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谋士,胡林摊上撞恶少/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能卖什么,直接切合“胡林摊”主题,倒卖武器!

普通的武器陈白起自然亦有,这不刚从自家军士手中收缴了一批铜头枪跟桃木弓,可问题是这种私人兵器坊造就的兵器拿来胡林摊贩卖,少了不够格,拿多了又太惹人怀疑,思来想去,陈白起最终还是拿出自家私库内的两件兵器。

一件绿阶下品的大刀——“无名”,一件同样绿阶下品的大斧——“无名”。

为什么都是“无名”,因为名字陈白起还没来得及取。

这两件绿阶兵器虽然在陈白起眼中等同是一批淘汰品,但在别人眼中那绝对是大师级名器。

陈白起将这两件“名器”交给“帐房”记录在案,帐房让两名狄戎侍卫将兵器取了过来,他接过其中一件沉澱澱的兵器,霎时目眸亮光,嘴里不住地啧啧称奇,双手跟擦器布一样贴粘着舍不得地上下摩挲着每一寸线条。

“这……这神兵,何处得来?”帐房很是惊喜。

“家族中所得。”陈白起垂低着脑袋,声音刻意压低沉闷,十分简洁应道。

这听说陈白起是来自某个“家族”,帐房眼中腾升的贪婪之色却是稍减一些,他眯着一双三角眼,将陈白起上下打量一圈,又扫了一眼魁梧冷硬的巨,他本有另一番打算,可又担心他或许有来历,若将事情闹大了倒是得不偿失,思前想后,他最终将这两件兵器恋恋不舍地还给了陈白起,便坐于台后,拈墨于竹简下记录。

“尔之姓氏?”

“陈。”

陈?陈于楚国乃是大姓,帐房又暗自转了几个小心思。

“兵器名称与来历。”

“这兵器尚无名称,得主可自行取名。”陈白起道。

哦?帐房阴晴不定地瞥了陈白起一眼,暗忖他这是不愿意暴露这两件兵器的来历吧。

接下来,帐房又按规矩问了几个问题,便歇笔,让她接纳一定的“押金”,便发放给陈白起商贩摊位凭证的木牌。

他予她讲解了一下“胡林摊”的规则与条例,便放让她入洞穴。

这两件兵器毫无疑问被“胡林摊”官方认证为“上摊”,所谓“上摊”很好理解,一般而言商贩摆摊的位置分为上、中、下,下摊一般落于偏僻跟狭隘角落,上摊自然光线明亮且视野开阔,招人注意的地方。

陈白起让巨扛着两件兵器,然后拿着木牌进入了洞穴。

入口处不少人是看到陈白起方才展露的两件兵器,有眼力的知道这两件兵器非凡物,于是都不住地打量与跟随,很明显他们有意抢购这两件兵器。

陈白起不在意别人的打量与跟随,她看了一眼手中发放的木牌,木牌不知道中什么木头,边角被打磨得十分圆润舒服,牌面纹路清晰,刻有一个弯弯曲曲的楚文“上”字,以红漆填密满。

系统:即将进入“胡林摊”洞穴,同行者仆伇巨,是否与其组成队伍,是/否?

陈白起:是。

系统:正在加载“胡林摊”副本地图……

系统:加载完毕,“胡林摊”副本地图可开启。

一踏入洞穴,岩壁地气的寒湿之意便不可避免地冲入人的四肢百髓,陈白起拢了拢衣服,抬目看去,却发现这洞穴之中色调十分奇异,有火光映照的地方橘灿明亮,有水光的粼射的地方光线幽冥深邃,内里轩廊叠衔,在水洞里航行,曲折荡漾,水石莫分,奇幻异常,令人犹如遨游东海龙宫一般。

这洞府不似天然洞穴般不修边幅,潺潺流水汀咚,水映岩顶顶熌水,空旷的水天相接着各种暗调冷紫色彩。

陈白起步上石桥上,两岸嶙峋的石笋如叠峦的屏障高低不平,大小不一,远处石花一朵朵、一簇簇的绽放在洞壁,这洞中简单就是另一番天地的奇妙景观。

走过长长蜿蜒的石桥,接下来便是进入一低坎洞孔,这洞穴之中洞孔繁多,大大小小,相通相串,内里已有不少摊位已开张,一个个蹲于摊位前叫卖,声声不绝于耳。

陈白起知道这种外摊摆的货一般很普通,所以只是随意扫过一眼,这摊位上摆着各种短兵小器,不像是全新的,倒像是在战场上捡回来的断戟破烂,或者是生了铜锈历史久远的脆器,一些农具。

这种摊位上的东西一般而言都会很便宜,而有身份或有财力的人自然是看不上眼的。

陈白起继续朝前走,不时,便听到前方人声鼎沸,她被吸引出兴致,便带着巨快步上前,只见出洞孔便入了另一洞孔,只是这个洞孔却不一般了,就像将这整个洞穴一下从中空挖净了一般,内里十分地高亮空阔。

