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谋士,秋社祭祀(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并不知。”陈白起笑得十分坦然。

狻菽闻言,牢牢地注视着她,黑色瞳仁中似瞬间爆射出密集寒针。

她似乎一点也不怕他,也并不担心他们如今的处境。

陈白起兀自停顿了一下,待狁菽看她的眼神渐渐变得不耐烦时,方低眉笑了笑道:“但我却知道,它关系着我跟我的人的生死,因此,我自会慎重行之,不敢贸然。”

不可否认,她的话带着一种谦逊与诚恳,但狻菽却觉得她嘴畔那优雅而从容的笑弧十分刺眼,他举步走近她,他高大身躯投落的阴影笼罩着她,霎时那浓烈的雄性气息便将她整个人包围住。

“小儿,为何频频发笑?”

陈白起按捺住身体本能想退后一步的冲动,强自立于原地,回答他的问题。

她奇怪地反问道:“为何不能笑?”

“你被困被囚,生死不明,或许下一刻便会身首异处,你为何能笑?”狻菽嗤声道。

陈白起扬面迎视,面容淡然:“我至今仍活着,便能笑,我还能看见太阳、树林、雨露,能感受风与万物,便能笑,笑只是一种情绪的发泄,与哭相似,只是我不愿哭,便只能笑了。”

狻菽听明显一愣。

他觉得眼前这名不及弱冠的楚人少年十分奇怪,她形为怪、言谈怪、举止怪,但不可否认,他却怪得很有风骨。

狻菽十分颀赏那些志坚意韧之名士,因此对这类人,他相对较为容忍跟客气一些。

他沉默地看她了一会儿,便负手道:“我不会为难你,若你能帮我孤竹族赢得此次‘衅社’的胜利,我定信守承诺,放了你跟你的同伴,绝不食言。”

陈白起似一直在等这一句,她合手一拱,微笑地点了一下头:“我自是相信的。”

姒四于一旁槌着酸胀生痛的小腿,一边竖耳静听两人言谈。

听到最后,见两人竟一改一开始的剑拔弩张,似变得有几分惺惺相惜了。

他不得不佩服陈姑子此人有当真有其独特之处,狻菽不知,他却知其乃一名女扮男装的姑子,她竟可面不改色,平静地面对一群大口啖生食、郊外交媾的凶恶之异族,言谈自在而平稳,就像这根本不是一件什么值得大惊小怪之事,而是稀疏平常的家长里短闲聊。

这样的姑子,他生平罕见。

想起姒姜,当时得知他会跟在一名落魄姑子身旁为侍为随扈自甘堕落,他以为他是因躲避赵国追击被迫无奈,如今看来,或许……他是心甘情愿的。

她应当对他很好,连他都被惠及庇护了,他不可眛着良心诋毁她对他的一番心意,只是……陈白起对他越好、越体贴,他心中便有一股深深的怨怼与不甘心之意。

他怨怼老天对姒姜的厚待与福泽,因她并不知道,当初本该送楚为质的人并不是他,若非姒姜于父王面前耍了一番手段跟心机,他岂会代替了他被送楚为质多年,受尽屈辱跟冷眼,他不甘陈白起因姒姜而对他另眼相待……

姒四暗下绞着手指,眼中闪烁着幽凉的疯狂之色……凭什么姒姜总是这般幸运,若姒姜不在……若姒姜不在了,就好了……

这样的话,他就不会一看到他,便想到过去,便会对过往的无妄之灾感到这般难受……

而陈白起身边只需要一个姒氏,而这个人,换成他亦是一样的……

“你打算怎么做?”狻菽道。

陈白起想了想,道:“这林中可有什么巨兽猛禽?”

“这片林子因距离三府狩猎范围太近,平日里我们不太愿意靠近,是以并不太知道林子的具体情况,不过据闻有猎户曾看到过这里面有熊瞎子出没。”一孤竹族人用半生不熟的中文话说道。

要不是用系统翻译,这段话陈白起估计会听得云里雾里了。

“熊瞎子那可不敢啊。”有人惊恐地摆手:“它力大无尽,爪子尖,就咱们这么些个个人,还不够喂饱那一头熊瞎子呢。”

这喊的是山戎话。

“抓熊瞎子又并非一定要与它力拼。”陈白起看了他们一眼,笑声道。

“这熊瞎子也没个窝,它在哪里我们哪里知道?就算要满林子里找,这一盆石水的时间估计不能够啊。”狻菽的族侍道。

陈白起道:“这事便交给我来办,你们只需要按照我的要求,在旁辅助了一下就行。”

