暖性太差漏风穿洞的,令她不得不在衣下再穿一件单衣打底。

她穿上一身俐落的窄袖短袄,再套上皮靴,戴一项圈毛的小帽,再牵一匹高头骏马悠游于路上,倒有几分游牧民族的英姿飒爽。

这疢蝼并没有县城城郭社稷,没有庙堂庄园,只有游牧的集市,他们用石块砌垒成一片片墙壁,以东西为界限,开辟出一方简易市集,虽然他们并无“市”可集,只不过是在乡村的十字路口摆摆地摊而已。

而集市贸易的历史渊源,可追溯到原始社会后期的“物物交换”,虽说眼下已西周,但在疢蝼这里却跟原始社会差不多,他们也是不交易货币,亦是以物换物。

空扬阔逸的天空下,一切简朴而原始,基本上能使用的皆是从自然中信手拿来的,石凳、蓑敝、木头为建筑、为家具、为摊位。

市集内气味复杂,有汗酸臭、动物粪便还有泥土气息,于市集游走的大多数乃当地民众,有楚人亦有外族,至少怎么区别,倒是一眼可辨识。

楚人一向束发髻、或戴小帽、巾子,他们不似狄戎等蛮夷疏发张狂,女子身穿交领长衫,窄袖,男子则穿短褐,但疢蝼的楚人外貌与肤色倒与中原其它人稍有不同,想来一般居住于此地的,大多数都是与狄戎等外族混血的楚人。

而蛮夷人则大多数身着兽皮,或者穿的与陈白起这般的窄袖短袄(一般有地位或者有钱的蛮夷人才穿戴得起,所以像这种集市上这种装束并不多),他们喜爱衣袖或领圈带兽毛,这些人长得高大健硕,或身背弓箭、石斧,或赤足露膊,肤色黱墨,五官深刻。

而蛮夷女子穿着更是豪爽,眼下深秋凉寒,她们却面不改色地只穿一抹胸,胸下垂着布带,下身一包臀短裙,走起路来是飚飚生风,这是与中原人一种完全不同的健美之风。

陈白起牵着缰绳,兴致勃勃地盯着从她身边经过的人,虽说这些人身上气味着实熏人,但看着眼前这些古文风孕育着真实原始先人,她一点都不嫌弃。

踏着最质朴的泥地,看着最旷逸无染的天空,身处最原始而遥远的社会,她崇尚并严谨着。

果然每个时代产生的文化风气皆不同,如战国时期人文这般开放豪放的,那也只有现代才有的。

陈白起抿唇笑了一下,由于她频频打量观察别人,亦有人不爽地斜瞪了她一眼,但这一瞪,便再也移不开眼了。

由于普遍时人肤色较黑,或古铜色,当然论蛮夷人最甚,这其中有天生的,亦有后天困苦劳作造成的,若遇上白人(肤白之人),定当为权贵世家之人,穷苦百姓可养不出这般精贵之人。

多少对战国已有代入感的陈白起,为避免肤发惹人注意,陈白起便将面容用姒姜调制的药草涂黑,柔亮顺直的长发辫好后盘于头顶,再戴上一顶皮质小帽,因身高太抱歉,她于靴中垫了几层羊毛垫子,再加上一身利索的装束,整个人身量一拔高,倒像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

可既使陈白起扮丑了,可她的五官仍旧未变,那柔和而清丽的面容变成少年,亦是一名妥妥的俊俏少年,在这种高鼻梁凸颧骨的粗旷野蛮之风中,突然出现这般天然去雕饰的少年,的确很吸引人,特别吸引狄戎这帮外族崇尚中原风的人。

陈白起见一人直愣愣地盯着她看,那模样痴痴呆呆似要流口水一般,顿时被膈应了一下,立即拉扯下帽檐,便牵着“跑得快”转身混入人群之中。

陈白起的“路得快”亦算是马中的元帅级别,千里挑一,它的高壮她是没办法了,因此她自己伪装了也不算,马的身上也给涂上一层黯淡的肤色,它的毛尾被剪得差次不齐,完全跟是斑秃一样。

