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谋士,拯救神秘美男子/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乍一看不过就是一个圆形锈迹斑斑的铜块,但观察其边际擦驳拭落的部分,却磨亮光裎,似玉,一面有花纹,另一面却非常的光滑,能照出人影来。

穆要伸手将陈白起手中之物取了过来,他首先瞧瞧了铜块的花纹一面,又那拿指甲抠了抠铜块外皮的锈块,竟然整块剥落,底下却是完好如初。

“呵,不过一面护心镜……”谋士于侧边窥瞄了一眼,认出此物后,便冷冷地鄙夷着陈白起。

竟拿这样一件普通玩意儿前来少主跟前献媚取宠,还真当他们少主没瞧过什么好玩意儿不成?

所谓护心镜是古代镶嵌在战衣胸背部位用以防箭的铜镜。

一般位于胸口正中的位置,多为圆形,正面凸出,较其他部分甲片厚。其表面比较光滑,因此被称作“镜”,在受到攻击时可以起到缓冲、转移正面攻击的作用。

谋士的声音一定没控制音量,自然穆要会听到了,他掉转过头,直接虎虎一掌拍向谋士的脑后勺,怒气冲冲吼道:“滚——!”

谋士整个人被打懵了,他踉跄地摔了几步,然后可怜兮兮地抚着脑袋,一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穆要将“护心镜”攥在手心之中,盯着他眸色冷冷:“目光寸短,我穆家要尔此等庸才有何用?”

什、什么意思?!谋士瞪大眼睛。

还是没听懂,为何穆少主会对他如此恼怒?

而穆要却懒得跟这种没见识的人说话了,他转身看了一眼陈白起,神色亦算不上多和善:“尔可知此乃何物?”

陈白起自然知道,她可是有系统作弊器,只是于人前,她一向扮猪吃老虎,她摇头:“井鼃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而以小人之见识,即便生疑此物的与众不同,亦自不可讲明其来历。”

穆要早知这陈白起是有些学识的,观人观其神骨,而非表相,穆要虽纨绔,但到底是按世家子弟规格培育出来的,自然不缺乏基本的见识。

而那谋士听了陈白起所说的话后,猛地抬头瞪着她,一边冷哼一边不懑。

好一个满口喷粪的竖子!

拿着废铁跑来鱼目混珠,反害得他遭殃!

要说这天下士人大多乃沽名钓誉之辈,读过书识得字并不表示从此便会善明事理睿智辨事,如这般斯文败类德行之谋士,陈白起自不放在眼中。

因为,他自己便能将自己作死。

穆要似沉吟了一下,然后眸光深深地盯着陈白起:“此乃蛮牛甲铠之铜护镜,此巧本少家中有一副蛮牛甲铠。”

言下之意,这护心镜正好能够配得上我的蛮牛甲铠,改怎么做你自己掂量掂量吧。

陈白起识时务,自然选择献宝。

本来这护心镜便是她拿来抛砖引玉的。

她道:“自当奉献予贵人。”

穆要很久不曾如此满意一人,此人识趣懂宝,又不迂腐清高。

既收了人家的礼,穆要想了想,便问道:“尔可愿追随本少主?”

“少主,不可!如此小儿般狡诈、无耻之辈,何堪大任,少主……”谋士见少主竟要将此子招入麾下,顿时惊呼道。

穆要被他尖厉的阻喝声刺得耳膜生痛,他眼中煞气一闪而过,直接从身旁侍卫腰间抽出一刀,便将这愕然瞠大眼睛的谋士砍杀于当场。

所有人见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尸体时,都惊悚颤抖。

穆要此人惯常阴晴不定,杀人如麻,连身边亲近之人倘若惹恼了他,亦是随意地处置其生死。

穆要杀了一人表示得十分平常,方才满眼的杀意煞气已褪却干净,他将染血的刀扔回给侍卫,拿出一块帕巾擦拭手指,他漫不经心道:“小儿,可愿追随本少主?”

穆要又问了一遍。

这时,所有人都用力地盯着陈白起,他们知道,这个商贩小儿定会应肯的,先不说跟随一府少主所拥有的荣耀跟势力,就是在看到穆少如此轻易地便当众杀了一亲身谋臣后,倘若他不愿死的话,也应当立即匍匐称臣。

但出乎意料,陈白起却淡然拒绝,她道:“牛马四足,是谓天;落马首,穿牛鼻,是谓人。故曰:无以人灭天,无以故灭命,无以得殉名。谨守而勿失,是谓反其真。”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这牛马生就四只脚,这是天就使然,若用马络套住马头,用牛鼻绾穿过牛鼻,这就叫人为。所以说,不要用人为去毁灭天然,不要用有意的作为去毁灭自然的禀性,不要为获取虚名而不遗余力。