环视洞内景物,大都造型精美,那岩顶呈大拱弧形,仿佛就是一个大锅盖从天而降,比之人造精美的宫殿更壮观绮丽。

里面十分的热闹,光看摊位便成千上百,有身着各种服饰的人于摊位前驻看挑选,人声鼎沸,嗡鸣不绝于耳。

这里应该就是正式的“胡林摊”了,这里边的摊位不仅是贩卖各种兵器与装备,还是攻城器械、各种农业磨具、生产工具、粮种跟各种稀罕之物,如铜鼎、药炉、稀有金属矿石等等。

自然还有……人。

这完全就是一个地下黑市。

在这里,基本上只有人想不到的,却没有你买不到的。

要说,这荒乱年代卖人不算稀奇,只是这里卖的人可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一些技术型人才。

有名士、有王姬、有亡国战将、被俘谋臣等等。

之前陈娇娘在越国也曾买下一些战犯越人,便是为了充盈家族,令其能为家族而用,自然于“胡林摊”买人的亦是作这番打算。

在这里贩卖的人大多为流民或者战犯、奴隶、亡国王室之类,然后这些人再根据价值与能力而定价格,一般而言,分三个等级——貌、才与身份。

有貌、有才亦有身份的,不用说,直接是天价。

有貌、无才有身份的,有价,只是不低。

无貌、有才有身份的,有价,亦是不低。

无貌、无才有身份的,有价,价格相对较低。

无貌、有才无身份的,有价,价格亦相对较低。

说到,无貌无才,却有身份的这类人……自然而然会令人想起王族,没错,便是王族,在这个黑市“胡林摊”里……还有光明正大贩卖王族的。

在东西方洞口那处搭了一个牢固的高台,高台上面正在一批批地展示介绍叫卖,而高台之后则矗立着一座石塔层层叠叠,有一个巨大的峻岩,犹如一个阴曹的判官,直冲27米高的洞顶,石塔有着蜂巢一般的洞窝,每个洞窝内布设着座位,想来胡林摊传门给一些隐瞒身份的大人物所布置的看台。

买人,陈白起暂时表示对其完全没有兴趣,这“胡林摊”能建设得如此盛大,的确超乎陈白起所料,她料想疢蝼三府的人定亦会前来,便不知姒姜他等会不会得到消息,亦混了进来。

这“胡林摊”摊位着实太多,且人山人海,寻人不易。

于是,她便找了一个石柱旁边摆起了摊,让巨放下两件兵器后,正准备坐下,却见来者不善地冲上来一批人。

“小儿,此货小爷全都要了!”

这批人簇拥着一名华服青年而来。

这声音一听便知道是如何的趾高气扬,不可一世。

倘若有志气的人听了这话,指不定就直接冷笑无视,若胆小之人被这样一群来势汹汹的人群包围,估计会立即将手中财物直接打包奉上,以求平安。

但陈白起的反应皆非,她还来不及摆出商贩叫卖的姿态,这“卖家”便直接找上门来了,若说没有人通风报信,她是如何都不会信的。

她不惊不怒,只是十分轻柔地看了他一眼,然,这一眼令那自称“小爷”的年轻男子只觉整个人似被看透了一般。

他的确是被人看透了,因为陈白起早已从系统资料得知了他的真实身份。

此人便是三府穆氏家主穆铮之子——穆要。

想来是先头帐房先生见猎心喜,但怕惹了事,又不甘放掉陈白起这条大鱼,便生了邀功之心,干脆将这“好消息”直接上报了,回头上头还能记他一功。

“可以,汝出何等价格?”陈白起让巨退后,不让他出面。

他这爆脾气,分分钟揍人砸摊。

巨一向听话,见陈白起有主意,便乖顺地退后了。

哦?此子还懂楚国官话?看来并非疢蝼混血杂种嘛,但既然是楚人,却为何长得如此黑黢?

穆要挑剔的眼光于她面目上转了一圈,便失了兴趣,撇撇嘴。

“两匹布币。”穆要张嘴道。

此话一落,周围直接静下来了。

原先被穆要等人架势吓退几尺的人围在旁边观望,听了这话,先是看了一眼陈白起摊位上的两件不凡兵器,又听了穆要这两匹布币的价格。

无一不在心中吐了一句——卧槽!

黑!

太黑了!

这一件普通兵器要价都不止两匹布币吧?

更何况是这种一看便知不凡的神兵利器!

这还真是……令人痛彻心扉的价格啊!

就在所有人以为这个看起来斯文俊俏的商贩或许会怒、会拒绝或者屈服与恶势力悲痛交加时,却见她扬面温和,甚至还面含微笑地点头,道:“这价格……倒也合理。”

此话一出,众人惊呆了。

皆以一种“她脑子一定被驴踢了”的目光看着陈白起。

甚至连穆要都愣了一下。

这反应不对啊!以前他遇到的,可从没有这样平静且还觉得满意的!