“跑得快”对此表示十分气闷,一路上总嗤着鼻息,拿板牙使劲咬扯她的帽子无声抗议,无奈之下,陈白起只好拿马粮来贿赂安抚,平息这匹“元帅马”的尊严被冒犯之怒。

逛了一圈集市,陈白起没瞧上什么好东西,这摊位上大多数是一个陶罐淘洗,粗糙不说,形状也怪异,还有一些石头,疑似矿石,不大,一块块摆好,另外还有灰色的粗布,裹得十分随便松散,瞧着铺单一样皱巴巴的,还有一些驴、瘦马跟动物之类的。

在集市上陈白起没打听到任何关于沧月公子的事情,于是,赶集完后,陈白起便歇了一夜,又跑了另二处相对人流量较多的地方,却始终打听不到任何信息,她看得出来,疢蝼的外族人十分排外,即便拿重物贿赂,他们亦是半藏半隐的模样。

陈白起骑“跑得快”哪怕是比姒姜他们后出发,却亦是先到的。

于是在陈白起在疢蝼盘桓的这几日,基本将此地的势力范围跟格局摸索好了,这时自家陈家军部队才姗姗来到。

与他们汇合后,陈白起便暂时将他们安顿在“归妹山”,这座山乃陈白起利用系统地图寻找出来的一座有天然瀑布屏障的地方,而且山中并非枯林树木,里面有天然溪水亦有果树,但并无什么大BOSS野兽存在,是以并不存在危险。

她再扔下各种充足的粮栗跟炊具还有帐篷露营的东西,让他们暂时不露面于人前,就在这个隐秘处隐敝着训练。

当姒姜与陈家军三营看到陈白起藏在“归妹山”中那似小山堆垒的袋袋粮栗跟各种露营炊具时,他们已经不知道该拿这已丧心病狂什么都能够办得到的女郎怎么办了!

她一个人,是怎么将这么多的粮食搬上山来的呀?!

不对,在这个问题之人,他们该喷血的是,这么多的粮食,她又是从哪里弄来的呀?!

从疢蝼?呵呵,疢蝼若有这等财力,估计早已兴建城池招兵驻防了好伐!何致于如此破落?

陈白起没有理会她手下一众崩溃的内心,陈白起又开始将他们手中的铜矛、桃木弓等普通武器替换下来,通通换上陈白起之前铸造的绿阶武器——霸王枪、千石弓跟青鸾扇。

之前在滇池那一战,陈家军用的只是一些普通的寻常兵器,因为陈白起估计过对方战斗力,既然不需要换高级装备便可以打赢,又何需费事大动干戈。

只是在这不知深浅的蛮夷之地,陈白起还有一个重要的人需要好好保护,因此不敢冒险,便让他们以最佳的状态备战着。

当陈家军见陈女郎连一千多人的沉重兵器都一并押运至山里来了,他们已经十分淡定了,淡定地换上崭新的兵器装备后,他们甚至自暴自弃地想,他们家女郎就是将整个陈家堡搬到这座山上来,他们亦不会再大、惊、小、怪!

姒姜见人员已安排妥当,吃食不愁、水源不愁、训练不愁,便觉领兵之事可卸下,打定主意跟着陈白起一块儿下山,可却不想陈白起却有任务分派给他,如今三营已有了各自的小队长,一般营中事处陈白起都交予这三人,这三人忠诚度基本都是90+,所以陈白起很放心。

而姒姜这人圆滑手段多样且本领高强,陈白起便让他安派“策士”一块儿去疢蝼三府打听沧月公子的下落。

陈白起分析过,沧月公子若真的来了疢蝼,身受重伤的他第一时间必然是疗伤跟隐藏身份,疢蝼的外族人一向排外并有逆贼心理,他自不敢透露身份沦落民间,因此他十分有可能求助于三府,哪怕他不救助于三府,亦有可能被三府的势力范围察觉。