她要表达的含义就是,谨慎地持守自然的禀性而不丧失,不做这攀附富贵之人。

白刃交于前,视死若生者,烈士之勇也。

不少人都震惊又十分敬佩地盯着陈白起。

“尔之言,尔乃这牛马,不愿被人为而束缚?”穆要倏地一下紧攥住手中帕巾。

上位者,总是不乐意被人拒绝的。

陈白起无惧,在别人眼中亦不知其是因有所依仗,亦是小儿懵懂无知。

“公子底下牛马成群,若想多一只效犬马之劳,有何难,夫天机之所动,眼下小儿知穷有命,知力不达,请辞而退。”

她觉得自己目前学识有限,很多事情都没有办法做到,根本无法凭实力依附任何人,而这样的她,予穆要而言,不过是一群犬马之中的一员,无什么稀奇。

穆要听了这番话,虽恼恨小儿不识好歹,但到底又狠不下这一刀。

这世上怕死的何其多,而他面前如此不怕死的,估计就只是眼前小儿一人了。

“小儿何名?”穆要道。

陈白起估计自己这女装男扮的模样,倒是可以糊弄一下,假装不曾弱冠:“陈三。”

“善!”穆要阴阳怪气地喊了一声,便转身欲走,却被身后的陈白起“嗳”一声喊停。

“贵人且留步,小儿想问问,先前答应小儿于胡林摊内可一路相随贵人,不可此诺可依旧存在?”陈白起立于原地拱手问道。

“嗤!跟上!”穆要拧着眉,啐了一声。

得了话,陈白起便致上谢意,却故意走到最后,她敛下神色,含笑怡然与巨低声耳语道:“巨,姒姜来了,你去会他。”

巨皱了皱眉,不愿离开陈白起身边,但见陈白起不容置喙的侧脸,他点了点头,便混入摊贩人群之中消失了。

因为巨一直跟在陈白起身后,并没有什么存在感,是以他脱身离开,倒是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系统:【支线任务二】已发布。

哦,“以物易物”的任务一完成后,便开启了支线任务二,陈白起当即查看【支线任务二】详细。

任务描述:人性道德沦丧,在万恶的“胡林摊”高台拍卖会上,有一名神秘美男落入窘迫悲凉的困境,请将其救出此魔窟。

任务目标:拯救神秘美男。

任务奖励:经验值120000,矿晶×20(铸器材料)。

来到宽阔的高台叫卖处,台下四处都围拢着人,这些人大多有财有势,不是带着随从便是侍婢侍僮,瞧着并不好惹的样子。

但因穆要的关系,他们却是一路通畅无阻,陈白起此时算看清眼前这个大腿在疢蝼这个地方还挺粗的。

从高台侧绕过,拾一个石梯而上,来到第三层的洞窟之中,那里早就摆好了席位,席上摆着酒、糕点跟瓜果。

穆要一坐了下去,众侍跪坐其侧后方,正好将下方高台的情形尽收眼底。

此时高台的叫卖前奏已经预热好了,正准备进行新的一轮货物叫卖。

“诸位请安静!接下来的货皆乃上品,按老规矩,未三唱,应益价,三唱未竞,益价不犯。”

叫卖者的话,大抵意思为拍卖货物时,凡叫价未满三次时,竞买人可继续加价而不受限制,直至拍卖标的被三次叫价卖出为止。

在春秋战国也有拍卖形式,只是这种拍卖形式与后代不受限制叫价不同,三次高价者售出。

陈白起静默地盯注着下方,黑黢黢的眼睛一眨不眨。

高台上此时推进来一个大铁笼子,里面趴着一头斑斓大虫(老虎),只是这头大虫有点恹恹的,这明显不是被喂了药便是长久没有给它东西吃造成的弱虚。

连大虫都卖,这胡林摊还真是凶残。

最后“大虫”在第二次叫价后,无人竞争,便被人富贾女郎买下了。

接下来,便是推送出一对美貌的姐妹花,这对身着华服、妆容精致的姐妹面容木然,静静地站在高台之人,无束无绑,却似整个人都失了向往自由的动力,听叫卖人介绍,这对姐妹花乃某个被灭国家的郡主。

这次叫价比较激烈,三次叫满,最终被一个财大气粗的猥琐的老男人给买下来了。

国亡则民贱,哪怕是一国王侯郡主,亦可沦落为别人榻上之玩物。

接下来的货物出场比较神秘,乃双名壮汉托头托尾地送上台来,此货被罩上黑布掩其身形轮廓,叫卖人先让大伙猜猜究竟是何物?

等气氛炒到最热时,叫卖人一把掀开了黑布,煁然玉匣中,却一件镔铁精铁打造的长剑!

此剑这柄长剑湛蓝色呈半透明状,给人一种寒如冰雪且吹毛可断的锋利感,此剑全长三尺八寸,剑身满布菱形暗纹,其刃部不是平直的,背骨清晰成线锋,其最宽虚约在距剑把半尺许处,然后呈弧线内收,至剑锋再次外凸然后内收聚成尖。

此长剑一暴露于空气之中,便引来无数人诧异惊叹。

“此剑是何铸造,老夫生平从未见过?”

“白光纳日月,紫气排斗牛,妙妙!极妙啊!”

连穆要在长剑上高台时,都一下直起先前懒懒散散的身子,正色以待。

而亦是这件兵器,让陈白起的神情一下便僵住了。

此剑她定不会认错!

