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谋士,秋社祭祀(五)/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倒是陈白起这个伪古人,却一眼辨出,此物乃辣椒——一根熟透的红辣椒。

系统:探查到附近出现二等调味品——红辣椒,可进行采集。

没想到,这巴鞑族竟不知从何处将此物给找了出来,在当今,辛辣品只有野山椒、大蒜等调味料,据她所知,这“辣椒”是明末才从美洲才传入中原,不过既然它现今出现,想来她所处在的这个位面的战国时期到底跟她所知的战国不同。

这红辣椒一出,秋台上的各族皆跨步上前,围绕着这小小一植物仔细观摩。

有低头嗅味儿的,闻到淡淡的清香味道,便猜这是甜的,有人觉得此物外表甚艳,倒像瓜果之色,但怕是巴鞑族给他们挖的陷阱,物及必反,便猜是苦的。

亦有人猜是酸的或咸的,反正四种味道都被人提了出来,巴鞑族老神在在,任他们怎么说,都没有什么反应,只让他们将答案决定好,挂上牌杆便是。

“此物外表像似果物,可食之,应当不可能是苦的或者咸的,应当是酸的或者甜的才对。”狻菽喃喃道。

“辛。”陈白起道。

“何也?”狻菽不知她所言。

陈白起见他不曾听过“辛”,便知他们定然不曾吃过辣,只能稍微考虑一下用词,方便他能够理解,她道:“此物非酸非甜非苦非咸,而是四味之外的第五味,辛辣。”

“辛辣何味?”没食过水煮鱼的狻菽,怎么可能会理解什么叫辣出汗。

陈白起笑了一下:“此味尝之,口中当如火烧一样。”

这个时代还没有“辣”这个词的话,能让他们理解的,便只有火,若硬让她只能找一个形容的话,便是如同火烧口腔一样,会热。

“你如何知道?”

“恰巧误食过一次,方记下了。”陈白起道。

“这物叫什么?”

“嗯……我亦不知,书籍上并无记载,民间亦无说法,想来并非中原本地生长而长,或许是远境之物吧。”

狻菽见她说得言之凿凿,不像胡编乱造,最终便让她去挂牌。

等一刻钟时满,众人答案皆挂上牌杆后,巴鞑便宣布了告案。

果然,这个答案便是舌如火烧一样。

自然,孤竹是唯一在这一局中答对了的。

所有人都一脸诧色地盯着狻菽与陈白起。

楼烦族老向狻菽问话:“你何以知道此物的味道?”

狻菽道:“恰巧误食过一次。”

他直接将陈白起的回答照搬过来应付。

楼烦族老也辨不清狻菽的话真与假,只是目前追究这个好似也没有什么作用,最终怏怏而返。

秦人籍婴代林胡说话:“孤竹既然知道此物之味,想来也该知道此物的来历吧?”

狻菽对待秦人可没有对胡族人客气,直接冷冷道:“既说是误食,何来知道来历?你随便咬根草,莫非还会去查一下它的祖宗八辈?”

稽婴被狻菽兜头兜面给呛了回去,他面色的怡然笑意未变,只是眼底霎时间布满了阴翳。

“倒是婴问话太过莽撞了,只是孤竹不知,不知你身边的那位小郎君可识得?”

狻菽阴下面容,道:“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也没有人愿意听你废话,赶紧滚一边儿去!”

稽婴静静地看着狻菽。

此时林胡族长开口了:“狻菽小辈,怎么说话的,你是不是没有将我们疢蝼林胡放在眼里啊!”

狻菽冷眼看去。

楼烦族老见两边掐起架来,他也道:“你们林胡是有多了不起啊,谁都得将你们放在眼里不成?你又不是老得嘴不能动了,干嘛什么事情都让一个外族人来问话,你不会说吗?你不知道这狻菽小子最讨厌这些外族人吗?”

“你——你这老家伙,简单……”

“是婴……”这厢籍婴正想开口,却被陈白起抢先道:“少族长,和气生才,何需动怒,你忘了我先前之言。”

狻菽想过了那一句“无视”,便点了点头,可又想起陈白起提过的“礼”,说来也奇怪,别人的话他不在意便甩于脑后,但她的话,哪怕他内心并不赞同,也会牢记在脑海之中。

他朝楼烦的族老拱了拱手,道:“谢了。”

楼烦的族老一愣,没有想到这个傲气的小子会突然跟他道谢,他摸了摸胡子,笑了道:“你小子倒有意思,哈哈哈哈……”