这下,连穆要都开始要怀疑陈白起的脑子进水了。

让巨将两件兵器奉上,穆要就近看了两件兵器,两眼睛睛跟灯笼一样发亮,简直满意得不了,爱不释手。

自古男子皆爱兵器。

像是知道别人怎么想的,陈白起见穆要此刻心情正好,便又道:“那这货便归贵人所有,只是小人尚有一小事相求……”

穆要一顿,将兵器暂交给身后的随从,望着陈白起低眉顺眼的模样,心底冷哼一声,他就知道不会这样简单,果然提要求了。

不过他此刻心情不错,倒是不妨听听。

“什么事?”他皱着眉,仰起下巴。

只是,她提她的,这答不答应嘛……则权看他的心情了。

“小儿乃是商贩,这货一卖完自是要被请出去的,可小人亦想当一回客人于胡林摊四处逛逛,寻一些心头之物,不知贵人逛货时,可否让小人跟随其后。”陈白起行了一礼。

就这要求?

穆要古怪轻蔑地看了她两眼,突然道:“尔知吾之身份?”

陈白起道:“小儿不知,但小儿见贵人仪容不凡,风度翩翩,定非一般凡夫俗子之辈。”

陈白起一脸正经地拍着马屁,这副诚恳劲儿既不谄媚又不阿谀,反而跟说实话一样发自肺腑,简直哄得穆要是一阵心花怒放。

“哈哈哈哈……善!小儿不知吾之身份亦欲追随,倒有几分眼力,那本爷便允尔于胡林摊内,随本爷而行。”

陈白起眸色一亮,但惊喜之色倒不显得太夸张,她道:“敢问贵人姓?”

穆要笑弯了眼眸,嘴角高高翘起:“小儿记住了,本少主姓穆!”

陈白起愣了一下,继而微微一笑,拱手揖了一礼:“原来是穆少主。”

穆要见陈白起竟不似别人那般听了他的名号便跟蜜蜂见了蜂蜜一样沾了上来,一时既觉无趣又觉新鲜。

他冷哼了一声,便傲娇地掉头,再不与陈白起言语,继续令着一群扈虫狗腿逛摊市。

“走!”

巨站在陈白起身后,他不懂女朗何以这般吃亏,但陈白起很快便让他见识到,所谓狐假虎威捞好处了。

陈白起先前与穆要所提的“心中之物”是什么?

实际上她也不知道,只是但凡她于摊位上看中的,便会停于摊前,张嘴欲买。

当然她买物的价格是低到离谱的,人家自不肯干。

但这时,陈白起便会说一句:“穆公子只用两匹布币便可易小儿剑铁大矛,尔此等货物岂可如此昂贵?”

一听这话,穆要嘴角一抽,领着队伍停了下来。

那商贩自然中不知道陈白起卖了什么东西给穆要,但一般前来参加“胡林摊”的人基本上却是识得穆要这个混世小霸王的,往来不少商贩的好物都被他强行欺霸了去,是以穆要的坏名声早已在疢蝼家喻户晓。

见陈白起是与穆要在一起,商贩们言轻位卑,自然是怕惹麻烦,便立即赔本大甩卖算了,只为息事宁人。

就这样,陈白起跟在穆要后头,是走一路买一路,那混不吝的架势完全是跟穆要学的,我给你什么价位你都得卖给我。

当然,陈白起亦非什么大奸大贪之人,她行一路也只是选一些摊上摆着自己需要的,完成了胡林摊的支线任务,她又接了一些生活任务,收集各种矿石金属、药草器皿、调料瓶瓶罐罐,她当然不会将人家整个摊位都给搬空,只是一个摊位“便宜”买一点,另一个摊位又“便宜”买一点。

因此这样一来,众商贩损失多,倒是没将事情闹大。

而只是这样,陈白起便轻易将从穆要那里的损失的钱财给全部赚回来了。

穆要身边的谋士看不惯陈白起这番死皮赖脸的行径,便向穆要上眼药:“此子竟拿贵公之名,四处骗财敛物,着实可恶!”

然,穆要却不恼:“本爷既允他同行,他要行何事,与本爷何干,其它人愿意与他易物,与本爷又有何干?”

谋士:“……”这爷什么时候有这般宽友大量的心胸了?!

到底是没费多少代价便得了两件好兵器,再加上陈白起这人不令他讨厌,所以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跟她计较这类小事。

那谋士见穆要待那小儿这般客气容忍,便也不再触其眉头,便道:“少主,这高台的主场即将开始了,穆公让少主定要准时参加叫卖。”

穆要最烦他父亲那种强势霸道的性子,说一是一,容不人反驳,他狠狠甩了一下袖子,便踩着重步准备朝回走,却见那一直打着他名号招摇撞骗的小儿双手捧着一物趋步前来:“贵人,方才小儿淘到一物,甚是稀罕,贵人可行一观?”

穆要本不耐烦,准备佛手便走,但余光不小心触及他手中之物,整个人定住了。

“这……这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