“三府”乃楚人于疢蝼建立的统治建筑,乃由三姓穆、辚、櫒为势力中心。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猜测,她另外还会想别的办法去寻他。

而巨陈白起自然会带着,巨的伪装她给还原了,他本就是狄戎人,因此他的原始长相在这片疢夷之地十分地亲民,陈白起带着他一块儿行走疢蝼,这样去打听消息必会事倍功半。

来疢蝼之前,陈白起根本没有预料到寻找公子沧月会如此困难,因为系统一直有显示公子沧月地大概方位,如东南西北之类的。

可为什么陈白起到了疢蝼却无法凭系统地图找到沧月公子呢?

经过一番研究与系统提示,陈白起才知是因为【辅助楚庄王顺利登基】任务(一)的任务,任务要求是“请人物必须于十二月与沧月公子于丹阳正式会合”。

注意,这里说的“时间”跟“地点”十分明确——十二月份,丹阳。

也就是说,不在指定的时间跟地点位置,她便不得与沧月公子见面,而系统亦不打算给她指路了,也指也就是原先那样大概方向,大抵是告诉她,人还没有挂。

而他们主任务(一)则必须在丹阳两人会合这个任务才能算顺利完成,如果提前或者超时,那都不算数,都算任务失败。

这个主任务若失败,陈白起将会接受难以想象的惩罚。

会不会直接被抹杀掉?陈白起怀疑。

在了解到这个事情后,陈白起十分心塞,也就是说即使她找到了沧月公子,也不能让他知道她在哪里,她帮了他,她必须是在暗中保护,不得露面。

这还真是……被逼得当了一回活雷锋啊!

系统:【支线任务一】有得必有失,世上万物必为等价交换,请前往胡林摊交换一物,接受/拒绝?

哦?竟触发支线任务了,眼下还寻不着人,倒是可以尝试一下从别的方向进行。

陈白起查看了“支线任务一”详细。

疢蝼的地图系统自动加载了,她很容易便找出了“胡林摊”的具体位置。

“胡林摊”的资料亦有,这“胡林摊”明显与陈白起先前去的小型生活集市贸易不同,“胡林摊”是一个大型的——呃,算是武装贸易集市吧,当然这是陈白起自己理解下来的白话。

陈白起所熟知的历史上,她知道作为春秋五霸之一和战国七雄之一的楚国,它的武库是最庞大而且最先进的,当然眼下楚国还处于动荡二流阶段,离五霸或七雄有一段距离。

系统说过,她现在所处的这个年代与春秋战国背景亦相当,若要论起诸国优势,楚国的兵器,数量巨大,种类繁多,的确占了一些优势。

陈白起穿越这段时间通过观察跟询问看书,知道这个年代的兵器质类可分为铁、铜、木、竹、皮等制品。

其中铁兵器较为少,主要有剑、戈、矛、匕首、镞,而铜兵器则是主流,主要有剑、戈、戟、矛、匕首、镞、弩机等,木兵器有盾、甲、弓等,竹兵器有弓、箭杆等,皮兵器有甲、胄等。

而在楚国的这种大环境下,自然也惠及了楚国境内的“胡林摊”。

据闻“胡林摊”贸易乃三府兴办的,便是似楚商与蛮夷私下以楚国“废弃兵器”为交易。

所谓“废弃”便是楚国兵器军内铸造失败或淘汰的残次品,虽然对楚国而言这残次品不值得一顾,但对于蛮夷而言却是难得的,于是这一批一批的“废弃兵器”便从楚地偷渡于“胡林摊”进行私下贸易。

听闻,胡杨与巴鞑交战的所用的兵器基本从这里购买,而三府这笔生意算是稳赚不赔了。

因为“胡林摊”是明白开放,于是陈白起亦不急着前往,而是先个地方住一夜恢复体力,但在疢蝼这个地方基本上亦算是告别了客栈,有钱也找不着有瓦檐遮头的地方,而想干脆居宿可惜人家也不借住。