狻菽撇过脸,不再理他。

这四族的关系其实挺微妙,亦敌亦盟,这楼烦与巴鞑族一向不对付,跟这孤竹倒是谈不上多大的结怨,若能结个善缘,并非坏事。

想通了这一点,狻菽突然又觉得这个“礼”,有时候或许还挺管用的。

接下来,众人又开始关注起猜谜。

但陈白起却知道,稽婴绝对是标识上狻菽,眼下不动声色地隐忍,但将来若有机会,他定会对今日之事还以颜色。

得罪一个这样的对手,狻菽以后的日子估计不会好过。

巴鞑此局只得了二分,林胡跟楼烦皆没有得分。

接下来巴鞑族出的是猜字,这猜字一项难不倒稽婴,基本上这个秦人猜字是百发百准,而陈白起亦不遑多让。

因此,巴鞑一族在谜题出完后,最终得分孤竹总分六分,林胡总分五分,巴鞑总分五分,楼烦总分三分。

按顺序来排,则是轮到孤竹这边出题了

首先,狻菽翻出了第一个谜题,是猜字,自然这些谜题不是狻菽想的,大多数是找懂行识字的楚人出的,南人多识词拆字,据陈白起所知,自屈原以来,诗人、文学家、画家多出在江南,江南才子是天下闻名,而疢蝼限于北境地域跟周边胡族肆绕的关系,在这里想找一个识字的都困难,更别说在这里想找到一个懂得猜谜之人,所以她想即便狻菽能够找到,这人的的水准亦不会太高。

果不其然,他出的第一道谜题基本上被全答对了。

第一局便输掉了全部分,心高气傲的狻菽脸色漆黑,他底下的族人都在扬臂吆喝助威,而就在他准备翻阅第二个谜题的时候,他手上顿了一下。

他抿紧双唇,双目紧紧盯视着空气一处,似考虑了许久,才转头看向陈白起,此刻他目光闪烁着一种压迫与紧张。

“接下来的二道谜题,便由你来翻。”他道。

陈白起睫毛闪烁一下,迎视他的目光。

狻菽放开谜题,在与她错身而过之际,与她附耳小声道:“这一局,你一定要赢!”

若这三局得分题他全输掉了,或者输掉一大半,那接下来轮到往年来出“谜题”都最厉害的林胡出场,他们孤竹则有可能会输掉全场。

陈白起瞥了一眼台下直直盯着她的姒四,也无法拒绝了,她上前翻开他定下的谜题,只是一道十分简单的谜语,她轻轻地叹息。

要说猜谜的话,她这里要多少有多少,复杂的、简单的、推理的、猜字的、猜物的,各式各样,五花八门,要难倒他们,倒并非什么难事,只是……她要帮他赢吗?

系统:(支线任务)——身在曹营心在汉,帮助孤竹狻菽(林胡、楼烦、巴鞑)获得猜谜胜利,接受/拒绝?(此任务可供选择任意四族为对象接受任务。)

这任务的选择性倒是大,她可以任务选择帮助一族来获得来年割据狩猎游牧地域。

她垂目片刻,再扬起,念出声道:“远望巍巍塔七层,红光点点倍加增,共灯三百八十一,请问各层几盏灯?”这是什么谜语?众人完全被这种新的猜谜载体给弄懵了。

“这是猜字?”

陈白起颔首:“不是猜字,而是猜各层灯的数量。”

秦人籍婴在陈白起念谜题时,便有了几分警惕,眼下听了她出的这道谜题后,便阗静下心来,慢慢地开始理解题目。

什么?!

猜谜,得还猜出数字了?

楼烦族跟巴鞑族从未接触过这方面的学问,他们连字都不认识,更别说会算数了。

而籍婴则是学过算术,他拿笔运算一下,却需要时间。

首先,他先得理解陈白起这个谜题的意思。

陈白起静候着他们。

狻菽听到陈白起“自创”的谜题后,也在一边儿算着,可他根本不懂算术,甚至连题目都没有听懂。

而陈白起这个谜题,其实只是给稽婴准备的,她想试试他的底。

这稽婴正在快速地运算着。

就在他们都一脸便秘地运算时,陈白起重新拿了一块竹简写上谜题后,又在翻面慢悠悠地写下答案。

用等比数列求和公式,便可得出答案,分别是3、6、12、24、48、96、192。

当然,在现代有等式计算的情况下,这道题并不算难,可籍婴既不是什么数算天才,更不懂什么公式,所以他只能死算。

他用的时候比较长,基本上时间一大半过去了,他只才算到第四层。

可他没有放弃,仍旧继续算着,在时间结束后,他得出了前五层的答案。

全对,可因为没有全部答对,所以他仍旧是输了。

陈白起的新式谜题,简直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在这个连1+1=2、九九乘法表都没有的算法年代,陈白起简直是拿高智商在碾压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