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谋士,主线任务一失败/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怔愣一瞬后,便步下神凫,如一道淡雾划过空气,闪电般一纵而逝。

“别去!”

狻菽挥开钳制住他的孤竹族人,猛地睁大双眼,急喝一声。

他不知为何这个叫“陈三”的少年会变成一名女子,亦不知这个“陈三”何以会懂得武艺,他只知道,她这样奋不顾身一去,便再也回不来了!

蛮夷胡族等人,在发现陈白起是一名姑子时,早已傻了。

另一厢,见方才大显神威的那名“胡女”再度欺近,楚军当即收起散心,严阵以待,对付她一个,他们简直要比对付一群蛮夷更谨慎,他们长枪从肩膀前倾,双手紧紧地握住枪杆,一支支的长枪斜斜刺出,以锐器铁墙朝前持续推进。

后方,两边都有楚军,有从前边退下来的盾牌、长枪手,有从两侧刚刚围过来的刀斧手。

他们密集踏着大步伐挺进,后方蛮夷落入其中,砸翻了一片,到处人仰马翻,痛呼不绝。

几个林胡悍卒,扬起削骨刀,奋勇杀来,试图从侧面砍断刀斧手坐骑的马腿,然不等近前,前排的盾牌手与长枪手纷纷刀砍、枪刺,将之悉数放倒。

而刀斧手的目标亦非这群后方蛮夷,他等勒马而止,将手中大斧抡起,准备朝陈白起方向掷扔而去,直接将其剁成肉酱。

不料,那领头者却大臂一扬,当下舌战春雷,出一声大喝:“止!”

已经摆出攻击架势的楚军一震,皆一脸诧异又茫然不解地看向他。

将军何以阻止他待击寇?!

蛮夷亦怀疑又古怪地盯着领头者,而狻菽则木僵着脸,一下看向领头者,一下又猛地射向陈白起。

只见楚军领头者迎来“胡女”,却不躲不闪,不避不挡,直接催马向前,他冲出盾兵长枪防线,独自策马如一条流线划过。

他矮身至一长枪兵中夺过一枪,众人一看,心中兴奋——定是这“胡女”方才投射那一枪,损了将军颜色,惹恼了将军,他准备亲自出手去解决她,以儆效尤。

这般考虑着,他等便止戟停兵,以一种期待又激动的心情,等待着看那“胡女”被将军一枪刺穿胸膛,血撒一地的惨鸣场面。

只见,领头者骑马冲至前去,那胡女抬面,却是迎头而上……

这个姑子倒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蛮夷一众喝彩。

领头者手中长枪向下,继而往上奋力横挑,硬生生把挡路的胡女给挑起。

竟没杀了她?

莫非他已气得连用武器戳死她都没兴趣了,打算硬生生地将她掐死方能解气?众人如此猜想。

领头者将胡女挑起,收枪,伸臂一搂……

呃?……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了,看这姿势,难道不是掐,而是准备勒死她?众人如此猜想。

领头者将胡女搂下马坐后,两人面对面,他盯注着她的面目片刻,便是扔掉手中长枪,将其一把搂进怀中,紧紧抱住。

而胡女亦并没有反抗,反而十分“依顺”地投入其怀中。

眼前这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一幕,直接将他们都给震傻了。

无论是楚军一方还是蛮夷胡人。

刺死、掐死、勒死、锢死……种种猜想,在这一刻,都瞬间崩裂了。

展现在他们面前的,并非什么敌我生死搏斗,而是……郎情妾意?!

见了鬼了吧,他们!

其实,陈白起并不是如他们猜测的那般,是依顺地被人抱住,而是呆呆地被人抱住了。

她还真没有想过,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一向面皮有点薄又有点傲骄的沧月公子,竟会突然抱住了她。

被锢在他怀中,她感受得到,他的心跳很快,很急,血液因激动流动过快,像熔岩一般灼热,他胸膛的热度像沸腾蒸发的水汽,熏烫了她的面颊。

没错,这个领头者,便是陈白起此趟前来疢蝼寻找的主公——沧月公子。

她突然想起了梅玉夫人曾说过,疢蝼紫微星中天耀,而沧月公子便是代表这颗紫微星,这也间接说明了,他如今为何变成一种紫色标识了。

系统:【辅助楚庄王顺利登基】任务(一),请人物必须于十二月与沧月公子于丹阳正式会合,因任务(一)乃强制性主线任务,不容拒绝,任务失败!

系统:【辅助楚庄王顺利登基】任务(一),任务失败!

系统:【辅助楚庄王顺利登基】任务(一),任务失败!

系统连刷三遍任务失败的红色大字。

一般红色字体,要么是情况危机,要么是重要预示跟警告。

陈白起蓦然一懵。

对啊,她眼下是不可以跟沧月公子会面的,谁想,阴差阳错之下……

接着她便是苦笑。

这个强制性主线任务失败后,陈白起还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惩罚在等着她呢。

这还是她第一次主线任务失败。

她确也没有想过,会这样的场合下猝不及防与沧月公子见面。

这还真是……

下一秒,她却人一把推开:“你何以在此处?”

