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谋士,姒四的特殊技艺/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救人吧。”陈白起淡声道。

“他是……公子沧月?”姒姜转过头,眼神古怪且探寻地睨陈白起。

明知他是故意挤兑。

陈白起心中喟叹一声,语句简短:“他不是,不过人要救。”

至于救人的“理由”,她暂时还不曾编造好。

他们前后脚踏着清脆回音的冷石地砖前行,阴暗而幽青的石面映着虚弱无力的火光,有一种连空气都被污秽熏染得浑浊。

这时,巨突然几步越过众人率先上前,他到达兽骨架锁的位置,将那人垂落的脑袋给抬了起来,一阵哗啦啦铁链子被拖动的声音,众人探前一看,从外貌上看,却是一个蛮夷人。

其模样坚毅而深邃,无眉无须,唇厚鼻隆,皮肤黝黑,轮廓如石般雕刻,眉骨用紫黛纹有螺旋图腾,乍一看,他竟长得与巨有着五、六分的相似。

不过,这北戎人的外貌特征典型,十有*都长得差不离几。

“巨,你亲戚?”姒姜围着那个被铁链锁着的人上下打量了一遍后,诧异道。

巨顿了一下,将他的头放了下来,摇头。

姒四蹙眉,他抿着唇道:“此人……应当不简单,若非汝等要救之人,何不任他留在此处。”

巨猛地看过去。

眼神中带着冷厉。

而姒四则垂落翩长的睫毛,避开了他的视线。

“奴只是不愿让女郎陷入莫名的危险之中,此人不过一外族人尔,尚不值得女郎冒这么大的风险。”

巨方才凶厉的神色一滞,略感迟疑跟无措地看向陈白起。

难得见巨有如此“生活”的表情,陈白起浅笑地迎着他的目光,道:“巨,你想救他?”

巨内心似乎挣扎着,他看了那外族人一眼,闷声道:“我留下来吧。”

姒四与姒姜兄弟俩表示对此话不解。

陈白起却渐渐有些落寂下神色。

儿大不由娘……呃,这话好似不对,可这心境却莫名契合啊。

巨涩涩地朝陈白起解释道:“巨……巨可以代替他,这样一来,便可为女郎拖延一些时间离开……巨——”

“巨!”陈白起摇头,轻声却坚脆地打断了他。

巨惊了一下,直愣愣地看着陈白起。

“我会救他的,我一开始不是这样说过了吗?你忘了?”陈白起不愿他为难,遂柔声问他。

巨下颌绷紧,肱臂肌肉鼓起,喉中嗓音困难挤出:“可是女郎会危险……”

人,他虽想救,但他却不愿意拿女郎的安全去冒险。

“于世求生,本无异与困境中救安,何为危险,为何安全?”陈白起轻笑走到他面前,然后不轻不重地踮起脚尖,拍了一下他的耷拉的大脑袋:“莫以小人之心度吾之腹,你家女郎心似雄鹰万丈,无惧崖渊风冽,酷寒皓日。”

巨配合着陈白起勉强踮起的身高,弯下了庞塔身躯,被她这么轻柔略带指责的一拍,他一时只觉像一块一直压在肩膀上的重石被击碎,人一下便轻松了起来。

巨的想法很简单,便是相信陈白起。

她说无惧,他便无惧。

姒四静默地看着这主仆两人,从他们身上,他看到有一种令人无法插入的氛围,它叫体谅跟信任。

他灩丽而阴柔的面容一片沉默,只是袖下的双手习惯性地死死绞在一起。

“既已决定,那便由着你任性救人吧,兴许这三府的人早已发现了端倪,这井上跟蚁蜂窝似地,派了群生的重兵来围剿。”姒姜抄着手,虽不赞同他们要救一个陌生外族人,可他知道自己说服不了主意强的陈白起跟脑袋一根筋的巨,便只能扯着嘴角,不阴不阳地说说风凉话。

