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谋士,触化任务温情篇/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沧月公子最终带着陈白起先一步离开早已注定了结局的战局。

晚霞落暮,天色渐晚,沧月带着陈白起一冲谷口,万里河山雾濛黯淡,马后尘摧马直前,秋林壮丽劳蹄踏,又重返了秋社。

秋社碑口门牌矗立,早已布置的秋社灯火四处点燃,泼墨黛黑的树上,一个个代表祝福的彩结上浸染着一种莹彩淡光,这是山戎人利用当地挖掘的石青鳞粉磨碎制造而成。

一条石板长道蜿蜒,道路两旁中的晕和光芒就像一朵又一朵盛开的碎玉兰花,反晕出一片朦胧的烟霭,透过这烟霭,在暗色中潺潺花落溪水反映下,又幻化成缕缕的明漪。

急促碎雨般的马蹄声嘎然而止,沧月公子望了一眼秋社,便将陈白起撑扶下马。

陈白起见返回了秋社时,一愣,蓦然想起了她的那个“触发性强制任务”。

触发性“秋社情侣”任务,风格“温情”,要求她于6个时辰内在“秋社”中找一名“情投意合”之人共同完成“秋社情侣”约会任务,这个触发性任务乃强制性的,不容拒绝,任务失败会遭受相应的惩罚。

眼下,时机、地点、人物都恰到好处。

沧月公子对她的好感度正好足够“情投意合”。

她眼眸倏地一亮,轻声道:“此乃山戎族准备好的秋祭。”

风起,明丽的纯白花瓣不染风尘,随风拂动飘落,沧月公子伸臂一挥,止住风中动静,转过头来,柔和垂敛的长睫下,一双眸子似明忽暗。

“嗯。”

“可否邀公子一同慢逛?”陈白起挽起一缕俏皮拂抚她面颊的发丝,唇畔温柔。

沧月公子看了她一眼,眉眼似水静谧而明澈,他一手牵起她,一手牵着马,沿着石板路道迈步而行。

陈白起瞥了一眼他与她相握的手,笑了。

“牵手”不正是约会的其中一项?

“何以会来疢蝼?”

他又问一遍,显然,他很在意这个答案。

陈白起道:“你以为呢?”

沧月公子抿了抿唇角,目视前方,似在考虑又似在措词,最终他道:“是因为我。”

陈白起一噎,这话……还让人怎么接下去呢?

既接不下去,便不接吧。

陈白起道:“你伤势如何了?”

虽说他目前看起来表面无异,但陈白起统过系统属性一查看,便知道他曾受过伤,体内仍旧气血不足,旧疾顽固。

沧月公子不知陈白起早已看透一切,他只是对陈白起的回避略感失望几分,便漠然下面容,淡淡道:“不过为了迷惑敌人而装出的假象,不算重伤,无碍。”

“……”陈白起默,他还真是爱逞强。

哪怕是假装,也定然是受了伤的,这样才能够迷惑到敌人的眼睛,再加上他本就有旧疾在身,不曾将养好身体。

“你此趟假意受伤,特地潜往疢蝼……可是为了收拢三府一事?”陈白起道。

沧月公子闻言,转过头,盯着她,面虽无表情,但眼色一亮,有一种花开的明媚:“如何猜到?”

陈白起笑道:“你这话分明已承认了,我不过按照心中所想猜测一番罢了,这可是你自己告诉我的。”

沧月公子将她的手握紧了几分,原来触碰到她,只令他心跳加速,感觉有几分不可思议的慌乱,但这一次再重见她,他却十分渴望能够眼所及她,触所及她,感所及她,这会令他有一种安心、柔软到一塌糊涂。

“没错,我准备收扫三府的兵力。”他道。

陈白起偏头瞅他:“那为何又会跑来此处剿杀蛮夷?”

沧月公子闻言,身躯徒然凛然挺拔,目射寒星,冷哼:“这群蛮夷早已在我楚境盘桓多时,早便该赶趋出我楚境,这些年来我受楚陵君忌惮,分身乏术,眼下既然来了疢蝼,此趟便顺便将其收拾了。”

这样说来,并非早有谋划,那……“那秦人稽婴,你可认识?”陈白起问道。

他说有人早就盯上这疢蝼蛮夷,早在公子沧月领兵前来,她不信,他与他们并无联系。

沧月公子亦不瞒她:“嗯,他乃秦国之人,我的细作找到他,我寻来高人替他解了梦回蛊,他方有机会逃出这蛮夷锢固。”

“梦回盅何物?”

“南蛮之蛊术。”沧月公子道。

南蛮?陈白起一愣。

“这稽婴是何身份,公子如此助他?”