既然要狩猎,陈白起便让他们先选定一个最佳有利的位置来设伏。

狻菽他们天生游牧民族,自然从小耳濡目染懂一些捕猎手段,可他们对于大型动物的抓捕仍旧显得力不从心,单纯靠一些单纯的机关来抓大型动物,很容易被其逃脱。

陈白起却觉得这不是问题,其实只要设计合理,再小的机关亦能够发挥出令人震惊的效果。

她设计了两种简易又容易实操作的陷阱,首先便是下“绳套”,这是自然是第一步,可以把猎物弹离地面并吊起,即使吊不起,亦会相对限制其行动力,这样则会大大提高捕猎效率。

第二步则是布陷阱,她打算做一个“大型落石阱”。

这落石阱的做法便是先固定三根木桩,两根平行固定在树干底部,另一根固定在跨过动物踪迹的另一方向地面上,绳索一端吊起重物,跨过树丫沿树干向下,经底部木桩,再沿水平方向横拉,通过地面系在第三根小木桩上。

绳索要足够长,以保证扳机棒触动滑落时,重物能瞬时砸向地面,而落石阱是设在动物奔跑的路径上,与下落的重石保持一段安全距离。

当猎物被引向他们设定好的位置时,便会触动机关,重物便会落下砸中猎物,便会造成晕眩或当场死亡的情形。

但这个陷阱相对而言比较危险且需要精算设计,落石阱完成后,必先确保每个成员都知道落石阱的确切位置。

安排好捕捉熊瞎子设伏的一切后,陈白起便打开系统地图,她留下姒四跟狻菽一块儿准备着,她独自去搜寻周边地形的怪物,他们口中所言的熊瞎子这林子里的确有,并且离他们亦不远,就在西边树子里的一个洞穴内睡着觉呢。

林中枝叶茂密,光线显得十分阴暗,陈白起穿着一套短骻圆领袍头戴尖顶鲜卑帽服,显得人尤其娇小憨态。

咝咝咝……林中四处都暗藏着危机,她轻轻地一抬眼,随手一抄便拾起两根细小的木枝一甩,“吧嗒”两声,树枝上掉落两条斑斓指粗的毒蛇,陈白起走前几步,拾起已死的毒蛇攥于手中。

系统:获得蛇胆×2(药剂材料)

陈白起最近在炼制了一味五色散丹药,正好需要一味蛇胆。

她于林中背手闲步逛着,不经意瞄到一处,便停下了脚步。

她找到了一处蜂窝,便跃上了树桠,不用任何防护,她举止十分缓慢,以匕首轻轻地摘下蜂窝。

那蜂窝外的蜜蜂嗡嗡地在陈白起手上打转围绕,陈白起不敢惊扰它们,于是动作很轻地跳下了树,然后提拎着一窝蜂巢朝一洞穴前行,到了洞穴外,她估准了方位力道,便将蜂巢直接给扔进了洞中。

她站在洞穴外面等着,不一会儿,便只到洞穴内有了动物,很快一头三米左右的大黑熊便咚咚地跑了出来,他一只熊掌使劲拍着脑袋上缠绕密集的蜜蜂,一边还一直拨弄着有着蜂蜜的蜂巢死活不肯撒手。

一见那头黑色巨熊出现,陈白起便当即出手。

她取出青鸾扇,朝着巨熊挥去,令其陷入“虚弱状态”,削减了攻击力度,而巨熊本被蜜蜂烦不胜烦,一见陈白起,便咆哮了一声,厚掌伺候。

陈白起身形很快,熊却笨重,但它皮厚肉糙,陈白起因不愿意暴露自已会武一事,便一路假意惊险地将它引到了众人所设伏之地。

通过蜜蜂的干扰,黑熊被蛰得头晕脑涨,一番横冲直闯撞倒了许多树木,因此十分轻易地便落入了陷阱之中,被撞晕倒地。

众人见熊瞎子真的被陈白起所设计的陷阱给轻易抓到了,一时之间都难以置信,许久方爆发出一声声激动的欢呼声。

想到这次竟能这样顺利地完成任务,陈白起可谓是功不可没,这群孤竹族的人看她的目光一下便变得友善了许多。

返程时,姒四于陈白起小声问道:“你去哪里找的这个熊瞎子?”

陈白起道:“这熊一般都有冬眠的现象,眼下天气渐渐寒冷,我猜定它会寻找一处洞穴冬眠,而熊冬眠的洞穴一般选在向阳的避风山坡或枯树洞内,因此寻找的大体方向便可定下……其实,只要懂得其习性,便可觅得,如战术上相同,知已知彼,方可百战不殆。”

姒四看着她:“你懂得可真多。”

陈白起但笑不语。

“以后……你可愿也教一教我。”姒四小声道。

陈白起道:“你若愿学,自然可以。”

姒四年岁其实与陈白起相差不大,算得上是同龄人,但陈白起始终从心理上觉得,她自是比他要大上许多的。

姒四道:“你可看杂书,楚人寻常人家家中,藏书可多?”

“倒亦分人,一般殷实人家或世家藏书较多。”

“寻楚宫便是有一屋子的藏书,种类繁多,你若有机会去到,便可借来一阅,定受益非凡。”姒四小声向她道。

看得出来,姒四是在讨好她,只是他说话时并不像小人那般猥琐谄媚,他的讨好只是一种十分恰到好处的迎合,倒是不会令人觉得反感或不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