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谋士,亡命逃蹿情切切/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籍婴拿起笔,在竹简上写上“初一”,但想了许久,仍不得其解。

老实说,陈白起出的谜题别开新面,甚为有趣,无论是上一道算学题,亦或者是这一道猜谜题,这推理的过程,都令人觉得兴味十足。

稽婴这次来楚国,是奉主公之命行差事,本他因楚陵君的关系,对这楚境之民并无好感,但他感觉眼前这个少年郎君,年岁虽轻稚不满弱冠,却是一个实打实的妙人,倘若“他”并没有依附楚国权贵,倒是可以将他引荐给自家主公,主公应当会喜欢“他”。

“没有初一,没初一,一月之中无初一,这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啊!”有人烦燥地挠头掻耳。

姒四看着台上的陈白起,她脸小,人小,手小,个头小,立于一群粗肢壮汉之中,是那般幼小而脆弱,本该是受尽欺辱跟无视的……

他灰白的面容怔怔地,他咬着指尖,阴阴郁郁的浅色目光有几分恍惚……为何,她没有“享受”本该属于她的待遇?为何,她明明没有展示其强大武力,一副文弱温吞之气,亦能令其它人忌惮退缩……他不懂,他不懂……

姒姜……姒姜……跟在她身边,你是否从不忧会有担惊受怕的一天……她是如此强大,她即便半枪匹马,她身边之人亦能感觉似受了千军万马铁桶般的保护……

……还真是令人既羡慕又嫉妒啊。

滴答滴答,时间正一点一滴地溜走,规定答题的时间终于到了。

巴鞑族没人能够想出答案来,他们抓来的不过一个疢蝼普通寒士,只懂几本杂本论,而楼烦亦没有,他们虽然高价从林胡摊上买下几名落难的中原士人,为此次秋祭做准备,但普通士子都是中规中矩地读书,游历不足视野不强,导致脑袋很容易转不过来弯。

巴鞑族一个个肌肉汉子眼瞅着憋不出答案,只能够认输,便楼烦不甘心失分,就一直拖着不愿意认输,楼烦族老含糊答道:“他写的自然是可。”

“这可又从何根据来解?”陈白起只轻飘飘地一句。

楼烦一僵:“这……”

这会儿时间已经到了。

可一些人,根本连谜题的边儿角都没有摸着,一个劲儿地胡编乱造,打诨插科。

“时间已经到了。”陈白起道:“可有人能展示答案的?”

狻菽翻译。

狻菽与孤竹一众,紧盯着林胡、楼烦两族。

秦人稽婴笑了一下,放下笔,不作答。

楼烦底下之下面面相觑,只是一个个只会瞪眼睛吹胡子,不吭声。

显然,无人作答。

这一局,陈白起成功帮孤竹又增三分。

又到了事后解题的时间了,众人灼灼地盯着陈白起。

她道:“答案并不难,大家不妨跟着我的思路走一遍,想来大伙都猜到这钱氏(反正各族只记一个姓,她干脆称姓氏)写给寒士的日期从初二至三十皆有,唯独没有初一,其实从此处落手猜谜题是正确的,可你们忽略了一样,便”正月“二字,若从”正月初一“上寻找谜题,便容易许多,试问,这”正月初一“若没了,这便是一个什么字呢?”

若正月初一没有,这会是个什么字?

