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谋士,突防揭开敌军面/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ㄗㄑㄐㄘ?”族人瞠圆眼珠,满脸不置信地道。

系统翻译:为什么——?

陈白起朝狻菽看去,差一点也脱口而出——为什么?

狻菽额上青筋突现,忍耐道:“ㄎㄍㄙㄩㄤ……οξξδαα,φψω!”

系统翻译:他这种人……他若死在这里,太可惜了,我既然将她带过来,就一定要将她带回去!

“ψξοοεινλ,πηακ!”族人道。

系统翻译:这种连武器都拿不动人废物,留之有何用处?

听他语气,很想拿刀将她当场砍死,省得拖累他们少族长。

因为估计陈白起听不懂山戎语,这两人喊话肆无忌惮。

狻菽道:“ξμε,ηψτEIJ!”

系统翻译:有他在,至少下次与中原人贸易不会再被坑骗!

族人一下便被震住了。

这的确是个大问题。

陈白起嘴角一抽,她还真没想到,这狻菽对她的功能性评价,竟是能够防坑骗的这种功能。

她陈白起立志当一名忠诚谋士,可谓是神色朗月两袖清风,视一切金钱为俗物,怎么落在他眼中,却变成一个商人那般狡猾市刽的形象了呢?

果然没眼光,倘若是她选定的主公,定会看中她那谋臣国士般的本质。

蛮夷像是被一群狼追赶驱逐的羚羊群,不断地朝着一个逃命的方向跑着,虽已深秋入冬,但他们脸上的汗仍一滴一滴地从脸颊上落下,打在干涸、有些苍白发紫的抿紧嘴唇上。

不少人因慌张在林中摔了跟头,灰头土脸,衣衫显得破烂而污脏。

但他们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只有一个念头,便是快跑,快点跑,他们的潜意识不断告诉自己,一定要逃离这里,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身后那一片修罗场!

林子不大,但很长,因为紧张跟慌忙的缘故,时间被无限拉长,渐渐的,他们都跑不动了,只能疾步快走着,他们脸色极其苍白,身后,不断传来了惨鸣声,还有疾风马蹄追杀人的声音,身后不断有人在倒下,像割麦穗一样,一片一片地被收割着。

那种不明恐状的声音,那种被脑中不断放大的惊惧场面,那种令人心像被揪痛的惊悚感,心理素质差的蛮夷男妇孩童,他们一下便鬼哭狼嚎了起来,只可丢盔弃甲狼狈逃窜,只觉哪哪儿都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被围捕追击造成的绝望一下被扩大到极限,蛮夷溃不成军。

狻菽看了一眼四周孤竹的族人,他们都累的满脸通红,毕竟人要想跑过四条腿的马匹,不使出浑身解数是不可能的,他们大喘吁吁,汗流浃背,腿乱绵绵的,仿佛马上就要趴到似的,狻菽突然深吸一口气,大声朝他们喊道:“ζδβξ!”

“ζδβξ!”

“ζδβξ!”

系统翻译:一句胡族蛮夷狄通用鼓劲的姒声词,无意义。

孤竹一众抖了一下精神,亦齐声喊道:“ζδβξ!”

楼烦族人亦响应:“ζδβξ!”

“ζδβξ!”

巴鞑族人亦仰头嘶吼“ζδβξ!”

“ζδβξ!”

林胡一个个红着眼,拼了命:“ζδβξ!”

“ζδβξ!”

这群疲于奔命之人,因这一声声响彻林间的齐口同声,而鼓舞着彼此,这是信仰与来自族人的群体力量。

众人穿梭在林中,大步流星,疾步如飞,没有人发现,只有陈白起一人,她跟随着他们,黑瞳清亮,神色如常且呼吸顺畅,脚下虽不快却是井然有序,游刃有余。

她听着那一声声异族的嘶吼声,默然地沉下眼睫。

这时,前方松树林中,一头受惊的野鹿飞快横插过道路,所有人急步一刹,两眼瞪圆,面无人色,整个人摇摇晃晃,喘气声似牛。

有人气骂:“νννοδη!”

系统翻译:妈蛋,吓死人了!