陈白起踅身,朝他笑了一下。

巨则睁着一双呆木大眼看着他。

姒姜抚额,实拗不过了,只能无声投降。

既要救人,这个异族人身上的铁链枷锁便得先行解开,才能够将人放下来带走。

他们拿了守卫的钥匙一一试过,却无一能用,想要强行将粗蟒般铁链拆除,却连巨的“鲨绞”使劲砸砍都无可奈何。

而陈白起因潜入穆府进出方便,没将“青龙偃月刀”带予身上,自然又不好从“系统包裹”中直接取出,因此眼下她手中亦无什么名刀利器可用。

“此锁乃南陆神鈾子制作,这种锁有六个滑子——带凹槽的金属薄片,在用钥匙开锁之前,得使滑子进入适当的位置,此锁共了四片钥匙,缺一不可。”姒四瞥了一眼,突然道。

所有人刹时都望向他他。

“你可会开?”陈白起道。

姒四沉默了一下。

陈白起眼眸一闪,道:“你若会,我便欠你一份人情,。”

姒四琥珀妖眸轻抬眼瞅着她,水光溜溜,泛着幽蓝之光,过了一会儿,他才道:“奴需要一些东西。”

陈白起道:“譬如……”

姒四点数:“匕首,铁片,细硃砂,覃铜,黑黏土……”

陈白起眉心拢了拢,望向姒姜:“你那里有几样?”

姒姜从姒四说话开始,便一直看着他,听到陈白起询问,便回过神来,他细算了一下:“细硃砂可用于易容膏发涨,我这里倒是有一些,但黑黏土没有,不过倒是有寻常黏土……”

陈白起接过话:“匕首跟铁片我有,覃铜却无,不过类似的金属倒是有。”

姒四道:“可以试一试。”

他们将姒四需要的东西一一摆了出来,姒四先是跟深牢中借了火,利用火烧人工制作的铁片,再于铁片上细硃纱混上黑黏土又加入脆铜加热渐渐化软融为一体,最后,姒四便将软掉的混和黏土直接整个塞进铁链锁中。

摸约几息后,再将其拔了出来,此时混和黏土已硬,并利用锁头的空隙初具模型,然后,姒姜细心地再拿起削利匕首,一点一点地雕琢刻画着硬混和黏土。

整个雕刻过程之中,他十分专心凝注,力求每一份力度均匀。

陈白起于一旁静静地看着:“他这是在……自造钥匙?”

巨不明所以。

姒姜则愣愣地颔首。

陈白起看向姒姜:“这项精煁技艺莫非是越国王室祖传?”

这话当然是开玩笑的。

姒姜表情很低落:“他自小便离国为质,这些年究竟在楚国经历了什么,我估计只知别人口中的安慰字词,具体便不得而知了。”

陈白起劝慰道:“人活着便好。”

其它的事,总会有缓和的一日,时间乃良药,可治愈一切的隔膜。

“陈三,你说人于世活着究竟为何?若不为力,便受人压,若不为权,便受人欺,赵国……赵国就因为一张鲁班机械图,便可将越国毁灭,楚因强权,便可将吾之兄弟当牛养禽养,吾之苦难,吾兄弟之苦难,此帐该如何了结?”姒姜嘴角讥诮道。

“姒姜,若你愿争,我定会助你。”陈白起敛色正经道。

姒姜顿了一下,继而一笑,唇畔漾花,嬉皮笑脸道:“陈三,此话当真?”

陈白起亦笑了一下:“自不虚言。”

姒姜与她一块儿笑着,但笑着笑着便笑不出来了,他垂下眼:“为何……”为何要待我这样……好?

到底是大丈夫,有些话脸皮不够厚着实说不出。

陈白起一开始没听懂,但看他的表情慢慢琢磨一番后,她好似看懂了,便老实道:“这一开始或许只是命中注定(阴差阳差),后来或许是觉得……你值得。”

他如今于她而言,就像连体婴的另一个,随着两人契合度越来越高,他对她的忠诚度越来越高,她更能够清晰地感知到他的情绪、思想、情绪,甚至愿望。

她若不帮他,又该帮谁?