“正月若没有了初一,正月没有一,止,月,加起来便是……肯!”籍婴是第一下迅速想到的。

钱氏的回答是“肯”。

他这答案一出,基本上所有人也都听到了,顿时一阵哗然,争相讨论。

只是,现在激动亦并没有什么卵用,答题时间已过,他们已然全军覆灭了。

如此一般,陈白起成功获得了六分。

狻菽对陈白起的表现十分满意,他也为自己先前做下的决定而感到满意。

只是,陈白起看了稽婴一眼,神色掠过一丝深色,他方才解题未勉也太迅速了,令人不得不怀疑,他是否早就知道答案了。

只是他若早知答案,又为何会隐下不说……她唯一想到的答案便是,他与这林胡是面合心不和。

经过这一局,楼烦族算是被彻底给淘汰掉了,目前孤竹总分12分,林胡总分6分,巴鞑总分5分,楼烦总分3分。

楼烦就算最后将林胡的三分全拿满,也不过六分,恰好与林胡相等,可林胡只要随便出一题,难倒一族,便能胜过他,如何算来,楼烦已无反败为胜的机会。

此刻,楼烦可选择退出,将它手头的三分供献给林胡,亦可继续参与,誓死捍卫三分的主权,给林胡捣乱一把。

像这种损人不利已的事,楼烦已经驾轻就熟,其它几族亦习已为常。

接下来,局面已经很明显了,只剩下孤竹与林胡对垒,林胡手中的九分,孤竹只需拿下二分,凑够14分,这林胡便只可得13,这样一来孤竹,便能够轻松获胜。

倘若林胡手中的分,孤竹一分都拿不下,便很难取胜了。

至于楼烦跟巴鞑族,林胡还真没放在眼里,他们有足够的自信,这两族在他们这一局中一分都得不到,毕竟前一年便是如此。

因此这最后两分,至关重要,有了它,便可决定着来年各族狩猎地盘。

出题者自然是秦人稽婴,林胡一族默许,他代替林胡站在秋台上,长身玉立,仰头望天,淡金色秋阳撒落他秀气的面庞,映出一层釉质的幼白细滑,他笑了笑,春山如笑,启唇道:“这疢蝼本属楚境范围,但被三府、楼烦、孤竹、巴鞑与林胡侵占多年,这对楚国强权不亚于是眼中钉肉中刺……”

一开始专心致志听题的众人,听到最后,脸色却瞬间便变了。

他们愕然又愤怒着瞪着秦人稽婴。

陈白起亦正色,听着他突如其来的话,心敲警钟,缄默地看着他。

他这是打算要说什么?

稽婴转过头,环视秋台上台下的所有围观之人,慢悠悠道:“这局的谜题便是,现在让吾等一起来猜一猜,这秋祭中的四族……究竟会有多少人能够逃出楚军之虎口。”

此话一落,无疑于一计响雷炸响众人耳膜,楼烦、孤竹跟林胡瞬间便反应了过来,林胡之族长一把抄起搁在兵器架上的砍马刀,嘴里愤懑气恼地哎噫呀哎噫呀地冲步起跃,一刀劈向稽婴。

稽婴头上被阴影笼罩,他嗤笑一声,轻挑的眉毛带着一种漫不经心的轻视,一个下腰揉身欺近,巧劲将林胡族长挪搬至地,他一手托住刀柄下压,一手按于其肩膀上,那力道不亚于万斤重量,只见林胡族长下盘颤抖,额上冷汗涔涔,唇色发白。

这时,孤竹狻菽与楼烦勇士、林胡“衅社”第一的勇士亦一并出手。

稽婴似完全不将他们放在眼中,他将林胡族长一把推向他们,手中已旋转一玉笛,冷风抚面,发已成霜,他将笛抵于唇,内力倾泻于指尖,碰触笛管,曲音依然流畅,悬于皓雪峰之顶,连绵不绝,众人一下便激流勇退下,不敢直冲猛撞。

见敌已退,稽婴立即停音,他面色因运用真气牵动旧伤显白,但精神却是不错,笑意盈盈。

他看向陈白起,十分沉重又执着的一眼,他道:“某甚感遗憾于这种时机遇上你,可叹我已无法保护你,若你能够侥幸成功逃出此局,我定会颀喜若狂,若你往后遇上难事,尽管来秦之泾阳寻我,稽婴定扫榻而相迎。”

说完,他便一下从台上跳下,冲入一群当中,利用人慌忙乱而影遁了身影,继而潜逃而去。

陈白起转过头,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多少已经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

只见,不等林胡派人去追击稽婴这个叛徒,下一秒,秋社四周传来如潮水般的马蹄声,脚步声从四面八方包抄纷沓而来,闹攘攘,振动山岩。

一听便知,有大军袭来!