但所幸,只是虚惊一场,他们那快跳出喉咙心脏,这才咽了下去。

但变故便在这一瞬间,林子里突然冲出一支精锐骑兵队伍。

他们从侧翼松林小道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左右横切过来,直接挡在蛮夷前行的道路上,这奔袭而至的楚军,他们身穿一身玄铁甲,戟枪森立如林,络绎如川,一挡于道上,一副将以旌旗指挥号令便有条不紊地布阵。,进行前进后退。

前后各军连绵不绝,尽皆黑潮似森,满是楚军黑红旗,上面红底黑字写着一个“楚”字。

在冰冷泛白的阳光之下,这一幕肃杀哀壮的景象,给人透心的凉。

从旗号上看,蛮夷看出并非三府之军,这支楚军从何而来,他们一时亦搞不懂情况。

而楚军领头者骑于高头大马之上,端是身躯凛凛,他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银铠,头戴凤翅紫金盔,腰系勒甲龙鳞闹海带,肩披猩红长披风,十分显眼且突出。

当陈白起看见系统上标识的紫色的人物乍然闪烁时,猛地便从人后朝那人看去。

领头者一身精铠修瘦,巍巍如雪山巅峰,面容因罩着头盔,盔面上垂落紫链莹莹遮面,因此被阴阴翳翳的光线挡住,面容底下瞧不仔细。

蛮夷方才掉落的心,一下又提到嗓子眼儿了,面色霎时变得煞白,空气仿佛凝固了起来。

“嘶——”狻菽呲开一口森冷白牙,一双招子像是一头被激怒走投无路的孤狼,闪烁着凶狠的绿光。

两方对峙着,风卷旗动,林中的光线仿佛被熏染成红色,带着一种异样的危险跟血气。

领头者盯着楼烦、巴鞑、林胡与孤竹,缄默了一瞬,便一下抽起手中长戟,寒芒如锋指向他们。

“φηγσψψωω?”楼烦族老喊道。

系统翻译:哪里来的狗杂种楚军,竟敢暗算我们,有本事来单打独斗?

“φφλαηωωφ!”林胡喊道。

系统翻译:你们究竟想怎么样!

“ёщытдфяф!”巴鞑喊道

翻统翻译:大伙儿不要怕跟他们楚人拼了!

领头者亦不知是听懂了还是根本不在意他们说什么,他嗤笑一声,口中比了一个口型:杀!

顿时,一股庞大的杀意便从后方传来,一声杀后,鼓角声停,军卒无声。

随之,楚军的左、右两翼开始缓缓向前推行,身后的队伍被射杀倒落。

“跟他们拼了!杀!”

狻菽看见自己的族人一个个被杀,心中愤恨大甚,操起长弓便准备射杀其领头,一泄私愤。

但下一瞬,他的脸色一变,身体倏地僵硬如石。

只见领头者身方,已布满箭阵,那闪烁着寒芒的箭矢在林中黑暗中闪烁,密密麻麻如繁星编制成的长方箭墙,就这样对准着他们的方向,只要他敢轻举妄动,下一秒,他们全部都会被射成筛子。

狻菽整个人颤抖着,双眼冒着火光。

“啊啊啊啊——”

陈白起于后方,左右环视,暗自蹙眉。

这下可遭了……

她也被困住了。

陈白起一时不辨眼前楚军乃何方势力,自不好说道,可眼下与这蛮夷狻菽在一块儿,这被牵连亦是无可奈何。

“你究竟是何人,为何要对吾等赶尽杀绝!”狻菽气喊道。

他喊的是楚话。

林胡族长他们亦都问了,但这支楚军军纪严明,并无任何人开口回答。

领头者凉凉扫了他一眼,似乎并没有将小小一狻菽放在眼中,他朝身旁副将比了一个手势。

副将颔首,他挥动旗朝众军连比了三次X,陈白起曾经跟随沧月军打过仗,因此识得这种手势,这分明乃军中“全部剿杀,一个不留”的命令,她喃声道:“楚军要围剿了!”

狻菽已跑到前方与楚军对峙,自然没有听到陈白起的这句自言自语,但是陈白起身旁的一名孤竹族人却无意间听到了,他当下心中大骇,便朝前方不管不顾地挥手大喊:“少族长,楚军要围剿了!”

“楚军要围剿了!”

这一声大喊,直接将本就绷紧一根筋的蛮夷给扯断了,声音在他们耳中炸开时,所有人一下便红了眼,丧失了最后一丝理智,他们心中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在被敌人杀死前,先杀了对方!

