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谋士,牢狱副本(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系统的倒计时开始,陈白起已将牢狱的大体铺阵路线图谨记于心,她规划好行进的路径便开始重装出发。

此刻摆在陈白起面前的情景是,有着许多关闭且高耸至岩壁顶端的铁闸门,它们就像一道道铁栅栏将她围困一隅世界,左右进退不得,亦有许多被开启的门,但每道门后或许又是另一堵围墙牢房。

你或许永远都不知道你下一步前进的路,是否会将你陷入一种举步维艰的情形,即便她身怀地图,亦需要慎之又慎地观察。

陈白起没有选择出口,哪怕可供她选择的出口有七处,它们遍布在东南西北上下左右,只要她按照三角指示路标行径,便可以抵达出口处。

——只是,处口必然早已是布满严森守卫。

“三府”能够在疢蝼成为地方一霸,便是跟他们拥兵自重、巩固自己屯营布寨有关,他们兵力充沛且懂得抱团互助,为抵御中央管制跟地方势力,更是将三股力量扭成一股,更加壮大的威势,直接造成北地势力的颠覆跟游牧蛮夷的威胁。

因此,“三府”若认真了,以以一力迎敌却显得相对渺小了。

姒四全身绷得死紧,他竖起耳朵感觉身后追兵好似被甩掉了,而陈白起又从先前那种亡命途跑变得从容伐步,这令他多少松了一口气,他软着双脚打着圈儿跟着她的步伐,汗湿透背,他挤出一丝眼缝,眼珠子溜转,于四处打量:“此为何处?”

陈白起望向上空,他们从高大的石头建筑走至一座枯涸的古老的桥梁上,周围停泊着大大小小的腐烂断搁的船只,静寂与幽暗笼罩着这座早已枯竭的地下截道,她们从桥梁上翻下,走在圆壁石洞之中,越走越狭窄,越来越黑暗,那空洞而阴凉的洞穴之中,仿佛能从黑暗之中伸出无数双手来。

陈白起带他停于一处,因为黑暗的关系,姒四死死地拽着她的手臂,浑然不知全身的力气都依仗着她的搀扶。

“你先放手。”

陈白起准备动作,便让姒四先放开拽着她手臂时不时捏几下的手。

姒四怕黑,他看不清环境,便下意识将她抓得更紧:“你……要丢下我?”

空荡的回音使他的问话略显尖厉。

陈白起一愣,她夜视眼很不错,自然能从黑暗中观察到他的神色极其不安,便安慰道:“我只是需要掀开脚下这个铁盖。”

姒四闻言,半信半疑地低下头,他嘘眯着眼睛,凭着脚底摩挲的触感,“看着”他们脚下的确正踩着一块有着凹凸不平纹路的铁盖,他挪了挪脚,怪异道:“不是要离开牢狱吗?为何要来此处,做这些事情?”

“做这些,便是为了离开牢狱。”陈白起于黑暗之中的声音,显得沉静而柔和,有一种别样令人安心的特质。

姒四犹豫了一下,终于缓慢地放开了她。

陈白起见他放开她后,便用一种受惊后随时准备朝她伸手的神态凝望着她,一时竟也觉得他倒有着几分楚楚可怜。

或许他常用这样无助而唯一的神态诱引别人,他无武力却有着一种比武力更厉害的美色,倒也是一个能伸能屈之人,但凡能利用之,他便物尽其用,从另一个侧面来看,这也是一个受尽了苦难之人。

“姒四,再站远一些。”

姒四听陈白起喊他名字,眸心跳了一下,他看了她一眼,便慢慢地又挪了一小步后退。

“可以了吗?”

陈白起点头,又想起他看不见,便“嗯”了一声,便将背上的赤木合放到地上。

这个地方乃三府的地下水渠,三府地处涝地自然需挖掘水瞿疏通水流,这人工开凿的水道,有干渠、支渠之分,干渠与支渠一般用石砌筑成,这个地下水渠几乎挖遍了整个三府,直通河坝溪河。

而农田灌溉常利用江河之水,是以最终通过河坝的水又会被引入农田。

陈白起俯身贴于铁盖下,听着激水声响,便知没寻错位置,她手嵌于铁盖边沿处,鼓足力气将这块厚实指厚的铁盖给移开。

这铁盖估计得有二百多斤多,陈白起一身蛮力硬将其咯吱咯吱地搬开,当铁盖一移开,盖下一个呈一个圆洞,洞下哗啦啦的激水声冲刷着岩壁便更响亮了。

姒四站在旁边,脸上映出一层幽白水光,他双目瘆人清亮,咽了一口唾沫。

“你会泅水吗?”陈白起抬起头。

姒四脸霎时一白,他瞳仁放大,退了一步:“我、我不会。”