“他乃秦国四公子秦斯之谋臣。”

“公子与秦国……有联系?”陈白起听出点意味来。

公子沧月摇头:“只是与那秦四公子偶然碰过面,此人倒是明经擢秀。”

“难得你也会有一个颀赏之人。”陈白起揶揄道。

这秦四公子虽好,但在秦国却处处却被几位兄长压一头,他不在政治上展露才华,倒是在民野中有着“明经擢秀”“德爰礼智,才兼文雅”的好名声。

“……”沧月公子眼波横了她一计,道:“不止他,还有你。”

这下轮到陈白起不太好意思了。

“公子,我送你的那把配剑……”陈白起张了张嘴。

沧月公子沉默了一下,方道:“那日我中箭逃出了围困,虽说此番战败掺半多假,但这受伤却是真的,我本意欲携私兵直取疢蝼,却不料于半途遭到蛮夷的伏击,虽我拼死逃出,却在那场战中不慎遗失了你赠御的龙蟠剑,沧月有负于陈三一番相赠情意,月在此向你致歉。”

他松开她,朝她下压腰身施行一礼,而陈白起则立即托起他,不让他下腰。

“你这样说,可是在暗示我连这样的事情都狭隘到与你计较?”陈白起故意怒瞪着他。

沧月公子见她并无真正生气,心底方松了一口气,她赠于他龙蟠剑时,他当真是又喜又爱,当初遗失了它,他却是又气又恨,因此这番他才挟怒前往清剿这群蛮夷。

“剑,我已取回,亦算是给你一个交待了。”沧月公子正色道。

陈白起诧异:“取回?你……如何取回?”

这剑……她亲眼看见被这三府的一家给买走了?

除非……

“我遗失了珍贵之配剑,自是四处打听,后闻龙蟠剑在胡林摊出现,并落入了三府人手中,便亲自带人前去寻回,不料,正巧遇到有人正在大闹三府牢狱,我便正好趁此机会取回。”

陈白起赶紧道:“你那日可有下牢狱?”

“然。”

原来……原来他们曾离得那么近,都又错过了。

陈白起突然想到,巨这一去不复返,他的突然离去,必是有紧要之事,会不会是因为……他无意中看到沧月公子,替她去追人了?

陈白起看着他道:“其实那日,大闹牢狱的人便是我们。”

沧月公子怔了一下,奇怪道:“为何?”

他并不奇怪她有本事大闹牢狱,他奇怪的是,这三府与她并无罅隙与过往冲突,她为何要大闹牢狱,惹上三府之人。

陈白起解释道:“自然是因为蟠龙剑,我当时在疢蝼遍寻不到你,我以为你被三府的人关在牢中,却不料到了深狱中,却意外救出另一人。”

沧月公子一听她这话,不亚于听她在对他讲一遍甜言蜜语。

他道:“谁?”

“赤木合。”

沧月公子眼神聚紧:“赤木合?”

看他这神色,显然是识得此人。

陈白起道:“他如今在孤竹山戎一个山洞里被人看守着,他受了重伤,。”

“陈三……”

陈白起听他一直喊她陈三,便打断道:“白起,我的字,如今,我叫陈白起。”

沧月公子看着她,这才想起,她……已经及笄了,并取了字。

陈白起,陈白起,陈白起……他在心中默念了数遍,方将三字简化,略带低哑道:“……白起。”

陈白起一直关注着他,自然听到他喊她了,她应:“嗯。”

沧月公子问:“白起,这个字有何意?”

一般及笄后取的字,都有其解义。

陈白起道:“白起,这个字将会是未来战神的名字。”

沧月公子听着她这番“大言不惭”的话,顿时笑了,他笑并不似别人那般大开大合,而是眉梢上勾,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我还以为你只想当谋臣,原来野心已延伸至将领上了。”

陈白起亦失笑了。

她野心的确很大。

她志在称霸整个战国,这野心……何以不大啊?

系统:“情侣约会”牵手达成,“花前月下”进行中……

“花前月下”是个什么鬼?

系统:“花前月下”达成目标:需要跟对方讲情话至少五句以上,目前任务已完成3/5。

讲情话啊?

等等,她刚才好像一直在跟公子沧月十分正经地谈话吧,什么时候讲情话了?为什么就完成了三个了?

陈白起眉毛抖了一下。

“咳咳……只要奉你为主公,无论为将为臣,我自当皆愿。”陈白起忍着牙酸,挤出这句话。

这算情话吧。

不算的话,那她也没法子了,对着自家未来主公,她的色心跟贼心,也只有发挥到这种程度了。

“你——”沧月公子眼神闪烁了一下,道:“你这话……我可以理解成,你想留在我身边吗?”

陈白起眨巴一下眼睛。

她的确想留在他身边。

系统:“花前月下”任务已完成4/5。

还缺一句,她硬着头皮,苦思冥想,无奈道了一句:“除了你身边,我已无处可去了。”

系统:“花前月下”任务目标已达成,最后一项“自荐床枕”进行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