狻菽双腿肌腱贲涨,他是第一个冲了上去的人。

而陈白起猛地看向身旁那个喊话之人,那人此刻正一怔愣。

这个蠢货,这话一喊,是什么余地都不给双方留了!

一旦双方开战,陈白起便知道已经无法用任何言语阻止了,她双眸沉阴下来,亦猛地冲了上前线。

狻菽背弓持枪,直突敌阵,百步的距离转眼即到,其身族人紧随冲杀。

楚军阵中,最前边的盾牌手都用手和肩膀顶住盾牌,一脚在前,一脚在后,连成一线,将近一人高的盾牌,排成一列。

身后弓兵暂缩,其后是长枪手,透过盾牌上的“枪眼”,一支支的长枪斜斜刺出。

如盾牌手一样,长枪手也是肩膀前倾,双手紧紧地握住枪杆盾牌。

狻菽竟挥舞着长枪挡箭,待一波箭势已过,便扔枪取弓,朝朝那领头之人连射几箭,但皆被其射过,他“长臂善射”,虽不中主,但他却不乱,还走走停停,取出弓矢,时不时地回身射上几箭。

箭不虚,每一矢,必有一敌落马。

这样一来,蛮夷气势又涨了一番,他等如怒兽散乱,朝四方肉盾推进,反抗。

眨眼间,却是悉数横尸,负责后军阵的千户楚军率队而来,与蛮夷人对战,这些蛮夷身受流矢射中,虽摔倒,但这群眼下已丧了理智的敢死之士,已然是浑然不顾性命,受了伤还往上冲,腿断了用手爬,手断了用嘴咬,势如疯虎。

领头者见情势一下变成如此,显然见他等蝼蚁反抗不耐烦了,他便朝旁边之人取来一长弓,弓满,箭似流星,掀动庞大气流尘烟,卷起秋叶撕裂,便朝着狻菽射去。

狻菽本被数箭追击射闪,又突破不了前排盾牌枪阵,本就捉襟见肘,不料回头,又见那势如破竹的一箭射来,他身旁早已无人可帮挡,他瞠大眼睛,乌紫的双唇抿成一条缝,一切太过突然也太快,他只觉附近的景物已化成一片虚影,眼看已躲不过这必死命运之际,只见一人如万马奔腾之势,冲向前方,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过这地。

狻菽隐约看见一个人影,与他擦肩而过,将他推开箭气范围,那人只身迎向那支雷霆之箭,他手中似捧着一把长茅,摸约有十几支,她蹬地一跃,身立半空,便朝着前方疾射而去。

陈白起冲进了箭雨的射程范围,但她不畏不退,十几支长茅投射向前列的盾牌防线,她力道很大,混和了麒麟血统的麒麟臂力与真气,十几支长茅如同十几射无硝烟的炮弹,一下便将松懈大意的盾枪阵就被破掉了,而来不及反应的盾牌手、长枪手纷纷摔倒,大多被压在了盾牌下。

谁都没有反应会有这样一个人冲上来,也谁都没有反应此人之力气会如此之大,光用十数支长茅便将他等牌盾力量给推倒。

两翼的骑兵与后方的弓兵都惊呆了,也都有一瞬间忘记了反应。

此时,其中一支枪突破了防线,直射楚军领头者。

这一切,不过都是在电光火石瞬间。

前方射向狻菽那一箭,虽被陈白起躲开,但其箭势残流的风气却将她头上的圆帽给掀落,将帽中盘好的长发激飞披散下来。

陈白起一落地,细柔而黛青的长发柔顺披落其肩,她眉目清秀,琼鼻小巧,顿时一张温婉如江南仕女的容貌展露了出来。

而陈白起那一支长茅并非要击杀对方,只是堪堪从其头顶射过,茅尖穿过其头盔,头盔亦被其带飞,顿时,领头者被隐藏的容貌亦大白于天下。

他冷冷撇过脸,戾气尽显眉心一道诛红,同时那一张精雕细琢、翩若惊鸿的无暇面容尽显了出来。

当即,两方的脸都几乎同一时间落于对方的眼中。

陈白起一呆,怔愣地看着他。

那领头者亦一脸失神地盯着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