“好了!”

姒四的声音突然响起。

陈白起与姒姜同时望去。

众人一块儿围拢过去,只见姒四将新制作的“四片钥匙”缓慢地插入锁中,他道:“它只用一次便会坏掉,倘若这次开不了,你们最好还是放弃救人。”

陈白起神色平静:“我自有主张。”

姒四闻言,心下冷嗤一声,便不再枉作小心,他小心翼翼地扭转“四片钥匙”,他似乎是在慢慢调整角度、方位、嵌梺,突然他手中顿了一下:“此人既被如此严密地锁住深牢,必是穷凶极恶,若将其放出来,他醒后见吾等心生歹意,你们有信心能够制服他?”

这话问得倒有几分紧张了,他可没什么武力值,基本上这异族人一只手臂便有他一条腿粗了。

巨立即道:“他受了很重的伤,我会好好看牢他的。”

姒姜看着姒四,道:“放心,为兄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姒四扯动了一下嘴角,不置可否,便再次凝下神,他动作细微,专注,额上渐渐沁出了细汗,就在众人屏声静气等待中,只闻“咔嚓”一声,那锁竟然一下从其手臂上开了,而钥匙却也经最后一下,彻底宣告碎裂了。

那人双臂失去了支撑,一下便软摊了下来,被巨一把接住。

“啊啊啊啊啊——”

突然,从深牢外,传出一阵扯破喉咙成千上万的嘶吼声。

“啊啊——有人要逃跑啦——”

“啊——ξδεζζζλ——”

“糟了!是狱中的人在造乱!”姒姜细辨之下,神色一变。

姒四历来胆小,只懂伪装的镇定,他慌了一下:“他等如此叫嚣,必会惊动上面的三府守卫,那时吾等想逃,便会加倍困难了。”

“我去引开他们!”巨咬牙道。

陈白起却始终没有说话,她想了想,心道:想来方才他们经过被他们瞧见,求见救无望,便心生报复,若继续将他们留在牢中,必会被那群人通风报信,暴露了身份样貌特征。

“事已至此,既然他们要闹,便将事情彻底闹大吧。”陈白起出声道。

“什么意思?”姒姜瞪眼。

陈白起看向巨:“他等不是想逃吗?那便一块儿从这牢中逃吧。”

巨一震。

姒四反对:“你是打算混淆视听?可问题是,我们有时间去放人吗?”

陈白起道:“我们虽说只有四人,可对方一放一牢便可得十数人,这十数人再分别放牢,这叠叠累加,这速度便可快了。”

姒四一下找不出反对的理由了。

巨自告奋勇:“我懂山戎话,我去跟他们说。”

“巨,你跟他们说,要想自救便必须得听我们的,牢中地形复杂,若他们混乱中慌不择路,便只会自寻死路,你让他们互助互帮,将所有人都放了出来后,便放火烧狱,最后再挟持牢狱中的侍卫迅速撤离。”陈白起道。

巨颔首。

“我与姒姜便不去了,你独自行动较为轻捷便利,亦省得被人将吾等都记住,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你只需将一牢的人放后,把该交待的话交待下去,便循原路返回与我等于井口处汇合。”陈白起交待完后,又悄悄地交给他一瓶生命药剂,嘱咐他若不慎遇到意外受了重伤时,便将其喝下。

巨忙不迭点头,他将人放了下来,便飞快奔跑出了深牢。

------题外话------

抱歉,静这几天突然请了假,因为有重要的事在外处理,根本没有回家上过网,便让朋友帮静上作者后台发布一条请假条,可她好像没有搞对,或许根本搞不懂哪跟哪儿,怎么弄,所以这个请假的信息没有发上去,静今天回来才看到,嗳,让大伙着急了,静很不好意思,从今天起会开始恢复更新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