“哦罗罗罗~”

“哦罗罗罗~”

惊觉敌情的蛮夷蹲着马步,吸足一口气,当场便仰天长吼,发出一种古怪而长啸绵长的警示声向周围的同伴们告知。

而秋社祭祀台四周的游牧民众当即找出武器,有木枪、有短兵、有弓……准备拼死反抗。

陈白起见秋社已被楚军包围,这定是一出有计划性的剿灭,这秋社中的蛮夷估计很难有存活的机会,她第一反应便是姒四,但转眼一看,秋台下方的姒四却不见的踪迹。

她一愣。

这时,孤竹狻菽召集着族人聚拢,准备突围,他掉转头,看见陈白起傻愣愣地站在秋台一动不动,便冲上去将她一把抓住,他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扯近,用着山戎话又气又急地低咒了一声,便朝她道:“你,跟我走!”

陈白起皱着眉,挣了挣:“我的人不见了。”

这兵荒马乱的,到处都是人相奔走,即便有个人,也一下被淹没进人群中不见了踪影。

“快走!别特麻地以为你是楚人这群狗娘养的楚军便会放过你,你如今一身胡人装扮,又与我等一起,哪怕你大声嚷嚷亦无人会理会你此等平民,你若再留待在此处,便只能够等死!”

陈白起闻言后,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些什么。

林胡那头,爆发一声怒狂:“这该死的秦人!竟敢联合这楚军一块儿来耍吾等!”

咻咻咻——无数流箭从林中射出,秋台上躲闪不及的被当场射死,躲开的,秋台面上一下便台翻木烂,一片狼藉。

狻菽不再浪费时间,让族人替他挡着流箭,他先放开了陈白起,鼓起一跃跳上彩旗楼杆上,攀着长杆,他接过属下扔递上来的长弓,五箭齐发,临长弓方撒手,连射几箭,将针对他们的一批埋伏弓手解决后,便跳了下来,拽紧陈白起便开始逃跑。

此时,蛮夷已乱成一团,除开族中勇士外,族人则逃窜,男妇慌张,乱纷纷之中觅亲寻见,男妇慌张,哭啼啼抱儿挈女,夜月凄清,夕阳惨淡,一个个忙忙如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

陈白起被狻菽扯着东奔西跑,他们周围四处都是人,勇士在前方抵抗,蛮夷族异则逃蹿着,陈白起于影影穿梭中四处捕捉姒四的身迹,因他穿着胡族,并不好辨别身影。

若姒四身亡此处,她……该如何向姒姜交代?

她暗中查看起地图,因为她起先前没有加姒四好友,所以他的标示准备与众人一般乃黄色,在一片茫茫的人海之中,她根本看不到属于他的标识。

狻菽早被楚军给锁定了,无论他逃到哪里,总有一支精锐部队在不停地追击着他,就像逗弄垂死挣扎的猎物一样,他们时近时远,冷不防一支暗箭,一点一点地消耗着他的随从。

陈白起见不止狻菽朝这边逃,林胡、楼烦、巴鞑族人许多人亦朝着同一个方向逃跑,她查看了地图,随着地图加载,前方展现出一条秘密通道,只要他们逃出这片小树林子里,那样逃脱楚军追捕猎杀的机会便大了许多。

显然楚军也明白这个这个秘道,所以他们一改一开始的“逗弄”方式,接下来的射杀与追击砍杀力道变猛了,如一头洪荒猛兽在后面追赶着。

“¥々ыьжгмсп……нннббдщы!”狻菽一直被其族人掩护着逃跑,气喘吁吁中,一赤脸急白的孤竹族人向狻菽喊道。

眼下林胡、楼烦与巴鞑的族中重要人物都被送到更前方去了,只有狻菽拖着一个腿短的陈白起将就着奔跑,落在他们之后。

“шщуий!”狻菽震了一下,但他看了陈白起一眼后,盯着她那一双漆黑沉静似圣女湖的眼眸时,咬牙地反喊道。

系统翻译中——族人喊:少族长,你赶紧一人逃吧,将这个楚人抛下,他只会拖累我们!

狻菽喊:不行!不能就这样抛下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