越国乃山城,他自然不会泅水。

陈白起早有预料,对这个答案亦并不意外,她点头,表示明白了。

她起身将赤木合重新背在肩上,然后脱了一件外衣撕成条状,再将布条编制成结实的布绳,接着让姒四帮忙将赤木合的手跟脚牢牢缠在她的身上。

姒四边绑边嘟囔霾怨问:“为何要如此费事救此等无干无系之人?如今这般田地,带着他不过拖累吾等罢了。”

陈白起随口应道:“往后若能用他一人救下许多人,倒也值当。”

她说得不清不楚,姒四也听不仔细明白,却知道她救此人是有打算计较的,并非什么不分场合的大发善心。

这下,他也不劝了,估计劝也劝不出一朵花儿来。

“这样可妥?”

“腰的地方再勒紧些。”

“你托着他……当真没问题?”

“嗯。”

将赤木合绑好后,陈白起原地走了一圈,又动了动,感觉没有什么问题后,便让姒四抓住她的手。

“我、我不要下水。”姒四摇了摇头,拒绝了。

他事到如今才发现,原来他是怕水的。

看着铁盖之下奔腾激白似浪的水流,水声激激风衣起,那水寒之汽令人毛骨悚然,且水不知深浅,水流又如此湍急,这人一落水,不幸的话便尸沉水中,侥幸的话,亦尚不知会这样晕头转向地被冲去哪里,一想到此处,简直令人手脚发软,心肝儿直颤。

陈白起认真地看着他,道:“你若不下水,我便会丢下你。到时候,你可能会被三府的人抓走,他们会向你逼问关于我等的消息,比如我们去了哪里,我们一共有多少同党,或者揣怀着究竟什么目的,你若说了真相,你便会被他们灭口,你若不说,你便会生不如死。”

随着陈白起的讲述,姒四的脸色更白了,还透着一种惨绿。

陈白起伸手抓住了退缩的他。

“我能带你逃到这里,便能够带你逃得更远,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你不是一直很渴望着自由,渴望着再无拘束再无压迫的自由?那就鼓足勇气,且随我走这一趟。”

姒四低下头,银白的水光像浮动的透明光带,映射着陈白起于黑暗之中愈发虚幻的面容,他似被陈白起讲述的声音迷惑,一个恍神怔愣,下一秒被整个人失重,被扯掉下洞中。

“扑通”一声,姒四只觉惊诧瞠大的眼睛被冰冷的水侵袭生痛,无孔不入的冷水霎时便灌入的他的鼻嘴之中,他四肢无着力点,就只能这样恐慌地大幅度摆动着,使劲且无用功地拨动着水流,他想喊叫,但这样做,只会被灌入更多的水。

“冷静点,抓紧我的手。”

耳朵传来那人一贯清冷而从容的声音,这令姒四多少亦能多中得到一些精神上的庇佑,他使劲抓住陈白起与他交握于的手,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听着,我让你吸气便吸气,闭气便闭气,现在,闭上嘴巴,别再灌水了。”

姒四经一波撞得他头晕眼花的浮力冲出水面,他剧烈而抽搐地呼吸着,他的心脏因还活着而生痛地跳着,他听到陈白起朝他喊的话,那清越的嗓音于空荡的下水道中回荡,他下能地“嗯”了一声,亦顾不得她究竟听到没有,立即闭上嘴巴,慎防呛水。

上流冲刷下来的水流十分激越,直撞得人身躯发麻发痛,基本上不存在什么空余时间容他们再说话,便被一波又一波湍急的水流给冲着旋转、跌撞、翻滚、下沉、上浮。

所幸在水渠没有什么伤人的浮飘物或者岩石挡道,一路很是顺畅地顺流而下,除了于水中感到惊险刺激一些,倒是没有多少意外危险,想来这种事情在陈白起做之前,自然是早就知道的。

也不知道会被这股水流冲到哪里,反正十分钟已经过去,陈白起的“逃脱牢狱”任务都顺利完成,他们还在水中挣扎,直到他们的体力基本快耗尽时,终于从地下水道中感受到了光,那光于不远处射来,他们睁着眼睛,一下便被光给包围住了。

——终于,从地下牢狱中出来了。

到了下流汇入溪泊之中,陈白起他们才感觉到冲力变小了,这时姒四早已筋疲力尽,几近虚脱,陈白起蹬着水,将他扯近身边,给他灌了半支体力剂后,剩下半支灌进自己口中,便准备游上岸。

不料,这刚准备上岸,却感觉岸上好似有人,掉头一看,却见不知何时,岸边竟站着一排手持弓箭,一脸警惕冰冷盯注着他们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