陈白起被人打断深思,她抬头,嘴畔溢笑:“你呢,何以在此处?”

虽说主线任务(一)失败了,但到底找到要找之人,她心底多少亦放心许多。

沧月公子深沉地盯着她,玉铸俊容,凤峻冷媚,贵不可言。

他缄默不语,手下却用力。

陈白起回视着他的目光,但笑不语,心照不宣。

“陈三——”

突地,不远处一声气极败坏的暴喝声平地炸响起。

狻菽此刻被面容黑沉,勃然大怒,朝陈白起方向发出像受伤的狮子一般的怒吼。

蛮夷其它人在震惊过后,都以一种敌视与铁青的面色瞪着她。

明显,在他们心目中,陈白起便与那秦人稽婴一样,乃楚军之细作。

而楚军之神色则较为复杂得多了。

这“细作”不“细作”先且不谈,就说哪怕她当真乃将军的细作,亦不可在“立功”后,便可这样亲密与将军拥抱着,无限和谐地共乘一马上吧?

要都这样,那将军成啥了?

陈白起知道狻菽定然误会了,她正准备回头,却被沧月公子一只大掌按于脑袋瓜上,压入他怀中,一下眼睛便再也看不见其它事物了。

沧月一双冷魅星辉般双眸轻轻地瞥了狻菽方向一眼,他眼神乃广隘范围,并无落在某一人身上,他淡淡向左右道:“清理干净。”

“诺!”

这时林子身方摸约有十来层深,但不过片刻功夫,沧月公子面前已经挑出了一条顺畅无阻的通道。

陈白起听了这话,便知沧月公子准备做什么了,她不禁蹙眉。

系统:支线任务(一),凡事留一线,往后可有转圜的余在,请救下胡林、孤竹、楼烦、巴鞑族等残余部队,接受/拒绝?

陈白起眨了一下眼睛。

为什么……系统会对她发布这种“政治立场模糊”的任务?

陈白起蓦然想起了“赤木合”这个人。

她记得她在接【牢狱副本(二)】中提到,不日北境疢蝼将迎来惨烈一战,而这个“赤木合”将为镇压战争的关键人物,救下他方便施以恩情,便等同拯救疢蝼大功一件。

眼下,系统令她救下此待蛮夷族群,是否亦是为了不久后迎来的那一场仗?

据她有限的情报分析,目前公子沧月内有楚陵君步步紧迫,外有蛮夷胡族壤城扰民在外,虽她并不详细了解沧月公子何以会出现在这里,并大伐清剿杀这群占居疢蝼的蛮夷,但陈白起知道,他心中定是有计划的。

而这计划,她思前想后,定是与……

“且慢。”陈白起抬起头,一手按住他的手臂。

沧月公子低下头,看着她。

而其它人无论听都或者没听到的,都当没听到,他们已蓄势待发准备再次发动全面灭杀攻势,却又见公子沧月,缓缓举起一只手臂,令进攻嘎然而止。

楚军难以置信。

蛮夷简直将心提到嗓子眼儿里,连呼吸都快停止了。

“汝有何话要说?”沧月公子道。

陈白起见他肯听,便松笑了一声。

果然,他对她,总会给予几分体面与尊重,好似自从他说他会考虑用她为谋臣开始。

择其为君,她倒也渐渐觉得,这是一件幸事。

“我想暂保下他们。”陈白起轻声道。

沧月公子蹙眉,却没有一口否诀,他道:“理由?”

陈白起左右看一眼,便附上他耳边,密语了几句。

沧月公子起先不适地退了退,但越听便越入神,定住了身形,他目光沉吟如水,考虑了片刻,便下达了一个命令——将这群蛮夷由杀变成了羁押。

狻菽经此变故,心中波动甚大,他不明白,陈三既是楚人佃作,何以方才要救下他,何以眼下,又要救下他们?

“陈三,我待你不好吗?你为何定要投奔于他,你为何要背叛于我?”狻菽攥紧拳头,再次怒吼出声。

他并不知道领军者乃当今楚国战鬼公子沧月,他只认为,他乃楚军一走卒将军罢了,他一族少族长,将来的孤竹族长,何以会拼不过一名楚卒小将?

这一次,陈白起没再避开他的问话。

她让沧月公子放她下马。

沧月公子这才意识到他们如此亲密坐乘一马,他面色一烫,绷着面容,装作一副若无其事将她放下了马。

在面对狻菽之前,陈白起先扯出一根锈边发带将披散于肩的发丝扎束好,她整了整服饰,扬颜道:“若我认你为主,你若胜出,我让你放掉这群楚军,你可会听吗?”

狻菽直直地看着她,没有回话。

“你若知我是女子,你可还会考虑让我替你出谜题,代你站立于人前,替你出谋划策?”陈白起再道。

狻菽瞳仁微紧,死死地盯着她。

“你不会。”陈白起摇头,替他回答了。

“而他……会。”

心胸与容大,这便是他与沧月之间的最大不同,这也是她选择沧月为主公的真正原因。

狻菽面色一灰,终究是输得一塌糊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