没办法,陈白起只能够自己找个平坦干燥的地方起火篝烧热了地面,再打地铺了。

不过最后,陈白起还是没有睡着,在这又硬又有一股古怪气味的地上睡,她就算心理接受了,身体常年来的“娇生惯养”却受不了,于是她干脆起身,十分勤快地盘腿练功算了。

巨亦没有睡,他蹲坐于一块四方石墩上,静静地盯着火光,自进入狄戎地盘他整个人便十分沉默,虽然平时基本上也不爱说话,但现在却更是心思重重。

陈白起察觉到了,她睁开眼,捡了根树枝挑了挑篝火,待火苗蹿飚得更旺更亮后,便道:“巨,你在跟我之前,是怎么样的?”

这个话题,他们从前从未聊过,巨显得有几分紧张跟拘束,他沉默了一下,便道:“巨一直四处流浪讨食,无父无母……”

“这里,你是不是也来过?”陈白起斜着眼看他。

巨从不会骗她,他点头,眼瞳映着火光似亮了一下,但转瞬又黯淡下来:“这里的人,很好,但太苦了……”

陈白起愣了一下。

她将手中的树枝转动几下,半晌后才回味过来他这话的意思。

疢蝼这个地方应该是给过巨一段美好的回忆,只可惜……它却养育不了他,因为贫瘠,因为他于此处无亲无故,所以他才会最终选择离开。

陈白起看向他:“你想帮助他们?”

巨抿了抿厚唇,似在思考亦似在组织语言,许久,才道:“巨帮不了他们……而且,巨是女郎的。”

在他心中,陈白起才是第一位。

陈白起闻言,似笑了一下,但触及巨垂下身侧那悄然攥紧了拳头,她的笑却略带几分惆怅。

据历载,春秋早期,戎狄势力强盛,中原华夏诸小国受其威胁较严重。即使晋、齐等大国也经常遭到戎狄的侵袭。

时已至今,华夏诸候国却有了较大发展,特别是通过称霸而相互联合,增强了对戎狄的防御能力,不少戎狄渐被华夏所征服。

而楚国更是加大力量吞并蛮人或濮人的小国,而这些年因为楚陵君的不成气候导致此事暂息了干戈,但倘若战鬼沧月公子继位,倘若她助他继位,他定然绝不会允许楚国境内还存在蛮夷戎狄的。

到时候……见到与自己有着相似样貌,相同血脉的山戎族人遭到楚军的趋逐或者被屠杀,巨当真还能够平静地留在她的身边?

陈白起垂下睫毛,原先有的睡意一下便尽数消散,她脑子此刻清醒得有些荒凉。

这一夜,他们谁都没再说话。

——

翌日,陈白起带着巨“胡林摊”,这“胡林摊”布置在一天然宽敞的石穴内,洞穴前几丈皆有身着兽皮拿着尖矛的壮汉把守,四周用木桩钉着棋帜,还摆着许多张台子,台子后有执笔的“帐房”。

“胡林摊”一大早便汇聚了许多的人来,马车济济,人声鼎沸,有楚人亦有它国家的人,它就像一个大型拍卖会一样,全部朝着台子方向挤去报名参加,帐房则忙得热火朝天的记录下来。

这“胡林摊”可不是什么人人都能够入内的,除了身份记录,还需要交纳一定的费用,这费用分商贩跟客人两类,商贩需交“押金”若干,便可入内摆贩售货,而客人则需要交纳“保证金”。

陈白起观察了一下,这“客人”的身份相较于“商贩”要严苛一些,“商贩”只需出示要贩物品,物品若符合要求跟等级,再简单记录个名字、贯籍便可入内,而“客人”则需一定的“身份认证”,其目的按陈白起的理解,便是以勉混入一次档次太低的人。

陈白起想自己在楚国的确算不得什么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于是她只好选择了“商贩”的身份。

可问题是……她能卖什么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