是……是她让勋翟千里迢迢带去丹阳给沧月公子的“蟠龙剑”。

如今“蟠龙剑”沦落于此处,这般说来……他果然就在疢蝼!

“蟠龙剑”一出,四处一下便安静了下来,叫卖者首先将此剑的外形、重量、锋利程度一一介绍完毕后,对其来历却缄默不语,直接进行了拍卖。

此物一看便知来历不凡,许多人产生了犹疑,怕买了回去,却担不起这风险。

此次喊价比较特殊,可沽高价者得,穆要第一个喊价,直接抛出一个平民百姓想都不敢想的天价,一般人不敢跟穆府较劲,见穆要要价,便退缩了,但这里还有其它、辚、櫒二府的人参与,他们却是不怕穆要的,直接添价跟着喊了,这一次一次地加价,很明显四府的人都有钱任性,好似不在乎价格高低一样。

最后价格终于到了一个不可望企的高度之后,穆要便犹豫了,他瞥了一眼他刚得到的那两件不凡兵器,虽比不得“蟠龙剑”,但二比一下,这趟胡林摊倒亦不算一无所获,想来父亲知道后,应不会大发雷霆,于是他最终便放弃了。

若论财力,这檫府可谓是疢蝼第一,穆府比不得,这辚府自然亦比不得。

果然,很快辚府亦败下阵来。

见“蟠龙剑”最终被檫家的人夺走,穆要自然是满心不舒服,但他一想到,比起光棍辚家,他至少这一趟多少是有收获的,这怨气倒也灭了不少。

想到此趟收获因陈白起而得,穆要便将陈白起招至身旁而坐。

陈白起得以近身,自不会白白放过这个机会,先是谢礼,而后便不动声色地打听:“这檫府所得之剑,看来倒不似凡品,难怪可卖如此之高价啊。”

“哼,此剑落下檫府,亦不知道是福与祸,尔可知此剑为何人所有?”见不惯檫府财大气粗的德性,穆要不屑道。

陈白起掩下睫毛,温顺道:“小人不知。”

穆要表情怪异瘆人:“一个尔等小人物绝对想不到之人,其实本少主亦不敢相信,只是……”

只是?陈白起抬眸,见穆要似在想些什么事情,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她便接道:“哦,小人常闻剑客剑在人在,剑亡人亡,莫非此人已……亡了?”

“那等人物……自然没有。”穆要摆摆手,似开始不耐烦跟陈白起这种白衣继续讨论这种上层之事。

陈白起自知进退,即使心中有千千问,亦自得暂且咽下。

她转过头,盯着下方高台的“蟠龙剑”,剑已被人卖下,此时一个肥头大耳满肠油包的人将剑从玉匣子中取出,他拿手接,却不堪其剑身重量,“锵”一声剑坠地。

哪怕众人顾及其身份不敢当众哄笑,但他甚觉尴尬羞恼,便将剑身狠踩几下,泄了愤后,然后又叫自己的手下将剑身托好,他动作笨拙又可笑地挥舞几下,惹得下方纷纷拍掌“夸赞”。

她所铸之剑……绝非此等庸辈配得上了的!

陈白起眸色清寒似月,波澜乍起,又瞬间冰封一片。

这“蟠龙剑”既已出现,她便能够顺藤摸瓜找出沧月公子,到时候,她人亦要、剑亦要!

“蟠龙剑”拍卖出去之后,叫卖者便让人抬了一个铁笼子上台来,这个铁笼子跟之前关大虫的铁笼子不同,是拿来关人的,这个铁笼子相对比较窄小,只能立不能躺,并且于笼顶处开了一个出口,正好可以露出脖子以上的部位,却令人首身分隔,无法动弹。

众人一看,便知道这叫高台拍卖最后一环的货物——是一个人。

此人的脸被黑布罩住,但光凭笼中直立柔韧冶丽的身段便知,这绝对是一个美人,不分男女。

一见此人,陈白起便知道,“支线任务二”的任务目标人物出现了。

任务形容对方乃落难的神秘美男,这般说来,他应当是个男人,并且还长得很美。

只是他的来历她却无法得知。

同时,陈白起亦察觉到巨跟姒姜两人亦来到了高台附近,他们似在寻她。

高台上的叫卖者先是对笼中之人一番简单介绍,年龄、肤质、身段、是否是处等等,然后再形容他如何如何地美,如何如何地难得,众人听了,只觉天仙亦不过如此吧。

最后,在介绍其身份时,叫卖者朝底下众下做出一个挤眉弄眼十分猥琐的神色。

“大家应当知道当今世人对美人的评价,所谓齐美越妖,楚腰赵丽,这美人儿诸国自当不少,但美得如同妖精一般勾魂的,却当数越国的美人,越人大多长得妖魅惑人,肤色白晳,一身嫩滑皮肤如掬得出水,其中越国皇室的美人儿更是精致近妖,如传闻中的姒三公子,当然拥有同一血脉的其它公子亦是不差的,就譬如眼下这个——越国公子,姒四公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